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0月7日郭先生GTV直播

(播放视频:德州战友在傅希秋家外抗议,有三位战友被警察非法逮捕带走。)

好,开始,尊敬的战友们好,10月7号,文贵乱聊直播。首先刚才大家看到那个直播的,在德州今天现场发现的这个,咱们全美国各地的战友,自发组织到德州,抗议共产党员Bob Fu(傅希秋),非法代表中国基督教,(你把那声音关一关,我亲爱的哥哥)非法代表中国的基督教徒、天主教徒,每年几百万的骗捐,大量的搞政治移民。更重要的事情,他是怎么从共产党来代表了中国基督教徒,和在美国政府面前,欺骗美国政府?怎么以共产党员,作为一个牧师打进美国的?他在美国申请的护照,他有没有如实填写,他曾经是中共中央党校的高级讲师,他是中共国家安全部和总参二部培训的,叫专业国际公关人员,咱们俗称叫间谍。他竟然是一个搞政治庇护的人,怎么能随随便便进出中国大陆?

有多少中国的少数民族,寻求他政庇。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因为寻了政庇,不但给了钱,他还骗了色。最重要的,很多人在国内被抓了,是谁提供的信息?Bob Fu在德州,打着布什总统家里面Neil Bush(尼尔·布什:老布什的三儿子)的(关系)……Neil Bush我多年前就跟他见过面,这个关系威胁恐吓。向很多国内的宗教人士,发布他和总统、Neil Bush、和家人的照片,和当地的米兰市长的照片,和多个美国国会议员的照片,发到国内去,证明他在美国有蓝金黄的力量和关系。

不但如此,多少年来,很多人跟他打完交道以后,消失了,家人找不着了,有多少人被他害了?我们只想知道一个真相,就是Bob Fu拿到美国公民(身份),他有没有如实填写中国共产党员身份,和他是中共中央党校高级讲师的身份,和他曾经是安全部十二局,被安全部当时的我的好朋友、现在被抓捕的马建副部长,是上下级关系。十二局的陶局长,来自海南安全厅,是他的直接领导,他有没有直接说过?我们要在法庭上说清楚。

Bob Fu的每年的基金,拿到几百万美元,在美国你是一个完全是不纳税的基金,公益机构,所有的钱去了哪里?必须有交代。他的钱进钱出,每年几乎一样,这捐款的怎么都是同一伙人呐。去的钱的去处也都一样,作为一个在共产党员那个高级讲师,怎么就一下当成了牧师?我要看看他背背圣经、新约和旧约,什么时候学的基督教,什么时候学的圣经?谁允许他代表中国基督教徒、天主教徒?我们在一直在说呀。好吧,咱们的战友自发去抗议了。警察、德州米(德)兰市的警察,在路口设置路障,非法的查扣多次、一天多次的查验我们战友们的身份证,而且用手机拍。头一天警察穿着便衣的衣服,站在那里保护(傅希秋),甚至威胁,让这些战友们滚开、离开。

现在大家看到在德州发生的,这个警察的第一天像不像当时在香港的第一天。到了第二天、第三天,警察穿上制服,想尽办法碰瓷儿战友。在门口设置障碍,十几个红脖子,傅希秋教会的人,在旁边威胁他们,尾随这些战友到达酒店。到了酒店以后,挨个威胁,(问战友)说是谁组织的,就想栽赃扣帽子。这一幕像谁,像不像香港警察,像不像大陆城管。战友们住的酒店,最后酒店要求14天的隔离。然后有偷拍(战友),而且入住同一酒店。十几个大红脖子的洋人,威胁战友,以死相胁。大家同时看到,傅希秋在Twitter上发出的一个又一个谎言的所有的推特。他的Twitter竟然说什么,有战友对他生死威胁。我们有那么愚蠢吗?我们有那么low吗?他在美国国务院、还有华盛顿国会山,到处散布谣言,说我们以死威胁。然后他把他那个市长、米(德)兰市长,已经在米(德)兰市的前市长已经说了,傅希秋把他给买了,收买了,竟然出来给战友告上恐怖分子的帽子。

一个米(德)兰市和警察完全像香港的黑警和大陆的城管对待我们的战友,完全违背了美国的行政法、和美国的宪法、和联邦法。战友们依法到那里抗议,是完全是自主的、自由的、合法的,这是美国全国上下的宪法的权利。结果今天下午看到了,战友们在被昨天被抓捕、前天被抓捕、今天强令抓捕,而且现场使劲把铐子勒得紧紧的。

刚才我在直播前,我跟律师团队开了会,律师团队跟这个米(德)兰市的检察官和FBI相关部门都有联系。第一个认为,我们战友没有任何人违规;第二个,警察是过度执法;第三个,一定会查傅希秋;第四个,那个市长混蛋出来说战友恐怖帽子,那是个王八蛋。我们一定让他付出代价,走着看,米(德)兰市的市长。谁是恐怖分子,谁是腐败分子,哪个警察过度执法,这是美利坚共和国。

我今天一天给好多美国的这些朋友、还有国会议员、还有相关机构,我就问他们一个问题。一个Bob Fu就控制了一个米(德)兰市的市长,行政官员,未审先判,以官代法,让警察执黑法,还有天理吗?一个Bob Fu控制你一个美国(市长),共产党送1000个Bob Fu,你美国就沦陷了。所有美国人没有一个不同意我的观点的。Bob Fu我们要的就是你站出来,要的就是你把你的黑暗力量拿出来。

刚刚,一个小时前,在德州的我们的律师还有团队给我打电话来说,在我们战友抗议游行的边上,找到了8支来福枪,就是傅希秋教会的红脖子拿着的。8支来福枪,我负法律责任。傅希秋,你一个牧师,你找来10个红脖子,住在我们战友酒店,威胁我们战友。然后呢,再尾随战友,拿着8支来福枪。傅希秋,你这个牧师,当到头啦。咱走着看,傅希秋!你不是有布什家族的照片吗?你不是(有)Neil Bush照片吗?我也认识Neil Bush。当年吴晓辉通过我认识的他呢,还有当年中国的这几个大美女明星一起,我们在32街吃的饭,当时我就知道你傅希秋是个什么王八蛋。告诉他,我认识他,布什家里边,我认识不是一个,杰克布什我也认识,我认识多年了。

傅希秋你打着布什家族的名义,你打着这个牧师的名义,你找了十几个教会的红脖子,你竟然威胁我们战友。你在美国国会和国务院,上两周前你去了华盛顿到国务院。傅希秋只有我郭文贵知道,有一个搭理你的吗?国务院有一个搭理你的吗?一个都不见你,就你个王八蛋拿点小钱赞助了几个国会的议员,替你说这话,因为你撒谎欺骗人家。国务院在调查谁?你知道。你垂死挣扎,你弄了10个红脖子,八支来福枪啊,你想把这些战友全杀了吗?你觉得我们会这么愚蠢吗?我们共产党都不怕,怕你个米(德)兰市的小破市长,你开玩笑呢吧你!傅希秋,我们连共产党都不怕,我们怕你!你个孙子,你拿8只枪,你能干啥?你有种对着我郭文贵来,你大爷的你,你推特上你天天撒谎,谁威胁你生死了?就凭你的威胁,刚才我们律师团说,就凭Bob Fu的,在推特上说他受到生死威胁。如果警察因此执法,所有人都是犯罪。咱不信走着看!你今天怎么对待我们战友的,我们就会怎么对待你。

