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联在香港事件上的表态谈中共伸向海外学子的“黑手”

2019年11月24日注定载入史册。经过各方不懈努力,《香港人权法案》终于在这一天成为了真正的法律,全球合法灭共的新时代也由此开启。狗急跳墙的中共则是操纵伪类们大肆污蔑和攻击美国政府和川普总统。在一片嘈杂中,笔者注意到了海外学联发出的“不可思议”的声音(见图1、图2和图3)。令笔者疑惑的是,在战友们的广泛传播之下,香港事件的真相早已经被海内外无数人士所熟知。身处没有网络封锁、资讯自由流动的西方社会,随便动一动鼠标就能弄清香港真相。但为什么这些号称代表海外学生的“学联”组织,在事实面前却“揣着明白装糊涂”,非要跟着中共外交部的嗓门跑呢?在此,笔者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谈谈学联这个组织和学联的“领导人”们,以及学联如何沦为了中共培养“海归奴隶”的工具。

  1. 学联究竟是个什么东东?

“学联”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 的简称。据中共教育部门的统计,截止2018年,在海外学习的中国学生共有66万人,中共当然十分重视这一群体。在爆料革命的启蒙下,笔者也开始注意到这个存在于自己身边的组织。经过长期的观察、思考并参与其活动,笔者认为该组织实质上是中共伸向海外学子的黑手;名曰“自愿加入”,但却有明显的”强制性”(图4);它披着“学生自治”组织的外衣,“合法”存在于各个校园,干得其实就是监视中国学生和窃取各类科研成果的勾当。据笔者了解,各校学联都会有一笔来自使馆的活动经费,以笔者求学的英国某高校为例,其年度经费大概在6000英镑左右。学联组织的各种活动往往具有非常强的政治性和宣传性,比如举办美化具有侵略性的“一带一路”的论坛(图5);还有就是各类政治学习(图6)。如果遇上领导人访问,学联还有组织学生列队欢迎的任务(图7)。除此以外还要在“敏感时间点”(比如美国的学联干预尊者达赖喇嘛的演讲)显示一下海外学子的“爱国热情”和对中共邪恶体制的忠诚(图8)。

2. 学联的“领导人”和他们的“福利”

在这里笔者还要谈一谈学联中的一个特殊“阶层”—“学生领导人”。没错,普通学生和“学生领导人”之间的差别可不是一般的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们是学生与使馆教育处之间的“桥梁”,是广大海外学子的“合法”代表(至于他们究竟怎样代表了广大留学生们,笔者表示怀疑,正如怀疑中共是否能够代表全体中国老白姓一样),掌握着“巨额”活动经费,能够以“官方身份”出席使馆举办国庆、元旦及各种招待会;能够代表海外学子在中共的各类媒体上“露脸”。除了这些福利,被众多学生官迷视为最高荣誉的则是被使馆推荐参加“海外学子华夏行”(图9)该活动每年都会选派一批“学联领导人”参访共青团中央,并被团中央书记接见。在很多学生“官迷”看来,只要参加了这项活动,就等于是被列入了“未来中共高级领导人”的梯队。

图 9

在这些“福利”的诱惑下,学生官迷们也确实都在积极努力搞出大新闻。再讲几则在海外学子当中广泛流传的典型案例:某国学联主席为了响应ccp“南海问题”的无理表态,专门搞出了“全球学联签名支持中共对南海主权“的活动,并把这封签名送到了荷兰海牙的国际法院;此人毕业后即收获了国内重点高校的教职。另一位更绝:他给习大大写信的事情被中共媒体大幅报道,凭借这一光辉事迹,他被北京大学录取为博士;更让人啧啧称奇的还在后头:他的母亲还被老家相关部门颁发了奖状(这还真的有点“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味道)。这些典型人物的“光辉事迹”自然带动了一批想要借助学联的平台,以跪舔中共为捷径实现“逆袭”的学生官迷。中共正是抓住了海外留学生群体“期待早日实现人生价值”这一热望,依托学联,用各种看得见摸得着的“福利”和靠“跪舔中共走上人生巅峰”的各种典型人物来实现了对留学生群体的控制。而依托学联上位的各种“学生领袖们”,在举手投足之间与中共的官员的确有那么几分相似,就连负面新闻都惊人的一致:比如有选举的时候搞贿选的;有赖着主席位置长期不走的;有用虚假学历在国内“开展公务”而被揭发举报的;更有甚者则是大半夜里要求在自己宿舍里给学妹“指导工作”。

