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爆料革命征文 】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作者:只有一盏灯
编辑/审核:Giselle

前一段时间,有一位来自西方的百岁老人让我流泪,有一位来自东方的十四岁年轻人让我心碎。

当班农99岁的父亲从屏幕外挪向路德访谈的镜头前时,他走得很慢,但我相信看直播的战友没有任何人在这个时候离开,大家都选择了等待。

老人说:“我知道班农和Miles 是很好的朋友,他们有伟大的追求,我衷心祝愿他们使命达成。”那一刻我泪流满面,我想到了我的父亲,我在想,当有一天我选择为另一个毫不相干的国家的未来而舍命征战的时候,父亲会在镜头前为我加油,为那个国家的人们祝福吗?我坚信他不会,他会说那是多管闲事。但他会像所有的中国父亲一样,关心自己的孩子是否能找个好工作,娶个好媳妇,生个乖孩子,而至于别人,别的国家,与他何干?共产党的洗脑下,人们哪里还有大爱?

同一天,武汉某所中学一位十四岁的少年,在学校里犯了错,被老师告知了家长,然后母亲在教学楼的过道里径直给了他结实的几个连环耳光。几分钟后,这个少年转身,没有任何犹豫,纵身跳下了五楼。这个视频让我心碎,他用这种方法决绝的告别了这个世界。他一定在怨恨他的母亲,他用这种方式报复自己的母亲,但他无论如何都未曾想过,其实是这个罪恶的体制和政权,让那个生他、养他的母亲变成了这样。

就在前天,当川普总统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的消息传出,国内媒体的欢呼雀跃和一些大V的幸灾乐祸让我几度作呕;推特上一段孩子们的视频让人后背发凉,这是怎样的教育会让人性如此扭曲?是谁让本该天真无邪的孩子们学会了对七十多岁老人恶毒的诅咒?

幸好我逃离了那片土地,幸好我看到了不一样的天空。

但我必须得承认,如果三年前没有跟随文贵先生,没有爆料革命的开智,我也许会继续愚昧下去,我的孩子们未来一定会活成那个我现在无比讨厌的曾经的自己。

我想讲三个故事,关于我的父亲,关于自己,还有我的印度朋友。

我的父亲

父亲曾经是个军医,在文革的时候被莫名的打成了右派,当别人提起他被冠上的帽子“反革命技术权威”的时候,多数时候他都会谦卑的一笑:“谈不上”。

那场浩劫对他,对我们的家庭带来的都是灾难,但他像我看到的很多人们一样用时间治愈了伤痛,最终选择了释怀。我曾经问过父亲,你恨那些给你带帽子的人吗?你恨那些发起文革的体制吗?他说,恨谁呢?受迫害的又不是我一个。每当我和他谈论这些的时候,他都会告诉我,闲谈勿论政治,并会下意识的看下四周,有没有人,门窗是否已关严。我知道,他的恐惧还在。

后来大家的日子好起来了,提起文革,提起那些不堪的遭遇,父亲像所有人一样,已经忘记了伤痛。但父亲还是非常谨慎,告诉我,在家里发发牢骚可以,但在外面绝对不能谈论政治,小心隔墙有耳。我用了半生的时间,都不能明白,为什么父亲没有怨恨,而恐惧却未曾离去。

后来,父母用一生的积蓄买的房子面临强迁,而我们兄弟还远在外地,那些凶神恶煞般的壮汉每天都会明里暗里的上门威胁、恫吓,而更多的时候两个老人都要面对那些卑鄙的伎俩,譬如给钥匙孔里灌胶水,半夜敲碎玻璃然后泼进大便。两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在无助的抵抗,而我和哥哥却在外地屈辱的忍让,一再告诉老人,算了吧,给点钱就搬出来吧。后来,他们当然是败给了共产党。老人在废墟前大哭一场,说“我五十年的老党员却输给了共产党。”再后来,哥哥给父母买了新房,很快,我们就一起忘记了伤痛。

