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供应链全面逃离中共

图面来源:https://news-flash.info/china-scrambles-to-stem-manufacturing-exodus-as-50-companies-leave/

台湾在科技产业链扮演的角色

根据《日经亚洲》(Nikkei Asia)LAULY LI 和CHENG TING-FANG的联名报导,各国已经就与CCP产业链脱钩开始行动。在台湾的一间苹果供应商表示:美国政府直接呼吁该公司切断与中国的联系。 此外,美国官员还与几家供应华为(Huawei)使用的台湾芯片制造商进行了会晤并谴责该公司为CCP进行间谍活动。

一位熟悉此事的芯片行业消息人士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确保我们清楚地了解美国的出口管制规则,并告诉我们美国对华为的立场。”在一年的时间里,美国针对其华为对出口管制规则进行了三次修订,今年到目前为止又增加了约70家公司和组织。

在美国这一新兴政策方面上,台湾处于关键地位,因为台湾的科技公司对美中双方的销售均相等-从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TSMC)到富士康集团(Foxconn,前称鸿海精密工业)。两家公司的客户群有苹果,微软,谷歌,亚马逊,高通,惠普和戴尔等美国顶级公司,以及华为,联想,小米,阿里巴巴集团和OPPO等中国领先企业。在新技术冷战中,台湾公司正处在一条分隔中美的断层线上,尽管不情愿,台湾公司仍被迫选择一方。就在上个月,美国政府通过AIT公开回应了其私人信息,即所有外国技术供应商都应离开中国。

一些大型科技公司起初试图美中两边都讨好

苹果(Apple)总收入的20%,英特尔(Intel)收入的20%以上和移动芯片高通(Qualcomm)的60%的销售都来自中国。一位熟悉行政级别的消息人士说到“苹果一直在培养中国供应商。其背后的理由是,它赋予了苹果与现有供应商更多的价格讨价还价的能力,但现在它也已成为分散地缘政治风险的战略,”像是在苹果公司的同意下,台湾纬创资材于今年夏天将其在中国昆山市的iPhone组装厂出售给了中国国内竞争对手立讯精密(Luxshare Precision Industry)。立讯有可能成为中国大陆相当于台湾科技制造巨头富士康规模的公司。以及在8月,中国的蓝思科技(Lens Technology)还从台湾一家Apple金属外壳供应商可成科技(Catcher Technology) 购买在中国台州市的iPhone外壳工厂。

富士康已经将部分生产转移出中国,但坚持认为他们不会选择一方。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刘扬在八月份在台北举行的一次投资者会议上说:“向G2(两人一组)的全球趋势是不可避免的。如何为两个大市场服务是我们一直在计划的事情” ,指的是美国和中国。

一位中国供应链主管说:“我们正在做的是试图保护我们自己免受在美国和中国这两只大象之间的战斗中受伤。”他补充说,他们一直在试图悄悄处置一些中国资产,并把钱从国外拿出来投资东南亚。他补充说:“我们担心,如果美中之间的紧张局势继续恶化,我们在中国的资产有一天会成为人质。”

各国各公司开始迁移的状况以及面对的挑战

对于科技行业而言,这标志着中国制造的时代终结。COVID-19的突如其来的爆发进一步推动避免将其所有资源集中在一个地区中的风险。同时,对中共的科技公司潜藏的外国间谍活动的风险更是一大危机。中共的数据显示,根据以上原因,各行各业的大约2000家台湾,日本和韩国公司-包括许多关键技术供应商-已表示计划在中国以外地区进行生产。科技公司,尤其是苹果等美国品牌供应商,正在考虑将其总产量的15%至30%运出中国,这相当于其在美国的出货量的份额,并要求其亚洲供应商在下一个年度也要安排中国境外的生产计划。

日本已经启动了一项2200亿日元(合20.8亿美元)的补贴计划,以鼓励企业将制造业带回国内,并另外拨款235亿日元以资助将生产转移到东南亚。截至今年7月,近90家日本公司获得了补贴,而1600多家公司已经申请了补贴。同时,台湾自2018年底以来一直在开展“将生产转移回台湾”运动,并提供特殊的税收优惠和贷款利率。

