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战友说香港

作者:此心不變

校对:宁缺;审核:海阔天空;Page:拱卒

香港战友说香港

大陆人对香港的看法一般都来自于大陆关于香港的报导以及他们短期到访香港留下的印象。作为身在其中的普通香港人,我又是如何看待香港的呢?我分几方面来聊。

一、香港为何经济不行了

在这里我不想用经济数据来说明问题,那会让人晕头转向,结果什么也说明不了。在这里我只想用最简单的常识来解释不行的根本原因。我们都知道为何中共国经济不行,原因在于中共国要走向计划经济,没有市场经济。香港经济不行的原因也是一样的。

97回归前,香港名义上为殖民地,实际上并非殖民地,当时的英国政府,对香港采用一种放任的管理方式,比如经济上的积极不干预,放手让香港自己去干,结果港人自己倒是把经济搞得风生水起,还跃居亚洲四小龙之首。

美国CNN引述英国解密文件,披露香港政制发展秘闻。其中,英国政府五十年代曾谋求让香港自治,但招致时任中共国总理周恩来的不满。

文件反映,周恩来曾说,“任何(令香港)迈向自治领土状况的举措,都会被视作非常不友善。”

据称,中方官员更于1960年威胁,如英方尝试让香港拥有更多民主,中方可能因此而出兵。

另一批解密文件则纪录,英国前首相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夫人1982年访问中共国讨论香港前途问题时,曾对中方坚持要取得香港的主权“深感不安”。 撒切尔夫人当时的立场是,就算要把香港主权归还中共国政府,但仍然对香港有一定的控制权。但中共国对此拒绝,并认为这建议是“不需要及不合适的”。 撒切尔在这次访问中,会见了当时的总理赵紫阳,赵曾形容,如在“主权”和“香港的繁荣稳定”两个原则之间抉择,中共国政府会将主权放在繁荣稳定之上。

所以,97回归后,香港名义上为非殖民地,实际上变成殖民地,被CCP完全殖民了。从此,香港没有自治权、没有人权、没有自由,除了地产、服务业等外,其它产业都无法发展,所有资源都被用在CCP的邪恶战略上,市场经济成为一个幌子,香港股市是假的,港币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经济当然就不行了。

二、香港的网络平台

香港社交平台排名

港人常用的工具网站是Google 和 YouTube。时事自媒体中,黄丝比较喜欢看萧若元,特别是成年人,还有《城寨》,《852邮报》,《Ng Sam》等,还有最近逃亡的martin oei。大媒体中,《苹果》有很多订阅者,但是只有直播抗争过程吸引人,其它节目没多少人看,反而《大纪元》自从反送中后得到越来越多港人的信任,过去港人受CCP大外宣的影响对《大纪元》有偏见。

而社交网站,Facebook 显然是第一,还有香港高登、香港讨论区;新闻门户网站包括《雅虎》、《NOW新闻》、各报纸与电视台的官网,以及个别独立媒体,也少不了海外主要新闻媒体如BBC等。

在手机应用方面排第一位的一定是WhatsApp,微信虽然排名第五,但是多是蓝丝在用。什么是黄丝,什么是蓝丝?反警察的人为黄丝,反之为蓝丝,或者说反CCP的人为黄丝,反之为蓝丝。

去年报告中未见抖音 (Tik Tok),今年终于出现在这份报告中,排名第14位。很奇怪, Tik Tok在西方的用户量已与YouTube并列,而香港却流行不起来。

在排名中未见 Telegram 的影子,但我知道在香港它是有一定的用户的,不知是Telegram 的用户数字不足还是这份报告没有将 Telegram 包括在内。

另外因为反送中运动 Twitter 在香港的用户量有明显增长,去年同期的统计中 Twiter 约有 47 万名用户,今年则达到 75 万名用户,但是排名不变。

为什么我要提这个事儿?因为我想说,港人与内地人根本不使用同一个沟通平台!香港至今还有很多人从来不用微信!还有,港人之间的网上沟通不是粤语书面语,而是粤语白话文,不懂粤语的内地人看不懂。同时,香港也有大量的人直接用英文沟通,而这一部分人又基本不会看中文网站(不论简体还是繁体)。总之,从网络上讲,这是一个与中共国内地完全不同的巨大信息圈。这种局面形成了网上交流平台的语言分隔。

三、香港的教育

港人真正开始抗争不是从反送中开始,也不是2014年的雨伞运动,应该是从2012年推出《国民教育教科书》开始。为什么?因为港人很抗拒洗脑教育,怕这种洗脑教育会拿走香港的未来。今天上百万港人自发上街抗议,为的是香港的现在吗?不是,同样也为了香港的未来,为了下一代。什么样的教育才会有未来?

