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商2个月巨亏1700万这就是现在中共国制造业的缩影

作者:文茗

今年4月左右,东莞的罗卫、肖志明等人筹重金转型口罩生产,然而仅过了2个月,口罩市场崩盘,百万只口罩积压,投入1700多万的设备只能当垃圾处理。

罗卫面对着空旷的厂房,回顾数月的经过:”牵扯到口罩事业的人太多太多了,都像疯了一样,做出来多少货就能卖多少货。我们弄的最大产能是100万只一天,按照原有的利润,5天就能回本,哪怕把利润砍一半,10天回本,甚至15天回本。没想到崩盘会这么快,做口罩的就是一帮人过雪山,被雪崩压死了。”

随着中共病毒的爆发和肆虐,全国各大定点医院防护物资紧缺,尤其是口罩的需求量是大大地增加,随之而来的便是全国三千多家企业紧急申请审批资质,改造生产线,跨界转产口罩,防护服等紧缺物资。东莞某科技有限公司,原先是做滑板车电池,主要出口欧美,考虑到当时口罩需求量的增加,罗卫、肖志明等几个股东商量后决定转型。主要做KN95口罩,仍是以出口市场为主。一个口罩的成本加上人工费一块多钱,当时可以卖到6.5-7元。刚开始(口罩)一天的量产也就在10万个左右,为了尽快扩大产能,又在二楼做一个无尘车间,逐步投入了10条生产线左右,每条生产线150多万,实际固定资产在1700万左右。

为了筹集这笔资金,罗卫、肖志明他们不仅搭上了全部积蓄,还跟亲戚朋友借了一些钱。同一时间,口罩用的原材料市场也疯狂增长。“像无纺布刚开始2万多元一吨,高峰期的时候是15万一吨……”

而随之而来的便是,中共想通过医疗物资操控全球而限制出口,以及中共国口罩质量问题频出,2020年4月出口收紧,海关总署10号发布公告,决定自当天起,对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等11类物品实施出口商品检验,明确要对相关商品的质量实施检验。由于出口门槛的提高,一些企业的口罩遭遇了卖不出去的困境,口罩行业面临新的调整,呈现出了冰火两重天的现状。“国家进行整顿的时候就出了商务部的白名单,我们又要抓生产、抓品质,然后再要去申请这些资质的时候,实际上速度就很慢了……”据罗卫介绍,五一节过后单价就直线往下降,到后面挤压库存想卖的时候就已经卖不掉了。五月底开始停工。据他所知,身边的朋友也都陆续停产停工了。他形容这情形就跟当初选择做口罩时一样,大家一起跟风上,又一起停工。工是停下来了,可是1700多万的投入的厂房、设备、原材料每天都在贬值,焦虑开始了。员工怎么办?设备怎么办?目前,库房还有100多万只库存口罩,眼看回本无望,小股东开始闹着要撤资。

罗卫说:“真的很焦虑,亏损只是一个方面,我们都到了这个阶段,为什么会做一些这种决策”,这样的事情情况,让他们开始怀疑自己当初选择的创业方向是否正确。“基本上像我们亏损的渣都没有的还有很多,因为整个市场的崩盘没有预兆,所以导致市场崩盘之后反应不及时。还有朋友的朋友已经走了极端了……”肖志明说。

我看到很多所谓的学者都在批评:国人看见热点总喜欢蜂拥而上,结果把很多产业迅速搞垮。历史上,太阳能板,LED等都是这样。把这些产业原本可以用研发推动创新的机会都毁掉了。可是这些学者只看懂了中共国经济的皮毛,就妄自批评他人。在中共国稍微赚钱的行业毫不夸张的讲,几乎全部被红二代占据了,最典型的就是石油和通讯等,留给百姓的除了房地产,还有什么。仅剩无几的机会必然会导致游资蜂拥而至,而如今口罩行业亏的渣都不剩,根源就在于中共的统治。

数据显示,上半年规模以上中小工业企业增加值降幅比一季度收窄10.3个百分点,前5个月利润降幅比一季度收窄21.7个百分点。疫情爆发使企业面临现金流趋紧、供应链中断、市场供求普遍下滑等压力,多数企业预计上半年营收将明显下降。1/3 企业现金流承受期限不足 1 个月。调研企业现金流承受期的有关报告中,期限仅在 1 个月以内的企业占比超过 30%,维持期限在 6 个月以上的企业不到 10%。中小型企业整体预期低于大中型企业。

而近年来,国内中小企业由于贸易战等诸多原因导致经营困难,出现倒闭的现象屡见不鲜。据2019年数据显示,我国有超过100万家企业倒闭,其中超过90%是中小型企业,而大多数企业的生命周期只有3年,能超过5年的只有10%左右。2020年开年至今,全国注销的企业数就超过80万,估计到年底这一数字会远远超越去年的数据。

这就是中共国中小制造企业的现状,口罩行业的崩溃,只是整个中小企业的一个缩影。公布的数据原本就被修饰过,现实有多残酷只有中小企业主最明白。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the ccp, God bless the kind people

0

热门文章

GM08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