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三十三 – 1/2)我早就知道共产党在美国的力量绝对会干班农,也告诉过他,他还跟我咋乎不相信

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文珠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20年8月20日,郭先生说:我早就知道共产党在美国的力量绝对会干班农。也告诉过他,他还跟我咋乎不相信。我让他呆在船上就怕他染上病毒。

2018年11月20日
王健之死新闻发布会, 文贵与班农联手成立法治基金:
川普总统的前首席策略师,当今对白宫最有影响的⼈物斯蒂芬·班农和郭文贵先生在纽约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揭露王健之死真相。班农先生和郭文贵先生将利用郭文贵先生首先出资的一亿美元设立法治基金, 专门帮助在中国受到当局以法律名义迫害的中国人。

2019年2月4日
郭先生:第一,节目的开始,应很多战友的要求,要采访班农先生很多问题,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来自于战友们给我的留言。几百万几百万的(留言),有些我是能问到的,有些我是没办法问,所以我筛选了一些问题来问班农先生。首先,我的第一个问题,班农先生,我们现在第一个就请问班农先生。当时,他在白宫的时候,有人,特别是中国的孟建柱先生和孙立军,还有美国的Elliott Broidy,还有中国的吴征,很多人,包括 Steve Wynn,几十个美国的企业家,想尽一切办法说服遣返郭文贵。在这个遣返的过程当中,发生了很多荒唐的事情。比如说,有一天早晨,川普总统突然来到白宫办公室,早晨他们要开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会议,国家安全委员会呢,大家知道,当时班农先生是国家安全顾问。这时候,川普总统说了,有一个家伙,强奸了所有人,强奸了所有人,这个家伙要给他送回去。然后,秘书就拿来一叠文件,上面据说是习近平主席写给川普总统的一封信,要求遣返郭文贵。这封信的背后,这个信的上面有习近平先生的一个签名,背后附的证据就是《财新》杂志关于郭文贵的一些报道。文件都准备好了,马上就要签字了。这时候,班农先生说,停、停、停,先让我看看。什么事?郭文贵,谁是郭文贵?是不是那个Miles Kwok呀,给我、给我!班农先生就拿过来了,拿过来以后,班农先生就觉得,似乎认识我。这时候,就打电话给一个管理亚洲事物的一位主管,让他从白宫西翼赶快跑过来,说这个人是谁?他说,这个人就是那个奥运村盖盘古楼的那个郭文贵,而且这个人是我们的宝贝,国家资产,绝对不能被遣返。这人是跑过来的。班农先生说,这个你不能碰,你不能动,这个人很重要。最后,旁边的白宫的当时的律师也说,这个不能动,这个遣返不合法。听说这个是从美国的一个赌场大亨Steve Wynn,在头一天的晚餐交给了川普总统的。首先在程序上,我们认为这就是不合法的。第二个,附着的证据,当时看来是很荒唐的。另外一个,据说是通过吴征或Steve Wynn交给了川普总统的这封亲笔信,说要“Do my favor”的这封信,根本不可能。我认为中国的程序,中国国家的程序不可能让国家主席习近平,去拿着一封这样亲自签名的信,通过私人交给川普总统,这是绝不可能的。这个中间有很多细节,所以我请,今天第一个问题,大家关心的,这是第一个最多人关心的问题,因为这既不符合美国的法律,也不符合中国的行政规定、还有发文规定,怎么会习近平去拿着一封所谓私人的信,通过私人交给了川普总统,要把郭文贵弄回去。这个事情现在请班农先生给大家来说一下细节,请,班农先生。
班农:这个在华尔街日报也已经是广泛的被报道过了。我是在那时认识郭文贵,我知道他当时是在那个做直播在爆料,而且也是说明中国很多虚假的事情。那么很快我就认识到他,我觉得他是在说一些很重要的话,当时有很多重要的人,包括了写这封信的人,他们希望是遣返郭文贵先生。而且他们想要把他驱逐出法治社会,而且那时有机会去哈佛讲课。我觉得在那个的时候有很多的美国的有力量的人,有权力的人也跟中国有权力的人一起,希望把他遣返到回中国。所以在那个时候我觉得他应当要作出很多的现实的一些的爆料。而且我觉得他应该作出更多的爆料事情。一年前我们也看到郭文贵在华尔街当中也说过了他的很多的爆料是错的。他是告诉我们很多关于中共的事情,因此使中共想要把他遣返回去。所以我觉得我更加要关注郭文贵要说的话,因为我觉得他说了很重要的话,而且在直播的时候美国之音也被中断,那么我觉得这个使郭文贵更加的关注于在作出的一些收集的证据。而且作出爆料,让更多的广大的观众知道一些现实。因此我觉得其实那时候我知道中共想要在司法的程序之外把他遣返,然而这个事情有了一个相反的后果。使他更加的重视收集证据,通过爆料让更多的美国人认识中国的真相。