1、香港没有标准教材。在香港,不可能按照某一套给定的历史为蓝本,来进行课堂教学或国民教育。这里的很多学校,一个国家或世界的历史,并不是按照一本教科书来教授。在实行“IB”系统教学的中学里,按照历史课大纲的要求,有百分之二十几的分数,是放在能否正确查找和判断历史资料,寻求历史的真实性。学生做作业,就是要努力寻求各种角度和不同立场的当事人所留下的历史记录,然后做出自己的分析和解读。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任何一本历史教材,都不可能成为唯一的“标准教材”。

2、核心价值。曾有个民调报告比较真实地反映了香港当下的民意:法治、公正廉洁、自由,这三个价值观最重要,民主和社会稳定次重要。尽管中港两地有着这样那样的矛盾, 均可以通过一些政策来解决。但是香港民意中最重要的核心价值法治、公正廉洁、自由若被侵犯, 那就是大问题了,港人绝不会让步。 很多人很懂得用语言来表达什么叫法治,什么叫公正廉洁,什么叫自由,什么叫民主。比如海外民运,他们说了三十多年,只靠嘴巴,说得让人信以为真,但是一旦要付之于行动时,完全是另一回事,我在他们的行为上看不到一点法治意识、看不到一点公正廉洁意识、看不到一点自由和民主意识。王阳明说:“知而不行,只是未知。”港人不同,他们未必懂得用语言来表达什么叫法治,什么叫公正廉洁,什么叫自由,什么叫民主,但是却能在举手投足中做到这些,因为他们的法治、公正廉洁、自由民主的概念是来自潜意识,是刻进骨髓里,融进血液里。郭文贵先生对香港人的评价很准确,他说香港人抱团但不团结,勇敢但没有智慧,因为港人根本没有内地人的那种抱团取暖的意识。港人走上街头根本不是为了抱团取暖,而是听从内心的呼唤。港人不可能做到内地人所理解的那种“团结”,所以香港人的口号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各自”的意思就是不需要完全统一行动。为了减少因此而带来的负面影响,香港会用另一句口号来补救:“不分化、不笃灰、不割席、不指责。”所以我们常常会看到,港人就算意见分歧,也不会出现分化、笃灰、割席、指责的现象,更不会随便扣帽子,这就是郭先生所说的“抱团”。港人的勇敢是来自于信仰,不是冲动。有没有智慧完全取决于个人的悟性。有些人悟性高,就能领悟到郭先生的不反习的智慧,比如我们的战友们;有些人悟性低,只会把不反习理解成郭先生有私心,比如《苹果日报》记者。我在网上看到一则港人对《苹果日报》的评语,他应该不是五毛,因为我查看过他的Facebook言论,都是自主思考的判断,在他Facebook里还有很多爆料革命视频的转发。他的评论说:“郭文贵先生应该不明白香港自由民主精神,作为长期的自由读者,我们会自主思考判断。《苹果日报》作为一个独立大媒体,报纸老板是不能干涉各部门编辑的自主决定权,如果干预自主精神,这和共党专权有何分别?《苹果》的经济版,我是不看的,因为大部份分析师都亲共;而国际版则是亲美国民主党,所以报导国际新闻都会倾向非共和党化。在这里我第一次谈有关对《苹果》报导负面感觉,在《苹果》已不只一次直斥其非。香港版新闻、肥佬黎和大部分《苹果》人都是亲香港人,请勿误会与曲解。” 这就是民主与自由的代价,不可能做到“团结”,内地人可能无法理解,特别是“报纸老板是不能干涉各部门编辑自主权”这一点。