依法惩贼,是我们海外华人联合组织的。只要是依法,我们要惩这些欺骗美国的华贼。欺骗中国人的这些所谓的假宗教贼,叫穆斯贼。就是你傅希秋、郭宝胜这号的。盗取美国利益,以美国国家安全做代价,出卖我同胞,向共产党勾兑,骗钱骗色,再骗政治,再骗命的,就是你傅希秋这帮人。跟你刚刚开始,这场战争咱停不下来。这是一场正义和邪恶的战争。谁正谁邪,让美国法律说了算。

你不说Neil Bush是你的后台吗?你不是米(德)兰市长是你后台吗?国会山里边有你120个国会议员,都是你哥们儿吗?咱让美国…3亿多美国人,我不相信都能被你收买了。我会让你所有曾经捐过的钱光天化日要亮出来,你捐给谁过钱,目的都是谁?为什么你捐钱了,全支持共产党。米(德)兰市长未审先判,他算老几呀?你吓唬中国老百姓你拿个米(德)兰市长吓唬去。你吓唬我郭文贵,我连共产党都不怕,我跟这个人打交道,你傅希秋你还在那偷窥女厕所呢,你算个毛啊,你呀!你这个王八蛋,你这个畜生,你玩儿这种鸡盗狗碎、下流之辈。熊宪民碰瓷儿,孟维参说假,你编假话,夏业良全说假话,你说你们这帮畜生,还有那个郭宝胜,你得意忘形。

记住我说的话,咱们这个正义与邪恶的战争,一定会有人进美国监狱的,看谁进美国监狱。是你收买的邪恶力量,靠欺骗,打着上天的名义,天天回中国,收买美国官员,玩这个黑警下三滥,八只来福枪,假推特,收买100多国会议员,美国有这100多国会议员吗?被你收买了。

战友们,今天在德州的战友,被逮捕的战友,时时刻刻在牵着我的心。这就是为什么要依法惩贼啊!战友们,你们想过没有?如果你在国内,你被压迫跑到国外来了,你想过没有?傅希秋、郭宝胜、孟维参、夏业良、胡平、还有这些吴建民这帮孙子、还有龚小夏这帮烂人,他们有本事去骗美国人、白人吗?根本没有本事。他有本事伤害人家吗?也没有。所有的人伤害的就是我们这号人,也就是卖同胞欺骗同胞,然后收买美国政治,拿了美国的官员蓝金黄跟中国交易,这是最邪恶的地方。

我告诉大家,你们还不明白依法惩贼的意思。因为我们国内的家人的受伤害和被伤害都是这帮王八蛋、这帮孙子干的。所以走到前线的战友们,等有一天你明白你做的事情多有意义的时候,你就会为你自己,你亲你自己的脸。今天德州和昨天、前天战友做的事情,这将记载在中国人正义的历史上!新中国联邦的历史上!因为他让美国和西方永远的记载那个镜头,美国被收买后,美国的警察竟敢这样的办案,碰瓷、威胁、手机干扰、抓紧手铐子,竟然因过马路被逮捕,过马路被逮捕。八只来福枪,十个红脖子,天天尾随他不抓,天下岂有此理呀?这就是我们战友依法揭了贼呀!让世界看清楚,如果美国一个米(德)兰市有个Bob Fu就能搞成美国这样,美国要有一千个Bob Fu,我们战友还能活得了吗,战友?你要么当这些人的奴才,你要么被他双修,你要么就这样,就跟他反抗到底。战友们,一切事情都要依法!坚定!决不放弃!绝不妥协!这就是我今天说的。

我今天干了很多事情,刚才这跟律师刚开完会。我们要跟他的战场,在法官、在法院、在国会、在国务院、在FBI,我们要所有的部门、国土安全部,都要让他们知道,到底我们是否是恐怖分子、还是和平抗议!我们到底是让美国更安全还是让美国更危险!到底是警察滥用执法,米(德)兰市长说我们是恐怖分子,我们一定会让他给我们一个说法!走着看!

Bob Fu动不动就是你米(德)兰市,米(德)兰是你家的?米兰的警察是你爹呀?你们这帮烂人,你还想以为过去一样,吓唬吓唬我们都怕了,你想干啥就干啥,可能吗?所有的战友们记住,你的恐惧就是敌人的武器。现在傅希秋的恐惧就是我们的武器,他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Bob Fu了。他编造的这些谎言,他利用了他的黑暗势力、和警察、和他家人制造的恐惧、和他的钱、和他的基金、和他的身份,再也不可能有人给他洗白了。

今天想想战友们,没有G-TV 会是什么后果?能记录这现实吗?你能直播吗?没有全国各地的战友自发到德州我们有这个能力吗?如果没有今天你亲眼看到的这个,你信吗?没有新中国联邦,中国人在海外真是猪狗不如哇!这些人分分钟就把任何人给遣返了。到了教会,你听他的。给了他信息,你被他绑架了。然后再把你信息卖给共产党,然后当地有黑警,你能活得了吗?出进门说你犯法了,说你吸毒了,你咋办?谁是恐怖分子今天下午搞明白了,八只来福枪,八只来福枪。

唉对了你把那个检查结果出来吧。战友们,这个头两天(先等等先等等)这个我天天被我们的闫科学家整的五迷三乱的,被这个路德先生,我上一星期最起码见了三百人次。我还不能戴口罩,因为我是主角,我不能告诉你们我干啥了是吧?然后呢,我见的人回去检查这个检查那个,我就不说了,因为都个人隐私。你想想,我说完了完了,我上个星期说,我几乎断定我99%得被感染上,不是80%-90%。我只有一个理由不被感染上,那就是说这个,我们的路大脑袋路波切他说的这药管用,我们的爆料革命说的这药管用,我们伟大的英雄科学家(说的这药)管用。我就心里一件事,我要不相信他们了,谁相信呐?我得摘口罩哇,因为我的工作必须让我摘口罩。几百人次啊,每天十几个小时,还跟人家拥抱。最夸张的事情,我那天冲着战友10月1号,我就拥抱,人家旁边警告我说,郭先生,你要拥抱的结果,你几乎是100%要得上病毒。

我说我相信我的科学家和路德,因为我吃羟氯喹了。我吃了20几天了,我相信她。而且我相信战友,我的战友也会吃羟氯喹,他不会有病。就是死能怎么着,我就去拥抱了,拥抱完以后我回来。这个我的医生说,你很勇敢,我很佩服你,但你有没有想过对你战友不负责,万一你有病呢。哎,我这一想,是呢,万一我把战友给传上咋办呢?特别第一个拥抱的大美女文真,文真说,第一个我跟七哥拥抱。人家6个月在家待着,出来跟我拥抱来了,你说拥抱完,人家有孩子咋办?我说这是人家相信我了,我这也不负责任呐,我是拥抱不怕死了,但是我万一有病咋办呢?检查去。我的医生是,昨天你看到在这检查了,你看见了吧,人家医生拿着设备,一大堆。吓我一大跳,这好像就已经得病似的,欻一长根儿,插到我鼻子里边去,哎呦真难受。然后欻就抽血,我说抽一管呗。我还加一个加强测试,抽一下子血,看着血往外呲。抽完以后说,啪走了。然后今天就下午给我信息,说郭先生,你吃羟氯喹了吗?我说我吃羟氯喹了,吃锌片了?吃了。他问你为什么吃?我说我们世界上第一个建议人们吃的,有个叫路大脑袋的、我的路波切兄弟让我吃的,还有个科学家,我们闫丽梦。

