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看闫丽梦博士第二篇论文参考文献中列举的杨瑞馥谈生物武器

作者:Maarago

视频来源:华南农业大学:从穿山甲分离毒株与新冠相似度高度99%(来源:微博 发布时间:2020-02-07)

现在中共制造和释放新冠病毒生化武器的真相日益浮出水面,在正文之前,我们先看一看已经被川普总统确认的2009年的那一次中共对美国发动的猪流感生化袭击的两个视频——

视频1——揭秘猪流感人际间传播途径(来源:土豆 发布时间:2009-04-27),请注意看陈冯富珍的表演:

视频2——新型猪流感、人禽流感于与普通流感比较(来源:搜狐视频 发布时间:2009-04-28),请注意视频中对美国受到猪流感病毒袭击后的描述:

言归正传,天使科学家闫丽梦博士在《SARS-CoV-2IsanUnrestrictedBioweapon:ATruthRevealedthroughUncoveringaLarge-Scale,OrganizedScientificFraud(SARS-CoV-2是超限生物武器:揭露大规模,有组织的科学欺诈行为揭示的真相)》论文中参考文献部分第74.生物恐怖袭击——并非杞人忧天(BioterrarismAttack—NotAnUnfoundedConcern).保健时报,一文里详细列明了中共生物武器专家杨瑞馥对于生物武器的定性和效果,为了防止此文被404,以下为原文:

生物恐怖袭击——并非杞人忧天(来源:本报记者王晓坤/保健时报2005年5月12日)

$T4月初,美国新泽西州警察根据电话线索,对一起交通事故进行调查后,发现车主身份可疑;接着,大批“病人”出现类似感冒的症状前往医院检查,而且人数持续增加。医生随后发现,这些人可能是受危险生化物质影响。警察、消防和医院等应急部门面临的压力达到极限,应急系统存在的不足和漏洞相继出现……幸运的是这只是一次虚拟的演习,为的是考验各部门应对真正生化危机的能力。

“美国之所以进行如此大规模的演习,是因为生物恐怖已成为现实的威胁。美国遭遇的邮件炭疽袭击事件曾引起全球性恐慌,有‘穷人原子弹’之称的化学和生物武器,正在成为某些国家或政治势力抗衡高技术常规武器的最经济有效的手段。各国必须未雨绸缪,防范生物恐怖袭击于未然。”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教授杨瑞馥说。$E

$T杨瑞馥: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研究员,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检测中心副主任、国家生物医学分析中心分析微生物实验室主任$E

生物恐怖袭击后果严重

杨瑞馥认为,世贸大厦遭撞击固然可怕,但毕竟不会威胁到整个人类的生存;而生物恐怖攻击的危害则是全球性、无法估量和难以控制的。生物恐怖主义已打破了军民界线,民众的生物防御受到全球普遍关注。

生物恐怖攻击首先会造成人员的直接伤害。生物恐怖袭击能引起受袭击方人员大量死亡,而且由于大多数此类恐怖袭击具有传染性,使得受害者不仅局限于第一时间受到袭击的人员,还可以由他们传染给医护人员及民众等。这可以大量消耗被袭击方的人力、物力,尤其是医疗资源,同时可以在被袭击方的人群中引起恐慌。生物恐怖袭击的威力巨大,日本东京地铁沙林毒气袭击事件提醒我们,目前恐怖分子手中拥有的武器不再只是冲锋枪和塑胶炸弹,任何武器只要能够造成更大的伤亡,引起更大的恐慌,丧心病狂者就会毫不犹豫地使用。

生物恐怖袭击还会对环境造成一定的污染。因为在特定条件下,有些病原体可以长期存活。上世纪四十年代,英国曾在一个小岛上进行炭疽杆菌的污染实验,实验结束后进行了比较彻底的清理。然而数十年后,仍可从岛上的土壤中检测到活的炭疽杆菌,可见其危害时间之长。同时一些生物恐怖病原在动物体内,可以繁殖并传递给下一代(如731部队在哈尔滨留下的鼠疫源地,现在仍要进行常规检测),这无异于给后世埋下生态灾难的隐患。

更令专家担心的是有人在人口密集的城市施放病原体。生物武器是“沉默杀手”,它会潜伏几天,甚至几星期才出现症状。如果放毒者不说的话,人们起初很难察觉,病原体就会在暗地里不断扩大传染范围,每一个被感染的人都可能成为感染别人的“生物武器”。

现代生物袭击事件

演习再真实毕竟也只是演习。回顾历史,人们对生物恐怖的袭击也并不陌生。1984年,美国一异教徒在俄勒冈州的一家餐馆制造了用鼠伤寒沙门氏菌故意污染色拉的事件。这次伤寒暴发至少涉及751人。虽然流行病学分析、实验室化验结果和官方的调查均证明,这是一起有意的生物袭击,但直到1985年一个恐怖分子承认后,这一结论才得到最后确认。

1995年,日本“奥姆真理教”成员在东京地铁列车上施放沙林毒气,造成12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或身体不适。事后,警察突击搜查了这个组织的实验室,发现其正在从事一项原始的生物武器计划。他们被指控正在开展炭疽和肉毒毒素的研究。此外,该教教徒在1992年,还派人去扎伊尔寻找埃博拉病毒。

