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将在2024年达到的2000亿债务会产生什么影响?

翻译/编辑:NewZealandOldShen

近日Newsroom作者Emile Donovan发文,称新西兰财政部门预测在2024年,新西兰的官方债务将达到2000亿美元。

作者认为任何人如果有打算在中长期持续待在新西兰生活的话,他们终将为这份债务危机或多或少地买单。

此前在2017年选举之时,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曾承诺将新西兰的净负债对GDP比降到20%以下,他的确做到了,在2019年新冠危机爆发之前,这个数字曾一度下降到19%。

但在之后的四年,该比率将被预期增长到53.6%。

和作者一同探讨该问题的新西兰先驱报商务编辑Liam Dann评论道, “只要我们坚持对新西兰经济的信心,不管是多少亿的借债都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其他国家例如日本,他们的债务对国民生产总值比已经超过了200%。但是和新西兰不同的是,日本国民非常擅长存钱,评估一个国家的偿还能力时也要考虑到这一点。

Dann说道大家也没必要对国家的经济状况太过担心甚至失眠,债务数字是可能会变得很大,但是控制杠杆的那些人并不会像牛仔一样拿着债在西部到处跑然后不打算还了。

“我个人认为和钱有关的事情不需要太过焦虑,对于个人理财,你可以评估自己的个人风险和生活结构进而避免对金钱过分担忧,对于数字巨大的官方债务来说其实你没什么办法,但是如果你去看一下美国的债务,你可以猜得到他们正在运作现代化货币理论。美国几乎永远无法偿还债务,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背负着巨额债务,所以我不会太担心新西兰,要么就是现代文明崩塌要么我们会想出办法的。”

点评: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心态本质是拒绝和否定努力的一种心态。

只要稍微关心一点政治和经济状况的人,都会明白全球面对新冠疫情大规模商业工业服务行业停产的前提下,政府为了安抚人民采取的最直接干预手段就是印钱。一天解决不了新冠,就要一天继续印钱。而这些钱最后又将成为辛勤劳作的人民的债务,稀释他们原有的资产。

面对这种明知道印钱借债不对,又必须要这么做的饮鸩止渴的状况,必须想好各方面的对策,而不是选择“不要太担心,因为美国日本都欠那么多债所以自己不会有事的”这样一种心态。

对于普通人来说分散投资结构是最容易想到的一种做法,但是在新冠疫情持续多久的不确定性这一前提下,未来的经济衰退有多厉害也无法预测。面对不可预知的金融海啸的情况下,最理性的做法无疑是像郭先生和老江所说的“尽量持有现金”。

持有现金本身的分散结构同样扮演重要角色,在选择美元之外的情况下,未来与黄金和美元分别挂钩的G Coin与G Dollar是目前看来的最优解。纵使“回归金本位”这个说法在其他已经预测出未来货币风险的国家中长期存在,目前看来也只有G系列走在执行的最前端,最有可能落地实行。

最近郭先生的一次直播中提到,一旦美国大选结束,政府补贴不再实行,经济将会巨幅回落。而且纽约曼哈顿地区的房地产销售在近日的福克斯报道中下降了46%,这一切都证明了真正的金融海啸还没有到来。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希望战友们能够避开船到桥头自然直这种心态。尽全力生存下去因为没有共产党的美好明天即将到来,不能在黎明前倒下。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0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