因为昨天闫科学家这个做出来直播以后,震惊了世界。战友们你们不懂得这个传媒的力量,昨天英雄科学家这个直播(影响力)是她以前直播的总和,对吧。为什么?全天下都震憾了。这这这,咱这美女,你说天底下怎么给咱一这美女呀你说,她讲的还把川普总统也给讲上去了。现在是听说川普全家震怒啊。全美国都说,竟然诅咒我们总统全家死呀,Curse,诅咒。然后呢说这病毒就是放的,然后说这Miles Guo这肯定有,都来问我。我说我测试我测试,我测试完以后我告诉我自己,如果我没有染上病,不是病没有靠近过我,是一定是羟氯喹和锌管用。就是我相信科学家和路德对不对,刚才我发了盖特,很多战友吓得半死不活的。我就不说检测结果,我爱我家吓死了,我就不说检测结果。

然后呢科学家吓得,哎哎哎,郭先生,你检查不是阳性吧,路德先生啊不会吧。你俩瞎忽悠,天天让吃羟氯喹,吃锌的,忽悠吧忽悠大了吧这回,他俩傻了。我说忽悠大了吧,我说你对你俩的药有信心吗,我绝对有信心,你看不会有事儿的。我说完全按照你说的吃的,我也完全按你路德(说的)吃的,我说我不怕,我染上我也不怕。当然了,我不想染上了。关键让战友们知道,我抱了那么多人,我得给人家一个回复呀。这几天跟我见面,我在那天天张着口。那天一堆呀,几个模特、美女、帅哥,在那,有一个镜头,他们要拿着衣服,在那看衣服。然后我过去,我在那块要看,他们给我看。就那么近,嘴对嘴的。还有一个中国来的女孩,超级漂亮,山东的,我说我不拍这节目。因为我一直在张着口,人家一直戴着口罩,人家拍节目的时候突然把口罩摘了,万一有啥咋办呢,是不是。所以我说不要。但今天是,所有人全傻眼了,都在等着我这个结果。

今天我公布出去以后呀,我想达到仨目的,战友们。第一个,我告诉大家,你们要吃羟氯喹,你要对家人负责,你相信爆料革命,相信科学家、路德先生,吃羟氯喹;第二,我要告诉大家,千万记住,病毒远远没有开始,一定会比过去还糟,大家一定戴口罩防护;第三,我告诉战友们,这实在太可怕了这病毒,太可怕了共产党病毒,真的是到处放毒啊。把我结果推出去吧,大家别害怕啊。

你这个黑的啥玩意啊,那你这是要干啥呢?两页呢,这是一页吗,换。我今天看下边一大串呢(和工作人员对话)。把战友们吓得半死的。战友们,你们吓坏了吧?我感谢战友们今天,好几个战友说看了以后起鸡皮疙瘩,发抖。看来七哥很重要,撒了个娇给大家,撒了个娇。

我今天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呢,我告诉大家,八月十六,农历的八月十六是我和你七嫂的结婚35周年。35周年无论在南极、北极,我都飞回去陪你七嫂。但今年就在那么近,我都没陪你七嫂子去。因为我这事儿忙得不得了,我还得检查什么的,太麻烦。但是我为了战友,我真得检查。我跟战友拥抱了,还有一个我那么多天没戴口罩,我得给人家个交代。还有一个我就要验证我们的路大脑袋、路波切,科学家的药。刚才我考验他俩,都在我手机里呢。我说你俩有信心吗?你俩瞎忽悠!我有信心,绝对不会。我看啊,你看看路德说,一定是阴性,肯定有信心。科学家说,我研究过有信心。当时墨博士的什么问题,社交距离什么的问题。我说你俩准备好自杀去吧。然后科学家说,我自杀前把密码先给你。他俩太有信心了,让我真的是感受,刚才我心里边相当兴奋。就是我们科学家真不是忽悠的,我拿命跟她赌一把,我赌一把到底我这个冠状病毒它到底是真假,这个科学家是真的。路德这药跟科学家这药是真的,这是一个。

再一个我告诉你,跟我见面的人是有得上病毒的。不是开玩笑的,不是开玩笑的战友们。你想想那美国白宫的好多人,你知道我见过谁呀?你想想吧,我那天我见了多少人吧。朱利安尼先生去之前跟我见的,回来又跟我见,他也不戴口罩,你说还了得了嘛?他周边人也不戴口罩你说我能不检查一下子吗,是不是?所以说,我这一次,我这检查完以后,医生做了个另外一个检查,说我的整个血细胞各方面,他说都是我过去5年来检查最好的一次,最好的一次。就我们家的祖传是,血浓度高,血稠,血稠啊。所以我父亲是脑中风,很严重的脑中风,所以说我的血很稠。结果这次化验完告诉我说,我的血液是我过去7年来化验最好的,血浓度最好的。他说看来这个锌和这个羟氯喹对你帮助太好了。而且我现在工作量,每天都是4个小时睡觉,是吧?每天工作量那么大,天天我最近抽雪茄一天抽两根儿,是不是?各方面指数。更重要的是,我是二十几年来,所有胆固醇都高,我这胆固醇也下去了。所以说,战友们,戒酒,锻炼,还有一个我觉得羟氯喹这个锌。这个科学家太牛了,路德太可爱了。

所以战友们唯真不破在哪呢,这是救命啊,我拿命我试了一下子。我这不是开玩笑,我真拿命,你看天天我都不戴口罩的。我没办法戴口罩,你看昨天来那么多牛叉的人,上楼,到楼上以后口罩都摘了。对了,你看路德先生说,羟氯喹有抗血栓的功能,抗血栓证实过的,路德先生都出图了。科学家在这看(直播)呢,吓坏了。今天你俩绝对经历我考验,科学家和路德先生,绝对经历我考验。今天你俩但凡有半点含糊,我就把你俩的含糊给放到屏幕上去。我不能欺骗战友啊,你俩100%的自信,这个爆料革命经得住了。我这用事实生命记载了你俩的信心。

我这个见的人太多头两天,见得人家有冠状病毒的。你这说明我是接触过病毒了,这是肯定了,是吧。所以这羟氯喹是绝对管用的,绝对管用。兄弟姐妹们,这个我今天让我感动的是我们的战友们,听到我发出的盖特吓一大跳。但是我必须得让那天我拥抱过的战友,那文真被我拥抱了好几下,还有我们长岛哥,是吧?还有我们的那几个咱军队来的几个哥们,是吧,听说是这背景的。我都跟人家拥抱了,是不是,我必须得负责让你们看一看,没事儿,我没事儿,我没事儿。

