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大主教梵蒂冈高级神职人员乔治·佩尔的堕落

From 喜澳雅典娜农场 喜马拉雅的文雅

2015年某日,澳大利亚一名前教会合唱团成员向维多利亚警察指控,称他和另一个男孩在上世纪90年代在乔治·佩尔(George Pell)成为大主教后不久遭其性虐待。另一名受害者于2014年因意外去世。1996年一个礼拜天庄严的弥撒结束后,新任墨尔本大主教佩尔强奸了唱诗班的一名男童,并猥亵了另一名男童,一个9岁,另一个13岁。

2015年5月29日澳大利亚地位最高的天主教会神职人、梵蒂冈教廷第三位最有影响力的人、红衣主教乔治·佩尔参加公开听证会询问回应墨尔本巴拉瑞特天主教会当局对儿童性虐待的指控。这起指控总共进行3个阶段将进行多次听证,延续至2016年4月13日。

在经过第3阶段第一次听证之后,于2016年2月29日,佩尔红衣主角在罗马一家酒店,在一群教会儿童性虐受害者的面前,通过视频来接受儿童性虐待皇家委员会的质询。佩尔主教就他在维多利亚巴拉瑞特教区和墨尔本大主教区任职期间所了解到的神父的娈童行为,接受三至四天的质询。在质询期间,佩尔说,儿童性虐待的问题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教会犯下了巨大的错误,并且正在对那些人进行补偿。但是许多地方的教会,也包括澳大利亚的教会,把事情弄得很很糟,让人们失望了”。当时佩尔主教被梵蒂冈教廷任命负责教廷的财务。他在罗马出庭作证时,承认了教会对性侵犯事件处理不当的指控。《先驱太阳报》首次向世人公布了相关信息。

2016年10月,意大利罗马侦探向红衣主教佩尔询问了多项指控。红衣主教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2017年6月29日,梵蒂冈教皇授予佩尔枢机主教休假以返回澳大利亚反击指控。

2017年7月18日,佩尔主教被控犯有多项史无前例、多项性侵儿童的罪刑,在墨尔本地方法院出庭接受聆讯。作为此类指控的最高级别的天主教神职人员,佩尔主教否认指控,宣誓自己是清白的。他的律师对他做出无罪辩护。

2018年12月,在经过数月的保密程序后,陪审团认定关于佩尔对于两名男童犯有五项罪名——一项涉及性侵儿童、四项涉嫌对儿童作出猥亵行为,法庭判定有罪。庭审时,最顶级的辩护律师罗伯特里·希特(Robert Richter QC)代表他的当事人红衣主教参加了审判过程,他认为这些指控是一个“牵强附会的幻想“,佩尔周围总是有很多人,他笨重的长袍也不方便施暴。佩尔在审判期间称身体不适,处于保释状态,将于次年2月参加辩护听证会。

同期,教皇方济各将已经在任5年的乔治·佩尔红衣主教从其非正式内阁中除名,但仍保留其经济部长的职位。

2019年2月26日佩尔现身墨尔本出席审判听证会,他的辩护律师向法院提交了十封品格证明信,其中一封来自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他在1996年成为澳大利亚总理,也是同一年,佩尔对两名男童犯下了罪行。但首席法官彼得·基德(Peter Kidd)回击称佩尔“对两名男孩进行骇人惊闻的举动”。他显然自认为享有特殊豁免权”,“现在我认为这是公然的丧失人性和可耻的行为”。同时,佩尔的保释被撤销,已被还押,法官判定可以公开报道,这是佩尔于 2017 年被控告以来,首度被监禁。根据法例,涉及佩尔的儿童性侵罪可判监最高十年。 佩尔主教将于3月13日将接受判刑。这位澳大利亚地位最高的天主教会神职人员罪成的消息开始迅速在全球范围引发震撼。

此时,维州总检察长Kerri Judd大律师称要对数十名记者提起藐视法庭的指控,这些记者涉嫌不顾封口令而报道了枢机主教佩尔罪名成立的新闻,尽管佩尔的名字未曾在报道中提及。去年12月,陪审团裁定枢机主教佩尔性侵罪名成立,但因法庭封口令,该案当时本不得通过媒体传播。然而《时代报》记者当时发表头版文章,《华盛顿邮报》、《野兽日报》及一些天主教通讯等国际新闻网站都报道了此事,并在社交媒体传播,上了推特澳洲地区的热搜,数千个推特账号就此事发推。佩尔的维基词条也在数周前更新了他被定罪的信息。

维州总检察长Kerri Judd大律师后来向记者、编辑和媒体机构发出了一百多封信,包括《时代报》、《悉尼先锋晨报》、新闻集团、九号台、Crikey及一些电台的记者和资深员工,这些记者可能会因违反法庭封口令、藐视法庭而被起诉。作为对总检察长的回应,代表包括《时代报》在内53家媒体的律师Justin Quill表示,这些指控完全没有依据,很多收信人并未参与有关文章的发表,律师称,“很难把你的信理解为在维护法律而不是对媒体采取的统一攻击。”

2017年预审过后,公众获悉对神职人员性侵的指控分别发生在上世纪 70 年代和 90 年代,法官安排两组陪审团分审两案,为了避免先审的案件影响后审的案件,法官同意颁布禁制令。这使得澳洲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了解这场备受关注的官司所牵涉的一切细节。最初禁令仅适用于澳洲,其后因澳洲人可通过互联网阅读外媒报导,禁制令遂扩大至国际。

