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疫情作战室409期

战友之家新闻译制组制作

409.摘要

伯尼桑德斯说:民调里发现仅四分之⼀的拜登持者会在选举日亲自投票,约三分之二的川普支持者会亲投。

所以邮寄选票是民主党胜出的唯一机会,但邮寄选票多诈术,已知有买票、集票现象,战斗室举出各种出包状况。

观众朋友们,采取行动:

第一,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推广这些故事,转推战斗室的节目。战斗室对这选举的报导比任何节目都多 也比他们有深度。

第二,报名成为志愿者。

第二,成为一名选举官,监督投票、验票、计票过程。

部分已成为美国公民的索马利族群,不想卖票,他们想去投票,做原本应该做的这故事很有力,比川普纳税还大,但是外面的平台没有报导。

选举的诚实性,很重要的事,(突发:川普已要求司法部立刻开始调查),但是没获得广泛的报导,主流媒体没问,福克斯也没有深入采访。英国已有20年邮寄投票的经验,所有人都知道是场灾难。

小川普捍卫父亲,指《纽约时报》选择性报导川普的纳税。

反川普的势力要转战街头和法庭,企图将民主决策中心从美国人民真正有发言权的地方转移,因为他们无法在选举中取胜。他们有三个战场:法律战,街头暴动,信息战。

当信息被遮蔽时,普通人能怎么做?要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明白这选举如何被窃,保持警惕。要参与,做志愿者,要很警惕。

麦可杨(战地记者):波特兰的街道非常空,到处都是无家可归的人,很病态,这里有很大的毒品问题。

很多保守派普通市民,在祈求自由,发生殴打、暗杀事件,很多人都很害怕。

示威的流氓是一帮暴力、肮脏、崇尚共产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反文明的人,是危险分子,他们肮脏,满口脏话,行为龌龊,有些人似乎从来不洗澡。

我刚从亚洲回美,香港的示威者是非常和平的,他们扔出去上千的燃烧瓶,但是没尝试用这些去攻击警察,没尝试去害人,大部分受高等教育,有明确的目标,他们只是反对共产主义。

麦克西:香港学生在为自由而战,反对共产主义;美国混蛋却在为共产主义而战,反对自由。

在满天的杂音中找真正的信号。左翼的推文全是有关川普的税,没什么一些值得探讨的问题,这只是主流媒体借机帮助民主党来转移视线的手法,他们不想人们去讨论烧毁、利诱,以及美国各城市所发生的黑命贵的重要问题。黑命贵的支持度已从50%以上下降到30%以下。

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放出对黑命贵的支持,郭文贵5月份就指出中共和这些马克思主义组织有联系,极左翼势力是国际恐怖组织,他们是文化马克思主义,是新红卫兵,想让美国看来无法治理。

中共的金钱、运作 随处可见,他们是这一切的根源,推翻中共,就打破了达沃斯派的生意模式,打破全球精英的生意模式,人们产生共鸣,全球关注,老百姓会站在反共这边,因为这是一场共同的抗争。

川普主义第三次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由澳洲一名教授推荐,他认为川普主义是非同寻常的,

「他首先具有常识,只受国家利益的指导,这也是西方联盟的利益」,

「他所做的决定是不再让美国陷入无休止的战争,这战争除了杀死数千名年轻美国人外,什么都没有」。

阎博士推特账号被封杀,中共官方媒体新华社在推特上使用种族主义术语,推特却听而不闻,令人难以置信。他们对总统进行审查,对重要声音进行事实审查,谁又来审查这些审查员?

丽兹尤尔(律师,尤尔儿童创始人):梵共秘密协议。梵蒂冈脸皮很薄,非常关注来自美国的批评。美国与全世界的天主教徒需要向他们的主教、红衣主教、枢机主教和圣座大使抗议,要求立即取消这项交易,同时要守住钱包,在停止协议前,不要捐钱给教堂。在未来几天和几周内会看到更多来自梵蒂冈的丑闻。

莱希(反信息战的一把声音):老百姓对信息战的反弹。谷歌正在压制保守新闻,因为他们不会让真相散播,只有绕过它们。

班农:「国家脉搏」类的新闻网站很火,到处都涌现坚持真相的地区报纸及网站,表示人们正在寻找替代声音。

卡森:过去20年的旧组织、旧机构在这场战斗中只在意见与理论上着墨,在火线缺席,因为他们不想做艰苦的工作。查证、确保故事真实是件辛苦工,如果有一点出错,就会被告,那就完了 。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47

灭共之时,你在哪里? 灭共之后,你想在哪里? 灭共,就差你一个! 10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