2003年,美国“9·11”恐怖事件后,美国遭遇的邮件炭疽袭击事件引起全球性恐慌,在那次炭疽事件中,证实百余人感染,5人死亡。

生物恐怖成现实威胁

“美国‘9·11’恐怖事件后,恐怖威胁首先在美国成为现实;而生物恐怖之所以成为现实威胁,主要是因为所需要技术并不复杂,恐怖分子利用网络等途径完全可以掌握这些技术。”杨瑞馥说。

杨瑞馥介绍说,目前,公认曾经有生物武器研发计划的国家有美、俄、德、日、英、伊拉克等。此外,还有一些国家也具有生物武器研发和生产的潜在能力。前苏联解体后,一些生物武器研发人员流散到国外,生物武器制造技术和设备广泛分布于中东、南亚等不稳定地区。

杨瑞馥指出,目前生物技术提高生物因子的稳定性或开发新型生物因子已成为可能,这将促使新的生物武器更快出现。生物技术与装备的发展,也使生物剂大量生产更加方便,为生物恐怖的实施提供了条件。此外,利用基因技术修饰微生物或毒素也使生物基因武器成为可能。绝大部分病毒和60多个微生物基因组已相继被阐明,正在进行的还有100多种微生物。利用重组技术研制重组烈性新病毒或毒性更强的病毒或细菌已非难事,无需是国家行为,仅几个人的实验室即可对人类社会产生严重后果。

认识病原体

据杨瑞馥介绍,被用做生物武器的一般是较易传染的病毒的病原体。这些病原体一是有很高的毒性,对人员伤亡率高;二是有极高的传染性,常为气溶状态的吸入性传播,更严重的是可在人与人之间直接传播;三是有较强的对外环境的抵抗力和运输及投放手段。

根据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等7家国际组织的评估报告,可能用于生物武器的病菌种类,包括25种病毒、13种细菌、4种立克次体、1种衣原体、2种真菌、3种原虫及多种基因重组的病毒或细菌。

2000年4月21日,美国将可能用于生物恐怖主义的病原菌,根据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分为A、B、C三类,其中天花病毒、炭疽杆菌、鼠疫杆菌和肉毒杆菌毒素等,由于易传播或可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并可导致很高的死亡率,被列为危害最大的A类病原菌。

杨瑞馥认为,最可能被用作生物武器的是炭疽及天花的病原体。接触炭疽细菌而染病者中,九成难逃一死。天花也是杀伤力非常强的病毒,虽然患病者的死亡率只有三成,可是传染力非常强。

如何面对生物恐怖

杨瑞馥认为,反生物恐怖主义在实质上,就是生物安全和民众生物安全防御问题。过去,敌对势力对我国安全的威胁都被认为是国家政府行为;但生物恐怖主义袭击的对象是军民不分的,而且袭击的主要对象就是无辜平民。美国邮件炭疽袭击事件是一个信号,说明现在的恐怖主义分子可能在一夜之间,就造成人民的恐慌和社会的不稳定;所以,各国应及时进行生物防御的研究。

据了解,“9·11”恐怖袭击事件后,面对可能发生的大规模生化袭击,许多国家原有的管理体制受到巨大挑战,不少国家纷纷整合政府机构,明确分工,细化职责。目前,美国已经启动或设置了炭疽疫苗研究计划、针对生物恐怖主义的快速反应研究计划、针对生物恐怖主义病原的合作研究计划等7项研究基金计划,以加速生物防御的多层次研究。此外,各国显然也渐渐意识到必须携手对付生化威胁。作为国际社会加强合作的一个例子,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和美国,已经同意建立一个国际细菌战危机处理中心和疫苗银行,总部设在加拿大的渥太华。它将密切与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合作,消除可能造成大量伤亡的传染病的威胁。

在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时,杨瑞馥说,我国人口众多,居住密集,容易遭受生物恐怖的袭击。有证据表明,我国周边国家和地区有的就具有生物武器研发的能力。据西方国家评估,台湾当局就很可能有生物武器计划,位于台北的“国防科学院预防医学研究院”的BL4研究室可能在从事生物武器研究。

据杨瑞馥介绍,经过十几年的研究,我国已培养出一大批生物技术领域的专家学者,我国的生物技术水平并不落后,完全有能力对反生物恐怖主义进行高水平的研究,以保障我国的人民健康和国家安全。此外,我国将在2008年举办奥运会,我国规划进行的防御生物恐怖的研究应当在举办奥运前,以获得一批有效的防御生物恐怖袭击的研究成果,确保奥运会成功举行。

对于我国防御生物恐怖袭击的研究,杨瑞馥建议,应发挥科技部、卫生部、总后勤部等部门研究机构的力量,要有一个专门的领导机构,拨专项研究经费,制订统一的研究规划。

—–原文引用完毕——

接下来我们要看一下中共媒体发布的美国最恶劣的生物恐怖袭击场景——美国最恶劣的生物恐怖袭击?炭疽和天花?(发布时间:2020年7月23日)

为什么要关注这个视频?因为当硫酸羟氯喹的作用日益被爆料革命向世界推开的时候,当川普总统在被中共冠状病毒刺杀并治愈之后,我非常担心中共接下来会放其他的病毒以延缓其被灭并彻底打垮美国,而且中共为什么要制造这样一个视频呢?为什么要指明美国?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NewFOC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