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军2018年论文中如何描述新冠病毒的骨架病毒及最接近SARS毒株

作者:Maarago

天使科学家闫丽梦博士在《SARS-CoV-2IsanUnrestrictedBioweapon:ATruthRevealedthroughUncoveringaLarge-Scale,OrganizedScientificFraud(SARS-CoV-2是超限生物武器:揭露大规模,有组织的科学欺诈行为揭示的真相)》论文中参考文献部分第3篇文献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and infectivity of a novel SARS-like coronavirus in Chinese bats(中国蝙蝠中一种新型SARS冠状病毒的基因组特征和感染性)的通讯作者王长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军事医学研究所主任,下面我们来看看这篇论文的相关细节:

论文作者:Dan Hu,1,2 Changqiang Zhu,2 Lele Ai,2 Ting He,2 Yi Wang,3 Fuqiang Ye,2 Lu Yang,2 Chenxi Ding,2 Xuhui Zhu,2 Ruicheng Lv,2 Jin Zhu,2 Bachar Hassan,4 Youjun Feng,5 Weilong Tan,2 and Changjun Wang(王长军)1,2

作者的隶属关系:

1、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College of Preventive Medicine, Third Military Medical University, Chongqing, 400038 China(第三军医大学预防医学院流行病学教研室,重庆,)

2、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Research Institute for Medicine of Nanjing Command, Nanjing, 210002 China(南京指挥学院流行病学教研室)

3、Jiangsu Institute of Parasitic Diseases, Wuxi, Jiangsu Province 214064 P.R. China(江苏省寄生虫病研究所,江苏省无锡市)

4、Stony Brook University, Stony Brook, 11794 USA(史托尼布鲁克大学,史托尼布鲁克,11794美国)

5、Department of Pathogen Biology & Microbiology and Department of General Intensive Care Unit of the Second Affiliated Hospital, Zhejiang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Hangzhou, Zhejiang 310058 China(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病原生物学与微生物学教研室和普通重症监护室,浙江杭州310058)

这篇论文发表的时间线是Received 2018 Apr 10(接收日期2018年4月10日); Revised 2018 Jul 9(修订日期2018年7月9日); Accepted 2018 Aug 2.(接受日期2018年8月2日)

由于公开资料查询非常困难,只能确定本篇论文通讯作者王长军的身份,但是我们要知道本篇论文浓重的军事色彩——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和南京指挥学院,虽然对于本篇论文的内容一知半解,但是我相信这些军事专家们的研究目的不是为了救人,而是为了更好的杀人,所以我们必须记住他们!

依据谷歌翻译该篇论文的内容是:

由于专业知识的限制,未必能对该论文进行精准解读,但是通过对于论文摘要的解读,发现文中提到[在过去的几年中,在对中国云南省的鼻犀的栖息地进行纵向监测时,一个中国研究团队成功地从Vero E6细胞中分离了活SL-CoV样品,并于201313年在蝙蝠粪便中进行了培养。该病毒显示出与人类和灵猫SARS-CoV的基因组序列一致性超过95%。对它们的进一步研究表明,蝙蝠的SL-CoV可以直接感染人类,不需要中间宿主。]

这段文字提出了SARS冠状病毒可以直接从蝙蝠传染到人类,不需要中间宿主,那么管轶发现的果子狸作为SARS的中间宿主该如何解释?作为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病毒专家王长军对2003年的那一场中共对全人类发起的SARS生化武器攻击到底知情多少?

[对RNA依赖性RNA聚合酶(RdRp)氨基酸序列的分析表明,这些从世界不同地区获得的蝙蝠SL-CoV样品的基因组序列在彼此之间具有80-90%的同一性,并表现出87-92%的同一性从人或灵猫来源提取的SARS冠状病毒][在对携带冠状病毒的蝙蝠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后,在中国浙江省舟山市的犀牛标本中鉴定出两种新型的SL-CoV。随后,利用大鼠感染模型评估病毒的跨物种传播潜力。]

[我们使用Simplot分析了五个bat-SL-CoV和SARS-CoV SZ3的序列相似性。龙泉140菌株与ZC45和ZXC21同源性最高,Rs3367是蝙蝠起源最接近人类病原体SARS冠状病毒的菌株,而SZ3是Civetorigin的代表性菌株。]

据GNEWS 2020-08-12 17:12发布的闫丽梦博士接受Newsmax TV电视台主持人斯派塞采访时说: “病毒来源于中共实验室!是他们基于ZC45和ZXC21改造的病毒!”,明确指出中共冠状病毒是基于ZC45和ZXC21改造的病毒,而这篇论文提出作为新冠病毒骨架病毒框架的ZC45和ZXC21同源性最高的龙泉140菌株,其中提到的Rs3367是蝙蝠起源最接近人类病原体SARS冠状病毒的菌株,而SZ3是Civetorigin的代表性菌株是不是意味着2003年的SARS病毒是基于SZ3改造的病毒呢?2003年SARS病毒的真相何时浮出水面?那些死于2003年SARS的冤魂能够安息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注:以下为正文中用于分析的该论文中相关文字翻译内容

