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0日班农战斗室 闫丽梦专场 翻译整理

整理:香草山翻译组

编辑:木白

班农:疫情改变了美国发展的方向,就如历史上经济大萧条的黑色周五、珍珠港、911 事件。 面对疫情我们现在却坐在这里,互相攻击。 不同于目前的状况,在珍珠港和911 的时刻,我们美国人同心协力,我们成熟,我们可以抵御发生的一切。 我爱我们的总统,我明白总统的大选非常重要。 我喜欢总统说的,“面对这个残酷的独裁国家,中国共产党,我们不要再玩游戏了。 ”

这位年轻的女士,表现出来比任何人都大的勇气,她4月份来到美国后,中共威胁她的家人,抓捕她的父母,毁掉她的名声。 我们知道,中共的一胎政策,1亿多被中共杀害的幽魂,而她是家中的唯一的孩子。 她现在在美国,她来自香港大学,世界一流的学府。 我们美国的主流媒体,口口声声说科学为依据,事实为依据。 我每天都被Chris Cuomo, Anderson Copper, 等名嘴教训。 他们为什么不去看看世界一流的香港大学,这个大学有世界卫生组织的冠状病毒参考实验室, 闫博士就是在这个实验室工作,但是大家没有看到她出现在Rachel  Maddow 节目,CNN著名的医学主播Sanjay Gupta 博士也没有采访她,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能承受事实。 这些名嘴,哈佛、耶鲁不离口,我们的闫博士,你们为什么不去采访她?

杰克(Jack Maxey):这个病毒是非典第二代 ( SARS II),  但是中共称之为COVID 19,  因为他们不敢用非典这个单词,避免人民回想起之前非典流行的情形。

班农:闫博士,在2020年初,你实验室的老板要你做秘密的调查,他们告诉你尽快去打电话,你有北京疾控中心的联系。 他告诉你去做秘密的调查,把结果尽快告诉他,请你讲讲整个过程:你联系了谁,得到什么信息?

嘉宾闫博士:我联系了我在北京疾控中心的朋友。 我得知武汉在2019年12月份已经有40多个确诊的不明肺炎传染病病人,包括一些没有和武汉海鲜市场接触历史的病人。 中共政府坚持如果没有武汉海鲜市场接触史的病人,不能包括在里面,这样他们把数字减到27个病人。 同时12月的时候, 武汉病毒学院已经有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但是他们没有公布。 还有,已经出现人传人,群体感染现象,而中共政府坚称没有人传人的现象。

班农:闫博士人生就此改变。 12月的时候武汉已经有40个感染病人,但是只能公布27个病人,因为中共政府只把和武汉海鲜市场有接触的病人算在里面,这是2019年12月份。 同时已经人传人,同时武汉P4实验室出现问题,北京CDC  已经知道武汉P4 实验室附近的情况–如果有40个确诊,也就意味着会有4万。 他们只说27个,目的是把病人都和武汉海鲜市场联系起来,不能和武汉病毒实验室有关联。 也就是说,在2019年的12月份,中共已经编好了一套说法,闫博士你说是否是这样的?

闫博士:是的,我补充一点,事实上,其中有未曾和任何病人接触过以及没有去过海鲜市场的人被感染。

班农:这个在诉讼中是坏事实(  Bad Fact)。 先不要说的太远。 左派媒体不愿意承认这件事情。 闫博士,在2020年1月初,你认识的北京CDC工作的朋友告诉你,病毒已经是人传人。 但是世界卫生组织在1月12日发一条消息,1月14日又发一个推,都说:“在和中共卫生部门沟通后,这个病毒没有显示人传人”。 就在这个时候,有位中共高官正在白宫和总统签署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 闫博士,世界卫生组织怎么可能出这样的错?

闫博士:世界卫生组织绝对知道这个事实,但是他们惧怕中共。 我的老板在1月2日也亲自和北京CDC 联系,而1月3日他告诉我,不要再继续调查了,这很危险,因为中共不让我们谈论这个事情。 他听从中共的,中共不要他谈论,他就闭嘴。 这就是为什么,之后,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共口径一致。

杰克:你之前说过,在一月初你的老板秘密去过武汉两次。

闫博士:在武汉被封之前,他去了武汉两次, 秘密的。

班农:你是否可以肯定的回答,世界卫生组织高层,在1月14日发推说病毒没有人传人的时候,他们当时是知情的,或他们是被中共误导的?

