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BBC主持人遇到刘晓明,那酸爽犹如秀才遇到兵

来源

看完刘晓明接受BBC hardtalk的访问,发现当中共国的驻外大使,我好像也够格。反正谁质问我有关中共的问题,我可以一律不回答,并反问你去过中国吗?假如对方回答是,我马上接住:最近一次去是啥时候?不管对方答不答,我都可以总结:我觉得在中共国,人们都过著自由快乐的生活。完美的三板斧。对方没去过就更简单了:你都没去过,凭什麽问?!两下子准把对方绕进去,半天出不来。

严格讲,刘晓明的这段三板斧只是初级版,实际应用中还可以演绎出十八般花样来。例如你太太是中国人吗?最近一次结婚啥时候?我觉得在中共国,人们都过著自由快乐的生活。或者你会说中国话吗?最近一次说是啥时候?我觉得在中共国,人们都过著自由快乐的生活……规律大家应该看出来了,重点显然不在提问,所以我才觉得这大使实在好当。

但凭良心说,比起只会喊强烈抗议、干涉内政的外交发言人,门槛还是要高一点,但仔细想,又想不出到底高在哪儿。六七十年代时,中共老把一首歌挂在嘴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跟刘晓明的套路有神似处,都是彻底根绝讲任何道理的可能性,但也存在本质区别,这首歌是出于狂信,刘晓明出于假装狂信,谁要不信,去查查他的资产好了。何况刘晓明嘴裡不能出来其他答案,这点他自己也能意识到。按斯宾诺莎的实体论看,刘晓明尚且存在,但很自类有限,只能如斯作答,是因为脑门子后面有枪顶著。当然,如果你愿意,这架势还能继续扩延,枪后面又有脑门子,脑门子后面又有枪……像一串的梭子,一眼望不到头,这是中共政体的一大看点,但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看。

扯远了,回到主题。刘晓明一句“我觉得人们都过著自由快乐的生活”,十四亿人民又被代表了,手法乾淨利落,一看就是老油条的作派。而作为十四亿人民其中的一员,我觉得刘晓明肯定没过著自由快乐的生活,听上去感觉也不赖。

有些人越缺什麽,就越标榜什麽,例如缺自信的中共。这种野狐禅的拿搪架势很容易把老外缠住,尤其对付绅士,那酸爽堪比秀才遇到兵。BBC主持人问题的核心是装这麽多摄像头,你们这是要干啥?如果主持人死抠住这个要害不放,刘晓明的三板斧随机宣告破产。仔细观察,中共喉舌都有个特徵,他们不希求要做多好,而在于不犯错。假如一个国家裡,人人都抱著这种心态,基本可判定这是个乌托邦社会。记得之前刘欣参加福克斯翠西的採访,结束后迈著得胜步走出来,一手拿著水杯,一手摸著心口,我敢打包票当时她绝无傲娇之意,只是在庆幸脑袋保住了。这种心态可以完美平移到刘晓明身上。

老实说,对我个人而言,对像刘晓明,刘欣这样的人,我非但不怨恨,反倒觉得很可悲。相信很多人看过《纽伦堡大审判》,这部电影从头到尾只表达了一个观点——帮凶也是罪犯。别说驻外大使了,哪怕只是个医生、律师,只要行了恶,就要接受审判。谁都有妻儿子女,倘若到时想把这些作为抵脱罪责的藉口,不妨先去看看这部电影。从目前刘晓明的表现,我猜他是八成还没看。

(作者:八角棒槌,视频字幕:竹子)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9

:-) 12月 03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