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硬的对中贸易政策才能加大竞选筹码

图片来源:www.worldfinance.com

美国《前景杂志》(Prospect)10月7日发表了长篇报道,对乔·拜登(Joe Biden)竞选提出的贸易政策主张进行了分析和对比,指出拜登关于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和技术方面的建议是其竞选提案中最具深远影响的提案之一。

拜登竞选团队对拜登贸易政策的进言

拜登计划由政府拨款2万亿美元投资在先进制造业、高铁、电力汽车、高速宽带普及和一些其他领域。国内技术和生产将使更多工作机会和供应链回归本土,创造无碳能源经济。所有这些举措明确符合“购买美国制造”的规定。

这些美国在二战中以及战后繁荣时期通过公共投资和军事衍生行业的生产活动所做的事。拜登终于提出了这项进步人士一直追求的、华尔街民主党全球主义者却有所不屑的、克林顿和奥巴马时期只是象征性推行的全面产业政策。这个早该实施的战略受到当前全球贸易体系规则的制约,其中大部分规则是从1995年来两位拜登的民主党前任特意制定。克林顿和奥巴马所设计和推广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就是要用全球自由市场主义阻止结构性经济民族主义。采购和公共补贴方面的法规禁止偏袒国内生产商。拜登不仅需要推翻这些规则,而且还要挑战其背后的意识形态和华尔街政治利益集团。判断拜登是否会走这一步的一个征兆是看他会任命谁来出任美国贸易代表这一听起来高阶但实际权力晦涩的内阁职位。

拜登还必须挑战中国,因为中国的经济民族主义具有更强的侵略性和国家中心化特色,而往往以美国为代价。中共政府无视其作为WTO成员必须履行开放市场的职责,而继续我行我素实施其经济民族主义政策,无论是克林顿还是奥巴马政府都未对此真正有过微词。

拜登实际上还需要宣称,我们要用公共资本使用美国制造的钢铁和轨道车来建立世界上最好的高速铁路系统;使用美国制造的电池板和涡轮机来建立世界上最好的太阳能和风能系统;为制药商及其供应链提供国内原材料。如果中国和世贸组织不喜欢,那也只能对不起了,这将是个惊人的逆转。

川普和他任命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打破了原来的贸易体系,然而他们实际付诸实施的并不多。曾为里根服务过的莱特希泽批评以往总统们的政策,因为他们使得美国工业体系“空心化”,并且允许中国违反国际规则。尽管川普政策说多过做,但有两方面却是来真格的:一是莱特希泽和川普动用美国贸易法案对约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产品征收25%的关税,历史上还没有一个总统这样做过。虽然与中国的贸易还在进行,但与中国的逆差已缩减,一些曾受中国低价打压的行业如钢铁业得到了一丝喘息机会。二是,莱特希泽和川普拒绝任命新的WTO仲裁法官而使得所谓的WTO上诉机构无法保持法定人数,当中共政府抗议美国对其的施加关税并要求WTO实施惩罚时,上诉机构无人履行职责,WTO实际上已失去了其功能而名存实亡。

拜登竞选团队认为拜登如果聪明的话,应该保留关税政策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而不是在考虑后如何做之前急于恢复WTO运作。川普关税策略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起到重设中美关系的作用,而在第二阶段就是要对中共的国家资本主义进行根本性改革。这种国家资本主义是中共成为了全球贸易体系的掠食者,表现包括有中共政府利用其国有企业以低价打击那些遵循市场规则的合法厂家;公然盗窃知识产权;对寻求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强行要求技术转让,在商业科技公司中混入数据收集和间谍活动。

莱特希泽确实使用了一些以前极少使用的权力,如将更多的中国企业列入严格出口管制实体名单。但除了北京的一些小动作外,第二阶段实际从未得到实施。与此同时,中国加倍推行国家主导的准资本主义战略。“中国制造2025计划”针对先进技术行业进行补贴,同时“一带一路倡议”扩大了其全球经济版图,方法还是藐视市场经济的补贴策略。第二阶段的真正意义上的实施大部分要将取决于下一届政府。尽管莱特希泽总体上是属于鹰派,美国8月份贸易逆差膨胀至671亿,是2006年以来最高的8月份的数字,比奥巴马在任时高出22%。

