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特·拜登、布利斯玛与腐败:对美国政策的影响及相关问题(参议院报告摘要)

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 / 美国参议院金融多数委员会工作人员报告

目录

一、执行摘要
二、导论
三,利益冲突
四、副总统办公室和国务院官员已经知道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布利斯玛(Burisma)董事会的角色,但并没有理会
五、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y Kerry)声称他对亨特·拜登在布里斯马董事会上的角色一无所知
六、国务院官员认为麦克拉·兹洛切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是腐败的“臭名昭著的寡头”,但有人却建议副总统拜登不要谴责兹洛切夫斯基的腐败行为
七、当亨特·拜登出任布里斯马董事会时,布里斯马的老板兹洛切夫斯基向乌克兰总检察长办公室支付了700万美元的贿赂以结案
八、亨特·拜登:布里斯马董事会期间的一位特勤局服务对象
九、奥巴马政府行政官员和民主党游说公司与前乌克兰官员安德烈·特里曾科(Andrii Telizhenko)一直保持密切的接触。
十、少数派错误地指责主席们参与俄罗斯的虚假信息宣传活动,并使用其他战术干扰调查。
十一、亨特·拜登及其家人与乌克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中国的经济往来,引起了刑事关切和敲诈勒索。
十二、结论

执行摘要

在2013年底至2014年,乌克兰基辅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要求融入西方经济并结束困扰该国的体制性腐败。在2月21日的抗议高潮中,至少有82人丧生。乌克兰总统维克多·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逃离该国而退位。不到两个月后来,在短短28天的时间里,涉及拜登的重大事件发生了。

2014年4月16日,拜登副总统在白宫会见了他儿子的生意伙伴德文·阿奇尔(Devon Archer)。五天后,拜登副总统拜访了乌克兰,他很快在媒体上被形容为“政府部门处理乌克兰的公开面孔”。在他访问之后的4月22日,阿奇尔加入了布利斯玛董事会。6天后,4月28日,英国官员从布利斯玛老板兹洛切夫斯基在伦敦的银行帐户中没收了2300万美元。 14天后的5月12日,亨特·拜登加入了布利斯玛董事会。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在参与董事会期间,亨特·拜登和德文·阿奇尔从腐败的乌克兰大鳄那里赚取了的数百万美元。

2014年在基辅举行的抗议活动被称为反对乌克兰腐败的“尊严革命”。抗议之后,乌克兰的领导人迫切希望获得美国的支持。兹洛切夫斯要使乌克兰有关官员知道,任命亨特·拜登为布利斯玛董事会成员的杠杆作用。亨特·拜登的董事会任命立即造成了潜在的利益冲突。事实证明,这对于美国和乌克兰官员都是很麻烦的,也影响对乌克兰政策的实施。

2019年8月,委员会主席们开始调查潜在的利益冲突。格拉斯利(Grassley)主席曾经致信给财政部,内容涉及奥巴马政府有关亨尼格斯(Henniges)交易的政策方面的潜在利益冲突。在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了一笔交易, 把亨尼格斯的控制权交给了中共国的一家国有航空公司和一家与中共政府长期来往的投资公司。亨尼格斯是抗振技术制造商,其技术可用于军事。参与亨尼格斯交易的公司之一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私人投资基金公司,名为渤海华美(Bohai Harvest RST),成立于2013年11月,由与中共国政府息息相关的渤海金控(Bohai Capital)与罗斯蒙特·塞内卡伙伴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合并而成。 罗斯蒙特·塞内卡公司由时任副总统约瑟夫·拜登之子亨特·拜登、前国务卿约翰·克里的继子克里斯·亨氏(Chris Heinz),及其他人共同于2009年成立。

刑事调查、弹劾案、中共病毒、加上其他若干妨碍(司法)的行为,一直阻碍了人们获取有关文件和证词的机会。 因此,这项调查花费的时间比原本应该的要长。 主席们的努力始终是基于我们的信念,即公众有权了解政府内部发生的不当行为和利益冲突,尤其是政府官员的所作所为所带来的那些冲突。 这是一项很好的政府监督调查,它依赖于美国机构和官员的文件和证词,而不是我们的同事所指的俄罗斯虚假宣传。

主席们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奥巴马政府知道亨特·拜登在布利斯玛董事会中任职是有问题的,并确实干扰了对乌克兰政策的有效执行。 此外,这项调查表明,拜登副总统的儿子加入了一个由腐败的乌克兰寡头拥有的公司董事会时,奥巴马政府内部的官员根本不理会严重的警告信号。 而且,正如稍后各节将要讨论的那样,亨特·拜登并不是唯一一个利用约瑟夫·拜登的副总统的职位获取利益的拜登。

该报告不仅详细介绍了涉及拜登的广泛和复杂的金融交易的案例,还描述了美国其他政府官员在试图指导和支持乌克兰的反腐败工作时所面临的困境。 两委员会将继续评估可获得的信息和证据。