郭先生:班农先生已经回答了,很多的朋友还是关心,刚才我看到信息里面就问,问当时班农先生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是否看到了习近平先生的亲笔签字?这是一个问题班农先生。第二个问题就是你认为这个正常吗?习近平一个国家主席的身份写了一封亲笔信给川普总统这事可能吗?是真的是假的?请您花两分钟回答一下班农先生。
班农:我觉得是这样的,我不知道这个他是否有一个签名,但是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很自然的一个渠道。我觉得不应当是从这样渠道是让你被遣返的。因为我要知道有很多的人也认识郭文贵,我们也知道他们可能是因为你做了很多的爆料,你说了很多海航的话,王岐山的这一些的话。其实是因为他们,是因为说了那么多的话,爆了那么多的料,做了那么多反腐的一些事情,因此他们是想要把你遣返回中国的。而且这一些的信可能都不是真的。那么其中一个我们美国非常骄傲的事情,就是我们是一个法治的社会,我们是有政府,我们是有一个法规,我们知道是郭文贵来到美国是正在的政治庇护,而且是受到美国的保护,受到我们保护他的的政治意见。所以我们不可以让另外的一个国家可以压制他的自由的言论,而且要把他遣返回国,这个是不能的。而且他们做了那么大的努力想要把你遣返回国,我觉得这个是不自然的,而且我觉得他们是获得了一个反后果,使得郭文贵在美国更为人熟悉。
郭先生:另外一个大家很关心的是。当时我也知道班农先生跟中国最坏的一个坏蛋叫吴征。吴征认识班农先生,想尽办法通过了关系跟班农先生认识。然后认识以后呢,还要买班农先生的版权,花20万美元。然后呢还隆重的介绍他的妻子杨澜女士,说杨澜女士是中国的Oprah,奥普拉,中国的奥普拉。还有买书的条件是要请班农先生接受他太太的采访,大家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啊,很夸张的。然后班农先生也跟吴征见过面,然后也希望班农先生帮助遣返郭文贵。那么大家很关心的事情就是怎么认识的吴征,班农先生?都发生了什么戏,他是怎么看待吴征。请班农先生花上2分钟回答一下。
班农:很简单啊,Boomberg有个人叫Joshua来写了一本叫《Davie Bugan》,这本书,其实是关于美国的民族主义的一本书,而且它也是让我成为川普总统竞选的时候的一个顾问。那么我是谈到了中国很多的情况,而且是发生在美国的一些情况,但是它也是获得了很多的争论,争议。突然间我收到出版商的一个电话,他说有一个叫吴征的人想要买我的版权。而且在那个的时候,在美国是一个最佳的销售,但是也不是一个国际知名的书,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会认识我的这本书。我就请他到来华盛顿首府我的办公室。那个时候,吴征的出现,他好像是说了很多夸张的话,又说了最大最大的话、最高的话。然后告诉我呢我的书就要成为历史上最好的书,说了很多夸张的话。而且告诉我他的太太是中国的Oprah Winfrey,奥普拉,我会上她的节目被受采访。而且是成为中国最高、最大、最帅的人。很明显的,我当时我就觉得很不安。因为这个人好像是在要跟我建立一个关系,但是其实这个关系可能是不太正常的。而且我就说我不知道吴征是什么的人,他要过来做我的宣传。然后我知道我是支持郭文贵的,因为郭文贵都在爆料,都是一些重要的信息,而且是反腐的信息,特别就是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信息。所以我必须维持我跟郭文贵的关系,我不可以尝试帮助什么的人来反对他。我觉得他是非常的重要。然后我跟吴征说,我是支持郭文贵的。他好像就失去了对我的兴趣。他好像不想真的知道我是否支持反腐,而是是否支持郭文贵。那么其实我们也看到这个郭文贵刚刚也说了,其实他是一个全世界上最好的一个老百姓,全球最好的老百姓。现在我们是在曼哈顿,太阳是高高升起,很漂亮的中央公园。他来跟我们爆料,我们很感谢他。