我是从明天起,就是永远戴口罩。我就从明天起,明天下午起,明天晚上,明天一天还得见很多人,我的工作。我们唐平妹妹,刚才吓半死,给我发信息七哥你不会吓我吧,我说没事。她明天还给我安排事儿呢,还让我录歌呢,我咋弄呀明天,明天我不能戴口罩啊,是不是?我明天把歌录完了,然后呢后天又检查,再检查一次,再检查完一次我就不见人了。然后呢,二十天我去深山老林了,没有直播,没有视频,战友们啊,二十天。三七二十一天,二十一天,二十一天没有任何视频,没有直播。我上深山了,上深山了。然后呢我检查完,结果一出来,没事儿,我吧就走了。我这是带着你七嫂出去浪漫去了,我得陪陪她去了。你想想我跟你七嫂住在这,我们多长时间没见面了,这已经是快6个月了吧?哎呀,5个月没见面了。

那天八月十六那天,我这老不舒服了,你说我也没敢说啥,我就给她写了个情书吧,感谢她,写的我自己都老感动了。我闺女拿着手机偷偷录她妈,坐在院儿里边,她在那儿抽烟,旁边放着月饼。她每到八月十六,又是弄圆月那一套,很严,她很传统的女人。然后对着月亮在那抽烟,几乎一夜没睡。我闺女给我录下来看,你说我多难受啊!是吧,这个你七嫂知道我忙啊,没办法啊。这八月十六,我说那天,来那么多人,你知道,那天来那么多人,从各地来的,开会,没办法。所以说,你七嫂子,这八月十六我都没陪她,我得去陪她去。三星期啊三星期,你们不要等着我直播,也没有直播。我看三星期是几号啊三星期后,我定的是11月6号回来。多少天,三星期,从下星期才走呢,是吧三星期。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大胆的,一定要记住羟氯喹。羟氯喹管用,羟氯喹绝对管用,按照医生的说法,一定吃羟氯喹, 一定要吃羟氯喹。今天我是以身试药,试给大家看了。我过去这都有证人,都看见了。我每天大概50个到60个陌生的人跟我见面,你说不戴口罩你说还了得了吗。关键有人,他真感染上,他真有病毒了。你说我见的那从华盛顿来的人,一波一波的人,你咋办呢,那都不戴口罩。现在都染上了,你知道他哪染的呀?所以说我真的是感谢科学家,感谢路德先生,真是救了我一命。所以你看那个谁,对呀,这路德先生说朱利安尼,朱利安尼见我面就说,感谢Doctor Yan,感谢我们的路德,救了我一命。我说咋回事啊,他说我跟总统两天,每天一两个小时,面对面的坐着,又搂又抱的。他染上,我没染上,我就吃羟氯喹了。科学家、路德先生,我给你俩背书了。我这是以身试药,试你俩天天在这个直播的,到底是真是假。行了,这回是真的了,真的,管用。我给你讲,这药不是谁都有的,真不是谁都有的,真不容易,真不容易,一药难求呀。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家人要保护,绝对不要走出去,我告诉你,我得到各种情报,最坏的时刻绝对没有来。现在美国是玩大选呐,大选玩了这一系列,完了以后一系列的病毒的事就吓死你们。你们会把我们科学家不是当神,她就真的是神了。路德就是神二了,就是神二了。你再也不说路大脑袋了,是神大脑袋了,绝对是。我们那些Doctor博啊,墨博士啊,我们那些博士啊,艾丽啊,安红啊,这几个名嘴那都成为世界的英雄了。爆料革命那就更不用说了,咱们拯救天下。所以今天这个,直播这个,大家都看明白了啊。

最后一个说点小事儿,因为我这两天都在忙活G-Club的事情,G-Fashion马上上线,到今天下午,在我直播前的3个小时前,我们才选定了最后确定的注册地址和国家。因为最起码有60个国家和城市争着我们去。昨天我在我们战友群里边发的信息说,你们知道哪零关税,我要零关税。最后是把所有的确认完以后,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轮番给我打电话,郭先生一定把你的G系列到我们这来。他说我跟你的这个Foundation、基金、律师全一起开过会了。我们让你来,给你这个国家能有的最先进的政策,他的什么26号法规啦,什么17号法规啊。我亲自签署,为你们所用。

战友们,当我公布这注册地址的时候,我们有两个条件是必须达到的。市场运行CEO必须在这个国家,这是法律。所以我们在这个国家呢,要大概建一个100到200人的总部。所以到时候希望大家往那去,很近,美国飞行很近。所有美国有绿卡的有签证的都可以去,很近,美国的属地之一。同时呢,这哥们儿是绝对反共的。他说我们强烈支持你,所有的灭共事业。包括你的战友到这来,我们以国家的安全,国防部专门成立小组保护你们的安全,所以说今天最后才弄下来。为什么?咱必须得把G系列,咱得找个好地方。昨天下午我和美国两个州的官员开会,就邀请咱们新中国联邦去买地。让G系列入驻,是把地,几乎是很便宜的。500美金一个acre,一个acre才6亩啊,一英亩是6咱们中国亩啊,500美金,但前提是G系列得有一些在他那落地。然后给咱们新中国联邦的授权,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你说说,你说说,你说说。

然后这夏威夷,这个没毛的豆豆,她想躲咱也躲不了咱了。夏威夷有一个2万6千亩的大峡谷的一块地,是日本一个人的控制的。今天要捐给我们,一毛钱不要,捐给我们,而且和当地所有政府签订的优惠法规全移交给我们。只有一个条件,让我们的GTV在日本的发展,所有技术分享,他要做GTV日本。你看看,所以说你呀,你看你整的这玩意。兄弟啊,拜托了。你看,今天跟你开完会上去,跟我说来着,我上去以后跟我说的。我说我们想一想,2万多亩啊,也不小啊也不小。但是我们亨利哥在那呢,我要把2万亩地给亨利哥开发去,那还啥感觉。但是我想再多弄点,弄个10万亩吧,最起码,是吧。

那么G-Club,大家看到15号上线,上线啊15号。你们好好看,绝对震撼。15号G-Fashion上线,17号G-Club上线,对不起。你纠正我呀,16号上线G-Fashion,17号G-Club。所以说绝对,你们震撼,绝对震撼,绝对震撼!中国人卖便宜货、卖假货、复制货的时代从我们G-Fashion上线起,永远没有了。你看到了,你看到这些牛人了,天才中的天才,用的全世界最好的布料。你说你穿的衣服为啥200美金,我这为啥穿1万多美金,那不料子不一样嘛,是不是,料子是核心。咱中国人啥都是复制,都抄人家的。咱全是原创,全是最好的设计,最好的布料。所有的生产,100%意大利,所有发货100%意大利,都不沾美国的毛。美国只有一个设计中心在这,啥都没有。总部现在到这个国家去了,也走了,运行市场到那边去了,然后生产在意大利,发行在意大利。在日本未来将有一个G-Fashion的材料生产线,粗加工中心未来,我们会有一个鞋的生产线在日本,我们要买下来。接下来大量的并购,超级品牌的所有生产线,未来看公布吧。

