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博士生动讲解第二份报告并寄语科学界,其动容分享震撼每位有良知的人

图片来源:VOG战友之家设计组

2020年10月8日《路德时评》晚间节目中,闫博士详细解读了她和其他几位博士共同撰写的第二篇报告《经由揭露大规模有组织的学术欺诈而证实SARS-CoV-2是一种超限生物武器》。该论文在公开上线发表前已获得美国政界大佬和顶级生化武器专家认可,可见该文章含金量远超想象。现将本期节目总结如下:

闫博士总结第二份报告要点

1、该报告标题将新冠病毒定义为超限生物武器,该真相是通过揭露中共大规模且有组织地科学造假而得出。该报告是基于第一份报告《SARS-CoV-2基因组的不寻常特征表明其经过复杂的实验室改造而非自然进化,以及对其可能的合成过程的描述》得出的结论,第一份报告中提及新冠病毒是基于舟山蝙蝠病毒作为骨架并进行功能性增强实验而获得的实验室产品。病毒来自自然和病毒来自实验室两则观点就像“左”和“右”绝对对立,由中共政府牵头的全世界学术界拼命打压提及病毒来自实验室的报告,规模空前已经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闫博士第一篇报告已阐述该病毒来自实验室,当时由于篇幅限制无法详细论述该病毒就是超限生物武器,因此才发表第二篇报告,进行详细论述。

2、在麻省理工的杂志发表的四位专家组成的同行评审认为闫博士不可能推出第二份报告(事实却相反)。闫博士早在2020年2月3日通过路德社第一个说出石正丽发表的RaTG13蝙蝠病毒是伪造的,这信息不但有情报支持,也有科学论证。当学术界从科学层面探讨新冠肺炎自然起源时,RaTG13就“自觉地”从广东海关查获的穿山甲中脱颖而出。出现的时间点也非常的“科学”,“1.19”路德社爆出病毒事件时,石正丽就在20日投稿并在2月3日发表她发现穿山甲病毒RaTG13,可见石正丽科学素养至“高”。

3、当新冠肺炎病毒罕见地出现福林酶切位点,中共无法解释时,这时又冒出云南蝙蝠病毒,非常具有“科学奉献精神地”把病毒呈现给大家,整个关于“病毒来自于自然学说”本身的讨论都是空洞的。当闫博士倒推讨论病毒起源时,惊讶地发现RaTG13与新冠肺炎病毒即使只有4%的不同,远低于新冠与舟山蝙蝠病毒骨架的不同,即使两者如此接近,RaTG13也没有呈现出新冠病毒对人体攻击具有奇异性和严重致病性的特点。

4、蝙蝠病毒到人就需要有中间宿主,于是他们早期就在华南海鲜市场找,当那地动物们“失宠”后,中共又开始瞄准马来西亚的穿山甲。很不幸的是,那地的穿山甲没有经过严密的训练,将病毒提供给管轶、曹务春后,该病毒自己也不喜欢穿山甲,马来西亚几千只穿山甲病毒调研并未发现RaTG13。中共本想借此解决病毒从蝙蝠到人的中间宿主的问题。

5、新冠病毒中奇怪地出现福林酶切位点,虽然安德森和李普金发表的那篇关于病毒自然起源的文章中提及福林酶切位点存在于艾博拉和高致病性禽流感上,并提及已对该酶切位点进行过研究,提及该酶切位点作用在SARS上时可以增强它感染性,增加病毒的攻击性。闫博士第二篇报告说福林酶切位点是人为加进去的,而且还加入检测位点FAUL,担心病毒在传代过程中会踢出福林酶切位点。这样他们每次在进行动物改造和病毒传代过程中可以通过检测FAUL观察福林酶切位点是否依然存在。中共由于学艺不精,让专家一眼就能看出来其中问题,造假就像会计做假账一样,肯定留有破绽。中共违反常规先发文章再上传病毒序列,序列被人质疑某片段缺失后,中共居然能“奇迹般地”找到补上,要啥能补上。

6、同义/非同义突变问题上非常明显地体现出病毒造假,中共认为病毒从动物传染到人是一个自然进化的关系,但从符合自然规律的原则,当我们将新冠病毒与RaTG13、携带福林酶切位点的病毒,穿山甲病毒之间不存在一一对应的天然存在关系。这里面有一个非常严密的逻辑:如果新冠病毒存在于自然,另一个病毒就不存在于自然;或者两者都不存在于自然,因为它们不存在自然关系。但事实是,新冠已经存在于环境中,因此另外病毒就是造假的。这绝对是有规模,有组织造假的结果。

