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联盟质疑梵蒂冈对中共国的侵犯人权保持沉默

新闻来源:Breitbart《布赖特巴特》;作者:THOMAS D. WILLIAMS, PH.D.;发布时间: 2020年9月29日

翻译/简评:Cathy r;校对:许先生;审核:海阔天空 ;Page:拱卒

简评:

中共国的人权记录劣迹斑斑,中共国对宗教的压迫、对宗教界人士的压制震惊世界,然而联合国和梵蒂冈却视而不见,默不作声,怎能不让人觉得惊讶?中共国对宗教的迫害越来越严重,梵蒂冈却还与中共国签订秘密协议,并公然为中共唱赞歌。梵蒂冈本来应该是受苦难的人们的代言人,但如今却公然违反自己的信条,失去宗教领袖的道德力量,每个人有正义感的人都可以对他们进行谴责。


越来越多的力量联合质疑梵蒂冈对中共国侵犯人权的沉默

罗马: 越来越多的人权倡导者和观察家对梵蒂冈对中国共产党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沉默发声表达困惑

尽管罗马教廷不断呼吁在其它地方停止侵犯宗教自由的行为,教皇方济各和梵蒂冈的其他重要人物都避免批评中共国正在发生的这种侵权行为。

例如,教皇方济各在去12月的年度圣诞致辞中,为世界各地的动乱地区祈祷,缅怀所有遭受迫害的人,但在几乎详尽的清单中却明显没有提到受到迫害的中共国宗教信徒或正在进行的香港支持民主的抗议活动。

在提到因坚持信仰而遭受苦难的人时,教皇列举了“中东”,“敬爱的叙利亚人民”,“黎巴嫩人”,“伊拉克”,“也门”,“整个美洲大陆”,“敬爱的委内瑞拉人”,“敬爱的乌克兰人”,“非洲人民”,“刚果民主共和国”,“布基纳法索”,“马里”,“尼日尔”和“尼日利亚”。

但对中共国基督徒、法轮功成员或受迫害的维吾尔穆斯林人却只字未提。

教皇本人通过提到一个奇怪的认知失调的案例,对中共国赞不绝口,坚称其共产主义政府保护宗教自由,并坚称其“教堂满是人”。他还改变了教会纪律,允许中共国天主教牧师参加国营的中共国天主教爱国会,而该协会是在毛泽东主席的统治下成立的与罗马教会并驾齐驱的教会。

方济各为迎合中共所做的努力遭到批评者的指责,比如香港前主教陈日君(Cardinal Joseph Zen)指出,教皇方济各的天真正在“杀死”中共国的地下教会。

美国主教们不寻常地偏离了梵蒂冈领导的道路,呼吁信徒们为中共国基督徒祈祷,并请求他们了解习近平政府正在实施的骇人听闻的侵犯人权的行为。

今年6月,美国主教们发表了一份尖锐的公报,指出中共令人震惊的侵犯宗教自由的行为。

这些主教指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共国的公民有有限的宗教自由。但自2013年以来,在政府发起的宗教‘中共国化’,即让宗教符合政府认可的中共国文化解释的运动下,宗教迫害加剧”。

主教们说 “虽然梵蒂冈已经就主教任命问题与中共国达成了临时协议,但由于地下教堂被关闭、牧师被拘留、十字架被摧毁、圣经被没收及18岁以下的儿童被禁止参加弥撒和接受宗教教育,他们仍然持续受到有关中共国政府迫害的报告。”

除了受迫害的基督徒的苦难外,主教们还强调了中共国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情况,特别是维吾尔人的处境。

“穆斯林遭受了严重的人权侵犯,”主教们写道,“自2017年以来,80万至200万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和回族穆斯林被任意拘留在大规模拘留营中。”

同样,亚洲主教会议联合会主席缅甸红衣主教查尔斯·博(Charles Bo)今年夏天发表了一份声明,指出在中共国“维吾尔穆斯林正面临着当今世界最严重的大规模暴行,我敦促国际社会进行调查”。

并不只是教会人士在批评中共国的暴行和梵蒂冈的绥靖政策。

今年早些时候,英国最后一任香港总督彭定康勋爵(Lord Chris Patten)表示,梵蒂冈2018年与共产党签署的关于主教任命的协议中“对中共国的看法大错特错“。

彭定康告诉英国天主教杂志《牌匾》(Tablet),“这是非常可悲的,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国的事情更加倒退了。”他进一步说,梵蒂冈在这个时候向共产党套近乎是“奇怪的”。

自2003年以来一直是牛津大学校长的彭定康问道,“当有一百万或更多的维吾尔族穆斯林在新疆被关起来时,你怎么能在宗教问题上与中共国和解呢?”。

1992年至1997年任香港总督的彭定康勋爵说,他理解梵蒂冈为什么对中共国感兴趣,但质疑其时间和方法的恰当性。

“我当然赞成他们尽力让天主教徒和基督徒更容易在中共国礼拜。”自己也是天主教徒的彭定康说。

“我只是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时期,去与已经在人权问题上倒退的中共国政府一起做这件事,这会让人权问题变得更加严峻。这就是习近平一直在做的事情。“他说。

彭定康勋爵说,“我自己非常同情红衣主教陈日君和其他人。”

7月下旬,《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一篇令人震惊的文章将著名犹太人对中共国暴行的反应与天主教会的反应作了不客气的比较。