我现在就有点后悔了,说实话,这GTV股票卖得太便宜,太便宜。昨天一个战友的弟弟,终于把自己的资产处理明白了,我相信你们知道是谁。他家里边大的集团已经崩塌了,头两天宣布破产了,跟海航一起破产的。他哥很坏,他弟弟不错。告诉我,郭先生,我现在要投GTV 2亿美元,然后我准备总投入5亿美元,我要投G-Fashion投5亿美元。昨天找我,我说不可能。最多GTV股票是一股现在不能给你,投不了。那么G-Fashion现在不接受外边的投资,未来二期私募的时候咱再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看看这值多少钱?你想想这几个月以前,咱说这事儿的时候,和今天说这个,什么概念?病毒前咱这大楼里16个人办公,现在将近40几个人办公。不来办公的,也有四五十个。我们外边现在的办公室,现在马上要入驻的又100多个,不包含美国洛杉矶,不包含美国凤凰城,不包含美国那个神秘的城市。你去想想啥概念,战友们,每时每刻都在创造着。G系列如日中天,下个月G-Coin、G-Dollar上线的时候,战友们,你会再一次的震撼。

今天战友们,我就看到那个德州农场直播,就没有一个人在下边留言,可能我没看全啊。大家想过,没有GTV的后果是什么?完了!绝对把咱给全部封嘴,什么抓你,弄死你,没人知道,不可能让美国人说。我让他看GTV给华盛顿打电话,议员马上打开GTV看。我说你看看,在干嘛?在抓人!“哇噻Miles,真的吗?这是美国吗?”我说,这就是你美国呀!蓬佩奥国务卿听说了都震傻了,看到这一幕都震傻了,国务院的很多都震傻,这是美国吗?Bob Fu 有这么大的力量?

战友们,最重要的,今天和昨天证明了Bob Fu他撒谎,他推特撒谎;第二个就是,他把他自己力量全弄出来了。这算啥呀?跟香港的上街的孩子,我们跟人家比算啥?被逮捕算啥啊?这是美国。在香港你想被逮捕,轮得着你吗?直接把你弄死了,把你轮奸了,这还是美国,对吧。你想想美国华盛顿,都不看吗?都不管吗?可能吗?你觉得德克萨斯州的人没咱的战友?没咱的朋友吗?他会不管吗,对吧!这就是我们战友的贡献,德州的战友的付出,永不会忘。

加拿大、日本、新西兰有点笑话了,新西兰老班长忽悠很大,忽悠的很大,“啊朱万利……”,啥也没看着。在灭贼上,老班长失分了;澳大利亚,我们的安红、木兰彻底沦陷了,完了;现在华盛顿战友DC完全不行;美东嘛嘛得了,也就这么回事。考验战友,考验人心,考验人的能力,考验人的智慧、依法惩贼,考验我们每个人的良心和智慧和勇气。看到德州战友,我几次感动得我都受不了,那种勇气、那种坚定,但是背后的大佬我不说啊。有一系列的有智慧的战友,互相的支持,我就不说了。

(和战友们互动)我现在用的是OBS,加不了。今天早上给我送西装了,给我送了30套西装,这是今天新送来的。给我送西装的时候,中午我还跟他一起吃个饭,吃个便餐。老人家就在那儿,就是给川普总统照相那个阿里。刚给川普总统送衣服,他送完衣服回来以后就跟我见面,而且川普总统那时候已经染上病毒了。我说你疯了,你跟我见面。所以说我得检查,你知道吗?很吓人的,就今天给我送衣服这个,不鸟你(英文:Brioni)的老大。七哥,你说说3个拳头、3个拳头,念你。今天这个衣服是第一天穿,我没想到今天晚上直播。但是呢,这个衣服特别好,这个衣服是我准备好,是要干别的事,结果今天穿上了,第一天。还有刷屏的臭5毛,你看着没有。

现在我就想亲亲我们路波切,路大脑袋兄弟的大脑门。想亲亲我们的英雄科学家的那小、小葱般的手,那手就像我们科学家一上去,那手指头都这样“嗒嗒嗒”。结果每个人都想亲她手指头。我说你那手别老晃了,都要亲你手指头什么情况这是,嚓嚓嚓。哎呀!但是这两天我最大的感受,咱们同胞爷们们,中国真是阴盛阳衰。你看看咱们科学家一出来,过去七十年,中国就没出来一个男人,像科学家这长相。那感觉,那个情绪控制,这个逻辑,你看我一说,这对面就点头。她太给中国人长脸了。就昨天,哎呀不让我说这事。一个大统领的家人说,哎呦!我爱死这个Dr 闫了,她说到我们家的时候,我太爱死她了。Miles,你一定要保护好她。Miles rose、Miles rose 要保护好她,爱死她了。有面子。我就感受到中国这些年真的是阴盛阳衰。

然后再看德州,我的妈呀!你看那德州现场,你看那女孩,咱们同胞们穿的、头型、衣服、站姿,那种屹定被带上铐子,那种临危不惧。当然,我们也有爷们,海洋在现场就表现得相当牛。这个爷们,我必须要马上跟他见面,会会他,绝对英雄。这你看看智慧、英文,你看看咱们中国同胞。所以中国人还有希望,因为中国女性没败。中国男性完了,真没几个好男人,但是女性厉害。

今天下午我跟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开会,她说她不相信男人。我说我也建议你不要相信男人,特别我们中国男人,你别相信。我跟我女儿说的,你这一辈子最好不要结婚,我觉得。她现在也有男朋友,但是你最好别结婚。从她很小的时候,我就告诉我女儿说,不要相信男人,特别中国男人,被共产党给整的都变态的。没种、没道德,没信仰,这屁大点事,吓得龌龌蹉蹉的。穿不像个穿样,说不像个说样,吃不像个吃样。当坏人都当的不像,当坏人都当的很下流,你知道吗?坏人也有样子的。那香港的黑社会片,拍的也有样子的。人家那意大利黑手党电影拍出来黑,那人家也有样子的,你看我们中国的男人,现在都是什么样子?一个一个,萎靡不振的,坏的龌龊,好的让人不相信。哎呀真的是,哎!我被我爹骂过好几回了,我爹说,你说啥意思?净说这话。哎!反正我觉得我爹没我娘优秀,我爹老不高兴。

哎呀真是,兄弟姐妹,我一跟你们说话,我就停不住,你说这,停不住。然后那一天我跟你七嫂发信息,我写了半封情书。我在船上下来,我心里挺难受的,看着这月亮,是吧,发的情书。然后你嫂子说没事,你好好对待你战友,你欠你战友的太多了,你的战友为你都玩命。你把时间给他们,你多给他们说一说,唠一唠了。这媳妇让我真感动,说实在话,我这媳妇真好。这老天爷给了我35年的媳妇,这真的是。我娘、我媳妇、我女儿,这是我的上天的礼物,绝对是我上天的礼物。我这一辈子一共有、严格讲是5个最重要的女人。我家人,这三个是最重要的。真是没有,我真的不敢相信没有我娘,我还能活着。我这个太太真是,她有良知。她这个时候还想着说,战友们跟着我都冒太多险了。包括这对面的兄弟,都是把命,全家都给了我,拉家带口上我这来了。那我要对不好他的话,那真的战友们。