摘要:

冠状病毒(CoV)是属于冠状病毒科和冠状病毒亚科的RNA病毒家族,是正链单链RNA病毒的最大组。 从学术角度来看,冠状病毒可分为四个属,即Alphacoronaviruses,Betacoronaviruses,Gammacoronaviruses和Deltacoronaviruses。通常在哺乳动物中发现α-冠状病毒和β-冠状病毒,而γ-冠状病毒和δ-冠状病毒主要与禽类1,2有关。 SARS-CoV是2002-2003年发生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爆发的病原体。自21世纪初以来,SARS爆发是首例人类大流行,在全球范围内导致近8000例感染病例和800例死亡3,4。 SARS-CoV属于Beta冠状病毒属,其基因组序列与先前鉴定的人CoVs-OC43和229E的相似性较低。因此,我们假设SARS-CoV经历了漫长而独立的进化过程。 SARS-CoV基因组通常编码四种结构蛋白:刺突蛋白(S),包膜蛋白(E),膜蛋白(M)和核衣壳蛋白(N)。其中,S蛋白是三聚体的细胞表面糖蛋白,由两个亚基(S1和S2)组成,而S1亚基负责受体结合。 S蛋白的变异在很大程度上是导致组织嗜性和不同CoVs5,6宿主范围的原因。

SARS-CoV的起源一直是研究的重点。果子狸最初被认为是SARS-CoV的自然宿主,因为从2003年在中国广东省的海鲜市场上交易的果子狸中分离出了几种SARS-CoV菌株。但是,随后的研究表明,该病毒仅在淘汰前经过测试的市场来源的果子狸中才检出,而后来才进行检测;从野外捕获的果子狸也对该病毒呈阴性。这一发现表明,果子狸动物仅充当中间宿主,因此不是SARS-CoV8,9的自然宿主。近年来,蝙蝠由于能够充当多种病毒的自然宿主而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其中包括与许多严重形式的新兴传染病(例如埃博拉病毒,尼帕病毒,亨德拉病毒)相关的许多重要的人畜共患病病毒和马尔堡病毒10,11。 2005年,来自香港和中国内地的研究小组几乎同时发现了来自中国的中国野生马蹄蝠(Rhinolophus sinicus)中存在SL-CoV。这些发现表明,蝙蝠是SARS-CoV12的自然宿主。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的几年中,在对中国云南省的鼻犀的栖息地进行纵向监测时,一个中国研究团队成功地从Vero E6细胞中分离了活SL-CoV样品,并于201313年在蝙蝠粪便中进行了培养。该病毒显示出与人类和灵猫SARS-CoV的基因组序列一致性超过95%。对它们的进一步研究表明,蝙蝠的SL-CoV可以直接感染人类,不需要中间宿主。 SL-CoV与SARS-CoV相似,具有利用其S蛋白与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受体结合的能力来浸润细胞14。该观察结果表明,SARS-CoV起源于中国的马蹄蝠,因此从蝙蝠中分离出的SL-CoV对人类构成了潜在威胁。

近年来,已在全世界包括亚洲,欧洲,非洲和美洲的各种蝙蝠物种中发现了许多新型SL-CoV,。在中国,斯洛文尼亚,保加利亚和意大利的蝙蝠中发现了大多数SL-CoV15-17,而在肯尼亚和尼日利亚的希波塞德罗斯和Chaerophon物种中发现了与SARS-CoV相关的新型β-冠状病毒18,19。但是,对RNA依赖性RNA聚合酶(RdRp)氨基酸序列的分析表明,这些从世界不同地区获得的蝙蝠SL-CoV样品的基因组序列在彼此之间具有80-90%的同一性,并表现出87-92%的同一性从人或灵猫来源提取的SARS冠状病毒20,21。这些发现表明SARS-CoV可能会在更长的时间内在蝙蝠中进化。我们小组先前进行的研究表明,在中国东南部发现的蝙蝠具有很高的SL-CoVs携带能力22。在对携带冠状病毒的蝙蝠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后,在中国浙江省舟山市的犀牛标本中鉴定出两种新型的SL-CoV。随后,利用大鼠感染模型评估病毒的跨物种传播潜力。

(注:由于本文无法进行非常专业的解读,故将论文中非常专业部分略去)

讨论:

自2005年首次发表关于蝙蝠SL-CoV起源的报告以来,已经在来自十多个国家(包括中国,非洲和欧洲)的六个科中的十个蝙蝠物种中发现了CoV。我们对舟山的蝙蝠进行了为期2年的纵向监测,结果表明,收集到的所有334只蝙蝠均属于Rhinolophus sinicus物种,这表明该蝙蝠是我们研究中发现的优势蝙蝠物种,并且已被证明是SARS-CoV的自然宿主。巢式PCR扩增RdRp保守区显示,与这种蝙蝠相关的CoV携带率远高于先前报道的。同时,由于季节分布的影响,夏季载畜率高于其他季节。在该地区,已鉴定出两支冠状病毒和三支冠状病毒,这表明舟山地区的蝙蝠中传播着多种冠状病毒,而这些冠状病毒在该地区的蝙蝠菌落中传播最广泛。

为了探索从该区域的蝙蝠传播冠状病毒的可能性,从感染了病毒的蝙蝠中获取了两个蝙蝠SL-CoV的全长样本。这两个蝙蝠SL-CoV是从同一地点获得的,但季节不同。其中有88-99%的基因组序列一致性,表明蝙蝠是这些SL-CoV的自然宿主,并且这些SL-CoV可以在单个菌落内循环。同时,本研究中描述的两种病毒与早期研究中描述的病毒之间存在很大差异,特别是在S1域的高变异性方面[30,31]。注意到编码S蛋白的基因显示出高度的可变性。 S蛋白负责病毒进入,并在功能上分为两个结构域,即S1和S2。 S1结构域参与受体结合,而S2结构域参与细胞膜融合。 S1结构域可以在功能上细分为两个结构域,一个N端结构域(S1-NTD)和一个C端结构域(S1-CTD),并且两者都可以结合宿主受体,因此起RBDs32的作用。 ZXC21和ZC45与先前报道的与S1区域相关的蝙蝠CoV表现出巨大的差异,并且最高的共享同一性仅为83%。在本研究过程中尝试进行重组分析。在我们的研究中,没有发现潜在的重组事件。这可能是因为这两个菌株源自蝙蝠物种中未采样的SL-CoV谱系,与所有其他已知的蝙蝠SL-CoV样品相比,它们在系统发育上更接近ZXC21和ZC45。然后,我们使用Simplot分析了五个bat-SL-CoV和SARS-CoV SZ3的序列相似性。龙泉140菌株与ZC45和ZXC21同源性最高,Rs3367是蝙蝠起源最接近人类病原体SARS冠状病毒的菌株,而SZ3是Civetorigin的代表性菌株。

在这项研究中,最初使用哺乳大鼠模型来研究蝙蝠衍生的CoV在其他动物中增殖的可能性。以前,只有一份报告显示了与从带有Vero E6细胞的蝙蝠粪便样品中分离活SL-CoV相关的有希望的结果13。在Vero E6细胞中培养的活SL-CoV表现出典型的CoV形态,并具有使用人类,小动物和中国马蹄蝠的ACE2进入细胞的能力33。用Vero E6细胞分离病毒的尝试失败,这可能是由于病毒载量低或与Vero E6细胞不兼容所致。这项研究发现,蝙蝠衍生的SL-CoVs可以在乳鼠中成功复制,并且病理检查显示在乳鼠的被检器官中发生了炎症反应。该结果表明该病毒可以在大鼠中增殖并且具有跨物种传播的潜力。如以前的研究所述,当通过电子显微镜研究从受感染的大鼠脑组织获得的冠状病毒颗粒时,发现它们的形态与典型的冠状病毒颗粒相同。但是,典型的S蛋白无法通过电子显微镜观察到。可以通过以下假设部分解释这一观察结果:使用过度的冻融或超速离心法很容易将S蛋白的S1和S2结构域(连接不良)容易从病毒体上分离出来。因此,存在S1结构域的损失,这可能是在制备电子显微镜样品时发生的。同时,根据蛋白质印迹分析的结果,被感染的大鼠组织可以与与ZC45 N蛋白相关的多克隆抗体反应,表明该病毒可以在大鼠中传播。尽管在大鼠肠组织中的蛋白质印迹结果为阴性,而在脑和肺组织中的蛋白质印迹结果为阳性,但我们认为这些差异可能是由于不同组织中病毒载量的不同所致。

总之,基于早期检测到源自中国舟山蝙蝠的SL-CoV携带率高,该研究涉及对源自该地区蝙蝠的SL-CoV进行连续监测。在该区域发现了多种蝙蝠SL-CoV,该区域的SL-CoV保持稳定并可以相互传播。尽管根据本研究获得的两个全长样本,从该区域获得的SARS-CoV与bat-SL-CoV之间存在一些差异,特别是与S蛋白区域有关,但该菌株仍可能导致感染新生大鼠。该观察结果突显了这些病毒跨物种传播的可能性。这些发现强烈表明需要继续监测野生动物病毒,并促进进一步研究以研究这些病毒跨物种传播的可能性。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NewFOC

10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