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1月29日文贵谈龚小夏过往点滴

战友之家听写组

兄弟们,姐妹们,你们好啊,兄弟姐妹们,你们好啊,看上去不孬啊。兄弟姐妹们我这儿等着路德先生细思哥都播完了我再播,咱不能抢兄弟的时间啊,咱得把好事让给战友,让给兄弟姐妹,这是必须的吧。所以说,啥叫战友啊,共同扶持,共同担当是吧,这才叫战友啊,这太重要了啊。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是11月29号,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健身了吗,你们传播香港危机真相了吗。从昨天到今天啊,看上去很热闹啊,文贵瓜子已经吃了几袋了,这些憋孙啊,还没行动呢啊,还没行动呢这些憋孙啊,所以说,挺好,大家等着吧啊。这个战友们老是问,因为过后啊我穿衣服都问啥牌子的,这个里边是爱马仕的,外边是Rick Owens的,特别特别好,绒的,特别舒服,今天纽约爆冷。

我一会儿出去开会啊,这个Sasha龚,我们紧急,法治基金还有个顾问委员会啊,顾问委员会紧急开会,今天是美国时间今天是感恩节的第二天,都放假啊,人家5天不上班,但是这些顾问还是说,郭先生能否劳驾您来一趟啊,我说没问题啦,是不是,咱就去吧,人家就看了龚小夏发推,说她看了法治基金的账。可以告诉大家啊,法治基金到现在,从成立到现在开始起,郭文贵、什么王雁平、什么班农、什么凯尔贝斯啊,什么董事会,我们的Sara,美女Sara,还有美女木兰妹妹,还有定刚王,就是王定刚,又名路德,11个女朋友的路德先生,没有一个人看过法治基金的账。

原因很简单,法治基金在没有拿到C3、C4牌照以前,这个肯定是不让你看的。第二个,按照美国的法治基金,各种公益基金的要求,只给IRS看,谁要说谁看过法治基金的账,你就该进监狱了。因为什么,我们跟所有的部门申请的时候说的很清楚,所有法治基金和法治社会的捐款信息极为重要,涉及到人命,啊,涉及到人命,人家都认可,坚决保护所有捐款者的信息,包括郭文贵。我没钱啊,我哪儿有钱呐,我捐钱啦是不是,第一个一百万就我捐的,我找人借的,借的钱从哪儿汇过来,我也没账号,是吧,这要泄露了还了得了吗?万一那要是王岐山汇给我的咋办呐,孙瑶汇给我的咋办呐,对不对战友们,所以说这个Sasha龚推出来她看了法治基金的账,扯你的罗圈屁这不是吗,胡说八道,就瞪眼撒谎到了极点,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Sasha龚,她在作证啊,主动给那两个骗子作证,我告诉大家,这个案子跟她半毛钱关系没有,她是主动作伪证,可不是主动作证。还在那儿发推说,哎,小心啊,威胁证人,威胁证人,小心美国司法部这个关注,放狗圈屁你,你连个屁都不是你,动不动就你的DOG,屁DOG啊,是你爹啊,是你爷爷啊,DOG。跟韦石就像一个爹似的啊,动不动就拿DOG、FBI,2017年,我在英国的时候,孟维参就说,你敢来纽约,我让检察官把你抓了,检察官是你爹啊,检察官是你亲爹啊,咋不抓啊。然后见面,不见,在曼哈顿,在明镜PK不敢去,最后,我约你法拉盛,吓成你都尿裤子,拉裤子啦,你就这帮德性啊。用那个安红美女的话说,就是这个操性劲儿。

人家是法治基金,你是原董事,人家给你打电话,人家好意,人詹尼佛说Sasha龚女士,如果说是他们骚扰你,你可以不去作证,如果你作证的话你的律师费用我们也可以出。然后Sasha龚是主动跟她一个没有官司的一个案子上去作证,就是为了伤害文贵伤害法治基金,作伪证,Sasha龚你知道你作伪证的代价是什么。你咋拿的美国护照,动不动89民运什么的,89跟你毛钱关系啊,你89前就跑美国来了,你撒多少慌。你说你当时采访我419的时候,那是东方先生,你咋弄东方先生的啊,给我打电话,东方先生有没有打电话给你要钱,我说没有啊,啊我担心他给你要钱,你千万不能给他钱。人家到现在东方先生连我手机联络方式都没有,人家怎么给我要钱啦,不让和宝申联系,不让和李肃联系,都要在你的控制下。