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Rogers)在他的文章中指出,英国犹太人代表委员会主席玛丽·范德尔·齐尔(Marie van der Zyl)把今天中共国维吾尔人的困境跟对犹太人的大屠杀相提并论,然而梵蒂冈并没有提出同样的指控。

2020年2月,梵蒂冈圣座与中国举行了数十年来最高层级的官员会谈,议题包括2018年9月允许梵蒂冈在中国当局预先认可的人选中任命主教的临时性协议。

范德尔·齐尔女士指出,没有人会看到了证据而意识不到“今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生的事情和75年前在纳粹德国发生的事情之间的相似之处:人们被强装上火车;宗教男子的胡子被剪掉;妇女被绝育;令人联想起集中营的可怕幽灵。”

罗杰斯说:“但奇怪的是,教皇方济各的声音却没有出现,他通常是被压迫者的有力拥护者。他的沉默说明了梵蒂冈与中共国达成协议的危险,并说明教会中其他的人必须发声。”

罗杰斯写道:“最让我震惊的是方济各的沉默。几乎每个星期天,当他祈祷三钟经(Angelus)时,他都正确地提到了世界上某个地方的一些不公正。他过去常常不仅谈到全世界基督教徒受到迫害,而且谈到缅甸罗辛亚人的困境;叙利亚、也门、乌克兰和尼日利亚的冲突;以及人人都应有宗教自由。”

今年夏天,多米尼克·劳森(Dominic Lawson)在为《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撰写文章时,也对梵蒂冈顽固地不愿用其道德权威将中国共产党绳之以法表示了类似的困惑。

劳森写道,“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与日俱增的关于中共国新疆省的集中营甚至种族灭绝的证据表示关切,一个以整个人类苦难为其核心使命的罗马教廷却一直保持沉默。“

劳森补充说:“这是罗马教廷为实现与北京的全面双边外交关系而进行的长期努力的一部分。梵蒂冈的外交官们以为这会让他们有能力跟一个世界级的力量打交道。但是方济各做出的让步,是他的前任们,尤其是强烈反共的约翰·保罗二世不会做出的”

他写道:“罗马任命的主教被北京接受的、以及以前被逐出教会的主教所取代,这在忠实的天主教徒中引起了恐慌。一位牧师对我说,这是‘不忠、愚蠢和背叛的行为。’”

梵蒂冈的观察家们将罗马教廷奇怪的不愿公开指责中共国的侵权行为归咎于它与这个亚洲巨人建立外交关系的强烈愿望,所以梵蒂冈一直愿意对无数的残酷行为视而不见。

梵蒂冈资深记者约翰·L·艾伦(John L.Allen)写道,去年5月罗马教廷竭尽全力争取与北京建立全面外交关系。

教皇方济各在总接见期间,与一些打破礼节接近他的中国朝圣者分享时刻。中新社图片/《罗马人报》。

艾伦先生写道,梵蒂冈“对与中共国的关系贪得无厌,而且往往显然愿意以压制反对意见并放弃大量利益来实现这一目标。

简而言之,艾伦说,“梵蒂冈正在向北京求好的过程中全速前进,以实现全面外交关系、教会的安全法律地位以及全球舞台上的伙伴关系为最终极目标。”

梵蒂冈魅力攻势的关键在于其2018年与中国共产党关于中共国主教任命的秘密协议,这一举动在当时受到了雪崩般的批评,而且在协议签署后,中国共产党对基督徒的持续迫害反倒越发加剧。

帮助受迫害的基督徒的慈善机构Nasarean.org的创始人本尼迪克·基利(Benedict Kiely)神父对梵蒂冈愿意向一个似乎没有多少回报的敌对政权提供道德信誉表示惊愕。

基利神父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哀叹道,梵蒂冈在2018年与中国共产党签署的关于主教任命的协议中出卖了一切。在任命天主教主教方面,把权威让给了中国共产党,但几乎未受到任何回报。

基利指出,“在理论上,秘密签署的协议允许‘官方’爱国教会和地下教会之间有某种联合,尤其注重梵蒂冈和政府共同批准任命主教。” “然而,在大多数知情的观察家看来,协议把大部分权力都给了中共政府。两年后,中共国98个天主教教区中有一半以上仍然没有主教。”

他写道:“与此同时,共产党的官方教义是使中共国的宗教生活,不只是天主教,全面’中共国化。地下教会的迫害仍在继续,主教和牧师仍在被逮捕。”

基利神父指出:“根据美国敞门慈善组织(Open Doors USA)的说法,近几年来,随着对’教会生活‘教区活动、宗教教育、社会行动的迫害达到他们估计为“90%的迫害,中共国对宗教的‘每一方面的迫害’都有所增加。”

他说:“据一些专家说,世界才刚刚开始意识到对中共国维吾尔族穆斯林的迫害达到种族灭绝的程度。据保守估计,在‘再教育营’中有超过150万的维吾尔人。“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反对罗马教廷的中共国政策,教皇方济各有可能破坏其教皇的历史名声。

如果以保护穷人和被边缘化的人为标志的教皇,不是因为他在改善边缘人处境方面的成就被铭记,而是因为他对中共国的沉默,那将不仅是悲剧的,更是是讽刺的。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点击spark adobe版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