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委是怎么办案的?

作者:GRACE

中共国的“纪委”并不是司法部门(公、检、法),“双规”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律制裁。纪委就是“家法”,哪个党员不听话就揍屁股。最近,任志强就被狠狠地揍屁股了。前些年经常听到的“打老虎”,“打苍蝇”也是纪委的功劳,王岐山领导的中共纪委为习近平的反腐事业立下汗马功劳。那么纪委到底是怎么办案的呢?

一、最高指示

纪委要查办谁,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标准。纪检部门对外会说,我们调查某某官员,是来自群众的举报信。这纯属放屁!县级及以上的纪委都有所谓的信访部门,在地级市,信访室主任一般是副处级别。信访部门每天都会接到数不清的举报信,其中的内容自然有真有假,工作人员基本上都会看,然后把认为比较“罪大恶极”的几封定期上报到主任那里。主任在有空的时候,会看这些上报的举报信,如果他不在意这些“罪大恶极”的内容,或者跟这些被举报的中共党员交好,基本上人民群众的举报就到此为止了,根本不可能再层层传上去。地级市的纪委书记是不可能“每天阅读人民来信”的。如果被举报的人或事,是信访室主任比较在意的,他们会有比例地选择几封,上呈纪委副书记。纪委副书记看不看,或者在意不在意,是否再汇报给纪委书记,谁也不知道了。因此,纪委办案基本上不可能“自下而上”。不管老百姓在官府门口磕破头,磨破嘴,叫苦连连,冤情不断,大老爷们多数在官府里继续稳坐钓鱼台,岿然不动。

“领导要办谁就办谁!”这才是纪委的“立案原则”。比如,市委书记或者副省长级别的领导可以对市纪委书记下达“最高指示”,查办这个城市当中的任何党员干部。这些党员可能是县委书记,市局领导,市属国企老总,三级甲等医院院长,四星级中学校长等副处级以上的党员。比这些级别低一些的党员干部,比如副县长,一般由县区一级的纪委查办。至于“最高指示”的动机,前因后果,不要问,领导安排就办,反正最终最会办出结果的。毕竟,中国官员的权力太大了,有意无意地都会“碰红线”几次,为日后纪委的调查留下把柄。

二、所谓“双规”

大家在电视场景中看到的官员上着上着班就被纪委带走了,这是很真实的镜头,这就是所谓的“双规”,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代问题。在纪委体系的“办案点”,就是“规定地点”。从进入“办案点”的那一刻开始,一个党员干部的政治生命就很可能进入倒计时了。办案点不是真正的监狱,也不是看守所,而是纪委长期租赁的宾馆。20年前,“办案组”不仅有纪委的人,也会有反贪局(检察院的下设部门)、公安局“联合办案”。现在,纪委的队伍更庞大了,反贪局也被纪委兼并(放在检察院里确实很滑稽)。机构臃肿的纪委现在更多地被称为“巡视组”。过去是家法代替司法,现在是用小组代替机关。

被带进来的党员干部们,没有了往日的威风,被单独关在一个宾馆房间里,有人看管。有些不老实的或者人缘比较差的,会被戴上脚镣,在房间里走起路来“哗啦、哗啦”。大家要知道,这是非法拘禁,这种“官方行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包括中共自己的法律。一日三餐送到房间,解大手一般可以关门进行。手机、电视、报纸这些自然是断绝的,特别是手机,严禁他们与外界联系。更专业一点的办案点会把房间里给处理一下,比如在厕所里装上软包,防止他们自残,处理起来太麻烦。办案点上死人的事儿常有,有找机会自杀的,有没及时吃药发病的(心脑血管疾病居多),有被虐待致死的(现在被直接打死的很少了)。这是“办案人员”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一方面是人死了有上头和家属的压力,另一方面断了重要线索不利“案情调查”。找机会自杀的人不在少数,一方面是万念俱灰觉得活着没啥意思了,一方面是以自己的死保护同党,从而家庭会受益。

三、整人专家

纪委的办案要诀就一个字,“诈”。如果手握充分的证据,纪委就直接移交监察部门提起公诉了,还费这般苦心旨意干啥。双规期间,被调查人员随时都有可能被“提”,这是行话,就是被带去谈话室的意思。这就跟审犯人差不多了。下面,给大家展示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对话。