人家东方,东方是跟我最早认识的,我不认识你啊,怕人家东方跟我联系,你有啥怕的,你有什么要藏着的。就是我们中国很多这样的人,就他要介绍你个朋友认识吧,他觉得这好像是她的丈夫,她的老公一样,或他的妻子一样,你再也不能去碰,啊,你得通过我,这是何流氓逻辑啊。人家东方是第一个给我介绍认识的人,你把人家排斥在外,你给我打电话,几次问,东方有没有给我打电话要钱,我说东方要钱我支持他,我帮他。坚决不能给他钱,如何如何,你看东方都得癌症了,凭啥不能帮人家,这咱都不说你。

每次来纽约,拍电视剧,你弄了个几百万美元的一个预算,拍电影弄个几千万美元的预算,好像啊,大概啊,然后呢要搞什么媒体,你给我弄个几百万几千万美元的预算,干啥呢一张嘴就几千万几百万Sasha龚啊,为啥你那预算我从来不给你回复啊,我给我们这个搞预算部的人一看,人家说,她疯了吧,美国白宫也没这么高预算呐,拿你当啥呢,还专业。

你做那节目,你连人家路德先生,你舔人家脚趾丫子都不如,舔人家脚趾缝都不如,连舔人家肛毛的机会都不如,人家路德先生那叫高大上,你会做啥啊。说话得得得,不会说,撒谎也撒不圆,是不是。你说你一来了,哎呀,一说美国这个人给我打电话,这个是我男朋友,追我,天天追我,烦死我了,这个是我男朋友,追我追我,烦死我了。结果吃饭呢,有一次在这儿大中午的,你说你整了一桌子人,突然来了一个人,是美国什么被起诉的国会议员,前国会议员,是你男朋友,你说这,你俩在这块你说整的什么玩意吗那是,整的我别扭。你把你什么所谓的男朋友领我家来干嘛你说!给你多少面子,啊!给你多少?每次拉来都让我来给你站台,站台就说你这说你那的。

还有Sasha有个很大的毛病:第一次到我们家来,我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个老实人。她看我们家的家具,哎呀!这个是欧洲第几世纪的,这个是欧洲第几世纪的说实话我真不懂,我没她懂。但是我知道她说的全是瞎话,我没好意思说她。这家的家具呀没有几个是那个时代的古董,这个房子的主人交这个房子的时候,交这部分家具很多是我买的,不是古董。啊我说这个是古董,啊我懂!这个是古董,哎呦我的妈呀!那她懂得不行了,实际上她啥也不懂。

然后呢她领着美国之音的团队,那天来了六七个人啊,大家咱那天好好说说。那六七个人用她的说,啊我不能在这吃饭!我们提前订的饭那天订的是超级大餐哪!那个连酒喝的是最好的酒,一瓶酒都是两万多美金的酒,干了两三瓶啊!那饭订了那是十几个人的餐!然后你说咱要是吃饭的时候千万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我得上美国之音检举揭发你去,你那个吃饭你向美国之音报告了吗?你喝那几万的酒你报告了吗?你肯定撒谎了吧!

而且我告诉你小夏,你那天来采访当中你有很多话都没说实话。我一定要到你的这个起诉美国之音的案子上,我也要主动做证去。那天很多人都在啊!这个东方能不能撒谎,还有一个叫什么斌的能不能撒谎,还有那天来了一堆人,你那还有两三个女孩我都不想说她名字,撒不撒谎!

