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刃向内”:习近平对政法系统的“整风”运动

 

收集:天使;    翻译 : 净水—源;      审稿:文橙      

“整风”运动,引自于毛泽东,是一场确保军警特宪在中共国特殊时期也对党保持忠诚,排除异己的运动。

中国各地的警察、法官、检察官和令人畏惧的国家安全人员一直在研究毛泽东的政治清洗方法,并将其吸收为中共打击其队伍中的贪污、滥用职权和不忠诚行为的新动力指导。

在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为两年后的领导层改组做准备时,以及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持续纷争,这场运动正在成为他加强党内纪律的利器。

中国政法机构的官员们已收到命令要“刀刃向内、刮骨疗毒”,放下私人间的忠诚,揭露有问题的同事。领导告诉他们应该以“延安整风”为这次“教育整顿”行动的样板。延安整风是毛泽东在20世纪40年代发起的一场运动,运动巩固了他在根据地延安对中共的统治地位。

“铲除害群之马。”上个月,活动的总执行人陈义新在启动会上说。”铲除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的’两面人’。

这样的动员会在中国各地泛滥–在法院、警察总部、监狱管理部门和秘密的国家安全部,它控制着中国主要的民间监视和间谍力量。

这些机构和其他治安机构与军方一起隶属于党的权力堡垒–中央政法委。习近平先生将安全系统的指挥权称为党的 “刀把子”,这是一个取自毛泽东的威胁性词汇。

中共仍崇拜毛泽东,这种跪拜反映出习近平希望利用这场运动在可能出现的动荡中,帮他确保自己和党的权力。

“延安整风就是要一切服从毛泽东,这是这次学习延安整风的最大信号。”中共某报前编辑邓玉文在采访中说。”清理政法系统的核心目标也是一切服从习近平”。

习近平在八年前上任后不久,就掀起了反腐浪潮,数百名高官落马。前国家安全机构负责人周永康在2015年因贪污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尽管做出了这些努力,但专家和最近的中国研究表明,党的领导层仍然难以管理其由警察部队、安全机构、法院、检察官和监狱组成的九头蛇官僚机构。去年年初,党内发布了新的规则,以加强对该系统自上而下的控制。而中国研究人员表示,党政机关之间的分裂和竞争仍然是问题。

去年香港数月的抗议活动和今年的中共病毒疫情危机,似乎加强了习近平对铁腕权威的推动,并且一直延伸到地方派出所。

“坚决把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落实到行动上。”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本月在东北检查整风运动执行力度时说。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前红说,最让中国领导人担心的似乎是中下层警察和执法官员。他说,2018年开始的另一场旨在打破犯罪团伙与官员勾结的运动,加剧了高层官员对地方政法机构仍存在着严重腐败问题的担忧。

“虽然中国对官场犯罪和腐败的调查拿下了一批人,但主要的政法结构大部分并没有被取代。”秦教授说。他说,引用毛泽东的延安整风并不意味着执法者们运用了其严厉的手段。

“必须认真对待这次整风运动。”他说。”提到延安的目的是要树立核心领袖,培养忠诚,这一点必须遵循。”

教育整顿运动将持续到2022年年初中共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前夕,这次党代会将任命一批新的中央官员,而且很可能将延长习近平掌权的时间。在有关教育整顿运动的宣传中,描绘了地方官员在“公安夜校”学习习近平的文章和讲话到深夜的情况。

调查组已经挖出了被控腐败和其他侵权行为的干部。官员们宣布,在运动的第一周,有21名公安或法律系统的官员接受了调查。

调查人员本周透露,上海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正在接受调查,但未公开说明他所受的指控,他因此成为这场运动开始以来落马的职位最高的警官。

最近落马的官员还包括中国北方内蒙古的一名监狱管理局原局长、中国南方城市江门市的公安局局长,以及曾长期在东部的江苏省担任政法部门官员的人。政府没有公开针对他们的具体指控。

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已在今年早些时候接受调查。有关退休的中央安全部门领导可能被调查的未经证实的传言,已在北京的政治圈子里传开,并传到了互联网上。

“这暗示了习近平把中国的强制机器变成完全听从他指挥的政治力量的一种持续努力,”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副教授希娜·彻斯特纳特·格里藤斯(Sheena Chestnut Greitens)说,她研究中国的治安,即将发表关于清理中国政法官僚机构的文章。

习近平要在2022年的党代会前“把他的权威一直推行到政法系统的更底层”,她说。

反腐败运动也证实了陈一新地位的上升。现年60岁的陈一新已在过去两年里处理了一系列政治上棘手的任务。他还领导了打击地方犯罪保护伞的行动。今年2月,武汉中共病毒疫情开始失控时,他被派到当地去控制疫情。

“这些广受关注的角色当然给了他很高的知名度,也给了他一个建立追随者基础的机会,”维也纳大学研究中国政法的专家李玲用电子邮件回答提问时说。“看来他在准备担任更重要的角色。”

一些分析人士已把这场运动看成是习近平清洗对手派系的努力。但行动涉及范围之广表明,习近平想彻底调整政法系统,研究中国反腐败政策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后研究员克里斯托弗·J·卡罗瑟斯(Christopher J. Carothers)说道。

“习近平的意愿就是建立一个受高度控制的社会,这个愿景需要一个执行这种控制的强大机构;腐败对其是一个威胁,”他在电子邮件中说。“即使这些机构中没有出现很多新的不忠诚或滥用职权行为,中共领导层对它们有效地处理不断增长和迅速变化任务的能力可能仍不满意。”

中共国已经走出了中共病毒危机,经济也在复苏。但习近平警告那些上月底在北京开会的高级官员们,中国的“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强”。他们打算用毛泽东的“持久战”来应对这一外部压力。

今年早些时候,中共还成立了一个名为“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的治安政策委员会,以加强对动荡和犯罪的打击力度。

“未来五年是中国至关重要的时间窗口。”前编辑邓聿文说,他提到中美两国的竞争日益加剧,以及如何让中国经济进入一个新增长阶段的努力。在习近平看来,政法系统的整风运动,就是要确保任何问题都不能演变成严重的国内危机。

新闻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20/08/20/world/asia/china-xi-jinping-communist-party.html?referringSource=articleShare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1 年 之前

邪恶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热门文章

GM36

8月 2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