抨击闫丽梦博士的“蝙蝠男“安德森教授将灵魂出卖给了中共

图片来源:Andersen Lab

10月14号路德社节目提到了一位安德森(Kristian G. Andersen)教授,他是国家地理杂志抨击闫博士文章的主要采访对象,是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SARS-Cov-2病毒自然起源学说并一起在《nature》发表文章的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在闫丽梦博士第二份报告之前,安德森天天发推特支持利普金病毒自然起源学说,推特挂满蝙蝠照片,笑纳“蝙蝠男“的称号,并积极转推“石正丽的文章。其自信的口气就好像自己就是唯一的权威掌握着真理一样。在闫博士第二篇报告之后(10月7号)后,他一个推也不敢发了。笔者曾经转推闫博士的论文提醒他不要躲在阴影下中伤闫博士,有种到太阳下来公开辩论,到今天没回应,让我们一起来揭开这个安德森的面目吧。

克里斯蒂安.G.安德森来自丹麦。1997-98年曾经做过一年的丹麦国家皇家警卫队骑警,1999-2004在丹麦皇家邮局业余打工,同时在2000-2004在丹麦著名的奥胡斯大学分子生化专业读本科,在这期间2003年英国肯特大学医药生化专业做过一年交换生。2004-09年在英国剑桥大学和MRC分子生物学实验室深造后获得免疫学博士。2009-2015年在哈佛大学和布罗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完成计算遗传学博士后,指导老师是帕尔迪斯·萨贝提(Pardis Sabeti),是一位伊朗裔的美国计算生物学家,医学遗传学家和进化遗传学家,开发了鉴定作为自然选择对象的基因组片段的生物信息学统计方法,并发展了一种确定这些遗传信息对演化疾病的影响的算法。2014年她领导了一个小组,对埃博拉病毒做遗传分析。

应该说安德森无论学生时代还是职业生涯安德森都是获奖无数的科研精英。他是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拉霍亚“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免疫学和微生物学副教授,进行传染病的基因研究,被认为是研究如何使用病毒的遗传密码来追踪病毒传播的先驱。 牵头领导了重大国际项目,这些项目包括了SARS-CoV,寨卡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等病原体的出现,传播和发展。

大家知道在3月17号利普金在《Nature》杂志发文说:SARS-Cov-2的病毒起源来自于自然,克里斯蒂安.G.安德森是利普金中共病毒自然来源论文的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但是他居然接受国家地理杂志采访, 在这种与病毒完全不相干的杂志大谈病毒起源,并抨击闫博士文章,让外界大跌眼镜。作为自然学说的坚定支持者的安德森,如果你看到他以下的行为轨迹肯定更会感觉反常。

2015年5月-2020年3月前 安德森一直任“斯克里普斯研究所”(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担任副教授,但是突然在2020年3月转正为正教授,如此巧合,以致于让人不得不怀疑和他3月17号在《Nature》发布的支持利普金的文章有关联。

丹麦《基督教日报》3月12号曾有一篇文章采访了安德森教授。对来自故乡的报纸和他的同胞们,他展示了一副严肃认真、忧国忧民的科学家形象。他说,当我姐姐告诉我丹麦停止了对有症状的患者进行检测时,我一开始并不相信,这太疯狂了。冠状病毒是近来对公共卫生最严重的威胁,但是丹麦媒体却对这种病毒的危险轻描淡写。这是一种新病毒,可以与在2002年至2003年间造成近800人丧生的Sars冠状病毒相似(主要在东南亚地区)。虽然其他冠状病毒也可以引起普通感冒症状,但这种病毒的毒性要强得多,而且比其他病毒更有杀伤力。但是局势的严重性根本没有得到足够重视。我们必须意识到,这是一种极为令人担忧的病毒,因为它需要付出比平时更大的努力才能遏制。如果在早期阶段未采取必要的措施,我们就有可能使医院迅速达到饱和,就像我们在多个国家所看到的那样。考虑到covid-19是在两个多月前发现的,我们全社会为这些不可避免的事情做好准备了吗?是的,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现在仍然如此。所有数据都表明该病毒以非常快的速度以指数形式在传播,感染的数量大约每六天翻一番,在包括中国、意大利和韩国在内的不同国家中,情况都是一样的,所有数据都表明该病毒以非常快的速度以指数形式在传播,任何怀疑被感染的人都应该接受测试。

以上是安德森用母语对丹麦《基督教日报》记者讲的。这是以一种世界上最多570万人会用的丹麦语发表的新闻。也许安德森只有在家乡父老面前才吐露真话,也许因为这是一份古老神圣的《基督教日报》,也许安德森对丹麦还留着一点点同胞之情。读者朋友:你们觉得安德森真的相信他支持的病毒自然来源学说吗?他用丹麦语讲述的病毒和我们闫博士用中文讲的几乎一样,而不同的是闫博士无论用哪种语言讲的都是真相,可惜蝙蝠男安德森和蝙蝠女石正丽一样讲英文的时候都是在欺骗世界,因为他们用的都是中共给他们的稿子。

我要再一次感叹人性和科学的光辉与堕落决定了天使和魔鬼之别。如利普金和这位安德森,还有Malik, 潘烈文、曹务春、陈薇、陈放、石正丽等这类科学家,显现的是人性的堕落,是科学精神的沦丧和悲哀。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因为他们湮灭了内在正义的声音,少了自我道德和规则的约束,为了从副教授升到教授,可以更“发达“地混迹于主流科学界,可以不在乎世人的生死与尊严。他们的自私、冷漠和卑鄙更衬托出闫博士人格之无私、热忱与高贵。

人类一定要牢记,科学有正邪之分,绝对不能将科学发展之方向和目标交到泯灭人性的魔鬼专家手里。为了一个头衔,几块赏金向中共这个魔鬼出卖了灵魂,他们以为自己能苟活吗?不会,独裁者用完你们,一定会把你们抛弃,就象弗兰克·普鲁默(Frank Plummer)、张首晟、赵永芳等。人类的正义事业是一场与邪恶较量的竞赛场。当中共沉船之前,劝助纣为虐的安德森、Marlik、利普金之流赶快跳船吧。

撰稿:Skagen(㊙️翻Gnews原创组)

校对:心声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文章

1.丹麦《基督教日报》

2.安德森室验室

3. 闫丽梦与石正丽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