闫博士:我认为世界卫生组织是一个聪明的组织。 他们肯定是知道当时发生的情况,我的实验室老板、中国的医生,都给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了信息。 他们是知道实际发生的情况,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共合作是紧密的,他们是知道实情的。

班农:中共把病毒的序列发出来,后来又收回,请你和我们的听众解析一下。

闫博士:1月10日,中共说他们已经有武汉病毒的基因序列。 他们在1月12日在世界最大的基因库上传了这个基因序列。 我曾经的先生马上去查,而他发现其中有误。 这非常奇怪,因为病毒基因序列就和指纹一样,就好像你拍了一张相片然后就上传,不可能会出错,但是从中共上传的这个序列,看不出是属于那个病毒族群。 2 天之后,他们重新上传了一个基因序列,把之前的删除掉了,这个举动也是非常奇怪的。

班农:我们请到闫博士,她来自香港大学,是位有争议的科学家和研究员。 她挺身而出,逃离了中共,她是2019年12月底和2020年一月(中共病毒)所发生的实际见证者。 你今天被锁在家里、没有收入、交不起房租、看不了优质足球赛,就是因为中共病毒。

闫博士: 他们在12号放出一个序列,然后撤下来,然后又在14号放了另一个。 杰克,我觉得非同寻常,为什么他们放一个基因序列上去,48小时候又(撤下来), 这正常吗? 我的理解是你一旦把它放进数据库,干科学家这行,一般是不会出那么大的错误。 一个序列就是一个序列,我想是有几个顶级人物批准的,而不是些晚辈们拍拍脑袋干出来的。 我猜想是经过讨论、争议后说:“现在是时候放上去了”,对吗?

杰克:闫博士比我说的好。 现在我们需要的是闫博士为我们解释下, 任何一种病毒,特别是这个病毒,获得基因序列要通过一系列步骤,但他们并非像你指望遵循的那样,在那个月底出来的RaTG13病毒身上显得尤为真实,他们说是石博士在蝙蝠身上发现并且只有一个片段。 这两个事件都不合乎揭示真相的正常程序。 你能为我们讲一讲?

闫博士:先说如何获得病毒(基因)序列。 基因序列举个例子来说,比如 SARS-COV-2, 就好像三万个英语字母,每个字母是一个核苷酸。 这3万个字母我们是如何获得的,可以参照我第二个报告第一张图,我告诉你有两种方法。 第一种方法是真实得到的。 拿个样品,提取RNA, 做逆转录聚合酶链式反应(RT-PCR) , 基本上就是加点别的东西,一些酶、底料等等,用机器运行。 之后做测序读取原始序列。 然后你就有了就像乐高积木的部件,5个或7个, 看看能不能组装成一个完整的病毒。 如果不行,你再回过去检查间隙填充。 读取之后,你得到一部分基因序列,就像拼图,最终你有了乐高积木的所有部件。 另一种方法更简单。 你可以直接修改字母, 就像写出来一样。

班农:让我插一个问题。 你为何决定(挺身而出)? 我相信,你站出来,找路德,他有一个节目,我相信是在GTV上,在国内很火。 他也是离开中国来到西方,他的节目越过防火墙。 是什么让你跟媒体联系, 让你把所知道的曝光出来? 当时你还在香港, 还在危难之中。 是什么动力、什么力量促使你这么做? 因为我知道在中共国,这不是一个正常做法。

闫博士:基本上来说,一月16号我第二次被指定去做调查,在调查之前和之后,Leo Poon (潘烈文)教授都警告我, 你得小心, 不然会被开除。 所以我得对我的发现保持沉默。 他们无疑没有回应,WHO没有,香港政府没有必要的作为,中国政府继续隐瞒。 我收集的所有信息和基于我以往在病毒学和免疫学方面的经验,疫苗开发, 以及跟顶尖专家一起工作这么多年,我很熟悉裴伟士(Malik Peiris)教授,所以我知道这是个非常糟糕的事,非常紧急时刻,因为那是中国新年交通(高峰)时段,爆发在即,所以一定要把消息传出去,并让海外知道。 或许海外政府和专家会立即行动,对中国政府,对即将到来大爆发的残酷情况有所作为。

班农:你在世界顶级地方工作,你的工作就是保证这样的事不会发生。 你看12号WHO新闻发布说没有社区感染,14号他们在推特发布, 而那时候CCP正在白宫。 你知道真相,你那会儿就知道灾难将要降临吗? 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当你看见WHO(这么做),你就在WHO参照实验室,你看见日内瓦有关北京的说法就是个谎话, 你内心深处怎么想的?