我老婆老说我,你七嫂说,文贵任何一个战友你对,只许战友对不起你,你但凡有一个对不起,那你真就坏了八辈儿良心了,这就做大孽了。你说她一说这话我就生气,好像我说,你啥意思,她说太多人对你好了。我说你又不看我视频,你怎么知道,她说我知道,国内的人有给她发。我现在你知道吗,你七嫂天天用微信。人家用微信,看都是头条,完全被洗脑。因为她也不看英文呐,你没办法是不是,她就看那个。但是,就这她都知道,国内多少人把希望寄予我。她那些同学给她发信息,有时候偶尔蹦一条,我们就等着文贵来拯救我们啦,我们就知道我们的七哥来拯救我们啦。我的我们俩有共同的老师呀,她的老师也是我的老师。给我发信息,给她发信息,说中国只有文贵能解救我们啦。所以说她就觉得,你不能对不起这些人。

所以说大八月十六的,我是很难受的,战友们,你知道吗。但是你说,你七嫂说句话说的我,哎呦,你说我就在那块看着这个月亮。八月十六我没有吃月饼,因为我真的不想吃。我每年都是跟我娘、跟我爹、和我全家人、和这闺女儿子、跟你七嫂吃,今年你说我,我一个人坐在那儿我吃啥月饼啊,我也没吃。结果这些月饼都被你们吃了(说的是郭先生面前的工作人员),都被你们吃了。当我想吃的时候今天我发现只有,结果(工作人员)找半天给我找着这么一个上去。哎,兄弟姐妹们,爆料革命不容易呀。

太阳墨镜留言,爆料革命就是要付出,就像咱德州那战友今天海洋被带走两位女士被带走,二姐被带走,就是得付出。但是你想想,在香港大街上发生的,这又算得了什么。我们爆料革命要走的路未来被挑战、被抓捕那是常事儿,不是常事儿怎么可能。就你这样的,抓一回你害怕,抓两回你就不害怕了。能怎么着,我们一不杀人、二不放火、三不犯法、又不诈骗,我们是拯救人类。谁抓我们谁是坏蛋,是吧。

(郭先生在念留言和战友名字)法治国家,您是真诚的男子汉,深山之子、老外妄议天下,鳄鱼的眼泪,亡秦必楚,大海真是亮,河南大汉,安然,文道,雅典娜,文守祥,ilove战神,现在在线多少了呀,哎呦我的娘嘞,吓死银了。但是VPN比这,绝对比这多得多。

好吧,咱们下一个月,战友们你们将跟我一起走上人生的绝对的波澜壮阔,发财致富,看看文贵怎么给你们做生意,给你们挣钱。我当时跟那几个基金的时候,我说我没账号、没信用卡、没一毛钱,我只希望我有一天实现我的信仰的时候,我借钱你别不借给我,我借的钱一定不会超过我给你们带来的钱的百分之十。现在这些Foundation(基金)的人全都知道了,当年郭文贵这么伟大,今天明白了。我没有一次说的不兑现的,你们可以问问所有跟我合作过的,我没有说的一次不兑现的。我郭文贵从小到大想干的事儿, 到现在为止只有一件事儿没做到,Take down the CCP。现在我和战友们正在做,我没有想,我说出口的我承认,没有一件事儿没有做到的。不信你到时候来你看你验证了我说的,一定会做到,我从来不会食言。

(郭先生在念留言)吃什么量羟氯喹,宝宝,问我吃什么量。我就是那个按照科学家说那吃的,头一次的时候吃了五粒200克那个。然后加半粒锌,头两天我加了那个一粒250那锌,科学家给我的,路德先生给我的。然后呢,我得赶快给路德先生让路,让时间,我可惹不起他,我得让路德先生去直播去。

(回复手机信息)One released, other two will be released suddenly. Ridiculous judge这是最牛的美国,最牛的大律师,亲自处理,ridiculous judge. OK brother, thank you very much,you help we, we are the brother and sister, they are my hero, thank you very much, We’re all appreciate you. Give you one bowl of soup.我给他拍个照片,给你一碗汤喝。brother thank you very much.

今天我给他打了电话以后,吓一大跳,什么什么,把你们人给抓了。我说我们抗议,哪,哎那(米德兰)腐败呀。我说赶快吧,人都抓了,马上都得放回来。吓唬,傅希秋你吓唬那些孬种的郭宝胜你行,你吓唬我们爆料革命战友,这回我们相信去德州的战友得跟傅希秋磕一辈子,得找个说法出来吧,得吧,是不是。你的警察,你的市长把我们说恐怖份子,我们哪恐怖你了?你说我们威胁你生死,我们哪威胁你了?我们得整明白这事儿,是吧。这不是共产党,拉出去给枪毙了;这不是香港警察,你拉出去强奸完、轮奸完直接给楼底下扔下去了。你吓唬谁呢?我们山东有句土话,我这太粗了,不说。行,放心战友们,只要你们相信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任何一个人依法惩贼,任何一个人给美国做贡献的,揭发共产党和间谍系统、还有反我们爆料革命的,不会让你孤独,绝不会让你孤独。我相信,在海外的1亿华人都会跟你站在一起,我们有1亿华人。战友今天你看到的是,3年前是他们站在我家门口来对我喊,今天是战友们走到全世界去。再过几个月,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共产党会真正的知道,包括共产党,在美国被共产党收买的这帮王八蛋,他会看到中国人的力量。我们再走上街的时候,绝对不是3000,5000,也不是3万,5万,咱走着看。

大家记住,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你跟共产党走,要么你跟着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跟着美国的国家利益走。没有选择,你选择哪一条。你说我选中间,我沉默,就这样我不吱声,我当王八缩个头,我能活的好。没有这个选择,电脑上没这选项。为什么,美国人会看的,你待在美国,你既不支持新中国联邦,你也不支持反对共产党,不支持这个病毒,那你支持谁呀?你内心是支持共产党的。谁都不是傻子,谁傻?还有那最近跳出来天天喊川普总统死了,得冠状病,兴高采烈的、幸灾乐祸的,你记住你一定会被送回你的中共国去。灭了中共,你也回不到美国,你走着看,你诅咒人家川普全家,你走着看。不管人家拜登、川普,咱不能诅咒人家,是吧,这是人类常识。王岐山我永远都不会诅咒他,我不能诅咒王岐山全家怎么怎么,那是人吗?对不对呀?咱不能干这种卑鄙的事情。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唯真不破,小蜜蜂,日本樱花团,我发现很热烈。听到我的声音就流泪,你听到我的声音就流泪,我以后不敢直播了。我昨天我看Doctor Yan博士,我正开着会,我就赶快过来,电视上播。对了你赶快把福克斯的节目买下来,王雁平给你说了没有。然后王雁平就过来看,一开始一出来,我就听到后边,欻就拽纸。王雁平在后边抹着脸哭,我在那块故作冷静,没事儿。我是看着科学家在那,一出来镜头唰唰唰的,她一站出来,王雁平就开始哭。哎呀,我的妈呀,看到完,哭到完,这王雁平。