包括你在谈到某些事,谈到中国外交部的事,你说话的时间点都是错的!而且你竟然告诉我文贵说,你千万对外永远不要说这个时间这个事。

而且你给我讲述美国之音内部叫什么阿曼达的事,你的目标就要把阿曼达干掉。你说你那天你来的用心就很复杂,带着内斗、带着谎言、带着自恋、带着欺骗、还带着利益之心你来的。从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结果我到了华盛顿去开记者招待会,你突然去了。你说你塞给我个碗,然后给我说,古董!文贵我这是古董!我啥也不说,我说你到纽约来,我请你来,你到我这儿来。来了以后我给你包好,我给你放到一个漂亮的袋子里,放你一个新手机,啊!马上,很熟练的啪!啪!放到袋子里,我一看,老手儿!老手儿!绝对不是新手!拿东西老手儿!老手儿!啪!把东西拿走了。

然后每次来纽约都要求报酒店费用、火车费用,你不是公务员吗?你公务员你干嘛要这费用啊?而且你每次都主动要,每次都主动要!今天来拍个电视剧弄个几百万美元预算,后天拍电影弄个几百万几千万预算,然会要搞个社交媒体弄个几百万几千万预算。你跟这海外民运如出一辙!然后替赵岩说话每次啊。赵岩啊帮你呢!把赵岩饶过去吧!

我给你说曾宏先生前天给我有联系。曾宏先生说的这个龚小夏、说的这个赵岩,你根本就没说对。所以他说的,曾宏先生老端着,老是说话不到位。他不像路德先生一样、像人家老江、像人家安红、像人家钢铁侠、瑞克,人家都说到位了,熊博士。啥事儿给你说到位,战友们都不是傻子。这个曾宏先生老端着。

那龚小夏的真正的背后的老板,啥关系啊,赵岩跟她?几次发信息给赵岩说情,啊把赵岩给免了吧!她既不是赵岩的姐姐,也不是赵岩的情人,她为啥替赵岩说情啊?啥关系啊?赵大将军!这个背后啊,赵岩的这个影子太重了!

但是,都不到时候,你看着未来让他们都会发生什么事!咋还是龚小夏吓唬,你吓唬那些操蛋的人、傻瓜去行,你跟我吓唬我,你差远了!给你脸不要脸你知道吗!纯粹的给你脸不要脸,你拿自己当根葱了!你这号的给我擦我们公司的厕所都轮不着你,轮得着你这样的吗?满嘴谎言!是不是!

那一次我在那个住在那个关于有个文件,给她去拿,她跟她一个老乡,特别好的女的,她外卖外卖给她送饺子去了拐过来拿文件,那个人特别好,然后就那点小事,她中间她也撒谎。

就是这个Sasha你别说啥人,你一说这个人,唉我认识啊!追求过我,他追过我。哎呀!他认识,他追过我。就着,什么人都追过她,啊什么人都追过她。赵岩追过你吗?何频追过你吗?这么多人都追过她,谁都追过她!

有一次她没想到,我说的那个斯蒂芬,我说这个斯蒂芬这个人啊这个国会议员还有一个叫罗伯。哎呦我熟!追过我,我在往下不好意思说了。我说那个人家是个女的,也叫那个男人的名,你说追你啥?那个女的追你干嘛去!

这帮欺民贼一个德行,一个操行劲儿,非常差劲,这是给脸不要脸。

你看她能起来了,法治基金啥时候你看过账啊?什么动不动你就DOJ啊!DOJ是你大爷啊DOJ!给脸不要脸,啥时候你辞职的?是我让你辞职的。你从欧洲回来你是去乌克兰了,你要过俄罗斯境没过去,你没签证,你是从意大利过去的。

你跟我说班农求着你去他去那个意大利的那个教堂。然后呢说班农没有钱了,班农连租金八万块钱都拿不起,然后意大利政府要告他,然后班农先生的一个管家英国人说烦死班农了。啊如何如何!然后呢就说文贵呀你离他远点吧!他在华盛顿现在都太臭了!谁跟他有联系他就完蛋了,如何!白宫斗争很险烈,都往死了整,这届政府很狠。

然后呢你国内有一战友,说愿意支持钱,甚至可以买下来,我问她多少钱啊?她说大概五六百万美元,我说我现在告诉你小夏,如果说五六百万美元我马上就去给班农给它买了。你现在给我电话,叫他给我联系。啊那没事!我回头给你。

我说你说的班农是不对的,班农八万欧元都没有?后来我查了,人家班农那个合同是今年才开始付钱,根本不存在违约的事,她完全胡编的。

我说班农,他的在他的名下登记资产是五千万美元,我认识一个华尔街的哥们儿帮他管理资产的,人家是几千万美元。我说小夏你完全胡说的,这个人家班农五千万美元是百分之百的。他给我说一句话我就给他几百万美元,他怎么会缺这钱呢?我看你,我说你去,我问你去欧洲去哪了?你说唉我在欧洲、在意大利啊!