闫博士:我想他们彼此很了解,因为WHO、NIH专家以及其他一些专家,他们有着紧密联系。 他们已经跟香港实验室,跟中共合作多年了。 他们知道真相,无论中国政府什么决定,要他们干嘛,不希望他们发声,他们知道中国政府希望他们掩盖真相,他们会跟中国政府配合得很好,因为他们惧怕中共,担心影响他们后面的利益,这个并非偶然,现在暴露出来是因为疫情爆发了。

班农:这是闫丽梦博士,来自香港大学,她是一位变节者,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之一。 昨天她上了《每日邮报》– 世界上最大的新闻网站之一。 有关她的大量故事,谈论她最新发表的论文,有关中共CCP的生物武器计划。 这事关乎在我们所有人, 我们不能让这个持续下去,换个角度这是大屠杀、是刑事犯罪、是战争行为。

班农:一个被忽视的小问题是,事态是怎么开始的,为什么事情会走到如今这地步? 香港大学的闫博士指出这是生物武器计划,Jack Maxey马上和闫博士一起为观众通览这篇报告。

杰克:闫博士两到三星期前出的另一篇报告我们都看过了。 那篇报告从科学角度揭示了为什么这个病毒不可能来自自然。 闫博士在那篇报告中已列举了众多的的证据。 现在博士出了第二篇报告,名为《新冠病毒是超限战生化武器————揭示一个大规模,有组织科学欺诈的真相》。

我们节目的长期观众都知道,我们提过很多次如今在科学界的政治化现象。 而闫博士第二篇报告中非常引人入胜的地方是它有很好的可读性,你几乎就象是阅读一篇科学侦探故事。 闫博士揭示出一路发展过来所有关于病毒的提法几乎都是不可信的。 因为(他们提到的)这个病毒、病毒的基因序列、被中共解放军当作骨架来制造新冠病毒的蝙蝠病毒,整个世界都在努力提供虚假信息,造出迷惑的假象,从而掩盖真相,而且不惜利用著名的医学杂志为造假服务。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相信闫博士。 因为他们从开始就知道病毒是人传人的,但他们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个事实;从来就没有什么动物携带这个病毒,而他们宣称有类似的基因片段来自什么多年前的什么病毒,这是非常不合理且难以置信的;中共病毒能完美地感染人类,我们到现在还没找到中间宿主,但是在武汉时病毒就特别亲和人体。 上诉这些全都不合常理。

很抱歉前面我象班农那样话多了些。 现在大家都知道那个蝙蝠女石正丽在开始时说的:“喔,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是这个病毒可能是我研究的蝙蝠病毒之一。 ”然后她又说:“喔,我记得这可能是我们在几年前发现的蝙蝠病毒。 ”之后还说,可能就是这个病毒杀死了2013年的那几个矿工。 听起来像是顿悟了,她感觉现在大家真的应该去研究在几年前就发现的那个蝙蝠病毒,可笑的是在知道这个病毒的五年后。 闫博士您能谈谈由这个蝙蝠女,她伪造的RaTG13序列,今年一月份发表于《自然》,从而引出的科学界掩盖病毒真相的全球骗局。

闫博士:我要重点提到的是,蝙蝠女石正丽并不是唯一一位的涉嫌造假人。 第二点是,如果你返回去查看自然起源的理论,会发现所有的关于这类理论都建立在所谓由石正丽在几年前就发现的RaTG13这个序列基础之上。

可能那时,石正丽是为了良好的医学目的而研究这个人畜共患的病毒。 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她后来忘记了这个病毒,废置在实验室中。 但是新冠病毒爆发后,在我指出这个病毒是由中共解放军实验室用舟山蝙蝠病毒作为基础研发的事实后的第二天,石正丽立刻向《自然》杂志提交了关于RaTG13序列的论文。 非常有趣的是,她那时只提交了论文,而在一个星期后才向NIH基因库提交了RaTG13的基因序列排序图。 我记得是 1月27号,但是是在2月3号期刊的自然杂志上发表。 在同一天,上海张勇正教授发表了第一个关于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的报告,他与武汉和悉尼都有合作。 张教授还有份报告提到了新冠病毒的起源和舟山蝙蝠病毒有关。 很显然,中共政府不喜欢这个说法,并惩罚了张勇正。 之后科学界忽然间到处都是RaTG13的讨论,每个人都开始支持自然起源的理论了。