3、粤语是香港人的母语,是香港人的大脑。粤语并不是方言,它并不属于普通话语系,这跟其它属于普通话语系的所谓“方言”、“土话”有本质的区别。其它方言也许只是变一下音调就可以学会普通话,但粤语是完全不同的。粤语有一套有完整的发音体系和标准语言,如“广州音字典”所见,每一个字都有发音标准,而且粤语的历史比普通话长得多,用字范围也比普通话(特别是1949年以后被简化的普通话)广得多。现在全世界说粤语的人有近1亿之多,排名全球第十八位,可是CCP正计划在香港全面推行普通话为主要教学语言,正如它现在在内蒙古所做的一样,CCP的目的是要消灭粤语,消灭这个种族。

4、香港没有高大上的道德教育,只有个人成长教育,比如尊重他人、反省、宽恕、解决纷争方法,尊重生命、尽责、守信、诚实、两难情况下作出抉择的技巧,亲情、感恩等等所有的修身养性和生涯规划内容。这个教育贯穿整个学习历程,从幼稚园到中学。香港有一种工作是内地所没有的,叫社会工作 (Social Work),简称社工,以从事社会工作为其专业的人员称为社会工作者(Social Worker) ,也简称社工。个人成长教育离不开社工的帮助。香港每家学校都有社工常驻,每个社区也一样,总之任何领域、任何阶层都会有社工。香港统计截至16/9/2020止,总注册社工人数有25457人。社会工作是由社会工作者协助人们认清困难和问题,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改善生活环境,改变行为、态度及动机,并促进生活能力与潜能之发挥。社会工作的工作方法可粗分为直接服务与间接服务,直接工作是社会工作者直接对当事人(案主)提供服务时使用的工作方法,间接工作则相对地指社会工作者不直接面对当事人(案主),而以间接的方式提供服务。直接服务又可细分为个案工作、团体工作、社区工作。间接服务的层面较广,包括社会工作研究、社会工作行政、社会议题倡导、社会政策与立法游说等。社会工作常依照案主群的特征区分工作领域,常见有儿童、青少年、老人、妇女、身心障碍者、劳工、原住民等等;或是依照实施的场域,例如学校、医院、监狱、司法立法诉求等等,在此时社会工作的主要任务是协助其它专业(例如教师、医师、司法官)等顺利履行其工作义务。 在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中,内地人不知道社工的存在,所以一般只关注记者和救护员,其实社工跟他们同样重要。

四、最后我想谈谈郭文贵先生经常说的贪嗔痴慢疑

贪,我的理解是,修行过程中执着、沉迷于某一状态或境界都为贪。嗔刚好相反,贪是遇到快乐的境,我们拼命追求和贪恋;嗔是遇到不快乐、不喜欢的境,我们要抛弃它,但又丢不了,所以嗔。慢就是傲慢、我慢。疑就是毫无道理和根据就怀疑、否定一切,自以为是、想当然地下结论,迷信自己的一切都为疑。这里我重点聊“痴”。

我为什么只聊“痴”,因为痴,即愚痴,没有智慧的意思。郭先生说香港人勇敢但没有智慧,所以我得聊聊到底什么是智慧?我认为智慧就是良知。“良知“这个字来自《阳明心学》,《阳明心学》里的“知”是“觉知”的意思,所以“良知”的真正意思不是渊博的知识,也不是高尚的道德,而是敏锐的觉知力,它来自人的本心,它是一种能力,需要事上不断磨炼才能获取,这个过程叫“致良知”。如何致良知?阳明先生说:“去私欲,存天理”,即郭先生经常说的“无私”。人有私欲是人性,所以“无私”不应作为一个形容词来看待,而应作为一个动词来看待。“无私”既是阳明心学的“去私欲”的过程,也是“存天理”的过程,这两个过程是同时发生的,目的就是为了提升我们的良知,即“致良知”。