另外,苹果从今年年初开始在越南开始大规模生产其广受欢迎的无线耳机AirPods,并计划将更多产品带入东南亚国家,而就在去年,所有此类产品都还在中国境内生产。总部位于库比蒂诺的苹果还要求主要的iPhone组装商富士康和纬创( Wistron)扩大在印度的生产能力,并急于另一家关键供应商和硕(Pegatron)在今年夏天迅速在印度建立工厂。

韩国三星电子( Samsung)于2019年关闭了其在中国的最后一个智能手机组装工厂,以将重点完全转移到越南和印度。在两年前,用于Google,Amazon和Facebook数据中心的服务器的生产已经转移到台湾,所有这些服务器原本都是在中国制造的。

苹果手表的台湾制造商仁宝电子(Compal)已在越南获得土地。AirPods和小米手机的台湾制造商英业达

(Inventec)也在马来西亚设有工厂; iPhone和Acer笔记本组装商纬创在菲律宾设有工厂。但是这些工厂通常规模较小,分散在东南亚各地,尚未满负荷运转。

台湾仁宝还向惠普和戴尔提供零件,该公司已在越南北部的Vinh Phuc省开设了一家工厂。但是,由于未能按照承诺使用土地和雇用当地劳动力,当地政府于2013年对其处以罚款,并收回了大部分财产。

尽管这些东南亚的工厂开始运转,但东南亚效率低下对供应商构成了新的挑战。苹果,惠普和戴尔的主要电源组件供应商台达电子公司(Delta)董事长郑崇华说,他的公司已针对贸易战启动了一项多元化计划,以扩大台湾,泰国和印度的生产。

昂贵的迁移 必要的迁移

但是,离开中国的代价巨大。因为中共提供良好的基础设施,以及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熟练劳动力无与伦比的配合,加上能够动员成千上万的工人,只需一个电话就能在数小时内交付零件。 美国银行证券的研究表明,从泰国到美国商店上架产品的交货时间最多可能需要40天,几乎是中国的两倍。

一家主要的印刷电路板制造商欣兴电子(Unimicron Technologies)的高管说,对于他的公司及其同行来说,将生产转移到国外仍然极具挑战性。 “至少有30至40个制造过程。…在中国,我们拥有完整的产业生态系统,我们与所有上下游供应商都非常接近。…转移到其他任何地方都意味着所有过程物流需要重新设计,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再次对工人进行培训。”台湾印刷电路协会会长李长明说 “这意味着成本增加。”

和硕董事长童子贤说:“如果离开中国,高科技制造业将面临根本的变化。”他的公司以前只在中国和台湾集中生产,过去两年在印度尼西亚和越南建立了新的生产设施,并将在印度建立新的生产设施。 “过去,动员中国其他省份的零部件只需要两个小时。但是将来,随着供应链在中国境外的分散化,至少需要一到两周的等待时间。”

在贸易战之前,由于中国成本上涨和劳动力短缺,一些供应商正在寻求将一些产品转移到东南亚。在过去的四到五年中,制造商在高峰季节吸引越来越多的生产线工人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近年来,缺乏工人,土地价格和工资上涨已经成为供应商的头疼问题,并且已经促使公司在中国以外寻找替代方案。

预料美国大选结果不会改变科技产业链离开中国

各行各业和市场观察家正在密切关注即将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但大家都相信,无论谁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美国和中共之间的竞争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都不会消退。

新美国安全中心技术(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CNAS)与国家安全计划高级研究员马丁·拉塞尔(Martijn Rasser)说,美中两国不太可能回到过去的“美好时光”。哈佛商学院管理学院教授史威(Willy Shih)对日经新闻表示:“我认为高科技产品的许多供应链迁移运动已经启动,并且其势头将很难改变。”

原文出处

翻译报道:william

译评:

产业链移出中国绝对是势不可挡的趋势。去年爆料革命就提到,各产业链需要一年的时间移出中国,后来因为CCP Virus爆发、中共偷窃美国智慧产权事件,整个外移的速度更是加快。自从CCP于2001年加入WTO后,近20年来挟持着14亿人口作为庞大而廉价的劳动力,为各国的产业做廉价劳工,CCP从华尔街获取暴利,再在国内各地盖出昂贵的房子卖给辛苦赚钱的打工百姓。CCP不灭,所有14亿人的幸福都是虚幻不实际的。接下来,让我们继续以行动来传播唯真不破的灭共事实,耐心等待重锤落向中共的那一天。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