7、“墨山矿洞学说”中的六名矿工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得了肺炎,未知他们如何死亡。高福学生撰写一篇论文中也引用该文章,其引用内容不仅数据、样品送检类型、抗体类型等全是错误。

8、新冠病毒E蛋白和舟山蝙蝠病毒E蛋白百分之百相同,中共生怕造假没被发现,军科院参与的由山东大学发表一篇论文中提及疫情爆发后他们检测的病毒E蛋白和RaTG13百分百一致。

9、该病毒完全符合军事科学院杨瑞馥主任早年对生物武器的定义,这背后还有军事科学院的影子,例如陈微少将、曹务春所长等。

10、无症状传播应该是在病毒传播开始后才发现的,在原先的动物模型中并未发现。

11、报告中也提出追责意向:向政权追责,想参与病毒研发和造假的科研人员学术组织追责,向搅混水、诽谤攻击者进行追责。

结论:将所有证据挖开看的时候,可以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该造假不是一个实验室或一个科研机构可以完成的,背后就是中共指使,其中也有国际学术组织参与,因为相关造假论文大量发表在《科学》、《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等顶尖杂志上,这些造假文章未来都将撤稿。

战友问及:闫丽梦博士就像中世纪的布鲁诺,正因为有许多布鲁诺这样科学家才有今天科学与民主时代,可惜现今又退回至中世纪,您是否有惧怕,对此挑战,您压力有多大?

闫博士回答到:我完全没有恐惧,我敢站这说出真相,我就不怕中共。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会站在事实真相这边,站在全球公共卫生利益的角度揭露病毒真相。我之所以不感到惧怕,是因为我有法制基金,法治社会以及爆料革命在背后,有郭先生、班农先生这些支柱性人物在背后。我做这些事的目的就是因为我作为一个医生、一个科学家看到了这件事的真相,就要紧急地传递出去。

闫博士在节目结束寄语说到: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大家在意识到这件事之前,也可能因为我们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制度下,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地被灌输概念,受到社会家庭的影响,难免会在我们身上留下很多印记。但是,当我们意识到这是政治体制的问题时,意识到我们每个人都深受其(政治体制)害的时候,那我们就应该开始勇敢地站出来,从第一步做起,去影响我们身边所有的人。

我们说,学界有学界的问题,政界有政界的问题,但是为什么这些问题在中国的恶性影响力远大于西方发达民主国家,因为这是制度的问题。为什么在西方能够建立起来呢?除了框架好之外,还包括每个人有公民意识,每个人有勇气,每个人为维护自己和维护自己身边的人的权益有发声的勇气。作为我们普通人来说,当你遇到这些事情时,看到这种不公,应该发声的时候,你就去发声,当你觉得应该做些什么的时候,你就去做不要害怕。

要知道我们往后退一步,对方就会往前进十步,当我们往前进十步时,他就会被吓退十步。因为邪恶势力永远伴随的是懦弱,它不会像真和勇敢一样,它们是永远不能共存。所以,我们要相信邪恶势力是胆小懦弱的,是最怕死的,所以我们只要勇敢往前行的话,这些邪恶势力总有一天会被打破。

我也想说,国内很多人生活在框架下,有很多无奈,有些人还没有醒悟,但是我们也不能歧视他们,因为毕竟这有环境以及个人方面的区别,我们可以更加耐心,用不同的方法影响他们。例如,我们有的战友画的封面就非常好(来发声),或者像唐平和战友William王用歌声(发声),郭先生的音乐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用不同的方式感染大家,总有一个方式适合他。当绝大多数人都明白这个意义的时候,那我们整个华人社会,经历一段时候后,就真正彻底的得救了!

看完这期节目,使我们再次深切地感受到闫丽梦博士就是上天派下的英雄,爆料革命承载了上天灭共的使命,希望每位战友常以闫博士的话鞭策自己,多想想:在灭共上,我能做什么贡献?爆料革命没你不行!

撰写:【重生】图:【VOG战友之家设计组】校对 & 编辑:【Isaiah4031】

战友之家玫瑰园小队出品

相关新闻:

闫博士第二份报告中曝光的为中共站台的西方知名学者

闫丽梦博士第二篇报告:经由揭露大规模有组织的学术欺诈而证实SARS-CoV-2是一种超限生物武器 (中英文对照版)

SARS-CoV-2基因组的不寻常特征表明其经过复杂的实验室改造而非自然进化,以及对其可能的合成过程的描述 (中英文对照版)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Isaiah4031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