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的庚子迷咒和破解

作者:文雀

覆核:卡西欧

1840年当选的美国总统是哈里逊,他是“愚蠢政治家模范者”其中一员,他坚持在严寒的1月暴风雪中持续演讲1个多小时,因此感冒辞世;1896年的是麦金莱首次当选,他发动美西战争,占领夏威夷,1900年二次当选后次年被一个无政府主义的波兰人刺杀;1960年当选的是甘乃迪,众所周知他在德州遇刺身亡;1840、1900、1960这几个年份都是中国农历的庚子年,同今年的2020年一样,假如“瞌睡乔”拜登当选,他在任内老古也很大可能的。

川普总统在8月初的一次讲话中说道:我在外面有很多很多敌人,这可能是你们最后一次见到我了,很多非常非常有钱的敌人,对我所做的很不满意。但我想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没有其他总统会做我做的事。

他的话很伤感,但也所言非虚。是的他反媒体,反腐败,得罪医药界大佬和赌博界大佬,当然了,还有与这一切有关的中国共产党。没有一个总统会做他在做的事。这给他带来了危险。

随后8月10日美国空军一号直升机在弗州被狙击,是用作接载政要甚至是总统的专机,当时机上没有VIP,但驾驶员被击中受轻伤。当时直升机离地面1000英尺,附近空旷,要击中它要有非常精密的武器和训练有素的狙击手,不能击落和杀生,要恰到好处。这显然是一个警告。

所以川普每次登上直升机之前都会更长时间地行军礼,下机时都会目送飞机离开,这次感染病毒痊愈出院也一样,他停在白宫官邸露台上注视的不是他的支持者或媒体,而是目送直升机和驾驶员飞离。

关于这次川普的感染,他是同所有政要一样每天检测,阳性结果出来后翌日即需送院,用最强的鸡尾酒抗体疗法,并针对重症患者用药瑞德西韦,跳过正常病毒感染渐进疗程,除了要在此关键期保持总统思维清醒外,也表明他体内病毒含量足以需要用最顶级疗法,其中鸡尾酒抗体疗法还处于第三期试验中,这其实非常冒险,因为一旦复发,就没有任何药物和方法可以治疗了。

川普的幕僚和亲信也几乎同时感染,这明显是一起刺杀未遂事件,因为五角大楼和军方高官也在日内感染,如果总统遇刺,即有机会全面总攻一举拿下军控,细思极恐。只是敌方势估不到川普安然无恙,所以才勒停进程,美高官和军方即刻没有感染新增,否则定会有更多人员遇袭,这都是川普勇敢试药,神速现身的庇护。 

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苦等超过24小时的中共,只能将准备好的讣告生吞,言不由衷地发红字慰问。不甘之下福奇博士在川普返宫两日即警告总统会有复发的可能,为总统再次感染埋下伏笔,紧接着佩洛西也动用第25修正案,针对总统一旦失去工作能力而将总统权力顺位接掌做铺垫,彭斯副总统成为感染高危人物,川普复发,彭斯感染,佩洛西即可接掌总统权力,后果堪舆。

但我们回顾历史,2020年之前的美国史上共有9起刺杀总统事件,有4起总统身亡的,都是首次遇袭即告殒命,而另外5起的刺杀未遂之后,幸存的总统都没有再遇袭并能完成任期。 2020年若川普当选总统即可告破迷咒,因他感染的是高浓度ccp病毒,在严防死守的白宫内部和竞选活动根本没可能自然接触感染,且ccp病毒官方定义为超限生化武器仅一步之遥,所幸有再生元公司的鸡尾酒抗体疗法和瑞德西韦,使他跨过鬼门关,在笔者截稿当天白宫医护团队公布川普已完全康复并在体内产生抗体。 

使人担心的应该是拜登,若他当选则迷咒继续,他因从未感染过而没有抗体,而且体能与川普比较天差地别,一旦“不小心”患病则性命难保,届时是由极左的“副总统”哈里斯接掌,这似乎才是佩洛西的醉翁之意。而且其犬子亨特到处惹火烧身,瞌睡乔要全副精力拆解,心力交瘁鞠躬尽瘁亦不无可能。即使侥幸保命,也可能和希拉蕊奥巴马克林顿等一同投狱,无论他是否做到总统也不能幸免的了,前提是他还有竞选资格。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天意难违。容我以传道书的一段作结——我又见日光之下:在审判之处有奸恶,在公义之处也有奸恶。我心里说:“神必审判义人和恶人,因为在那里,各样事务,一切工作,都有定时。”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42

10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