然后我这手机就暴了,哎呦,我这美国朋友,Amazing,Unbelievable,This angry。(回复手机消息)哎呦,Thank you, I get the picture,thank you very much. 哦。所以说,华盛顿都疯了,洛杉矶、芝加哥、圣地亚哥的朋友,哭的一塌糊涂。真是了不得,爆料革命真是每天催人泪下呀。真是,真喜欢,我到现在没见过英雄真人呢,我见都没见过,见都没见过我们英雄呢。

木兰和安红已经被鸡腿潘给灭了,哎呀。德州牛仔,成功的击退了冲锋枪的暴徒,警察盘查后竟然放人。我告诉你呀德州牛仔,不是警察盘查后放人,他必须放人。刚才你看到了吗,美国我们司法部的律师,亲自为我们来工作,来救我们战友,你想啥呢。冲锋枪,你见那冲锋枪,8个冲锋枪呀,8个冲锋枪呀。傅希秋这回惹大了,美国好多的官员给我打电话,好多国会议员,问我你这确定吗。我说我确定,傅希秋找人,8个冲锋枪,你问当地警察吧。这事儿,钓鱼钓大了,谢谢了,德州牛仔。

一杯小酌新西兰,文贵先生不能这样吓战友。我不是吓唬你们,我是让你们要小心,吃羟氯喹,我不吃羟氯喹我100%被传染,100%。你们一定要相信这羟氯喹,朱利安尼和我是最好的(例子)。你亲眼看到了,你也吃了吧。你自己买的,你还能买到羟氯喹。小子我直接把你扔下边去了,你还了得了,你太能了。今天我去谁家,伸着手跟我说,郭先生,能不能给我5粒儿羟氯喹,5粒儿,这是Brioni的总裁啊,我说给他两板。

七哥念我,和你在一起战神,七哥念我一遍足矣。和你在一起战神,你把这找着,加我手机上,和你在一起战神啊。德州的兄弟姐妹,这几个姐妹儿,你们到现场的。我们那个小粉猪,穿红背心的叫小粉猪。小粉猪的老公据说是一个美国人,白人,也是陆战队出来的。你说看到这老婆被修理,他能愿意吗。美国人不像中国男人那么窝囊,美国人是有仇必报的。8个冲锋枪,人家陆战队的怕你这个嘛?8个冲锋枪,你傅希秋。谁是恐怖份子?你整明白了。德州牛仔,你别老在那喊,别吹牛,叫德州牛仔,你弄点实在事儿。开玩笑,我们连共产党都不怕,怕你8支小冲锋枪。哎呦,你玩这个呢。郭文贵在国内的时候,你问问,啥黑社会没见过。香港的黑社会,30年前,300多个人,向华强跟他老婆带着那人,从中环到九龙,就我们几个人啊。我指着鼻子骂他,你杀我呀,你开枪啊。他带着我去了丽晶酒店。当时那个武打明星,大胖子,洪金宝的夜总会,打台球,下边所有的美女嘎达嘎达的摇头在那跳。然后上边一个大台球案子,外边进去以后开个这么高一瓶子酒。我拿着大球杆指着他鼻子,我说你开枪啊。你什么黑社会啊,黑社会你还活着?你比谁都怕死,你开啊。最后给吓得半死,一再的道歉。最后我拿着电话,我说我给你打个电话听听,打完电话给他,吓得都快跪在那了,一再的抱着我给我道歉。倒了大酒杯子喝,自罚三杯。他老婆叫什么了,他老婆成天骂明星的那个。那时张柏芝也在,张柏芝跟小孩儿似的,瘦哈拉的,后来我知道叫张柏芝,出名了。她叫什么,他老婆叫什么,老婆台湾来的,叫什么岚,什么什么张岚(应是陈岚)。

狗屁,你还傅希秋。老子灭黑社会的时候,你还没生出来呢,你在你娘裤裆里边呢。对不起啊,这话说错了,你不知道在谁裤裆里边呢。卢比奥帮Bob Fu说话,给钱了呗。凡是替他说话的,一定捐过钱。我负法律责任,一定捐过钱。

七哥我要跟你去深山,民主法治公司,好。跟着爆料革命没泪点了,跟着爆料革命,你就要记住,这就是个重大的考验,对你的心智、你的智慧、你的勇气、你的胆量都是考验。七哥啥没见过啊,啥没见过啊,是不是。只要你坚持两个底线,别坏良心,道德底线,不要碰法律的红线。只要别碰这个,谁都不怕。

未来咱们肯定有个几万亩的地,谁都可以去,你们要去都可以。这我向你们保证,一定会发生的。只要你们愿意去深山,到那时候别怪七哥老蹭饭吃,随时老敲你家门蹭饭吃。一定的,一定会有的!记住,战友们。1000天以内,一定会让你们有去的,到那以后就是你的家。绝对你想干啥干啥,而且是受我们的法律保护。

还有20盒羟氯喹,楼兰古城,留着,留着吧。这是喜国盘古,喜国盘古你记下来给我加上。行了,这路德时间到了。路德一会该生气了,现在咱不敢惹路德呀,把时间让给路德呀。七哥钓鱼成功,绝对的。文素老妹儿,你这两天直播的不错,挺好挺好,相当好啊。我这老妹儿有情感,绝对有情感。

好,咱们一起为全美国人民,全世界人民,全中国人民,全新中国联邦,香港、台湾、蒙古、西藏的同胞们祈福。呀,你也开始祈福了。阿弥陀佛!你也开始祈福了。看把你吓一跳,你这还真进入状态了,你以为你静坐了开始,我没吓着你吧?看把你吓成一蹦呃你,那也不能把你吓一蹦啊。

hong655565,你要加上他。七哥多讲讲GTV,战友们,你们想想,这个技术,手机立刻连线。有几个世界上,就咱一家,在这个连线战友…昨天在德州那是绝对是警车有干扰的,有干扰器的,已经最后发现了。那个还有一个就是,大家连线的时候,一定要关麦,它太多收音收进来就不行了。要懂得直播,你要给大家提醒这个问题。卢比奥支持Bob Fu,很简单,他捐款了,支持Bob Fu,他捐款了支持Bob Fu,他支持Bob Fu。我告诉你,就川普总统支持Bob Fu,我们都不在乎,我们只在乎美国法律。咱们战友们特别就是中国人思维,一见一个大领导就吓的哆嗦,一见警察就害怕。在美国你只怕一件事,你干坏事了没有?你只要没干坏事,你谁都别怕,谁惹你,他倒霉,不是你倒霉。你要干了坏事,谁也救不了你,你就相信这句话。什么卢比奥咋了卢比奥,卢比奥他是神啊,他支持Bob Fu ,他凭啥支持Bob Fu啊?我们只要Bob Fu知道,他的共产党员(身份)有没有,到底有没有如实登记在美国?他的基金的钱谁捐的?他钱去哪了?他为什么打击爆料革命,打击我们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他和共产党他为啥能帮助政庇,还能回中国?对不对啊,就这么简单。那些黑警察是他请来的吗?那八只冲锋枪是他弄来的吗?就这么简单,跟卢比奥啥,你一说卢比奥你们就吓傻的半死的,你们这样的能搞啥革命啊。那我这几年的威胁我的人多了去了,那全美国的大佬都要把我遣返,都找川普总统,多大的事啊,我在乎了吗?

