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学区房的背后黑手

近日,网红学校“深圳湾学校”成为该校学生家长的围攻对象,事件起因于学校2017年曾承诺:“3年后中考,南山前三,深圳前五;5年后南山第一,深圳前三。”基于此众家长购买了该区20万一平的高价学区房,然而三年后的今天,该校成绩却排在全市80多所学校的第68 名。

在叹息中国父母望子成龙之心的同时,不禁被高价学区房所惊叹。学区房在中国整个地产业像神一般的存在,2019年北京西城区一套面积仅12.2平方米的“老破小”学区房,以360万元的价格成交,单价30万元/平米,更有甚者,仅一街之隔的学区房与非学区房价格可以相差近10万元/平米。

当今中国社会底层普遍的共识–只有学习才是唯一的出路。为了孩子能接受更优质的教育不惜“砸锅卖铁”。由于社会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加之教育部推行“就近免试入学”原则(也即在优质教育资源的学校管辖片区有房产,才可以进入这样的学校),三个因素就在无形中造就了天价的学区房,学区房成为获得优质教育资源的通行证。

北京历年房价走势图

底层社会对教育资源的渴望成为政府“割韭菜”的一把利剑。以北京为例,2013年后房地产业一直处于低迷状态,2015年房价开始爆炸式的增长,一年时间里均价竟暴增了1.7万元/平米。虽然当时北京出台“330新政”,降息、降准来刺激楼市,但这些都不及一纸教育改革文件的巨大推力—《进一步规范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另外一个重要推手,根据《北京市中小学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2-2014年)》,2015年底前,北京170所各大名校的附属小学、附属中学、分校等将相继开工。更多的名校与“免试就近入学”合力催生“学区房”的狂购潮。

在中央集权制度下,政府无疑是高房价的幕后黑手,因为“暴力拆迁”没有政府的默许根本无法办到,既不在体制内又归体制管的“城管大队”成为政府推卸罪责的替罪羊。根据中共《宪法》修正案第十条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施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也就是说没有一寸土地是属于个人的,政府可以随意践踏私权利。政府出售本来属于拆迁户的地皮,再拿出一小部分所得“补偿”给拆迁户。相对于政府获得的巨大利益,拆迁户得到的只不过是九牛一毛。开发商对政府官员的贿赂同样是一笔高额收入,仅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受贿就高达近2亿元,而这只是冰山的一角。

天价地皮(2020年2月20,上海“徐汇滨江西岸金融港”地块以310.5亿元拍出)、高额的贿赂成本,开发商这些前期巨额投入最后都会转嫁到购房者身上。作为合作方,政府一手策划的“学区房”令双方都满载而归。

当这些普通家庭的孩子(十几万一平的房价对这些家庭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渴望知识改变命运的时候,殊不知政府策划的“学区房”已经把自己关在了“命运大门”的另一边。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1 年 之前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热门文章

GM64

8月 2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