主要发现

  • 2015年初,前美国驻乌克兰基辅大使馆代理副团长乔治·肯特(George Kent)向副总统乔·拜登办公室的官员表达了担忧,认为他们认为亨特·拜登在布利斯玛董事会中的角色存在利益冲突。 没有人理会肯特的担忧。他在2016年9月给同事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强调说,“此外,对于所有在乌克兰推动反腐败议程的美国官员来说,亨特·拜登在布利斯玛董事会中任职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
  • 2015年10月,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阿莫斯·霍希斯坦(Amos Hochstein)向拜登副总统以及亨特·拜登表示了担忧,认为拜登在布利斯玛董事会任职助长了俄罗斯传播虚假信息,并有可能破坏美国在乌克兰的政策。
  • 尽管肯特认为,对于所有在乌克兰推动反腐败议程的美国官员来说,他们对亨特·拜登在布利斯玛董事会中的角色都感到奇怪,但本委员会仅注意到两个人—–肯特和前美国国际能源事务特使和协调员阿莫斯·霍斯坦—–他们提出了对副总统约瑟夫·拜登的关切(霍斯坦)或者他的工作人员(肯特)。
  • 奥巴马政府官员的怪事一直持续到他卸任以后。 前国务卿约翰·克里知道了亨特·拜登在布利斯玛董事会中的角色,但在2019年12月8日于新罕布什尔州纳舒华市(Nashhua)举行的一次公开演讲活动中被问到这一点时,克里错误地说:“我对此一无所知。 没有。 没有。” 第五部分详细说明了相反的证据。
  • 前欧洲和欧亚事务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德(Victoria Nuland)作证说,对抗这些大鳄将向乌克兰发出一个反腐信息。 肯特告诉本委员会,兹洛切夫斯基是“臭名昭著的大鳄”。
  • 但是,在2015年12月,与对抗这些大鳄的目标相反,拜登副总统的工作人员建议他避免对兹洛切夫斯基发表评论,并建议他说:“我不会提及姓名或指控个人。”
  • 亨特·拜登在布利斯玛董事会任职(据称就公司管理和透明度提供咨询)。就在此期间,兹洛雪夫斯基向在乌克兰检察长维塔利·亚雷马(Vitaly Yarema)手下任职的官员支付了700万美元的贿赂,以“关闭兹洛雪夫斯基的诉讼案”。 肯特作证说,行贿发生于2014年12月(亨特·拜登加入布利斯玛董事会七个月之后)。当获悉此事后,他和居民法律顾问向联邦调查局报告了此事。
  • 亨特·拜登在2009年1月29日至2014年7月8日期间是美国特勤局的保护人。在他作为受保护人的最后一次旅行的前一天,”时代”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描述了布利斯玛加大了对美国官员的游说力度,以及亨特·拜登与布利斯玛董事会的瓜葛。 在结束保护之前,亨特·拜登在前往多个外国地点的旅行中获得了特勤局的保护,包括莫斯科、北京、多哈、巴黎、首尔、马尼拉、东京、墨西哥城、米兰、佛罗伦萨、上海、日内瓦、伦敦、都柏林、 慕尼黑、柏林、波哥大、阿布扎比、内罗毕、香港、台北、布宜诺斯艾利斯、哥本哈根、约翰内斯堡、布鲁塞尔、马德里、孟买和科莫湖。
  • 民主党在俄罗斯传播虚假信息的代理人就是安德里·特里任科(Andrii Telizhenko)。此人与奥巴马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伊丽莎白·曾托斯(Elisabeth Zentos)等举行了至少10次会晤。 民主党游说公司“蓝星策略”(Blue Star Strategies)曾在2016年至2017年期间与特里任科签约,直到2019年夏天仍在继续寻求他的协助。最近的新闻报道详述了特里任科与奥巴马政府官员之间的其他广泛接触。
  • 除了布利斯玛为亨特·拜登和德文·阿奇尔的董事会成员所支付的超过400万美元外,亨特·拜登,他的家人和德文·阿奇尔还从可疑背景的外国人那里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收入。
  • 据称,德文·阿奇尔当天从哈萨克斯坦的肯吉斯·拉基舍夫(Kenges Rakishev)那里得到了142,300美元的购车款。就在同一天,副总统约瑟夫·拜登出现在乌克兰,与乌克兰总理阿塞米·亚塞努克(Arsemy Yasenyuk)会晤,并向基辅的乌克兰议会发表了有关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行动的讲话。
  • 亨特·拜登从前莫斯科市长的妻子埃琳娜·巴图里纳(Elena Baturina)获得了350万美元的汇款。
  • 亨特·拜登与董公文(Gongwen Dong)开设了一个银行帐户,并存入10万美元,与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和萨拉·拜登(Sara Biden)在全球疯狂消费。
  • 亨特·拜登与叶简明(Ye Jianming)、董公文(Gongwen Dong,音译)和其他与有中共政府和军方背景的中国人有商业联系。 这些联系带来了数百万美元的现金流。
  • 亨特·拜登曾经付款给俄罗斯或其他东欧女人,她们似乎与“东欧卖淫或人口贩运团伙”有联系。

资料来源:

https://www.hsgac.senate.gov/imo/media/doc/Ukraine%20Report_FINAL.pdf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天涯客

9月 2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