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进行时 加拿大政府加紧言论管控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坐看云起时
校对 文锦

据TrueNorth 9月28日报道,加拿大自由党政府准备在几周之内推动立法,修改1991年以来的《广播法》,意图“规范”加拿大所有的媒体报道,包括网上自媒体。

加拿大遗产部部长吉尔博(Steven Guilbeault)表示,他将在未来几周提出关于改革《广播法》的立法。新的立法改革将确保加拿大广播业的 “公平性”,迫使国际公司遵守加拿大的法规。此前,广播和电信立法审查小组曾发布报告,建议互联网新闻机构应向政府机构注册。吉尔博上周曾指责,”一些右派 “批评自由党打算审查和用执照来规范媒体公司和网上自媒体。他在周五回答提问时彻底否认他有任何审查和用许可证来规范媒体的意图。

但事实上他本人曾在CTVNEWS的采访中明确表示他将要求用执照来规范所有的加拿大新闻机构包括网上媒体,只要有关加拿大的内容,即使是非常小的媒体机构,从Facebook到Google,都将会有不同的要求。他强调“当然我们会有执照要求。”吉尔博后来在公众的抨击下收回了自己对“右派”的指责。

总理特鲁多的预算演说中,在关于系统性种族主义的一节中含糊地提到将 “对网络仇恨采 取行动”。

评:近几十年来,中共和所谓的世界“精英阶层”深层勾兑,采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在大多数人沉浸于岁月静好的假相,陶醉于世界和平一家亲的幻梦之时,共产病毒早已悄然潜入世界的各个机体之中,静无声息地改变着世界。且不谈共产病毒在各行各业的渗透有多深,单单从媒体这个角度上看,共产病毒已经几乎全面控制了所有的所谓主流媒体。即便是川普总统,身为美国的总统,每时每刻都在被媒体种种歪曲抹黑,不得不在推特上为自己发声,还要忍受推特时不时的悍然打压,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个世界留给普通人发声的空间已经变得有多么狭小了。

自疫情开始后加拿大主流媒体全体对事实真相视而不见且有意歪曲,只有网络的自媒体能发出些许真实的声音,社交媒体也成了许多加拿大人寻找真相的场所。然而加拿大自由党政府连这一点小小的空间也要彻底将其关闭。

今年四月自由党政府试图实施“激光行动”,这个切切实实的用军方的力量对大众洗脑,变身秘密警察监控大众言论乃至个人信息的计划虽然被军方高层否决,但使用其它的方式向中共学习,诸如派遣军方网络水军,引导操控网络言论之类的军方舆论管控计划仍在积极讨论之中。

在疫情造成全球危机之时,政府利用危机状态滥用公权力加强极权统治的情况层出不穷。9月2日,加拿大安大略省RebelNews的记者David Menzies 在进行一个对 Brampton 市长的正常调查时,无故被警方逮捕。9月9日,RebelNews 驻澳洲的首席记者 Avi Yemini, 在对一群反封锁抗议者的正常采访中不但无故被警方逮捕,在保释出来后的采访中,还不断地遭受到了警方的有意针对和阻扰。

澳大利亚的Alan Hamilton在他的网文里忧心的指出,当政府与民众有一种病态的统治关系时,就是民主走向灭亡之日。在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民众清楚地看到这种病态在政客中的演变,包括入室抢劫、宵禁和封锁,同时在澳大利亚各地政府权利的过度扩张也很明显。

文中指出当民众们举行完全和平的反封锁游行时,维多利亚州的各地警察骑马出动,带着手铐、警棍、电枪和枪支,准备恐吓、逮捕和罚款任何不幸在该州任何城镇的抗议活动附近引起他们注意的人–甚至是那些没有任何中共病毒病例记录的城镇。(有趣的是,打着政治正确旗号的任何过激行动则不在其中)