拜登团队在贸易政策方面的分歧

拜登团队在贸易政策方面主张的分歧反映了民主党内部的不统一。很多民主党人依旧认为WTO,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是好政策,向往回到2016年以前。长期以来,唯一对这些政策有严厉批评的人是那些来自劳工和环保运动或与之密切相关的人,如国会盟友夏洛德·布朗(Sherrod Brown ),迪克·加法特(Dick Gephardt),以及企业全球化的进步批评者“公共公民”和著名的贸易专家劳里·华莱克(Lori Wallach)。

然而最近,这些批评者获得了更广泛的盟友,主流经济学家也看到了中国对不同产业和技术的扩张过程是动态而非静态,单以商品的低价格作为衡量中国影响的指标是错误的,应看到其具有取代整个行业和破坏整个区域经济的潜力。 甚至当初认为制造业外包是好事的经济学家现在也转变了观点,意识到了服务业工作岗位面临着同样的风险。主流立场已经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就是整个中国经济体系是对市场经济假设的攻击。

然而,关心国家安全的人也加入了批评队伍成为最重要盟友。在国内工业的空心化的情况下,五角大楼不得不依赖中国制造商为武器制造提供基本投入。国防和国家安全机构中许多是中国鹰派,但其鹰派也只是纸上谈兵。最近,想成为拜登国务卿或国防部长的奥巴马时期的老将米歇尔·弗洛诺伊(Michele Flournoy)写了一篇近乎危言耸听的文章,呼吁加强军力为美国可能与中国发生的战争做准备,文章中对民用技术政策稍微顺带提及而已。

但对于中共政府在i许多相关领域存在的威胁,拜登竞选团队或与拜登竞选团队走得很近的人有着更复杂的理解。一个有意思的例子是拜登任副总统时期的国家安全副顾问的伊利·拉特纳(Ely Ratner)。如果拜登入主白宫,拉特纳被普遍看好会负责协调中国政策方面的工作,要么在国家安全委员会,要么在国家经济委员会,或者可能两个部门都任职。他也是拜登贸易政策特别小组的负责人,不过据说他并不想担任美国贸易代表一职。拉特纳是典型的克林顿-奥巴马正统派时的老兵,但他的观点正在偏离原来的正统派,自2017年以来,他有一整套期刊文章修改了先前对中国的假设,也许可以称之为“犯错误的中国修正主义学派”。拉特纳在2018年3月至4月的《外交事务》杂志上与另前助理国务卿科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共同发表文章称,美国无论是萝卜还是大棒政策都没能像预期那样左右中国,外交和商业交流并带来中国政治和经济的开放,美国的军事力量和地区平衡努力也没能阻止中共政府要取代美国主导体系中核心部分的野心。而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也未能如期吸引中国并对其产生约束力。中国违背了美国的一系列期望反而追求自己的发展方向。

无论是在克林顿还是奥巴马时期,大棒政策都从未使用过,直到川普时期才初试牛刀。拉特纳在后来的一篇文章中阐述了可能的对付中国的“大棒政策”,包括采取更严厉的措施防范知识产权盗窃、行业间谍活动以及强迫技术转让,同时辅以配套的国内产业政策。他还提出了一个由志向相投的国家组对遏制中国的想法。美国应该与先进的民主盟友共同建立一个新的政府间机构,以促进研发支出、供应链安全、标准制定、出口管制、外国投资审查和敏感技术应用规范等方面的合作与协调。

在警告中美经济 “脱钩 “时,拉特纳也坚持强调开放资本市场的重要性,这为TPP的后续版本埋下伏笔。拉特纳构想的平衡法案在将中国视为地缘经济和安全威胁的同时,兼顾国家技术政策的需要,但不会实际触犯华尔街利益。

拜登的美国贸易代表的候选人

珍妮弗·希尔曼(Jennifer Hillman)和米里亚姆·萨皮罗(Miriam Sapiro)都是传统的贸易自由化观点的坚定支持者,而且具有实际影响力。希尔曼曾担任美国贸易委员会的总顾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委员,并曾为布什任命的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七名法官之一(但她经常做出不利于美国的裁决,在2012年任期届满时没有被奥巴马再次任命)。萨皮罗曾任美国贸易代表部副部长和代理部长,现在是一名贸易说客。在中国问题上,很难想象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能够提出一种更具战略性的方法,将严肃的产业政策与遏制中国重商主义的强硬措施相结合。在是否彻底改革WTO还是任其毁灭的问题上,两人很可能都会成执行川普上任前的政策,因为他们两人的职业生涯很大程度上依赖于WTO行事,毁掉WTO将使他们无用武之地。