杰克:让我用门外汉的理解来解释一下。 在你提出你的看法后第二天,他们知道露马脚后,石就炮制了这个自然起源的论文。 而且石正丽在提交论文一个星期后才给出了病毒基因序列排序图。 我感觉就是背后有刺激或是鼓励让她无论如何先提交论文再说,即使他们还没能捏造出他们宣称已发现的那个基因片段。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第一,当他们所谓研究分析那个RaTG13时,宣称是用蝙蝠的粪便拭子。 这种取样方式典型情况是,病毒样本会有30%-80%的细菌污染,而他们说只有1%,2%的样子,非常不合理。 第二点是,他们只是说了病毒来自某个省份,没有明确是省内什么地方,没有说发现的日期和时间。 如果没有这些论及的细节,石就能从沉寂的大脑记忆中找出这个信息觉得:“喔,就是这个有着非常疯狂且奇特的S蛋白的东西。 那时我们觉得这是非常危险的病毒,只是我们那时没有花时间去研究它。 ” 这听起来非常荒谬。

闫博士:是的。 还有更多的东西我们可以谈论,比如石正丽团队的名声来自团队发现了SARS类型的蝙蝠冠状病毒,并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 之后她成了美国微生物学会的成员,这是非常高的称号。 大家都叫她蝙蝠女。 但是她说她用了多年时间研究了RaTG13,这个病毒可能造成了云南那次小范围的感染。 她的团队到那个地方好几次,终于发现了两个样本,其中一个是有用的病毒。 然后他们就把这个病毒扔进了抽屉不管了,也没有排出整个基因序列,而只是给出了部分片段。 更没有查看非常重要的RBM部分,也没有做后续试验。 而当他们发表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时,说已经用完了样本了。 正常情况下,样本可以使用80次。 他们基本什么也没做,这些样本都用哪里去了?

杰克:第二份报告就是侦探文,是犯罪现场调查,有详实的证据证实了这些人在隐瞒真相,而且国际出版和国际组织都涉及其中。 在报告的结尾提到了不但是中共应该对此负责,而且世界卫生组织,全世界涉及其中的NGO组织,科学出版界等都应该对此负责。 我感觉这些组织都只对保护他们的资金来源有兴趣,而不关心寻求真相。 这对科学界来说非常危险,您觉得呢?

闫博士:如就只查看这些证据,其实还加上我的情报来源,我都知道他们捏造了这个基因序列,实际上他们没有这个病毒,所以他们说所有样本都用完了。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就如我说过的基因就如同人的指纹,是独特的,即使你从基因序列的角度看,非常有意思的是,用新冠病毒 和RaTG13 以及和我在这篇报告内评论的其他病毒例如穿山甲病毒,云南矿洞病毒等相比较,每种病毒都和新冠病毒不存在自然进化的关系。 这意味着,新冠病毒如果是自然存在的,那么相比较的其他所有病毒都在自然中不存在。 所以所谓自然产生新冠病毒实际是自然病毒做模板由实验室产出的。

杰克:我想闫博士要表达的是当你查看这些病毒时,因为指纹行装特有的基因可以让你看到由时间演化而来的证据。 我们可以从人类的基因中看到这点。 这点和病毒基因是一回事。 而这个病毒基因中看不到自然演化。

杰克:刚刚我们讨论有些病毒可能是新冠SARS-CoV2的起源,而它们之间的基因关系在自然界不太可能出现,因为没有找到遗传历史能将这些病毒联系起来。 闫博士能否比我解释得更好? 我准备好了笔记本。

闫博士:如果想要追溯病毒的起源,你可以根据基因的变异作演化树图–从A病毒到B病毒到C病毒–也就是进化路径。 说到SARS-CoV2,他们由于宣称其来自自然,便提供了宿主病毒和先导病毒–也就是蝙蝠病毒和穿山甲病毒–来填补进化链的空缺。 但如果你将这些病毒和新冠病毒一对一比照会发现它们的基因违背了自然进化的原理。

如果你对基因序列不是特别了解,我能简单告诉你一个逻辑:如果新冠病毒这种客观存在的病毒是自然产物,那么其它的几种(蝙蝠、穿山甲)病毒就不可能是自然的产物,就必须是人工的产物。 穿山甲病毒、RaTG13、云南病毒这一系列都是伪造的基因序列,都不是来自自然存在。

现在有两种选择:自然来源和实验室来源。 目前没有任何与新冠病毒的自然进化相关联的病毒。 与此同时,用中共军方实验室的舟山蝙蝠冠状病毒,6个月时间足够在实验室制造出新冠病毒。

杰克:简单说,如果病毒来自自然,就应该被证实。 现在没人能证实,要知道他们花了大量的精力尝试去证明。 如果病毒不是来自自然,源自哪里? 来自实验室。 有意而为? 谁知道呢? 但大量间接证据显示,他们为这种说辞准备了很久。

我还要指出一点,很多人想把闫博士说成是唯一一位将新冠病毒和解放军的ZC45和ZXC21病毒联系起来的人。 在1月份,有一位医生得出了和你一样的结论,发表了研究报告。 他是备受尊敬的中国科学家,你能告诉观众,他的下场是什么?

