征收富人税能够解决即将到来的经济困境吗?

翻译/编辑: NewZealandOldShen

新西兰大选造势正在加速冲向终点,国家党告诫人们把家里的金银财宝都藏好因为绿党要开始冲着你的财产来了。他们声称如果工党在10月17日后和绿党组成联合政府,讲被迫采用绿党的富人税。

抛开绿党可能无法达到下届议会的5%门槛导致工党最终独自执政不谈,工党自身也对富人税并不感冒。他们强烈否认了国家党的宣称并说如果自己获得选举胜利的话,那么关于税收他们只会征收最高39%的收入税和数字服务税。

回归到这个富人税本身来说,它将每年征收净资产超过100万部分的1%,超过200万部分的2%。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持有一套价值120万的房产但是仍然有90万的房债要还,那么他们不需要支付任何税款,但是如果他没有任何房债的话,那么他每年将被征收2000刀。

此外计算净资产的方式是针对个人而不是家庭的,意思是说如果有一套150万的房子由夫妻两人共同持有那么他们每人只会被计算75万资产。

绿党称他们此项政策的实施是为了从新西兰的富有阶层征收出一个能够“保证每周325纽币最低收入”的基金,专门供于学生和失业人士。他们认为这样可以帮助穷人维持基本开销并且防止这些人陷入财务危机。

这项政策乍一看一下并没有那么可怕,因为净资产超过100万的人也许并不会在乎每年多给税务局付个2000美元。然而实际上富人税本身的问题不在于它的想法而在于执行。现实世界中的例子表明这种做法并不十分有效。

法国在1982-1986年至1988-2017年之间征收了财产税,最高税率为1.5%至1.8%。它在最高峰时期仅筹集了该国税收的1%,并导致成千上万的富人逃离该国。

经济学家ÉricPichet认为,法国的富人税使该国情况恶化,“将税收负担从离开该国的富裕纳税人转移到了其他纳税人身上”。同时,据说西班牙目前的富人税仅产生GDP的0.2%。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工党不太愿意征收新的富人税,新西兰的下一届政府所采取的税收政策更应该做的是鼓励有钱人投资发展本地企业并发展经济而不是一味的囤地炒房。不过基于最近的一系列历史来看,短期应该不会有剧烈的变动。

点评:阳光底下无新事,富人税用我们熟悉的话来演绎无非就是“打土豪,分田地”。

无独有偶的是,全世界很多左倾的政治人物都在做类似的事情。除了文中所举的英国法国的例子以外,拜登也一度表示将对大企业以及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人征收更多的税款,今年退出民主党候选人去CNN当起主播的Andrew Yang曾经以“如果我当选总统我将给每人每月发1000美元”的豪言壮语政策出名。这1000美元将发给每个18到64岁的美国人,不附带任何条件,以应对人工智能与自动化对就业市场带来的冲击。Andrew Yang也许数学很好,但是他经济估计学得不怎么样,对人性的研究应该更糟糕。通过政府政策给所有人发钱的本质就是从别人手中抢钱。政府本身并不生产财富,这些钱不是印钞印出来导致大家通货膨胀贬值,就是从富人手中抢来。

然而现实是,掌握更多社会资源的富人阶层在面对对他们自身利益不利的政策时,往往应对也具有更多的灵活性,不谈开曼群岛的各种离岸避税天堂开设皮包公司这些操作,最基础的是控制成本的方式就是寻求更低廉的劳动力市场,就像50年前的日本,40年前的台湾,20年前的中国,今后的印度。当富人发现政府冲着他们的钱袋子来的时候,他们有很多逃避的方法。最后为了征收一点点的富人税的结果缺失造成国家就业的大量缺失,名副其实的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对于富人阶层的仇恨植入并不仅限中国或者贫穷国家,发达国家的两极分化和贫富差异同样剧烈甚至更极端,很多人对于有钱人“为富不仁”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仇恨,但是大家往往忽略的事实是,大部分有钱人是靠勤劳努力和智慧获得的财富,如果有钱人非法获得财富并压榨大众,那应该是司法部门介入而不是通过政府层面实施富人税把他们“一网打尽”。

当前在因为新冠疫情导致全球经济低迷的情况下,印钱或是“劫富济贫”的做法都死不可取的,如果更好的创造政策鼓励就业和财富,像川普一样把工作机会带回美国,降低税收才能真正拯救经济。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0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