战友们,如果跟我还没有学会这个,你们就真的是白跟我了。只要你不犯法,爱谁谁谁,在乎他干啥啊。我和班农先生发生两三次冲突,冲突是什么?华尔街日报要报道了,他很不高兴,我当时我就说了。我说我告诉你班农先生,你可以离开我们,我不需要你了,我们从来没有指望爆料革命指望着说灭共指望你们美国人,或指望你过。我们不怕媒体爆料我们,造谣我们。我说他写的我是真是假,他说那都是假的,假的我说我为什么要怕它?我为啥要怕它?我说过去这几年,共产党给我上十亿次的以上的,八十亿次的造谣我这个网络信息,他有一样事说我撒过谎、骗过人、犯过罪吗?我说我只follow(跟随)美国的Rule of Law(法治) ,我不follow(跟随) the Media(媒体),我不care(在乎)。

头两天华尔街(日报)又要报道呢,那个没毛的豆豆乱说,如何如何。我说你让她说,我在乎吗?某国的一个元首是我多年的老友,过去是个副职。这当上正职以后,给我说,Miles,你这个灭共我就没办法跟你保持关系了。我当场我电话里给他说,我说你再找我一次,你是王八蛋,我骂的非常…电话给他挂了。他最近染上病好了以后,老给我联系,给我老道歉。我永远告诉他,我说你永远不会是我朋友。我们从来不会指望你什么哪国的总统,你们都被共产党给强奸了,强奸轮奸成这样了,你干啥啦?你能干啥?资本主义不就认钱吗?谁替Bob Fu发声,谁敢举手说Bob Fu没捐给我钱?谁敢说一句话?你是爷!谁敢?吹狼蛋呢,不就几千美金,三五万美金买的你要站着给他说话吗?这是美国的游戏规则,战友们。到华盛顿你三千美金捐给一个议员,你有事他必须替你说话。我捐他也替我说话。咱不干这下三滥的事。我还真眼里没看起过,觉得哪个人值得我去给他弄点钱去。他不给我钱就不错了,我凭啥给他钱啊。

爆料革命就是靠自己的能力和实力,为啥我们要建造G系列?为啥要G-Fashion、要G-Club、G-TV?谁都不依靠。你看我的成长的路,我谁都不依靠。我从来没傍哪个官员,什么曾庆红,还什么习近平,他算老几啊?只要守得住道德的底线,法律的红线,没有啥怕的。一弄人家去,直一看…你看咱中国人被吓的.一见当官的就害怕,一见比自己有钱的就肩就耷拉下来了,一见有当官的肩膀就耸下来了。咱是人,咱不是畜生.你不要一见了这个当官的、有钱的,就见了个屠夫一样,好像就会杀你似的,一见了警察就是把你给送上去、炖了你似的。

墙内战友说说,墙内战友说话太多了。墙内战友首先要学会辨识真相,要有勇气,真的。宁可轰轰烈烈的死,也不能寂寞孤独的生,这是我最小的时候从墙上报纸看到的,李清照的,生当人中杰,死亦鬼中雄。

G-Fashion可以单独买吗? G-Fashion可以的。它有三个价格:你不买G-Club就是市场价,你买G-Club就是G-Club价,咱们就叫G-Club价,第三个是用G-Coin买的价。 墨博士的夫人最早说羟氯喹的(重复两遍),啊,墨博士的夫人最早说硫酸羟氯喹,咱千万不能忘了啊。然后路德先生说,然后科学家佐证,是吧!为啥要三星期呀?短点儿行吗?不行啊,我约了跟你七嫂,我要去见一下。因为我在美国好多家人在这呢,好久没见了,我要见他们一下。 

G-Club会员里边,写上了一条,每年有跟七哥一起吃饭、开会的机会,啊,每年都有。我当时说能不能不写这条,律师说必须得写.而且必须得有免费下载七哥的歌这个功能。这是美国的法律,啊,所以说呢,在这个月16号以前有一个新歌,叫 《酒灭中共》。我唐平妹妹,还有威廉王,全面编曲的,非常非常棒!我相信啊,《酒灭中共》这歌出来以后,会超过所有的歌,绝对棒,绝对棒!那天呢,买G-Club会员的就可以免费下载这个歌,听这个歌。然后每年,G-Club会员还跟七哥一次吃饭、见面。然后呢,根据你买五万的,你就是最前面一桌;买四万的,就是第二排;买三万的第三圈;买两万的是第四圈;买一万的,最后面那一圈。这是美国的规矩,你必须按这个来,这叫公平原则.然后呢,谁照相,也必须照相,还得让录像,随便照随便录,单独照相得抽签。这就是G-Club。 

所以说,每年我们都有见面的机会,啊,每年必须见面。我说我上深山消失了,他说你上深山消失,你也得出来,你也得跟战友见面,哇塞挺难的!但是我是可以说不的哦,我是可以说不的。这辈子跟七哥…咱肯定弄一块儿地,弄一块儿山脉了。哦,新中国联邦,想私奔的去那山里边去,我相信很多人会去的。我们要建造我们的香格里拉,我们要建造我们的香格里拉。 

啊,还有半个小时,算了,别跟大家说了。再次感谢兄弟姐妹们,你们今天对我的担心,让我更加地真是爱战友们。更加是,我一切奉献给战友,文贵的一切都是战友的。现在真是如果说,我要是能把肉割给大家吃,我一定会一块一块均分地割给大家吃。我一定能做到,我绝对敢做到,我相信你们知道我的勇气。战友们,一定现在在身上拿走你的恐惧,不要把自己当猪狗。一见到警察,一见到大官,有钱的,就变得自己全身发抖,以为他是屠夫来杀你来了。不要这样,只要你守住道德底线,法律红线,谁都不怕。你谁都不要仰视他,包括你七哥。我那天给战友们拥抱的那一刻的时候,我浑身是颤抖的。当然有战友摸我的时候,我相信有战友能感觉到。特别是文真能感觉到,我是很激动的。因为我是跟战友零距离拥抱,每个战友的生命都是伟大的,能走上街头的战友都是我们伟大的中国人同胞。我一个都不想忘记,我真想一个一个的拥抱到底。我相信有一天,七哥会跟大家,咱们灭共之后,或者是某个特殊的日子,我们相聚的时候七哥站在那儿,你想怎么抱就怎么抱,想怎么啃就怎么啃,都没事儿。只要你别嫌脏,别嫌我丑,别嫌我老就行,随便。文贵就是属于战友的,我不是口号,我不是宣传,是真的。

战友,再说一遍,今天告诉大家,科学家,墨博士的夫人,墨博士,还有路德先生,所说的羟氯喹和加锌片管用。千万别忘了,千万别忘了,千万别忘了。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好,唔该晒!结束了。

VOG战友之家听写组

(彩虹桥(文桥)、文紫、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文木(Sycamore tree)、文兮(我❤战友)、Rolls Tsai(文山)、杯酒渐浓、Embracer牙牙、爱狠Love7(文友)、pride(文豪)、YIMING(文鸣)、鹰(文言) 、文顾、shangshang 、SCELF (文正))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the ccp, God bless the kind people

0

热门文章

GM01

Hi Everyone◉‿◉! 10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