判决公开后,梵蒂冈则发表声明,称消息令人悲痛。佩尔是教宗方济各最信任的助手及顾问之一。目前梵蒂冈坚持佩尔有权为自己辩护直至上诉程序结束。

2019年3月13日,红衣主教因在1996年对两名唱诗班儿童犯下性虐待罪被判处6年徒刑, 3年8个月内不得假释。

2019年8月,红衣主教佩尔就其儿童性侵罪名上诉失败。维多利亚州上诉法庭以2:1多数反对将其上诉请求驳回,佩尔将继续被监禁。

2020年4月7日,澳大利亚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针对枢机主教乔治·佩尔性侵儿童的定罪,此前律师团与维多利亚州检控官们进行了为期两天的激烈法庭辩论,但是当天却宣布了意见一致的裁决。现年79岁的枢机主教佩尔一直坚称自己是无辜的,在准备出狱之时,这位枢机主教称,“严重的不公”得到了补救。

一个月后,2020年5月7日,联邦政府于2013年成立皇家委员会调查机构公开了一份调查未删节报告,乔治·佩尔(George Pell)枢机主教受到儿童性侵害皇家委员会的强烈抨击,委员会指控他参与了对一名儿童残忍的性侵行为,而且对于另一位犯罪的神职人员(Gerald Ridsdale)没有做足够的工作予以处理。但是佩尔回应称对这些观点感到“意外”。

该委员会还发现,1973年佩尔曾对Ridsdale的活动存有担忧,包括对方带孩子过夜露营。

另外,现年79岁的红衣主教佩尔在1989年本可以采取更多行动来裁撤恋童癖牧师Peter Searson却没有这麽做。

委员会进一步指出,佩尔知道关于1970年代Ballarat的St Patrick学院的性侵报道,但他却没有对指控的问题进行应有的处理。

此前,2019年8月,墨尔本的天主教大主教曾说,如果有人在告解期间告诉他,自己曾性侵儿童,他宁愿坐牢都不会把他举报。这个发言是针对维州议会新近引入了一项议案而来,若通过成为法律,将要求宗教和精神领袖,对涉嫌侵犯儿童的行为向当局举报,这是强制性的。

2020年10月1日,红衣主教佩尔自2017年以来首次返回意大利罗马,访问目的不明。他于2020年4月被澳大利亚最高法院推翻服刑6年的定罪,当时已经服刑13个月。佩尔主教返回罗马时,有媒体称其为“可爱回来”,把他誉为“诚实的乔治”。但是也有报道称,抗议者对主教发出怒吼,说“我们恨你!“

此时,梵蒂冈教宗方济各正面临著天主教会最近发生的最大一起金融丑闻。欧洲反洗钱评估人员开始定期访问梵蒂冈,检查其是否遵守国际规范,以打击洗钱和恐怖融资。

2020年10月7日,意大利知名日报称,调查人员正在调查是否有70万欧元(110万澳元)的梵蒂冈资金汇入了澳大利亚的银行帐户,以及这笔钱是否与Pell的性虐待审判有关。

近期的班农疫情战斗室EP427指出,汇入澳大利亚的梵蒂冈的巨额资金对2020年4月最高法院的判决起了关键作用,经过律师团和检察官激烈的辩论后,全体突然达成一致,推翻了之前对红衣主教佩尔的定罪裁决。

郭文贵先生在3年前爆料革命中就提到梵蒂冈的腐败,背叛地下教会,与中共秘密协议等。郭先生一周前也曾提示关注梵蒂冈的资金流向。当邪恶之源的中共将魔爪伸向宗教,信仰成了罪恶的外衣,神圣变得丑陋不堪。现在冰山逐渐浮出水面,所谓天主教最高信仰圣座、最高教宗驻地的梵蒂冈,原来何其腐败污浊,出卖教徒,与中共邪恶势力为伍,虐童、性丑闻,金融洗钱。而这些罪恶背后隐藏的势力,恐怕将曝光出中共更为暗黑的罪恶。

然而25年前以及更多由来已久的虐童案仍然没有被定罪,罪犯仍然逍遥法外,受伤害的人无以申诉;同样地,中共犯下的滔天罪行,多少受迫害的人、宗教受害人、幼童受害者无法追责,社会又怎样偿付他们伤痛?

图片和相关信息来源:(www.abc.net.au; www.canberratimes.com.au; www.childabuseroyalcommission.gov.au; www.sbs.com.au; cn.theaustralian.com.au )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9-30/cardinal-george-pell-arrives-in-rome/12719796

https://www.canberratimes.com.au/story/6958600/pell-hailed-as-honest-george-in-italy/

https://www.childabuseroyalcommission.gov.au/case-studies/case-study-28-catholic-church-authorities-ballarat

https://www.sbs.com.au/language/mandarin/zh-hans/pell-s-position-untenable-pope-adviser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0-04-07/george-pell-wins-high-court-appeal/12128370

https://cn.theaustralian.com.au/2020/05/07/39121/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the ccp, God bless the kind people

0

热门文章

Wenya Himalaya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爆料革命让我用它找到了光明。 The night gave me dark eyes, but 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find me the brightness. 10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