想起来都滑稽,父亲从来不会怨恨这个体制和那个党,对他所受过的所有不公,他总会说:“党都是为人民好,只是那些少数的坏人做了错事而已。”而当日子一天天变好,他却从不忘感恩那个曾经给他带来无比伤痛的组织和体制,他会发自内心的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好生活。”

这个万恶的体制和邪恶的政党,就这样用七十年的时间奴役了人民,也彻底收割了人们的灵魂,让人们心甘情愿的被奴役。幸运的是我们有文贵先生,有爆料革命,点亮了一盏明灯,才让我们有了一丝的希望。

我自己

我也曾经在迷雾中行走,直到三十岁的那年我开始接触外面的世界,我常常迷惑,为何我在国内受的教导总和我在国外看到的不那么一样?

天安门广场的那一夜,我年纪尚小,但疑惑和好奇驱使我不断的寻找真相。我还记得那年我上初三,给我们代课的师范学院实习老师帅气又青涩,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是个意气风发的年代,他兴奋的告诉我们他要离开一阵,去投入那火热的游行,去追求向往已久的民主。后来许久,我们才知道,他只是去参加了游行,然后他就被发配到了家乡的煤矿做了矿工,再后来,我听说他已经精神失常。

他给了我关于民主的启蒙,而他的遭遇也带给我对于追求民主的恐惧和对真相的屏蔽。之后的很多年,我像很多墙内的人们一样,无比坚定的认为是党和国家的英明决策才没有让分裂祖国的企图得逞,否则偌大的祖国将不可避免的陷入万劫不复的可怕境地。于是我无知地和众人一起狂欢着,我也像我的父辈们一样被甘愿奴役着。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我才知道,这么多年,我们被捂住了耳朵,被盖上了眼睛,在世界进步的洪流中我们像一头拉磨的驴只知道埋头转圈。

共产党的邪恶罄竹难书,你很难想象它在整个世界早已布下大局,共产党的幽灵甚至笼罩在你可以到达的任何角落,它渗透到了每一个民主国家,那些埋伏在各个角落的大外宣们在自由的世界里尽情的替他们的主子鼓吹和迷惑着无辜的人们,想想都可怕,如果没有文贵的横空出世,没有爆料革命这三年的民智开启,这个世界终将笼罩在共产党的邪恶和黑暗之中。

我的印度朋友

工作的缘故,认识一个印度的朋友,尽管未曾谋面,但三年来他还是无私的给我提供了很多帮助。半个月前,看到印度的新冠疫情再次爆发,每天都是八万九万的新发病例,我问他怎样?他回复我:“每一天都像生活在一场噩梦之中,更可怕的是根本不知道它何时结束?我所在的小区已经有五十个认识的人确诊,而其中十个人已经离世。”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但我对他的恐惧感同身受。

我把闫丽梦博士的论文发给他,我把闫博士接受印度电视台采访的链接发给他,我想让他知道共产党病毒的真相,善良的他说,非常感谢我给他的信息,但他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会有人做如此恶毒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

我终于明白,郭先生哪里是在拯救中国,他其实是在拯救这个世界。

我清楚地记得朱利安尼先生在和闫丽梦博士会晤后,在看过闫博士的论文和所提供的证据后清楚的在电视采访中针对病毒来源说:“我们看到了不同的世界。” 为文贵先生祈祷,为爆料革命祷告,祈求上帝尽快让这个被中国共产党邪恶与黑暗弥漫的世界尽快醒来,take down the CCP, 让无辜的人们无论在哪里都不再有恐惧。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每个人心中都是有自己雅典娜这个能力,农场将在雅典娜女神的智慧和正义的庇护下发展壮大。农场有专人接待,专人为你服务,享受G系列的福利,保障你的权益。灭共没你不行,每位会员都是农场的主人。 🏠 请联系Discord平台,期待战友们的加入,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aaqJrdY。🌹欢迎大家订阅🌹:1. Youtube油管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tz4lmA7mG3FzYbylgqjTQ);2. GTV频道(https://gtv.org/web/#/UserInfo/5f72f8f60cd82c6bb6a248a6);3. 推特频道(https://twitter.com/himalaya_au) 10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