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正悄然发生着一场不流血的社会主义政变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坐看云起时

发表 WJ

《国家邮报》10月2日报道,加拿大正在悄悄地经历一场社会主义政变,这个社会主义革命,通过重新分配社会财富来达到没收公民资产的目的。而这一切,均是在加拿大所有的纳税人的资助下完成的。

图片来源:reddit.com

作者指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被公认为是21世纪新型社会主义的公开鼓吹者,布道者。也许在一年前加拿大人还没有清醒地意识到的话,CCP病毒大流行以来特鲁多试图给予自己国王般的权力和自由党政府的所作所为,已经令许多加拿大人意识到了加拿大正在进行着一场社会主义政变。而上周自由党政府公布预算案时的讲话更令人们看清楚了这一点。

当前加拿大的赤字高达3430亿加元,已经开始实施类似阿根廷的永久债务计划。更令人担忧的是,对CCP病毒的救济已经膨胀到与健康全然无关的问题上,例如完全不环保的 “绿色能源倡议”,而不是自然资源开发。

政府推行的政策越来越缺乏透明度,且缺乏应有的公平。例如:利用新的规则,使较小的零售店和杂货店难以经营,却保护较大商店正常运作;禁止礼拜,却不禁止抗议;限制民众的家庭聚会,政要们却可以完全不遵守。

耗费纳税人4,645亿加元向身体健康、达到工作年龄的加拿大人提供每年24,000加元的收入保障,向全球狂洒数亿加元帮助其他国家抗击CCP病毒,但加拿大人却没有足够的检测,小企业和农民也没有接受到足够支持以度过危机。加拿大人完全不知道这些没有答案问题背后的隐秘动机,但实质上正在被政府绑架威胁,如果不支持这种极不合理的开支,那么政府将完全不会向加拿大人提供任何帮助。

特鲁多明确表示,他希望加拿大成为一个 “后民族主义 “的国家。他正在加拿大进行着一场悄无声息、不流血的社会主义革命,试图通过民众对政府的经济依赖性来控制加拿大人的生活。

在这场社会主义革命下,政府只需通过房屋产权税重新分配财富,没收合法购买和拥有的狩猎枪支,增加无处不在的碳税,甚至可能通过对私人出售房屋征收新税,没收加拿大人部分退休储蓄,便能达到财产重新分配的社会主义目的。

许多加拿大人已经开始担心特鲁多将加拿大转变为一个无现金社会所带来的影响,害怕自由党会实行类似于中共国目前实行的通过5G摄像头监控人们行为的社会信用评分。为此,大家不信任COVID Alert的手机应用。

但是,事实比人们想象得更险恶得多。当政府有权决定哪些企业可以开业,哪些企业不能开业,哪些工作岗位是必不可少的时候,他们根本不需要社会信用评分。

回顾加拿大失败的暑期工作,自由党早已打响了第一枪,根据个人信仰来决定是否给予政府支持。他们躲在政府官僚机构的背后来操纵这一切。而且他们还已明确表示,他们认为这些信仰将导致人们不适合担任公职、成为法官或担任任何有影响力的社会职位。

加拿大人必须要警醒了。这种专制的社会主义议程表现得非常隐蔽。根本没有必要把持不同意见者投入监狱,只须制定新的社会规程,对那些不遵守不断增加的社会 “规范 “的人们的轻微违规行为,进行罚款或监禁即可实现。社会主义国家都有两套规矩,一套适用于与政客和官僚有关系的人,另一套适用于普通人。恐怕在社会主义的加拿大也一样:最近我们已经看到政客们有重大的利益冲突,却只被处以小额罚款或小小惩罚。与此同时,普通公民却可能因为举办晚宴或与孩子在公园共度时光而面临巨额罚款。卫生部长一面警告加拿大人不许旅游,自已却在疯狂地积攒飞行积分。

幸运的是,加拿大目前依旧还是一个民主的国家,如果加拿大人都能开始积极参与和阻止他们的计划,特鲁多的政变将不可能成功。

评:中共几十年来用“蓝金黄”,“双修邪教”和操纵选举等种种方式已在国际上形成一个庞大的代理人势力。CCP病毒大流行,是中共妄图搞弱世界,搞乱世界,成为世界霸主计划的开始。与此同时,所有亲共的势力都在病毒大流行中,利用人们的恐慌和紧急状况授予的特权,用种种方式在全世界各处进行着不同程度的社会主义政变,实在是令人不寒而栗。

加拿大特鲁多政府从疫情开始,一方面对中共走狗世界卫生组织亦步亦趋,在各种场合无耻地为中共洗地,另一方面,试图用军方的力量实施秘密警察之职,加强对加拿大人的洗脑和言论控制;通过法案严控各种媒体包括网上自媒体;利用警察上门质询普通加拿大人在社交网络上发表的与政府口径不一致的言论;对外大洒币,对内建立人们对政府的经济依赖;对政府官员的腐败,轻轻放下,普通民众和小企业对政府稍不顺从导致的经济惩罚却愈涨愈高。

我们可以看到这并不是独立发生的事件,这种场面在世界各处比比皆是。从穿着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头像裙装的美国佐治亚州长治下的佐治亚州愈演愈烈的混乱,到滥用警力抓捕普通民众和记者的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从中共走狗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试图推广的疫苗护照,到与中共深层勾结的梵蒂冈教皇公开宣称病毒大流行说明了资本主义的失败,世人已经可以明显看出,这是一个中共和全球黑暗势力联手推动的一个庞大的邪恶计划。

这个庞大的邪恶计划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牢牢地把控了教育和媒体,对民众进行各种洗脑;利用种族和宗教的不同,成功地在人群中置入了对彼此的仇恨和分裂;它们渗透进了各行各业,这种渗透从这次疫情医学界的沉默和无耻洗地就可见一斑;通过选举操控试图改变政治形态—澳大利亚学者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的《隐藏的手》(Hidden Hand),记录了中共如何利用目标国家的精英来扩大其影响力和控制力。书中说“中共对其控制的选举候选人的宣传在加拿大最为先进”;利用紧急立法实现它们剥夺公民权利的隐密计划—–澳洲近期紧急通过的达顿修正案,允许警察和情报机构追踪、逮捕和审问年仅14岁的儿童。还中止了人身保护令的规则,并允许国家任意限制被告获得法律代表的机会…… 一切的一切正在告诉世人,当今的世界正在进行着一场正义与邪恶的终极对决。

10月1日加拿大蒙特利尔示威游行中,一位首次参加游行的战友说,当他正视西方极左教育体系对孩子们的洗脑和世界正在发生的迅速而激烈的转变时,他真正地意识到每个人都有义务站出来,为自己、为自己的下一代向邪恶勇敢说不。的确是这样,中共邪恶的黑网早已遍布全球,全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应该清醒过来,坚决阻止中共对世界隐秘的改变。只有消灭了中共,世界才能有真正的未来。

相关新闻

1984进行时 加拿大政府加紧言论管控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aolanqu
11 月 之前

不乐观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