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疫情作战室425/426期

战友之家新闻译制组制作

425/426.摘要

2020胜利是人民的胜利,力量必须来自底层,就像2016一样。

现在拉票的重点要放在参与倾向偏低、不活跃的选民。60岁65岁及以上是川普的铁杆支持者,他们在2016支持了川普,现在不是,因为疫情,不是经济。

这整个病毒事件,现在几乎是一块白板,所以有那么多干扰,媒体一直在东拉西扯,不断地误导,转移焦点,上周追问「川普上次检测阴性是何时」,班农就说过左派一定会大做文章,指川普撒谎,玩归咎川普的把戏,阻止65岁的族群重新支持他。

选战的焦点要转向拜登,川普得说「 CCP病毒」,还有经济议题。现在不是沉默的时刻,有声音就应该发出,做力量加强器。

麦克西:沉默就是帮凶。

萨姆法蒂斯(前中情局官员):亨特拜登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多个新闻报导提到,亨特飞去北京,先得到十亿(?),然后十五亿美元;俄罗斯长期分期付款给亨特。人们不会长期付款给声称有管道通向有力人士,很明显中共与苏俄得到他们所要的。乔拜登确实是影响奥巴马决定的一要角,

他告诉奥巴马远离南海问题。

亨特出卖的不只是接触副总统的通路,还有接触整个美国官员和大亨阶层的通路,现在美国与中共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收买了大量掌管美国的人,美国的精英不再代表美国开展工作,他们为中共工作。

民调问卷都不包含病毒的问题,白宫应该去主动推动民调的方向,川普应该每天谈CCP病毒,然后再看民调。这才是距大选26天实现逆转的方法,才是打动长者选民的方法。

川普在努力保护人们去除中共带来灾难,乔拜登和他的搭档却在包庇中共。

班农:简单说本世纪前半部的大事,就是美国和中共的对抗。

2016年的相同经验,川普在多个民调大幅度落后希拉莉,这可能意味川普的赢需要下至上的起义,这个责任落在人们的肩膀上,只有艰苦努力才能做到,支持者要面对现实。

雷蒙阿伯拉罕(「弯刀里的剑」作者):1571的勒班托战役,是伊斯兰与西方世界之间的对抗,天主教,新教和正教联合对抗伊斯兰强国鄂图曼帝国,基督徒赢得辉煌的胜利。勒班托通常被视为西方的转折点,改变了西方的方向。

鄂图曼帝国势力盘据东欧几世纪,从1300年代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

学院里不再教导这场战斗,是因为它的内容与目前正在教的互相矛盾,后者指伊斯兰是和平的、进步的,那是个错误。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47

灭共之时,你在哪里? 灭共之后,你想在哪里? 灭共,就差你一个! 10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