Alan Hamilton 在文中还介绍了澳大利亚西澳州近期因与矿业大亨克莱夫-帕尔默就该州的科维德边境关闭问题发生的争端而匆匆通过的修正案。据西澳法律协会称,政府的反帕尔默立法违反了文明社会法治的若干基本法律原则。今年5月,皮特达顿(Peter Dutton)向澳洲联邦议会提交了《2020年ASIO修正案》,当时正值中共病毒恐慌的高峰期,大多数议员甚至不在堪培拉。这项立法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自9/11以来通过的一系列法案中最新的一项(85项,而且还在不断增加),这些法案极大地扩大了澳大利亚执法和安全机构的权力,同时限制了公众的监督。这项立法实际上将自由行使民众的基本民主自由定为犯罪。

达顿修正案将通常适用于恐怖分子的权力扩大到任何参与任何可能导致 “政治动机暴力 “的公民抗命或抗议的团体或个人。这将包括民众自发的反封锁抗议活动。在该修正案一系列可怕的条款中,竟然允许警察和情报机构追踪、逮捕和审问年仅14岁的儿童,就好像他们是恐怖分子一样。它还中止了人身保护令的规则,并允许国家任意限制被告获得法律代表的机会。

作者指出,在澳大利亚,有很多许多医务人员认为,维多利亚州对中共病毒大流行的管理是基于高度选择性的医疗建议,经不起严肃的科学审查。一群医生给省长写信,主张对疾病管理采取另一种对策。但在政策没有改变之前,医学必须屈从于政策。随着生物安全越来越多地取代医疗保健,医生们会发现,他们的病人的个人机密不再是不可侵犯的,他们曾经如此珍视的希波克拉底义务很容易被法律授权所损害,不顾需要或后果地强行给人治病。

Alan 总结说,这些发展没有一个是偶然的。所有这些事态发展都是今天所做的政策决定的已知和可预测的结果。而这些政策决定剥夺了每个人的诚信;卫生工作者、学者、警察和军队。 当政客们通过行政命令进行统治时,警察部队就会从一个由穿制服的公民组成的公共服务转变为一个政治集团的执法部门。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公众对警察失去了信任,这种合法性的丧失导致了尊重的丧失。最终,这种尊重的丧失成为相互的,警察开始鄙视他们所伤害的人,并滥用他们的权力,民主国家的警察就将真正转变成以警治国的极权政府手上的刀把子。

让我们回看加拿大。9月23日,推特上名为J.P.Luisi 的用户发送了一则让人们极度不安的视频,视频中是一名皇家骑警上门询问他有关他在脸书上的与主流信息不符的言论。他在推文中警告大家,这是一个恐怖的信号,而且一个民主国家滑向极权专制是极其可能也极其容易发生的事。

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所创作的《一九八四》(英语:Nineteen Eighty-Four),讲述了一个政府权力过分伸张、极权主义、对社会所有人和行为实施压抑性统治下的恐怖故事。很多人以为,这是只有在极权国家才可能发生的事情,对民主国家来说,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实上,放眼世界,从民主体制国家转向进入1984状态的,并不在少数。世界进入1984,并不是一个杞人忧天的疯狂幻想,而是如此的触手可及。但是在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的引领下,我们还来得及改变它。

正如郝海东先生在路德访谈中所说的,灭共是正义的需要。共产病毒的危害,不是像人们以为的那样,躲到民主国家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如果中共不灭,身处海外的华人们,就算在自己这一代也许能暂时逃过中共的魔爪(其实也逃不了,中共病毒大流行,全世界无处可逃),但第二代,第三代,终究还是逃不出去。因为中共邪恶的本性决定了它一定要毁灭全世界,成就它的黑暗帝国。当此灭共最关键的时刻,华人们应该尽快抛弃自己的恐惧和懦弱,勇敢地站出来加入灭共的洪流。只有灭共,才能拯救自己,才能避免全世界一同陷入黑暗世纪。

参考链接:

Police in Melbourne FAIL to stop Avi Yemini reporting at the latest protest

I’ve taken the Australian state of Victoria to the Supreme Court — the highest court in the state

From Blue Shirts to Brown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aolanqu
11 月 之前

加拿大政府已经选择与邪恶同流合污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