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争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席位的危险举措

新闻来源:《国家评论》;作者:吉米·奎因;发布时间:2020年9月13日

翻译/简评:致良知;校对:Julia Win;审核:InAHurry;Page:草根 文人

简评:

中共国通过收买、威胁、渗透各个非民主国家来控制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决议,使其向有利于中共的方向发展。美国等西方国家虽然在其中占据主要位置,但由于票数劣势,难敌中共所收买的众多拥有不良人权纪录的国家的票数,被中共制肘。中共拥有可能是世界上所有关于人权的臭名昭著的历史记录,却成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来指导别国的人权政策,实乃荒唐,令人不齿!

每当中共国境内发生令人发指的人道危机的时候,中共总是能在联合国通过各种手段来使国际噤声,即使不能完全压制事态发展,也会极大地降低事件所造成的影响。例如镇压香港反送中运动,西藏的种族灭绝政策以及近期在蒙古发生的清除少数族裔语言文化的行动,虽然在国际上被许多媒体有所提及,但终究只是停留在媒体层面,一旦上升到国际法律层面,对中共制裁的进程就变得困难重重,一再搁置。人权受侵害者无处发声,没有相关机构能做出有效、公平且合理的行动来帮助受难者。这也很大程度上暴露了一些国际组织已经失去了其原有的机能,变成了中共所控制的玩偶。鉴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国际组织已被中共架空的事实,相关组织清理中共在其中的影响力变得迫在眉睫。

中共争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席位的危险举措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18年在日内瓦举行的会议。(丹尼斯·巴利布斯/路透社)

允许中共代表团主持会议的条件是结构性的。

中共党国正在进行为期多年的运动,以抹除其境内少数民族的特征,清除香港民主政体的残余,并压制不同的声音。但是,如果你通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 Human Rights Council)周一召开的新一届会议的议程跟踪这些事态的发展,你几乎看不到这些。

该理事会的47名成员是在年度选举中被给予两年任期的,下一届选举将于10月举行。自2006年该机构成立以来,中共国已经连任了其中四届该机构的理事,虽然中共国目前不是该组织成员,但这次将成为该组织的候选国。可是即便你不是人权律师,也能看出中共国加入该组织的问题。

每当中共国寻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席位的时候,一些人权捍卫者都试图指出北京在相关问题上的恶劣记录,虽然这是徒劳无功的,但却是可敬的。最近的一次尝试是在上周,以300多个非政府组织联署的一封信的形式出现的,他们写道:“中共国已将海外人权捍卫者作为目标,压制了世界各国的学术自由,并进行了互联网审查和数字化监视。”

随着中共国人权状况的恶化,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越来越大。香港的镇压行动激起了一次批评的浪潮,新疆的人口控制运动的新证据也引来了批评。局势变得如此严峻,以至于6月,数十名联合国人权专家呼吁召开一次前所未有的安理会特别会议,来讨论中国共产党侵犯人权的问题。虽然比起曾经的沉默,这是一种进步,但不要指望这次会议会举行。

中共国之所以在安理会没有受到有意义的批评,原因在于允许具有恶劣记录的非民主国家竞选安理会成员,参加辩论,甚至起草和表决决议。话句话说,这个世界上最高的人权组织往往充当独裁国家加强其权利、并转移人们对其滥权关注的工具。

正如中共代表团最近所证明的那样,为了获得关键选票而联合起来的独裁政府,往往数量众多,足够达成它们的目的。仅在过去几个月中,在西方对中共的行为态度日趋强硬的背景下,中共外交官就说服了数十个国家签署了支持北京在新疆和香港采取行动的信函。北京还利用了这种影响力(至少部分是通过对发展中国家的财政援助而获得的)来阻挠政治上令其头疼的选票。迄今为止,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 Human Rights Council)从未谴责过中共无数次侵犯人权的行为。然而,在6月底举行的最近一次会议上,理事会确实有时间听取香港首席执行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的发言,她向该机构保证,在她发言当天对香港实施的《国家安全法》不会威胁到香港的政治自由。理事会也有时间考虑北朝鲜对美国种族主义的担忧。

理事会还批准了中共代表团起草的一项决议,该决议提倡北京最喜欢的口号之一,该决议涉及在人权问题上的“互利合作”。这份文件充满了外交上的陈词滥调,掩盖了反映中共观点的更微妙的语言,即中共不应因为镇压基本权利而受到国际审查。

这项决议是在遭到其他成员的抵制下通过的,它显示了中共如何在国际人权架构中逐步巩固其口号的。中共国显然不需要目前的人权理事会成员资格来推动其议程。尽管北京一直在联合国的人权机制内努力避免其行为受到谴责,但在习近平领导下,北京做得更加积极,习近平曾试图将中共国重塑为多边主义的捍卫者。

该战略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奏效了。根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一份报告称,中共国于2017年在人权理事会上首次提出了一项决议,然后于2018年又提出了另一项决议,两者皆“强调国家主权,要求和平对话与合作,而不是进行调查和呼吁国际采取行动,并推动国家主导的中共国发展模式。”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厅之外,中共国驻日内瓦代表团正在进行一场咄咄逼人的行动,以恐吓那些胆敢发表反党言论的异议人士。中共尽其所能阻止人权倡导者离开中共国,但是成功到达日内瓦的人却被视为从未离开过中共国。维权人士被中共外交官反对的声音所淹没,他们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的大厅周围被拍照和追踪,并遭到来自由北京支持的由“政府组织的民间组织”的工作人员的骚扰。

所有这些(哄骗,外交手段和恐吓行为)都让北京在日内瓦占据了上风。尽管美国已于2018年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但它仍继续参与其部分职能,并继续在审议过程中批评中共国。

如果华盛顿仍然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的话,华盛顿可能对会议结果有更大的影响力。但是,中共国对非西方国家的影响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美国的反对意见都无法有效地削弱北京在联合国的影响力。允许中共代表团主持会议的条件是结构性的。像乔·拜登所承诺的那样,如果美国无条件地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话,美国将继续使该机构的程序合法化,该机构一贯且故意地忽略了生活在世界许多独裁统治下的人民的困境。

留在理事会中的自由民主国家就是这么做的,周一,这个由独裁政府所统治的人权组织的闹剧将继续上演。如果没有美国为首的协调推动改革人权理事会,或没有构建一个更好的替代方案,中共重新定义人权并利用国际组织实现其独裁目的的企图将继续有增无减。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点击Spark Adobe版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