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空间里的中共幽灵

作者:Xingfffooo

美国大选在即,中共的盗梦行动也在加速,他们每一层梦境中所布下的众多幽灵,在疯狂反扑,为邪恶的“终极之战”不惜一切代价地赌注。

中共的最终目的是将美国梦变成两种梦:一个是极权分赃之美梦,只要与中共勾结就能快速拥有巨额财富和更多特权;另一个是普罗大众之噩梦,普通民众的幸福主要仰仗的是对政府的依附和对权力的屈服,不再是独立、勤劳和智慧。

中共数十年对美国的渗透犹如两只伸向美国的魔爪,在价值观碑石上已经划得字迹模糊,在美国梦大厦已经抓出千疮百孔。在中共得意地狂笑之际,天选之人——Donald J. Trump出奇制胜而当选。最令中共抓狂的是,川普总统的“让美国再次伟大”是玩真的,他不仅在努力地修复美国的核心价值观和美国梦,而且软硬不吃,顶住了蓝金黄手段、政治构陷、媒体诋毁、弹劾等一系列的打击。在爆料革命的助攻下,川普总统的反制以及即将开始的灭共行动反而让中共倍感脊背发凉。

为了彻底击碎美国梦,中共派系的梦境搭建者急不可耐地召唤众多幽灵,意欲在美国大选之前掀起血雨腥风。当然,中共派系斗争的棋局中,也是为了借助美国的幽灵打击政治对手,起到一石二鸟的效果。

这些梦境搭建者和幽灵究竟是谁?

梦境搭建者习、王家族江、曾、孟家族胡、朱、温、邓等家族
势力指数估计(%)40-6040-5010-20
趋势上升下降下降
第一层:政治梦主极左中左建制
代表家族拜登、贺锦丽佩洛西、奥巴马克林顿、罗姆尼
第二层:经济梦主金融大鳄、跨国公司、科技巨头、左派媒体等
第三层:学术梦主行业和技术官僚、大学和研究机构、专业媒体等

中共绞肉机的工作原理

中共绞肉机是一种嗜血、多腔合一、涡轮结构的机器,有三大入口:权力、财富和名气,还有两个稍小一点的入口:变态癖好和人体器官。每个入口的前面连接着一个造梦室,外表装饰得炫彩靓丽,极具扭曲人性的诱惑力。

中共绞肉机的影响范围与空间位置无关,不仅影响于中共政权之内,而且影响于全世界上所有与中共有过接触的人。心存邪念的人往往主动接受或无力抗拒中共绞肉机的诱惑,而靠近上帝和良知、能够掌控自我的人往往主动与之保持足够的灵魂距离,刻意避免被中共绞肉机影响到。

在西方国家,那些成功被中共绞肉机蓝金黄的幽灵,都是等级够高、血量够足、欲望够大的人物。其本人或家族无一例外地有着不同寻常的历史背景,与中共绞肉机有着天生的“机缘”,心甘情愿地成为中共首当其冲的梦主。仅就美国而言,乔·拜登及其花花公子的儿子在情色的特殊癖好已经广为人知,呼之欲出的三个硬盘将他家族的丑恶大白于天下。希拉里·克林顿也正在曝光中。而南希·佩洛西和贺锦丽的疯狂背后,并不是政治斗争那么简单,她们也是幽灵梦主。

贺锦丽

当这么多的移民清楚地将美国视为机会之地时,贺锦丽父母也不例外,而且完全符合美国梦的标准。然而她作为第二代移民,如何会将美国描述为压迫之地?

中文姓名贺锦丽是当年的中华总会馆旗下三邑总会馆书记苏锡芬起的,也是中共大举渗透海外侨会的时候。贺锦丽是多位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当中最弱的一个。贺锦丽思想极左,她的宣扬的政策包括:增加税收、削减军费、停止采油、实行全民健保等,她潜伏极深,绝非简单地以肤色为理由成为副总统候选人。她不像乔·拜登那样纯粹地追求财富和怪癖,她的血液里可能真的流淌着红色的血脉,是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重要关联信息:2013年的525日,旧金山中华总会馆轮值总董黄荣达在43位商董出席月会的情况下,投票表决商董提出的撤除总会馆所悬挂的青天白日旗的动议,结果在21票赞成,20票反对,一票弃权,一票下落不明的情况下通过,而从未涉足中华总会馆的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当时的总领事袁南生也带领属下首次访问总会馆。