郭先生:因为很多战友都担心班农先生当时被吴征给找钥匙,太太给蓝金黄了,那么大家很关系这个问题,刚才我已经问过了。吴征先生多次提起太太要采访班农先生,还没采访,所以这个找钥匙还没发生。所以班农先生还完好无损地坐在这里。还好他没有见他。但是班农先生这人,他喜欢美丽,这点我可以肯定。特别的深明眼光。因为大家都知道,班农先生他是过去做过高盛。高盛的副主席,做过金融,做过巨大的电影并购,媒体并购。本身也做过导演,而且他过去是很小时就当兵。当时当兵主要是在亚洲,南中国海、日本、马六甲海峡。他是做航空母舰和潜水艇部队的。所以他对军事上度过了他最宝贵的青春。他对中国,对整个亚洲,和台湾香港和日本是非常熟悉的。后来他又做了电影,他对这个电影界那是更是熟悉的。然后又做了金融,这就是为什么班农先生,在帮助川普总统竞选的时候,他能提出一系列的介时可行的,让世界上高度关注,后来成为了世界上各种运动的这么一个创始人。那么川普总统入住白宫以后,班农先生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作为安全顾问,引起了世界上最高度的重视。一度时间,大家认为川班这个组合是影响世界的。现在经过这几年证明了。班农先生确确实实用了自己的政治智慧,用了自己与众不同的观点,和有信仰的绝对信徒的支持,他在改变了世界。他在推动了一个个这个大的会议,大的运动的时候,就是我们叫做民族主义,不叫民粹主义。叫民族主义。所以一个国家一个人连自己的民族都不要了,那你不可能说你有国家,你也不可能所为的你有什么其它利益。那就是今天我们担心的极左的这个发生。
那么,他曾经啊,班农先生在他离开白宫以后,辞职离开白宫以后被王岐山邀请到了北京。当时他到香港演讲,是中信邀请去的。突然间说,中信说你能马上到北京和刚刚退下来的这个王岐山见个面。后来班农先生就到了北京。去见了王岐山。那么见了王岐山之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主要是聊天,说是会面,结果去了以后,王岐山对面坐了三十几个人,都拿着笔记本。王岐山穿着夹克来了。一开始见了班农先生说,非常的和蔼可亲,像个好朋友一样。但是讲了几分钟以后,突然把脸就扭给班农先生,就是像魔鬼一样,啪啪啪就在那讲,讲完以后,就是讲民主主义呀,还有担心什么,就是说白了,不能让中国老百姓说话,他反对班农先生提倡的,要让老百姓说话,老百姓才是国家的基础。不保护老百姓,你什么主义都没有。王岐山反对的。就是他那个所谓的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不能被极少数的人来占有一切利益,来领导的。1%的人拥有人类99%的资产。这是他反对的,特别是中国,他更不认为极少数的共产党人统治着一个十四亿的国家。一切都听党的,一切都是党的,一切都由党来管。他是反对这个的。王岐山最反感这个,就跟他开始PK上了。后来这个视频,他拿去马上给了中央政治局委员会来看。他说,你看我敢把班农的这个民主主义,民粹主义敢搞成这样,这是他的政治耍花招。但那一天给班农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这个两三个星期以后,美国的这个金融代表团到北京见王岐山的时候,结果王岐山穿着睡衣出来了,非常粗鲁的。人家穿着西装,当着面把人家领带给拽下来,他的秘书。这就是王岐山,就是一个粗鲁的,没有礼貌的伪君子,而且希望中国人能吃草,也能统治。绝对不能让中国老百姓有尊严,有自由,有民主,有法制。这是王岐山和班农先生他俩的截然的不同。那么回来以后,我和班农先生专门探讨了这个问题。我非常的惊讶,这也是我和班农先生,我们能走到一起的根本原因。凯林女士能坐在这里,是因为她当时在应聘的时候,微软,谷歌给了她几倍以上的工资,比我们的。最后她选择来我们这里,我们当时都很惊讶。
……
我必须问班农先生,这位女士给他留言,他记不记得?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就是他怎么看待今天的台湾、香港和上海的变化?当时的香港给你留下什么印象?您花上三到五分钟,别时间太长,您讲一下!
班农:一个事情,我曾经在中国住过,而且是在香港啊、九龙啊,建立过公司。我是在那个地方工作,其实我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每周工作七天。我不断地去工作,没有时间去社交、睡觉的。但是呢,我知道香港是改变了很多。我去香港的时候是70年代,我也是70年代去台湾跟上海的,我希望她们是变得更好。特别是在中国,我是发现很多的改变,但是,改变并不是更好。我们看到有很多的5G的电话呀,技术上似乎是(进步)很多。但是,太多是技术上的控制,而且是让中国的老百姓变成奴隶,不断地受到社交上、媒体上的一些监管。在香港也是有同样的事情,他们已经是干预了香港的自由。从前香港有自由,台湾也是有自由。但是,现在呢,中国对他们施压的太厉害。所以我觉得,自由和平、自由的信仰是很重要的。它可以把人变得更好,变得更美好。但是现在每天变得越来越恶劣。那么我非常的痛心。我想到香港,我从70年代去过。当时是非常关注“97回归”。当时是中英联合有一个声明是说要50年不变的。但是香港的自由每天都被夺去了,这是令我非常的痛心、关注的事情。我非常关注、关心中国的老百姓。而且对整个的监管,整个的进行一个全天候的对中国老百姓生活的监管,这是不符合法治的。所以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后果了。

