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到无助“:被中共国海警抓获的香港母亲誓要战斗到底

新闻来源:HKFP《香港自由新闻》;作者:RACHEL WONG;发布时间: 2020年9月12日

翻译/简评:致良知;校对:1818;审核:海阔天空 ;Page:拱卒

简评:

香港抗议人士无理由被抓捕回大陆并消失的例子屡见不鲜,无数可怜家庭面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文中的A女士和儿子就是其中之一香港政府和中共的勾兑不仅仅带给香港民众法治制度的损害,更是对人权的践踏,使香港跌入无底的地狱。中共一天不灭,这种悲惨的事情就不会停止。香港人的抗争让中共最邪恶的一面暴露无疑,他们不能白白地牺牲,只有全球民众的觉醒才能早日灭掉杀害我们家人的邪魔共匪!

“我感到无助“:被中共国海警抓获的香港母亲承诺继续战斗

“我恳切希望他安全无恙地回来”,A女士告诉《香港自由新闻》。她是目前因涉嫌非法越境而被拘留在深圳的,十二名香港人之一的母亲。

8月23日上午9点左右,广东省海警拦截了一艘快艇,并拘留了离开西贡前往台湾高雄途中试图逃离香港的一群人。

2019年6月22日,一艘驶过香港维多利亚港的船只。档案照片:菲利普·方/法新社

二十天过去了,到目前为止,曾被报道关押这些香港人的盐田区看守所没有任何消息传出。自上周五以来,尽管屡次尝试探视这些香港被关押人士,但由其家庭成员所任命的律师仍被拒绝与委托人接触。

据熟知此消息的人士透露,没有一个家属委派的律师成功地会见了被拘留者。

“我感到无助。”A女士说,她用化名保护被拘留者的身份,“新闻每天都在报道,快要压倒我们了。我们收到的信息一天比一天更糟。”

星期三,代表另一位被拘留者的人权律师卢思位告诉记者称,他已第二次被拒绝接触他的当事人。与他交谈的警官告诉他,另外两名律师已接手此案,卢律师怀疑这两位律师是被政府委派的。

A女士说:“我非常担心他们(政府任命的律师)会成为我儿子的委派律师,”她补充说,她一直遵守当局的指示,但与她保持联系的政府官员似乎正试图用官话来“愚弄”她。

她说,在她儿子被拘留的前十天里,她一直与香港特区政府驻广东办事处保持密切联系。

卢思位。图片:截屏

她回忆说:“联系人一开始积极回应,”但是在第一位律师被拒绝探视被拘留者之后,这种关系就恶化了。她说,这位姓苏的警官开始显得不耐烦,并回避与 A女士的通话。

“我们一直打他的电话,但不论我们用住宅电话和手机拨打他都不接。我们买了新的手机卡并试图用新号打给他,但无济于事。”

在过了将近一周后,周五,这位警官终于接应了A女士的电话:“他听起来很不耐烦,不高兴,并且态度非常差。”

目前尚不清楚她的儿子可能面临什么样的指控,以及她儿子是否被刑事拘留,刑事拘留可能会持续长达37天。A 女士任命的律师本周初要求见她的儿子,但被拒绝了。

“他还在盐田吗?不知道。没人见过他。”她说。

周四,她接到一名男子的电话,该男子自称是负责监督此案的香港警察,并询问她的要求是什么。

“他说‘我知道您希望给儿子打电话或收到他的来信。’我说不,我的请求简单且微小,只是一个基本的权利,让我聘请的律师来见我儿子,而不是由中共政府派来的律师。“

A女士的儿媳,就是被关押者的妻子,也接到了来自香港入境事务处的电话,要求这家人起草一封信,声明他们拒绝接受(政府)新任命的律师。

“这件事正变得政治化”

A女士说,她每天都在拒绝媒体的采访要求:“我一直在避免谈论或讨论这件事。”

高等法院。档案照片:Rachel Wong/HKFP

“我知道当涉及到政治的时候,我们这种普通人是不能承担牵涉其中的代价的。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可理解的。我并不聪慧,实话说,我的家人参加政治活动也不明智。这就是我为什么选择保持低调的原因。”

中共国法律规定,那些因非法越境而被定罪的人将面临最高一年的监禁,而组织者将面临最高的终身监禁。卢律师援引一名盐田警官的话说,一些在押人怨被视为“头目”。

“起初我想我会接受他进监狱的事实。如果是一年,那就这样吧。”

她说,但是,情况变得如此糟糕,她决定将其公之于众。

“他是我儿子,我必须将这件事掌握在我自己手中……我不在乎成为政治上讨价还价的筹码。他们想怎样都好,只要我儿子获救就好。”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周五发布的新闻声明中,对被拘捕者的安危以及拒绝准许由家庭任命的律师的访问表示关切。

“地方当局尚未提供有关其安危或者对他们的指控的信息。我们质疑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对保护香港居民权利所作的承诺,并呼吁当局确保正当程序。”

对两周前被捕的香港民运人士无法接触到自己选择的律师,深感不安。我们希望林特首对保护香港居民权利的承诺不只是说说而已。

彭培奥随后发推称,他对此事“深感不安”,并表示他希望林郑月娥对承诺“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当问到她对儿子是否有话要说时,A女士说:“他并不孤单。整个家庭都在一起面对这件事。”

“可能他要花十年的时间才能回到香港。在他被拘留期间,我们将努力赚更多的钱……我们可以开始做一些小生意,让他可以以新的名字开始新的生活。”

“如果你不喜欢香港,那就走吧。即使我们破产了,即使我们必须乞求生计,我们也必须离开。。。我们负担不起这场政治游戏,”她哭着说。

于2020年9月12日更正:本文的先前版本指出,A女士正在与广东省香港和澳门事务办公室联系,实际应是香港特区政府驻广东办事处。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