闫博士:他和武汉研究所,还有悉尼大学爱德华教授合作。 一月份,他在NIH上发布了基因序列。 当然,他之后也写了论文。 在该文章里他提到:根据进化的准则,和新冠病毒最接近的病毒是舟山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ZXC21,与石正丽的RaTG13的《自然》论文是同一天。 之后他在复旦的P3实验室被封。 他们当然不会告诉你关门的真正原因,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惩罚。 从那时起,所有人都开始讨论RaTG13病毒,而忽略了他文章提到的病毒。

杰克:你是否认为 西方科学界怕失去中共国的实验室和资金支持而闭嘴

闫博士:首先,中共对西方的科学家非常慷慨。 在我们这一行,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是能讨到多少钱来支持后续的研究。 基本上是钱越多,成果越多,也决定了研究员的未来。 除了NIH,中共国政府是资金最雄厚的,所以无数的外国科学家为中共国工作。

另外,在那篇文章里,我找出了很多编造的谎言。 他们在出版前已经把论文透露给顶级的科学期刊,所以像《柳叶刀》《自然》《新英格兰医学》这些出版社的人已经做了同行评议,而他们忽略了这些明显的错误和反常点,仍然把文章发表了。 他们还用自己的信誉背书,鼓励科学界相信他们的说辞。 也就是说,他们帮中共掩盖了病毒实验室来源的事实。 他们还对实验室起源理论进行了审查,与此相关的文章无法在顶级期刊上发表,使其只得在一些没有同行评议的网站上发表。 我的文章发表以后,这些人又跳出来质疑 说这不是同行评议的文章。 非常搞笑。

杰克:你在和美国的顶级专家交流以后,他们的反馈是怎样的? 不是在媒体上,而是和他们一对一交流。

闫博士:我和FBI的顶级科学家联系以后,他和我数小时的交流。 他没有问任何问题。 在交流前,他似乎不认为RaTG13是伪造的。 有一些其他的研究员和我的观点一致,他们觉得我证实了他们的怀疑,认为RaTG13序列是伪造的,RaTG13病毒不存在。 当我把这两份报告给一些政府的顶级专家看了之后,他们被彻底说服了。 看完报告以后,他们认为这是非常恶劣的行径。 中共、世卫组织、同行评议的专家们花了很大功夫让人们觉得这个病毒是来自蝙蝠洞或者其它地方。

杰克:香港那边的反应很有意思,当媒体去问关于你的事情 得到的回复总是“我们基本不了解她”, “她就是个搞印刷的”等等。 就好像你从来没在那里工作过。 对此你的感受是什么? 他们就这么害怕中共?

闫博士:也许你还以为香港的实验室是独立的,国际化的,但实际上那里早已被中共完全掌控。 香港实验室的回复非常具有中共特色。 他们当然不会承认我,因为我在揭露真相,而他们还尝试谋杀我,让我闭嘴。 他们发了非常搞笑的声明,说我在12月底到今年年初没有参与“人传人”研究,还说我和我的家人遭受中共的迫害和科学没有关系。

去问问为什么马里克教授放弃了在香港的百万的资金,逃回斯里兰卡,仅在我逃离香港后的短短时间内。 问那些专家,为什么不对我文章的内容进行讨论,而仅仅否定它没有经过同行评议,还去攻击于我救命之恩的法治基金。

杰克:你给了我们这么多的重磅炸弹。 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一位顶级专家出来拆弹,连看一眼的都没有。 看来解决这次疫情的重任要由小人物和老百姓来承担。

闫博士:举个例子,COVID-19好比您家里漏水了,寻找药物疫苗就是想办法把家里弄干。 如果病毒来源于自然,把家里弄干再换掉故障水管就可以,可问题是,您解决问题的方向就是错误的。 漏水的根源在于,是邻居从门、窗、天花板等各处想方设法地把水弄到您家里,此外,那个邻居还可能用油、化学试剂等会造成更大水患的催化剂,这种情况下,使用烘干机、换水管等方法能彻底解决问题吗? 您应该去质问邻居为什么要这样做,除了水,他还会放什么东西到您家里?

