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博士称冠状病毒是“超限生物武器”

据《国家脉搏》报道,揭露中共病毒的华裔女科学家闫丽梦博士发表了期待已久的爆炸性的第二份报告。

闫博士指出,SARS-CoV-2的起源应考虑两种可能性:自然进化或实验室制造。 在我们之前的标题为“ SARS-CoV-2基因组的不寻常特征表明其经过复杂的实验室改造而非自然进化,以及对其可能的合成过程的描述”的报告中,我们对SARS-CoV-2通过进化自然产生的可能性进行了驳斥,并得到SARS-CoV-2必须是实验室改造产物的证明。 尽管做出了这样及类似努力,实验室制造的结论仍被淡化甚至消失。

闫博士,康教授,冠博士,及胡博士解释说,如果SARS-CoV-2是自然起源的,则无需捏造即可证明。因此,本报告证实了我们先前的报告,并进一步证明了SARS-CoV-2是实验室产物。

博士们进一步补充:尽管由于杀伤力相对较低,公众不容易接受SARS-CoV-2为生物武器,但这种病毒确实符合杨瑞夫博士所描述的生物武器标准。 杨博士在军事医学科学院任职,此外还是中国国家和军事生物恐怖主义对策顾问组重要成员,并于1998年以联合国特别委员会(UNSCOM)成员身份参加了对伊拉克生物武器计划的调查。 杨博士在2005年为病原体制定了生物武器的标准:

  1. 它具有极强的毒性,可导致大规模人员伤亡。
  2. 它具有很高的传染性,很容易传播,通常以气溶胶形式通过呼吸道传播。 最危险的情况是它会允许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3. 它对环境变化不敏感,可持续传播并能向目标投放。

显然,SARS-CoV-2不仅满足而且超越了传统生物武器的标准。 因此,应将其定义为“超限生物武器”。

最后,除了该报告的三十三页科学细节外,闫博士等人还坚持:

科学证据和记录表明,当前的疫情不是偶然释放功能获得产品的结果,而是使用超限生物武器进行的有计划的攻击。 因此,应将当前的疫情视为超限生物战的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被感染人群不知不觉被当作促进感染的传播疾病媒介。 被袭击的首批受害者是中国人民,特别是武汉市的中国人民。 在最初阶段,隐瞒武汉的传播还可以达到另一个目的:验证生物武器的终极功能,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效率,这最后一步成功完成后,就可能已完成了病原体的靶向释放。

评论:第二篇论文以更加无懈可击的理论数据证明了此病毒为超限生物武器。中共自知死期将至,利用超限生物武器,杀害无辜平民,搞垮各国经济,让世界陷入惊恐不安与无望。闫丽梦博士冒着生命危险,勇敢站出来,揭露病毒真相,让世界看清中共邪恶本质。此乃人类存亡危机时刻,望世界各国正义力量团结起来,灭掉中共,还地球一片净土。

原文链接

翻译: Ronnie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