我问你去欧洲去哪了,他说我在欧洲意大利啊,然后我说你呆多少天?然后你跟我说我呆了几天住在他那儿啊,然后我说有没有去往哪个乌克兰俄罗斯跑啊?他没想到愣住了,我去了乌克兰但没到俄罗斯我没有签证,这才是本质知道吗,你去不去俄罗斯乌克兰跟我有屁关系啊,你瞪眼撒谎是有关系的,你为啥骗我们,为啥要完全假话伤害班农。

而就在那个时候我们得到了中共的内部情报,要不惜代价花几千万美金挑拨郭文贵和班农的关系,挑拨郭文贵和韩连潮,和华盛顿的关系,韩连潮 估计值10万美元,估计现在值1万美元了,然后就出来了你开始挑拨了。

我放下电话一会儿给你发的信息,我说小夏,我说你离开这个法治基金吧,你辞去这个职务吧,回头你回的 “恩,好吧,那我辞去”,然后呢,最后你去找班农又哭又闹,说郭文贵要炒掉我,为什么要炒掉我,我多重要,最后班农来了跟我谈,你不能炒掉小夏啊,我说那好留在这吧。

这个时候你又跟我联系,我就不愿搭理你了,然后呢,我们的律师Jennifer跟你联系,竟然是你给法治基金Jennifer说我可以按小时收钱的,要脸不要脸呢,法治基金公益基金让你当董事给你脸了,哭着闹着要进来,你charge谁一小时呀?你凭什么charge一小时啊,把那律师都气疯了快,这什么人啊!最后你没脸了,你自己才主动辞职,你才辞去了工作,你不是说你忙吗?在辞职信上又撒谎,说你没时间。

所以说你看从第一天到第二天没有你不撒谎的,小夏你有一句是实话吗?活了60岁的女人了,你还瞪着眼撒谎,咱要点脸行不行,你能不能别把全世界当傻子,你这慌能撒圆了吗?班农在华盛顿是狗屎吗?班农才干了不到2个月人家的War Room全美国第八,仅这一个项目,现在要给他捐款的人就几千万美元,现在有几亿美元要投资。你呢?几年了?三四年了,跟溜街狗似的,到处骗钱蹭吃蹭喝的,要点脸不要点脸呢,瞪眼说瞎话你呀!你就不舌头根不寒碜得慌啊你呀?

就这谎话还土耳其烤鸡,哎呀我的妈呀,昨天我看到那照片我昨天我不想吃鸡了,那个鸡长的就像你似的你知道吗?就像那个白不拉撒的,瞪眼谎言,你吓唬谁呢?这些年你吓唬谁呢?你把美国政府中国共产党两边吃两边吓唬,你以为郭文贵怕你呀?给你脸不要脸你!

还发信息DOJ,DOJ是你大爷还是你爹?你有什么在乎的?你有什么牛的你?我见的多了,你算啥呀?啊?你算啥呀?你跟我们家 Snow擦屁股都轮不着你,给脸不要脸真是,所以说你就以为韦石,熊宪民,赵岩,然后呢就是你那个周孝正。

周孝正我啥时候跟他是朋友了你跟曾宏说,我啥时候是他朋友了?我们吃饭呢,是不是?庆祝六四呢,你最后一分钟你把周孝正跟他女儿带来,这一桌子上最没吃像的就是你和周孝正和他女儿,老吃饭从开始就要打包,开始还没吃呢,这个给我打包啊,这个我打打包,你说见过你这人吗你说。几万美金的晚餐还没开始吃呢,6月4号,你带来了这么一个完全不明身份的来历的周孝正和他女儿,然后一顿饭就套我的话就骂习近平,使劲骂习近平。然后就 郭文贵呀,你是神呐,你是如来佛在世啊,你是神呐,你就是我们的神呐,你说这话有多…,哎呀我屁股都难受,你知道吗?痔疮病都犯了!哎呀我的妈呀,周孝正带着他女儿你说这你们都恨不得把这一桌菜和这些酒都拿走,你几万美元我给你不就完了吗。然后你们照相你们录像······