那么什么是私欲?不要以为只有人的起心动念才是私欲,知识、成见、记忆、心理投射,以及看待事物的既定方式等等,也能成为私欲,而且很难察觉。我们以“不反习”为例。从字面上看,不反习,就是不反习近平,是这么简单吗?伪民运的反习是私欲,因为他们把反习当成政治正确的需要,当成道德标榜的需要。要不要反习,不是取决于习是不是好人这样的既定思维方式,而是取决于你的良知。习的职位是国家主席、总书记、军委主席,以中国的国情,习代表的已不是他自己一个人,而是整个国家、整个党和整个军队。所以在CCP被定性为非法组织、非法政府之前,若反习,就意味着反国家、反党。中共国的国情不同于香港,不同西方国家。在香港或在西方,每个人都是独立意识的个体,谁都不能在未有协议下代表他,即便你是特首或总统,所以反对某人就只代表反对某人本身,不会牵涉到整个国家或整个党。《苹果日报》记者颠倒是非,但是港人只能谴责这位《苹果日报》记者,因为《苹果日报》记者不代表《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黎智英难辞其咎是因为他接受FOX采访时的言论,而不是这篇颠倒是非的报导。当然,如果黎智英真跟中共勾兑,暗地为中共做事,就真是愧对港人了。在中共国,抱团取暖是常态,人人习惯被代表,被代表是安全的需要,所以若反对某人,就等于反对他背后所代表的整个力量。根据这个良知,郭先生定下了“不反习”这一条,直到CCP被定性为非法组织、非法政府。

很多人把良知与道德等同,其实良知根本不是道德。道德是一种教条,是中共用来规范人的工具,它不可能带来真相,带来喜悦,所以香港学校没有道德教育;而良知是一种能力,是人与自然和上天沟通的能力,它可以为你带来真相,带来喜悦。反习是道德,而道德是死板的,虚伪的,而且无法回应所有状况;不反习是良知,而由良知出发的回应会是千变万化,有着多种让你意想不到的面貌,它不回应预设的道德教条与规范,而只响应当下的具体状况。从良知出发的回应不管是什么都是好的,而且深不可测,所以郭先生才能让中共永远无法捉摸,三年多来百战百胜。

很多伪民运老是拿郭先生的不反习来说事,来诋毁郭先生。不反习不等于支持习,不等于不灭CCP。郭的不反习是根据他对中共国国情的良知而定的,这样才能不被CCP利用,不成为CCP内斗的工具,正如他不反拜登,不参与美国政治一样。郭的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有信仰自由,有民主法治的新中国联邦,灭CCP是必须的过程,而建立新中国联邦、让每一个中国人有尊严地生存才是终极目标。很多伪民运喊了三十多年的反共,美国民主党魁佩洛西也标榜自己反共,他们是真心反共吗?还是为了占领道德的至高点,为了政治正确的需要?伪民运这样帮CCP打击郭先生,跟CCP惯用道德手段来消灭自己的敌人有什么分别?郭先生只会遵从他的良知,不会迎合虚伪的道德规范和政治正确,他这样做不但让CCP无法用道德手段来打击他或灭他,还可以助他百战百胜。阳明先生百战百胜的秘诀是:“此心不动,随机而动”,这个此心指的就是本心,即良知,“此心不动”的意思是,不管多少蓝金黄的诱惑,不管伪类怎样攻击,他都不会改变他的“不反习”的良知。郭先生时常说,99.99%的党员都是好的,都是制度的受害者,所以他主张对党员大赦,但是他要灭CCP,即消灭CCP这个邪恶体制,因为这是建立新中国联邦的必须过程。“随机而动”不是投机取巧,若为了道德的欲望和政治正确的需求而反习,那就违反了他的良知,即违反了“此心不动”的原则,那就变成投机取巧,最终一定不可能灭CCP,甚至万劫不复。“此心不动”是良知基础,“随机而动”就是从良知出发的千变万化的、深不可测的回应,分化习王不过是其中一个回应而已。

郭先生说香港人没有智慧,那是因为很多香港人没有郭先生这样对CCP的认知,即良知,所以他们没法看透CCP的本质,这就是中了“痴”这个毒。不过现在越来越多的香港人开始觉醒,连老年人都站出来了。

参考报告:Digital 2020 Hong Kong

【注:文章谨代表作者观点】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点击spark adobe版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