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利安尼直接说中共病毒是“战争行为 ”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天使在人间

校对 风云小哥 发布 小鸥

图片来源: PBS

10月9日朱利安尼先生在《大纪元》发表文章表示,中共政权让中共病毒肆虐全世界是“战争行为”。中共对冠状病毒的大流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该病毒已造成数十万美国公民死亡,成百上千万的人(包括我们的总统)染病, 在世界范围内夺去了100多万人的生命,并摧毁了一个历史上少有的繁荣的经济。

 美国人刚刚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们的总统在战胜了中共病毒后重返工作岗位。 他经历了一个短暂的住院和一个充满了焦虑的周末。我们的国家仍在与一个无形的敌人斗争,而这个敌人本不应该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中共不透明的独裁政权应该为重创了世界的冠状病毒大流行承担全部责任。当病毒首次出现在武汉时,中共官方采取了他们对付不利新闻的一贯做法,审查和压制。治疗病人的医生被强迫保持沉默。新闻和社交媒体受到严格审查。人们的日常生活被严格限制。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让普通中国人和世界其他国家对刚刚出现的病毒威胁一无所知,让他们丧失了做出必要准备的最宝贵的时机。

 当病毒流行的信息和病毒本身散播到海外以后,中共领导人就开始试图蒙蔽公众。今年1月,他们说服了亲共的世界卫生组织官员,即”没有明确证据证明病毒可以人传人”。在其他国家认识到病毒的严重性之前中共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囤积口罩和其他医疗用品, 并哄抬价格以保证自己的库存。

 当美国国务院意识到发生的事情,并为这致命的错误质疑中共时,中共官员变本加厉地散布谎言,试图炮制一种荒谬的美国军人偷偷的将冠状病毒带到武汉的阴谋论。

图片来源:http://blurredculture.com/

川普总统是最早认识到中共是罪魁祸首的人之一,但他不得不与处处作梗的民主党人周旋—他们在病毒爆发初期还出于政治目的对总统进行弹劾。早在1月底,当总统对中国实行了关键的旅行限制时,前副总统拜登甚至指责总统为保护美国人民而采取的果断行为是”歇斯底里的排外行为”。

拜登花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当然,他不愿追究中共的责任,因为中共给了拜登家族数千万美元。他的儿子、弟弟和嫂子可能仍在与中共高层进行商业往来。无论如何,拜登家族和中共至少在过去五年中一直存在商业往来。这也解释了拜登为什么有如此荒谬的言论,比如中共国不是”竞争对手”或“威胁”。他可能是唯一相信这一说法的人。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民主党的州长们,拜登和佩洛西反应依然迟钝。至少在特朗普总统发布中国旅行禁令的一个月后,他们仍然不负责任地鼓励人们像往常一样聚会。这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死亡,并加速了疾病的传播。

也许是为了给自己挽回颜面, 当他们最终采取行动时, 他们采取了过于极端的行为。他们颁布了严厉的封锁令,使曾经欣欣向荣的经济陷入瘫痪,迫使学校、企业和教堂关闭。 与此同时他们却又纵容数千人在无法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聚集,高喊”杀死警察”。

他们声称自己尊重科学,但这解释不了他们为什么容忍甚至是鼓励“黑命贵”的抗议,这些抗议中几乎都发生了纵火、抢劫、斗殴、枪击和大规模骚乱。 难道有”科学证据”表明,CCP病毒对那些鼓吹杀害和殴打警察的人威胁更小吗?

也许是不可避免的,美国总统最终染上了这曾经感染了700多万美国人的病毒。所幸几个多月的科学研究使我们有了多种治疗方案可供选择, 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川普总统的”operaton warp speed”计划(一项旨在加速疫苗研究的政府与民间的合作项目)。 所有人都见证了川普奇迹, 这使得川普比那些在病毒爆发初期被击中的不幸者更加幸运,他的迅速康复为整个国家带来了极大的安慰和鼓舞。

他对这种疾病的乐观主义情绪,与拜登和他的民主党的悲观主义情绪形成了鲜明对比。这种人人都可以具备乐观态度,甚至有助于提高你战胜癌症的机会,这也使他立即将注意力放在康复上。 这些都让人们认识到一个被拜登和他的民主党反川同僚们忽视的问题:CCP病毒已经不像三月份时那么可怕。现在它是一种可治愈的疾病。 我们的总统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即便他现在还没有痊愈,但那也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

但是, 如果不是因为中共的恶劣行径,总统先生不会生病。数百万其他美国人也不会。美国的经济巨轮也不会陷入几乎停滞的状态,这种停摆威胁到全国无数的劳动者和企业。这一切本不应该发生。这是对人类的犯罪。责任完全在中共的独裁者、这些有组织罪犯和谋杀者。美国人绝不能忘记这一点。我们遭受了严重的伤害—但是,一如既往的,我们将像我们不屈不挠的总统一样,从这场斗争中重新焕发出活力和士气。他是那些在历史上战胜了同样巨大甚至更大挑战的伟大的美国人民的象征。

 现在美国人民面临一个巨大的抉择。川普总统是自尼克松访华以来对中国最强硬的总统。另一方面,那位前副总统被认为比奥巴马和克林顿夫妇对中国更友好。当然,我们当时并不知道拜登家族是中共政府和中共高层官员的合作伙伴。

 这是一个丑闻, 但是被我们带有严重党派倾向的情报机构隐藏了。但这也确实解释了为什么拜登一直坚持这样一种即使是在民主党人中也显得特立独行的政治观点,即中国不是美国的”竞争对手”或”威胁”。

评论: 朱利安尼先生是爆料革命的坚定战友, 这篇文章再一次向我们展示了这位嫉恶如仇的传奇式人物坚定的灭共信念。正如文贵先生强调的, 在任何时候,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被中共模糊了问题的焦点。 那就是病毒的真相。 中共独裁者最怕什么,我们就要抓住它。 现在能促使全世界联合起来灭共的最有力武器就是病毒的真相。 努力传播真相是我们新中国联邦人最重要的任务。闫博士的两篇论文揭示了中共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超限战生物武器, 世界人民已经处于中共发动的生物战争中。 每个人不论身份都有感染的风险,中共可能会有更多的病毒放出来。尽快消灭中共是结束一切威胁的根本办法。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chinas-assault-on-our-country-and-our-president-will-not-be-forgotten_3531597.html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