我想问的事情,我在这个之后我直播中说过,我竟然在那晚餐上,我知道你是来钓我鱼的周孝正,我也知道你这个Sasha 龚是钓我鱼的,就想让我说习近平的坏话是吧,说完以后给北京。结果我给你,我就是故意上钩,结果是第二天北京给我打电话,文贵呀昨天晚上吃饭就吃呗,你高兴了,当着那么多美国人的面,还有周孝正,你又不认识他,你老说老习坏话干啥,那上面都已经都传过来了,说你看看,郭文贵本质暴露了吧,目的反习,就是骂习。

我想问你小夏,那天晚上你录没录像!你照没照相!你录没录音!照相,录像,录音去哪了!我要给你整明白。私人聚会你照相了吗?录像了吗?录音了吗?去没去北京?为啥去北京了?看看我的录像7月份我就说了竟然有人故意陷害我,把这些东西送给北京,挑拨,就是就像让郭习斗,小夏,你开玩笑呢你。

现在小夏你不是爱打官事吗?你不是说你谁都敢告吗?咱走着瞧,你遇到郭文贵了,那这是有你玩的,我看看你有多能告,我看看你有多能斗,你瞪着眼撒谎,瞪着眼在那胡说八道。

是你告诉我的,北京烤鸭店老板是最大的间谍;

是你告诉我的北京烤鸭店是北京的间谍的中间站;

是你告诉我的李洪宽和赵岩,赵岩跟你说李洪宽也在那拿钱;

是你告诉我的郭宝胜的律师费是那烤鸭店出的;

是你告诉我的烤鸭店的老板在美国最大的间谍特务组在迈阿密还有房子。

对不对小夏,你把我当傻子呢,想让郭文贵去跟那个烤鸭店老板斗去,你想接管烤鸭店是不是?哈哈!

无数次让我写东西,说给美国政府,说烤鸭店是间谍网站,间谍总部,我才不上你的当呢,你太小看郭文贵了,你太小看了,你干啥你在哪都是个要饭的都是小骗子。美国VOA怎么要你这号人。

我长那么大没见过一个团队设备之差,管理之差。你们看到了美国之音到我这儿采访的时候,还立了一个,后面一个塑料纸似的一个美国之音的牌子。那些设备烂到极点!设备烂到极点,如果用那些设备,和录像的结果看,你跟路德比,你跟我们这战友们比,跟我们的Inty比,你啥都不是!狗屎都不是!

我当场就说你了吧,问问你团队,我说:你们美国之音怎么会有这么差的一个设备啊!而且那天,那个何频也在,可以问何频去。何频问我什么感受,我说:“我很惊讶,美国之音有这么烂的设备,有这么烂的团队,完全不懂!”

就你在美国之音,你在美国之音是美国之音的灾难!你在美国之音……还东方也好,宝申也好,李肃也好,这真的是,我觉得这几个人都挺好的。他们选择跟你,那真是倒了霉了,我跟你说。就你那个高度,就你那个水平,小夏啊,那不把谁带沟里边去?什么人带不(到)沟里面去啊?那耶稣来你都得带沟里边去!瞪着眼撒谎,你在这儿。一片谎言呐,一片谎言!

那采访,你老要上视频,我就不,我烦死我了!所以那天,好了,给了你面子,让你上个视频,你还在那块儿装叉,你装什么叉?

哎呀!老是弄得自己,在美国,我是美国护照,我在美国选过议员。动不动就是,老母牛坐酒缸,醉(最)牛叉,老当那个最牛叉。老母牛坐酒缸也不一定是醉(最)牛叉,真的是!也可能老母牛坐酒缸,变成傻叉呢?对吧?现在是骗叉,这TM整个就是一骗,整个就是一骗!这真差,真傻!愚蠢,傲慢,无知!