她的父亲Donald J. Harris是出生在牙买加后移民到美国的一名马克思主义学者,曾在牙买加担任牙买加政府的经济政策顾问以及历届总理的经济顾问,在此期间,试图把牙买加带入“社会主义康庄大道”。结果却极具讽刺,牙买加仍然长期依赖欧盟和美国的经济援助。

重要关联信息:2015年,奥巴马访问牙买加,是美国总统时隔33年来首次访问牙买加。可见牙买加是左派意识形态在加勒比海地区布局的要地。

她的母亲Shyamala Gopalan于1958年以19岁的学生的身份到达美国,并马上跳入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的民权运动。她的外祖父PV Gopalan是驻赞比亚的小小外交官,凭什么能负担得起她母亲在美国的学杂费。在泰米尔以Gopalan为姓的知名人物当中,有多名是印度共产党的创始人和领导人。可能她的母亲有着不同寻常的红色背景。

重要关联信息:20191011日,习近平访问印度时选择了泰米尔纳德邦,在首府金奈会见印度总理莫迪。

左为她的母亲 https://www.wsj.com/articles/what-kamala-harris-isnt-saying-about-her-mothers-background-11597944590

她的丈夫Douglas Emhoff,,汉名任德龙,2017年,任德龙以合伙人身份加入欧华DLA Piper律师事务所。欧华律师事务所在中共势力范围内的影响力不同一般,为中国平安就其对柏林初创公司Plusdental的投资提供法律服务,为微美云息在美国的上市提供法律服务。(在本文撰写之际,欧华代表平安和马明哲给路德社致律师函,更加夯实了欧华与中共的关系。)

欧华律师事务所的另一名合伙人约瑟夫·戴维斯Joseph C. Davis,任助理总法律顾问,他曾是乔·拜登参议员司法委员会工作人员的法律研究员。乔·拜登当副总统期间一直支持的健康产业创投平台StartUp Health,与腾讯、平安均有密切的关系,也与DLA Piper有密切的关系。这家公司或许是一个协助中共偷窃美国医疗技术的平台。

南希·佩洛西

南希·佩洛西对川普总统的疯狂举动背后,都有着家族肮脏故事和与中共千丝万缕的因果关系。曾经有个案子:居住在旧金山的台湾籍妇女冯嘉玲(Karena Feng)称,小保罗·佩洛西(Paul Pelosi Jr.)对她“侮辱”,他威胁她的生命来强迫她堕胎,并声称自己是南希·佩洛西的儿子,他策划了儿童保护服务处扣押冯嘉玲的四个孩子。

她的儿子于2017年访问乌克兰,会见了与政府有关商业计划的官员。现在根据解开的记录显示,小保罗·佩洛西是一家在乌克兰开展业务的天然气工业公司的高管——该公司的宣传视频之一是南希·佩洛西。他还在推特上炫耀与中共国的密切往来和赞颂。

据Fox business报道:佩洛西在2018年的资产最高金额为2.57亿美元,而负债的最高金额为9700万美元,净资产不超过1.6亿美元。她在江、曾、孟为主导的年份,财务表现非常良好。根据她在2011年的财务披露声明,她从马修斯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Matthews International Capital Management LLC)获得了100万至500万美元的合伙收入,该组织吹嘘其“对亚洲投资的单一关注”。

她的丈夫保罗·佩洛西(Paul Pelosi)于2010年成立时被列为马修斯国际资本公司的董事之一。该公司管理的基金包括亚洲增长与收入基金,中国股息基金,太平洋老虎基金和中国基金。其中中国股息基金,自2009年11月启动以来,该基金每年的收益率接近11%,同期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中国指数则下跌了0.6%。2013年,马修斯基金位居表现最佳中国基金的前5%之列。

她的丈夫保罗拥有与汉布雷希特的投资银行WR Hambrecht相关的六家以上公司。WR Hambrecht专门从事亚洲投资,押宝中共政权,在2011年为保罗赚取了10万至100万美元的收入。截至该日,保罗还在Hambrecht的公司中拥有一个价值50万至100万美元的经纪帐户。

基金投资这种方式是中共蓝金黄中输送利益的常见手法之一。川普总统对中共的反制是真的动了佩洛西的大蛋糕,而且可能让她赔了夫人又折兵,因为把中共惹急了,真相随时被曝光。所以,佩洛西顾不上老脸,不得不向川普总统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https://dailycaller.com/2012/07/11/nancy-pelosi-made-between-1-5-million-on-asian-investments-in-2011/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the ccp, God bless the kind people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0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