另一可能候选人是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他是个成功的华尔街交易商,熟悉华尔街运作。根斯勒向拜登高层透露希望谋求一职,可能是财政部长或副部长,或者SEC等主要金融监管委员会的主席,美国贸易部的职位也在考虑范围。根斯勒不是贸易专家,这或是他成为贸易代表的优势,因为他对以往的贸易协定有既定的成见或忠诚,反而华尔街的出身使他更了解华尔街获利方式。

还有一个主要的候选人是迈克·韦赛尔(Mike Wessel),他是早期挑战贸易正统观念的主流民主党人之一。韦赛尔醉心于贸易法领域,代表那些被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的贸易不公平竞争伤害到利益的工会和公司。韦塞尔也是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长期成员,该委员会全面收集了有关中国国重商主义行为的文件。长期以来,韦塞尔一直是民主党人在整个贸易问题上的专家和战略家。在几位候选人中,韦塞尔对贸易和制造业的观点与拜登的产业政策宣言中理念最为接近。作为律师和顾问,韦塞尔有着广泛的客户群。

另一个有意思的候选人是现任的代表共和党人莱特希泽,他在投资者权利方面比劳工权利会更积极。他的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根本没有对华尔街造成任何伤害,他还允许将大科技公司的责任免除纳入《美墨加协定》(USMCA),这样一来,要改革垄断公司逃避审查的“免死金牌”就极其困难了。有一种可能是,拜登可以重新任命莱特希泽一两年,但莱特希泽必须尊照指示在中国问题上更具战略性,拜登之后再找一位更激进的副手来接替莱特希泽,副手候选人可能是民主党首席贸易顾问凯瑟琳·戴(Katherine Tai)。贸易领域是为数不多的两党关系尚存一息的领域,共和党人莱特希泽的任命将强化两党合作的理想品牌,但大多数更希望韦塞尔上任。

拜登治下的贸易政策

在拜登治下的进步的贸易政策会如何表现呢?在中国方面,美国将使用关税或同等的关税来抵消中国广泛的国家补贴,美国将禁止总部设在美国的公司同意技术共享强制条款,政府将禁止中国国有企业收购美国企业,同时对中国科技公司将数据采集和间谍活动混为一体的惯用技俩采用强硬对策。这些政策的目标不是要让中国成为国际弃儿,而是要迫使中共政府遵循对等交易方式。中国可以继续进行其独有的经济发展方式,但不能以牺牲西方为代价。

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仍然拥有大量的杠杆,许多远未被使用,如果中共政府继续破坏规则,美国会将中国踢出其国内市场,但在采取行动之前,美国必须保障供应链来源,这就是为什么产业政策和贸易政策必须同时进行,否则,大部分的筹码都还在中共政府手里。

至于WTO和其他贸易体系,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在一本关于中国政策的新书《颠覆的世界》中,呼吁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经济组织来取代WTO。新组织将由实行市场经济、尊重基本劳动和人权的民主国家组成,并给各国产业政策制定留有空间,而那些长期违反基本经济和民主规范的国家将被征收关税、配额限制或罚款。

总之,旧的贸易体系已经坍塌,部分是贸易体系自身的原因,部分是因为中共政府的愚弄破坏,而川普借势也给它推了一把。

点评:本文从民主党的立场出发阐述了拜登竞选的经济贸易政策。总体来说,民主党也认识到了中共政府的经济贸易方式是对西方自由经济的打击和破坏,也意识到了供应链回归美国对重塑美国经济的重要性。拜登如果要重振美国经济,其政策必须要不同于以往政府的全球主义政策,而要更警惕中共政府一贯违规的技俩,不能够再绥靖下去了。文章认为,如何做的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在政策中找到平衡点,还是一个待商榷的事,但要赢得大选,拜登必须在经济贸易对中政策上强硬起来。

原文链接

翻译署名:Hong

校对:Sarathecat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the ccp, God bless the kind people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