哎呀我的妈呀!还你拿你自己当回事儿了,共产党给你点什么许诺么?有什么许诺?你拿的美国护照,你以为,美国护照既能保护你,美国护照也让你承担责任,同样也是你的最大的伤害!你在美国犯了法,你要在美国更加得严厉!

瞪眼撒谎,那VOA之音,你那告状的东西,多少是谎言呐?竟然,多次让我说,张京,跟我说张京这,张京那,我一次也不说。我知道张京的我就说,我不知道张京的我一次也不说。张京是坏人,对待坏人也要说实话。对待张京,坏人也要说实话!告诉我张京的父亲是怎么回事,张京的妻子,“哎!这话,”我说,“你别跟我说,我说我不想听。”

让我要多,每次要多提张京,对不起我不能提。我是看到的,我听到的,我就说实话。我看不到,没有听,绝对不说!而且跟我说了好几个美国之音的,这个领导人的什么管理层的,这信息那信息,让我说。借我的口,为你杀敌;借郭文贵,你这开玩笑呢,你把我太小看我了!

小夏之阴险,之歹毒,这下三滥,之烂,超出了我的想象!不过我也挺好的,让战友们看到更多,战友们现在越练,心脏越大;越练,眼睛越亮;越练,越睿智,越智慧。很好!文贵花点钱,花点时间,是吧?让大家都看到,这个世界的真相,让我们也更多地学习。要不然的话,没了共产党了,这龚小夏回去当个什么中国副主席,那咋办呐?那更多人追求了吧!是不是?

哎呀,这,这个事说完了,就是今天我这是,我还得赶快开会去。说点儿正事儿啊,刚才都是闲聊的。

大家记住啊,我昨天嗑瓜子儿在那儿等的事儿,昨天没发生,今天没发生,不等于下一分钟没发生,等着吧。这些鳖孙们,正在酝酿着,北京这现在的平静,正在酝酿着一个巨大的行动!这个行动,它无论是往左,还是往右,都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大家走着看!

香港,这周末,将又是一个巨大的历史时刻。接下来,共产党的疯狂的行动,都将是上天的安排。大家准备准备,没有共产党的日子你怎么过吧!

川普总统去阿富汗可绝对不是吃,到那儿去搞几个什么烤鸡、火鸡去了啊,绝对不是。我看了路德先生的这个,我有没看完,看了这些,谈的这些,绝对还这个还没到位,没到位。大家会看到的。

新疆人民、西藏人民、台湾人民、香港人民,绝对是遇到了历史上最好的,伟大的历史的机会时刻。我都不说了,大家走着看。大家走着看,你们会看到,未来什么事情发生。爆料革命将随时迎来我们最最伟大的重要的时刻,大家等着吧。

看看整个现在,现在的纽约,今天非常得安静,因为感恩节之后,大吃大喝都在睡觉呢。今天都不上班,车,街上几乎没什么人,没什么车。但是你能感受到,就是刚才几个信息的联系。重要人士,各种牛人,今天下午都是在见面,都是关于中共的。

这个,就我家这个前前后后,华尔街这几个大佬几乎就在我的方圆500m范围内,最起码得有前一百个都在这儿跟这有关系的。多牛,伟大的纽约,全人类上的,百亿富豪,77%在住在纽约。全人类,不是全美国,全人类!你见过世界上有一个富豪,千亿百亿富豪去移民到北京去么,上海?一个都没有!零!这就是天大的差距,这就是根(本)真正的差距。

接下来,新的袁世凯将诞生!接下来,美国的新的华盛顿要诞生!接下来,中国的华盛顿也将诞生,开天辟地!大家还没闹明白呢,走着看!阳光明媚,蓝天白云,心情无限地好。

亲爱的战友们,千万别往下看,一定往上看,因为这个时代是属于我们的!这个时代是我们是最重要的!全人类上,我们是最重要之一。一定要相信自己,其他都当娱乐。

亲爱的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为全世界人民,十四亿中国人民,台湾人民,香港人民,新疆人民,台湾人民祈福?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好!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直播就到此为止,祝大家周末愉快啊!今天在这块儿扯淡这浪费太多时间了。真不值得!

听写:【GM39】 发布:【GM31】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34692/ […]

0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34692/ […]

0

热门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0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