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早就听信班农的话, 今天的世界就会好得多

图片来源:澳喜农场

美国《OZY.COM媒体》是由原《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重要节目主持人在2013年创办的新媒体,该媒体8月22日登载了记者撰写的关于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总统的前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的一篇报道,称如果川普听信班农关于CCP病毒大流行的消息,那么我们今天的世界就会好得多。

无关紧要的人物

自从班农离开白宫之后,很少有人关注班农的活动,新闻界则更少。他被视为媒体“妓女”,到2020年时曾经没有什么作为而只会大打呼噜。唯一关注他的媒体平台只有《福克斯(Fox)》的“星期日早晨看未来(Sunday Morning Futures)”和《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CNBC)》的“信息盒(Squawk Box)”节目,他经常上这些节目,称冠状病毒为“ CCP病毒”并指责中共掩盖了病毒的真相,并警告了类似华为和TikTok等中资公司的危险。 即使班农受共和党委托撰写了长达57页的战略备忘录,其中汇集了班农谴责中共的所有要点,甚至在川普总统的班农式转向突然宣布美国将禁止TikTok时,新闻媒体仍然对他的名字不感兴趣; 如果提到班农的名字,通常也只是联系到他说的话是“出格言论”从而回避公关困境。直到8月20日(星期四),当联邦特工护送他离开停泊在长岛湾(Long Island Sound)的一艘150英尺长的私人游艇之前,新闻媒体形容班农的通常用词是“无关紧要”。

疯狂忙碌的人物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班农一直在不停地忙碌,疯狂地忙碌着:他每天播出一集关注CCP病毒的战斗室视频节目:《战斗室:大流行》,负责监督“当前危机委员会:中国”的活动,并主持一亿美元的法治基金, 用于调查中国公众人物的失踪事件。尽管如此,他仍然抽出时间参加“我们建墙”行动,这是一项“自愿”的努力,募集了2500万美元的私人捐款修建一段距离埃尔帕索(El Paso)不远的美墨边境界墙,承诺捐款里没有“一分钱”会被用于建墙以外的任何其它用途。

星期四班农被带入位于曼哈顿的联邦法院,并被指控涉嫌从“我们建墙”基金中挪用了些钱。 他在法庭上否认有罪,并承诺交出护照,缴付了500万美元的保释金后获释,然后昂首挺胸地走出纽约法院大楼,向架设好的摄像机挥手致意。班农看上去并不像一个担心会面临20年监禁的人,而是热情洋溢:他又回到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再次值得登上头版头条。如今,班农在新闻价值排行榜上的排名大大提高,新闻媒体在纽约法院外做了一整天户外报道。

恰巧《华尔街日报》在班农被捕的前一天发表了一条未经核实的新闻报道,称班农因为与有争议的中国异议人士亿万富翁郭文贵有商业往来而被调查。班农就是在郭文贵的游艇上被带走的,而郭文贵是法治基金的创始人和班农战斗室视频的传播者,这些战斗室视频被传送到中共国防火墙内。(注:《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很容易误导读者,让人误以为班农被捕与郭文贵有关,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也有人想利用班农被捕的事情趁机打击川普总统,在整个社交媒体上最猛烈攻击川普的人都对班农的被捕感到兴高采烈,似乎对班农的打击就是对总统本人的打击。班农在2016年作为川普竞选活动的首席执行官被认为是让美国版电视节目《学徒(The Apprentice)》里的老板成功就职总统立下了汗马功劳。

班农早就对中共的邪恶和CCP病毒大流行发出了警报

但是班农不是川普:虽然川普在年初似乎不怎么掌握中共的邪恶程度和CCP病毒等复杂因素,但班农对这两者都表现出了过人的先见之明。从今年第一周开始,他就开始大声疾呼敲响有关CCP病毒的警报,警告说CCP病毒将成为一种大流行病,可能导致数百万人死亡,并使全球供应链瘫痪并破坏世界经济。 此话当时除了他的朋友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人听信。纳瓦罗和其他白宫顾问一样收看班农的战斗室视频,并且在今年1月下旬写了一份备忘录警告潜在的CCP病毒灾难,结果纳瓦罗的老板对这份备忘录不屑一顾而没有阅读。

班农的战斗室视频在去年12月下旬就首次报道了新的病毒疾病,班农在视频中说,这种新疾病的实际情况比中共国政府公布的要严重得多,他的线索是当时中共国政府取消了中国农历新年的庆祝活动,这在中国是史无前例的。班农怀疑北京隐瞒了CCP病毒的真相,这会导致“切尔诺贝利生物灾难”。班农预言中共国将“从世界市场上买光所有个人防护装备”,随着CCP病毒在全世界扩散,其他国家将面临更加恶劣的命运 。

班农意识到“世界根本没有防备”,而新闻媒体界也“没有关注”,他想方设法试图鼓起媒体的兴趣,并预测当时似乎只局限在武汉的CCP病毒将是“2020年的关键焦点”。他在战斗室视频上采访了流行病学家,病毒学家,中国问题专家,经济学家和个人防护设备制造商,这些似乎仍然没有引起人们的警觉。

今年3月份当世界卫生组织宣布CCP病毒确实是一种大流行传染病,并且病例在美国开始激增时,班农呼吁实行完全彻底的关闭禁足-这意味着禁止所有国际旅行,州际旅行,甚至包括大多数货物的运输,希望能够“压低曲线”。 但当时他说的话被当做危言耸听,他被当做笑柄,结果这个星期白宫CCP病毒特别工作组(White House coronavirus task force)负责人德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博士表示,她真希望当初美国像意大利那样走关闭禁足这条路。令人遗憾的是,当初CCP病毒大流行本来应该可以减缓时,几乎没有人听信班农的话, 尽管如此,他的战斗室视频仍然提出了很多质疑讨论,其中包括说羟氯喹是一种有效的CCP病毒“治疗药”,声称CCP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泄漏出来的,并抨击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高素质的节目嘉宾可以保证听众筛选出有价值的信息宝石。

现在战斗室视频虽然仍然聚焦中共国,并且合理质疑两党都关注的华为等中共国公司的崛起,但战斗室已经演变成支持川普的欢呼平台和攻击乔·拜登(Joe Biden)的论坛。 由于班农的被起诉,班农的身边肯定会充满了所谓的“深潭”的阴谋论。 所有这些所谓“出格言论”实在令人遗憾,因为下次他对某个事情发出预警时我们还可能会再次错过。

评:

班农先生不是一个凡人,他看事物的视角和观点往往与众不同,所谓“出格言论”更加体现出班农先生与众不同的价值。他对中共邪恶程度的预言和对CCP病毒大流行的预言都已经被事实充分证明,全世界都应该早就听信班农先生的话,今天的世界就会好得多。他一如既往地坚定地支持川普总统,他一如既往地坚定地推动灭共事业,他一如既往地坚定地支持爆料革命,他一如既往地坚定地支持法治基金,他一如既往地坚定地支持郭文贵先生,他一如既往地坚定地支持喜马拉雅新中国联邦。他不愧是爆料革命的战友,他不愧是灭共的战友,他不愧是喜马拉雅新中国联邦的战友,他不愧是郭文贵先生的好兄弟。我们会坚定不移地支持班农先生!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下里巴人
校对整理:晴天小蚂蚁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joop12345
1 年 之前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8月 2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