2019年2月16日
羡慕妒忌恨啊。说实在话,这七八天我真的是经历了特别多的情感的起伏。刚一开始没有人同意我干这件事了,我所有的我公司还有合伙人,包括我最亲近的人都坚决反对,你干嘛又拿一亿美元干这事儿去了?1120之前的1119班农先生到这儿来,提出了成立法治基金,成立了他的想法,我现在还不能细说,两点让他打动了我。他说我们必须调查类似于王健被杀的所有的这些事情和丢失的这些人,还有一个他说我们要把中国的精英们要有一个救济的地方。他说文贵你当时跟我说我现在找到人了,某些国家愿意跟我们合作,对所有的中国寻求政治庇护,甚至给予护照,我们都要想尽办法来完成这件事。这个用什么Title说呢?你不能用你郭文贵说呀,你也不能用我班农本人说呀,他要成立一个机构是公益的,叫法治基金。我说我不想掺和,我不掺和什么组织,我也不想什么党员。他说那你就你出名,你来运作。我说那我只做一个Donor就是个捐赠者,我不参与运作,我说你要当主席。他说好我来当主席。所以那天是在1120的会上,班农先生出任主席。他也是不能拿工资,拿工资是犯法的,只能相关的费用报销,而且太贵了还不行,他坐飞机坐的经济舱,商务舱都不可以。这么样一个美国人来,中国历史这么多年来,共产党有一个找着人来干这个事吗?卡尔巴斯也同意了,这么多美国人当董事了,我们开始在1120,1119才开始的,中间还跨一个春节,我所有的同事员工没有过年的。天天在准备着文件,包括很多战友像Sara、木兰、路德先生很多战友,默默无闻的咱们战友们在背后支持着,查阅文件,几千份文件,注册还赶上美国政府停摆。我们把这事儿弄完了,注册有多么的复杂嘛,大家知道。因为我们搞的是正规的,不是唐骗、夏业良,不是这帮孙子玩的骗子,还有郭宝胜这帮孙子。我们是完全最正规化的,我们任何一个字的错误都可能给共产党带来机会。

3+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11 月 之前

谢谢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maliya
11 月 之前

谢谢战友整理

0

热门文章

GM99

8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