杰克:闫博士的意思是,中共国就是那个邻居,正在用多种方法使病毒进入咱们国家。 想找到中共这样做的原因和具体操作方法,只有进入那个位于武汉的病毒实验室。

班农:闫博士, 您希望全世界的科学界人士对您提供的这些信息做出什么反应?

闫博士:关于我对科学界人士的期待,我已经列出了一部分名单,例如艾滋病学界泰斗罗伯特盖罗博士(Dr. Robert Gallo),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University of Johns Hopkins)的生物武器专家南希康乃尔女士(Mrs. Nancy Connell),他们写文章污蔑我的报告,损害我的名誉,用错误信息误导公众,我愿意和他们对峙,不仅仅是为了我个人,更是为了世界公共卫生健康。 关于同行评议,那些顶级科学期刊如《自然》、《新英格兰医学期刊》试图把此事政治化,这是病毒,病毒自身无关政治。 当白宫、五角大楼被病毒攻击时,当总统感染病毒时,病毒好像与政治有些关联,而这一切都和中共的观点保持一致。 我认为,病毒不是政治,这场世界大流行瘟疫也不是政治,我们应当团结起来共同去探寻病毒来源和瘟疫流行的原因。 我已经向公众展示了被证实的科学证据,现在我们应当向中共追责,同时也要向那些和中共沆瀣一气的科学界人士追责。

班农:再谈论此话题的过程中,有个问题引起我的关注,科学界、华尔街和政府人士一直静态看待病毒问题,而不认为情况在不断变化不断蜕变中。 闫博士,您在报告中提到,中共在进行的不是单一某种病毒试验,在不为人知的地方还在进行其他病毒的大规模项目,这次的COVID-19病毒中共被我们抓了个正着,如果我们现在不向他们追责,等那些更大型的病毒项目取得进展,形势进一步紧张时,中共会再次用病毒对全世界进行攻击吗?

闫博士:按照中共解放军规定的生物武器标准,中共病毒不是传统型的生物武器, 我认为这是一种超限生物武器。 因为除了传统生物武器的要素,这种病毒还具有超出传统生物武器的更强大的攻击性。 我们每个人都有被病毒感染的危险,我们会在不知不觉中成为病毒载体,把病毒散播给周围的人,造成更大损失 。 此外,在病毒大爆发之前,中共就让人发表了一些所谓”证据”,以辅证他们所谓的”病毒来源于自然学说”证据链。 除了那些受中共领导的参与其中的中国军方科学家,中共还控制了中共国、香港以及其他国家的科学家,他们都是一伙的。 因此,我们不能期待病毒会自然消亡,因为这是一场战争。 战争只有你死我活,不会自己结束。 如果美国希望并同意接受中共的统治,那么也许这场大瘟疫会平息下来。

班农:目前来看,中共已在某种程度上控制了美国。 最后,您想对美国人民说点什么,希望告诉美国的平民阶层老百姓什么?

闫博士:美国人民比中共国人幸福太多了。 美国是个民主国家,美国人民有选票,通过选举选出自己的政府,美国人可以自己决定选哪些人代表自己的利益,为自己发声和行动。 如果对中共病毒不满,想向中共追责,美国人可以用自己的选票说话。 这是我们中共国人无法企及的,我们没有投票的权利。 此外,部分美国人认为中共国对于中国老百姓的严酷令人难以置信,但在中共国,我们老百姓都知道政府可以毫无理由地为所欲为。 在中共眼中,中共国人不是人,老百姓的生命甚至不如一条狗或其它动物,当然,中共对动物更加严酷。 中共把老百姓当作植物,他们想吃你了,砍掉就吃。 因为植物的生长周期较短,对他们来说,中共国老百姓不过就是蔬菜水果。 我希望美国人民能认清现实,不要以为中共病毒是普通的病毒、普通的流行病,除非您认为中共政府是个很不错的政府,并希望中共像奴役中共国老百姓一样奴役美国人民。

班农:闫博士,非常感谢您和我们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访谈。 从观众的大量留言中可以看到,人们在为您祈祷,在祝福您,您在这个国家拥有极大的支持,您有美国老百姓、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和无数人的支持。 数十万人深深地爱您、尊敬您、支持您,每天为您祈祷。 再次感谢您来到战斗室-全球大流行疾病。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the ccp, God bless the kind people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