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盯上农民仅剩的“家底”宅基地看中共土地财政的末路

国内新闻作者:大时代的小蚂蚁

http://news.cctv.com/2020/08/23/ARTIPWXPexRBvWC9dfKJKq4w200823.shtml

中共垄断土地资源,剥夺了城市居民建造房屋的自主权,用楼宇经济土地财政榨取中国城市居民两代人毕生的财富,绑架了三代人!

在中国的楼市市值到达了65万亿美元超过美国加欧盟加日本的总和,城镇人均住宅面积40平方米,超大部分发达国家时,中国的三四线城市出现了大量的鬼城。中共利用户籍改革逼迫农民上楼来填充鬼城,消化掉那些钢筋水泥。这之后,中国的小产权房在中共含混模糊飘忽不定的政策中战战兢兢地发展了二十几年后走到了尽头,迎来了全国性的大清理大拆除。此时,中共开始大举清理农村闲置宅基地,密集出台政策来盘活农村宅基地权属扩大向外流转空间,开始玩新一轮拆了建的游戏。到此,中共完成了从城市到农村的楼宇经济土地财政的战略转移。6亿中国农民成为中共下一个绑架的目标。

中共执政后,分三次用30年抢夺了中国所有土地的控制权。五十年代土改,没收了“地富反右坏”的土地;六十年代公私合营,夺了资本家小业主的私人土地;最后1982年修宪,所有的土地私有权被消亡了。不久之后中共第一任土地管理局局长王先进提出土地使用权70年期限。

中国农村的土地权属版图是无数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画出来的。中共没有带来半寸土地!农村的土地权属是历史形成的,共产党只是进行了垄断后的再分配。人们丧失了原来的土地所有权后,使用土地的范围并没扩大,只是在小范围内进行了重新分配。除了人民公社搞集体经济时的少量调整外,农民仍旧沿袭了历史传承下来的土地使用状况。宅基地更是如此。即便后来人口增长建房需求扩大,所消耗的土地仍局限于在原来的版图,用的是自家的山地、自留地或农耕地。所以农村基本不会有闲置的宅基地。只有把农民的农业户口变成城市居民户口剥夺了农民的造房权后,才会有闲置的宅基地。农民户籍制度改革后,有些农民面临着子女择校就学买房而不得不改变户口性质。更多的农民是被赶上了楼。什么是“房地一体”?这就是当年在城市实行的“地随房走”的翻版。

 在农民被上楼、小产权房被强拆后,农村就岀现大量的空置宅基地。这些土地成了中共眼中所谓的“宝地”,将是中共又一土地财政来源,充盈中共的钱袋子,养肥大小的中共官吏。只是,大城市里窝居的贫民百姓有能力来消化这块“宝地”?被强拆的小产权房主们还有勇气再次接盘?有闲钱的大佬们会回归中国的田园牧歌?

教育、医疗、养老三座大山压迫下的房奴、孩奴们还有这个消费能力?靠2.0版的上山下乡运动能盘活这些宝地?

被中共吹到天上的中国房地产泡沫,让人们沉浸在财富不断升值的海市蜃楼景像中。当中共享受了天量土地财政收入的盛宴后,却没有能力维持这海市蜃楼时,开辟农民宅基地这块“宝地”又能为其支撑多久呢?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joop12345
1 年 之前

0

热门文章

GM01

Hi Everyone◉‿◉! 8月 2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