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引以为傲75个和平年将面临中朝导弹的挑战

  • 安倍晋三政府长期以来关注的焦点威胁:随时可能来自朝鲜或中国弹道导弹袭击。
  • “我不认为《宪法》意味着我们只是坐下来等待死!”—  前首相的鸠山一郎(Ichiro Hatoyama)

    

据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最新报道,对多数世界大国而言,购买武器来防御朝鲜和中国等国家并不引人注目,但在日本,它正在引起一场敏感的政治辩论。

东京—安倍晋三(Shinzo Abe)面临着日本首相任期中史无前例的严峻挑战,冠状病毒(CCP病毒)持续爆发,经济陷入衰退,民众对日本政府处理危机感到厌倦。然而,安倍晋三政府的注意力集中在另一种威胁,这一威胁其实是日本政府长期以来关注的焦点:随时可能来自朝鲜或中国弹道导弹袭击。

本月,安倍晋三的政党开始公开讨论,如果导弹袭击迫在眉睫,日本是否应该购买能够打击到敌方领土内导弹发射场的武器。对于多数世界大国来说,这种能力将是微不足道的。 但是对于日本来说,这一提议充满了争议。日本在周六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5周年,以及摒弃战争75年之际。 考虑放宽日本攻击其他国家目标能力的限制时,执政党触活了旷日持久敏感的政治辩论。

讨论之所以在进行,是因为日本发现自己陷入了中国在亚洲不断发动的军事挑衅行为的境地之中。美国一度坚定地致力于保证该地区安全,但是目前是否持续可靠已经成为问题。日本国防部长河野太郎(Taro Kono)在本周的日本防卫省接受采访时,回避地谈论了购买长距离导弹提议的敏感话题。

关于日本宪法和本国军事发展

河野太郎(Taro Kono)先生说:“从逻辑上讲,我不会说这是零百分比”,他指出,任何购买此类武器都需要配套复杂的雷达和监视系统以及对军事人员进行培训才可以使用它们。 “政府尚未真正做出任何决定。”河野先生的谨慎回答反映出日本民众对日本的和平宪法的强烈认同,该宪法是美国占领者于1947年制定的,并将日本所能进行的军事行动限制为自卫范围。

安倍晋三多年来努力尝试修改《宪法》中的和平主义条款遭到了强烈反对。 总理内阁的议会联盟伙伴公明党(Komeito)和自民党(Liberal Democrats)表示,他们不支持购买远程导弹。东京国立政策研究所(National Graduate Institute)研究生院安全与国际研究计划主任道下徳成(Narushige Michishita)说:“就日本而言,提出这样的建议可能是可耻的。” “如同当人们开始谈论“罢工”时,人们会感到非常震惊。”

但是,鉴于日本周围的风险越来越大,包括朝鲜扩大核武库和中国在病毒大流行期间表现出的逼人态势,道下徳成(Michishita)和其他安全分析人士表示,考虑加强防御措施是自然而然的。 在日本公共广播公司NHK本周的一次民意测验中,一半的受访者表示,日本应该购买能够在导弹发射出敌方领土外就可以将其阻止的武器。此项测验的支持率目前比安倍晋三更高:根据NHK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只有34%的受访者赞成内阁目前的表现,这是自安倍晋三在2012年重新就任首相以来的最低水平。( 他从2006年到2007年担任第一任。)

这个数字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公众对政府发出关于冠状病毒的各种混合复杂信息感到沮丧,即使感染病例案件还在增加,政府仍在7月份对国内旅行推广实施补贴。 安倍晋三在公众场合露面时,还一直在辟谣关于他的健康状况。

关于“岸边宙斯盾”(Aegis Ashore)

目前关于购买远程导弹的讨论并不是空穴来风,由于政府在6月份决定取消购买本该在日本北部和西部部署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即“岸边宙斯盾”(Aegis Ashore)。 执政党表示,在取消该系统后,有必要寻找其他替代方案用来拦截来袭导弹。