甲:快,老实交代问题。

乙:领导啊,我交代啥问题啊,我没啥问题。

甲:没问题我找你来喝茶聊天的啊?先说说那个,给组织部部长行贿的事,你给他多少钱?他可都告诉我们了。

乙:领导啊,我没给过他。

甲:你都这样了还他妈不老实,没给过他钱我找你谈什么屁话。他已经说了,你给他钱了,数额我们都清楚了,现在主要是看你态度,组织给你宽大处理的机会。

(这里提到的组织部部长在“交代问题”的时候,提到了收了乙10万块钱。这是他记错了,实际上乙当时只给了他2万。按行业规矩,这种情况,低于5万不查办给钱的一方。乙记得是不到5万,但又不是非常决定。)

乙:我。。。。。。可能是过年过节的时候,给他小孩儿一点压岁钱,毕竟平时关系都不错。

甲:少他妈废话,多少钱,快说!

乙:2万?

甲:2万我们还找你进来啊?再想想!

乙:5万?

甲:嗯,态度还是蛮不错的,再想想。

乙:8万?

甲:不错,不错,接近了接近了。

乙:10万?

甲:这他妈不是想起来了嘛!

就这样,双方的口供“吻合”,乙给组织部部长行贿10万块钱这一条罪状就给定瓷实了。像凌辱啊,拳打脚踢啊,体罚啊,都是常用的整人手段。现在刑讯逼供的情况比过去少了,都讲究“文明办案”,不过有一个整人的办法是一直从上世纪80年代流传至今的:不让睡觉。办案人员经常半夜“提”人,然后用尽各种方法不让被调查人睡觉,迷糊也不行,闭眼都不行。强光照射,噪音刺耳,严苛辱骂等等,就是不让他们睡觉。有些人“招供”,往往是熬不住了,“你们说啥我都认,好吧,让我睡觉就行。”

四、病态心理

在纪委长期工作,特别是经常参与办案的人,都会产生变态心理。他们看谁都有问题,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头禅,“不行咱办他!”他们的办案压力也很大,在领导要求的时间之内办不出成果出来,少说挨批,重点挨整,更严重的就被一起办了。正常人在这种工作中也得给整疯了,正直的人干久了也开始邪恶了。他们往往性情越来越古怪,变得多疑,对人不信任,听不进别人的话,干什么都喜欢猜忌,疑神疑鬼。处处提防人,怕挨整。人情方面也会冷漠许多,还好嘱咐自己的子女,不要对外说自己是纪委办案的,毕竟得罪人太多了。在地级市里,办案组组长家的孩子跟被办官员家的孩子同校,甚至同班的都有可能。原本相处融洽的同学从此以后就可能成为“杀父仇人”了。

为了维持这种的整人体系,纪委的领导干部们不得不设立好激励措施,让自己的手下卖命干活。在精神方面,他们会强调,纪委是为党国效忠滴,是为人民群众谋福利滴,党和国家是不会忘记你们滴。物质方面,会玩的纪委书记或者办案组组长会通过各种渠道弄来“办案经费”,拿出来一部分来犒赏“弟兄们”。正式的财政拨款比较困难,一般都是“特事特办”。有些纪委书记还会跟上一级的领导们谈判,从“追赃”的数额中直接按比例分成。比如,某一个官员退回到“廉政账户”1个亿,审理他的办案组组长或者相关的纪委书记可以要来10%左右的“提成”。相对正直一点的纪委书记会“公事公办”,把这笔钱直接全额打进纪委的小金库。贪婪胆大一点的会从中做手脚,中饱私囊,行话叫“公私兼顾”。

中共国的纪委,其本质跟明朝的厂卫,纳粹的盖世太保,前苏联的克虏伯差不多,都是极权社会的统治工具,人治社会的驭人之术。毛泽东时代,整人主要靠“运动”,发动人民群众。现在,人民群众发动不起来了,习近平整人就靠“小组”,清除异己,以反腐的名义让中国的官僚体系更加腐败。现在,王岐山完成了“历史使命”,会被习近平整吗?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fighter007
6 月 之前

郭文贵先生您不能抛弃您的战友!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0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