3. 透过“学联”看中共的“经典驭民术”

结合上述几个故事,笔者希望在这里谈谈学联与中共“驭民术”之间的关系。在笔者看来,海外学联,及其涉及到的国内众多部门(公安、国安、侨联、教育、文化、外交、科技等等)共同构成了一个套在所有海外学子身上的巨大枷锁,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把亲身感受过“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优越性的中国学子重新变成中共统治下的“海归奴隶”。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中共采用的是其惯用的伎俩(所谓“经典驭民术”)—“典型人物”塑造法,通过给予典型人物奖章、荣誉还有“令人眼红”的福利来实现对某一群体的控制。中共就是希望在某个群体内“制造矛盾”使其“不得安宁”,让该群体内的积极份子们,要么在“力争上游”,要么“忙于内斗”;然后中共民杀地主塑造了“周扒皮”和“白毛女”;朝鲜战争时期为了战争动员弄出了“邱少云”和“黄继光”;为了让工人阶级卖命搞建设又塑造了“王进喜”;为了稳定全民对中共信心又发明了“改开四十周年奖章”;其他的例子更是数不胜数。这种“塑造典型,在群众中制造矛盾,然后坐收渔翁之利”的“驭民术”文贵先生已经多次在视频中说过,笔者只是透过学联的表现以及学联里各色人物的“表演”为读者们找到了一个身边的例子而已。

4. 总结:海外学子应当看清事实加入到爆料革命的伟大洪流中

看到这里,读者大概能够明白为什么在“香港人权法”事件上,一群在西方学习的中国人会发表出那么多有悖于世界潮流和常识的言论了。在笔者看来,这就是一群学联的“领导人们”为了向自己的中共主子“表忠心”,而搞出的荒唐事。表面看起来是“表达爱国热情”和“谴责敌对势力干预中国内政”的政治正确,背后的算盘其实还是个人的私利;这和海外各种伪类拼命“砸锅”然后找中共要钱是相同的动机。对此,笔者深感哭笑不得,有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觉。其实这些“学生领导人”们又何尝不是中共灌输给全民的”奴隶文化”的受害者呢?这些笔者的同龄人们或许永远也明白不了的是,在中共这种基于“生殖器关系”和“子宫红利”的分配体系中,他们永远都只配做大大小小的盗国贼家人及其私生子女的陪衬,他们永远都只是那个“坐稳了地位”的奴隶,永远也成不了“赵家人”。所以,在笔者看来,海外学子们与其卑躬屈膝地扮演“助纣为虐”的奴才角色,指望着依靠跪舔中共而被其树立为“典型”从而获得各种“福利”;倒不如学好外语和专业知识,在爆料革命所传播的真相中启蒙和开智;然后堂堂正正地加入到爆料革命这一伟大的全民运动中来,利用身处海外的优势,在外国友人中去传播香港的真相和中共的邪恶。正如文贵先生勉励我们这一代人“要在爆料革命和全球灭共的大潮中去找寻人生机遇和实现人生的价值”一样。笔者坚信,只有中共不在了,我们90后00后年轻人才能够有尊严地生活!到那时,我们将不再是“坐稳了地位”的奴隶,而是“正道主义中国”的真正主人!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作者:【GM34】

【GM06】发布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6

12月 02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