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美国人启蒙(二)

文章摘要:美国人的安静舒适生活被搅乱,八辈子不变的模式要改变,不开心了。但老百姓还是善良无辜,老实听话,默默无声地该干嘛干嘛。他们不是不懂,只是被弄糊涂了,世上还有CCP这种恶魔政府的存在。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Kathy(文艺)

这位美国人七十多了,意大利人,很小来美,一辈子做着买卖或出租旧高尔夫产品及滑雪用具的小生意。一间背街的仓库,但各种广告牌在街旁林立,牵引着行人目光。老先生一辈子没用过信用卡,钱一进银行再不出来。他说他最喜欢华裔,因为华裔喜欢用现金;最不喜印裔,说他们爱讲价钱,小气。在他看来,白人与黑人除了肤色与文化不同外,都穷,乱花钱。从这个角度来说,笔者认定他就是现金至上的“种族歧视”者,加上又喜欢中国女人,笔者便称他为yellow favor.

自疫情开始,老先生带起了口罩,天天开门营业,有时几乎一个人影都见不着,但还是必去。问他为何不在家呆着,回答说:那就跟等死差不多,宁愿坐在那,看着自己那堆产品发呆。不时打来电话,告诉笔者哪儿有酒精,手套,口罩,日用品卖等,还使劲要请客一起吃饭。笔者委婉拒绝,也不时嘲讽几句:有钱也无处花,无人陪的感觉不好受吧?无聊时就会找笔者闲谈谁家交不起银行贷款了,谁生意关门了,谁搬到外州去了,不一而足。偶尔也感叹,这疫情不知要到何时结束?“黑命贵”时也只是说美国70年代也发生过这种上街运动,那些愤青就是小混混闹一阵就完了,云云。典型的普通美国人样子,过自己日子,从不关心他国政治,世界风云变局,以为世界就跟美国一个模样。他可从未出过美国。

笔者有次与他聊起自己的经历,(虽比他小不少,嘿嘿),当讲到49年家庭所有财产被没收,祖辈惨被整死,父辈受管制,哥姐不能上学,没食物吃,饿死两个哥,病死一弟,(出生七天生病,赤脚医生不来我家看病)。笔者虽考上大学,但碰上六四,对国内彻底失去信心,离国他去。听完笔者叙述,老先生说了句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惊人之语:天哪,你这么一个年轻女人活过了我祖宗八代的生活。哈哈,笔者眼泪都笑出来了,但是酸楚莫名。

有天笔者问他,你从不考虑一下,你的生活怎么变成这样?对中国政府咋看?知道CCP吗?这一问不打紧,老先生一下变成小学生般好问十万个为什么一样,天天追着问:你们中国人都是CCP吗?怪不得中国人都富有,总是买买买,住红墙铁栅栏大豪宅的基本都是华裔。老先生四十年前自建的房屋,现已破旧不堪,华人邻居年纪轻轻的却住得比他还舒适,各种好奇问题纷至沓来。笔者告诉他不要不分倾向的乱看电视报刊,也不时告知他班农的战斗室节目,麦斯郭的唤醒美国人的访谈。他看完后会打电话提醒笔者,形势对你们亚裔不利,少出门哦。直到有天开始告诉笔者,发现有华裔顾客可能是CCP,超有钱。天哪,老先生要爆料了!

好啊,美国人的安静舒适生活被搅乱,八辈子不变的模式要改变,不开心了。但老百姓还是善良无辜,老实听话,默默无声地该干嘛干嘛。他们不是不懂,只是被弄糊涂了,世上还有CCP这种恶魔政府存在。对于他们自己的政府,可是毫不留情,因为手里握着选票!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