河野太郎(Kono)先生说,尽管从原则上来说,岸上宙斯盾是一种很好的防御方式,但是系统中确保火箭助推器不会落在日本领土内,所必需的硬件调整成本之高,实在令人望而却步。 考虑到这笔费用,他说:“我认为这不值得。”但是,尽管日本已决定取消部署美国的导弹系统,河野太郎(Kono)表示,我们重要的是向朝鲜“发送明确的信息“,明确日本与美国的联盟,”我们决心保护日本免受朝鲜的任何导弹袭击。”在联盟中,美国历来承担提供进攻能力的角色,而日本则坚持纯粹的防御活动。

目前约55,000名美军驻扎在日本,新加坡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亚太安全高级研究员尤安·格雷厄姆(Euan Graham)比喻说:“美日同盟的旧模式是日本戴着“盾牌”并拥有“剑”。”

格雷厄姆(Euan Graham)说:“但是这种模式已经被打破了很多年。” 随着Trump政府推动盟国为自己的防卫承担更多责任,这种趋势一直在加速。澳大利亚是美国在太平洋的另一个盟友,最近宣布了新的远程导弹军事支出计划。 韩国最近还谈妥了美国强加的导弹放宽准则,这将使韩国能够制造可用于远程导弹的火箭。

三年前,朝鲜导弹高空飞过日本上空,所有的手机发出哔哔的警告,日本必须做出类似的计算。 鉴于Trump总统可以连任第二任期的可能性,日本“正在寻求开放防务选择”。 “日本越来越必须通过日本手段提供自己的防御。” 纽约外交关系委员会(Foreign Relations)亚洲研究高级研究员米拉·拉普-胡珀(Mira Rapp-Hooper)说,“日本越来越必须通过日本自己的手段提供自己的防御。”

日本队自身导弹发展和抵御中朝的威胁

在本月东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日本防卫大臣河野太郎(Taro Kono),日本在购买远程导弹时是否需要考虑中国或韩国的敏感神经。 批评人士质疑日本侵略战争时期的受害者是否会认为这种导弹违反了其对和平主义的宪法承诺。“在中国加强导弹的时候,为什么我们需要他们的批准?” 河野先生反驳说。 “为什么我们需要获得韩国的批准才能保卫我们的领土?” 日本对远程导弹的讨论可以追溯到1956年,当时日本政府裁定日本拥有向敌国发射导弹以抵抗对日本领土发动攻击的合法权利。

当时,担任首相的鸠山一郎(Ichiro Hatoyama)曾有句著名的话:“我不认为《宪法》意味着我们只是坐下来等待死亡。”2003年,当时的日本防卫大臣石破 茂(Shigeru Ishiba)详细介绍了日本向朝鲜等其他国家发射导弹的条件:如果敌人的导弹被加油并装载到了发射器上,它攻击日本的意图显而易见。这样的标准可能导致模糊的决定和有关日本何时才能部署自己的导弹的疑问。

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分析师杰弗里·霍恩(Jeffrey Hornung)对于仅允许自卫的意图表示:“日本必须找到在法律准则上继续精确细化的方法和策略”。 “如果你看到火箭在发射架上加油,却不知道它的发射方向,如果对它进行摧毁,你就刚刚发动了一场战争。”

作为自卫活动的一部分,日本海岸警卫队一直密切监视中国派遣的舰船在钓鱼岛群岛/尖阁诸岛(Senkakus)附近的水域巡逻,尖阁诸岛是日本管理的东海岛屿,但遭到中国的反对。 日本最近还签署了一项协议,借用越南巡逻艇,以监测南中国海的海上活动,中国最近在该海域中计划发展其军事力量。

河野太郎(Taro Kono)在接受采访时说,日本不希望其任何行动被视为引起该地区冲突的挑衅行为。河野说:“我不认为我们即将发动战争或其他任何事情。” “而且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在任何地方加剧紧张局势。”一些分析家指出,日本已经开始发展发动导弹反击的能力。 两年前,当日本发布新的国防方针时,指明日本可以购买可用于攻击敌方军舰甚至陆地基地目标的导弹。

批评人士说,安倍晋三政府试图利用当前的情况,使公众对购买远程导弹的讨论简短化。“我认为这是绝大多数日本人的共识,即万不得已时,在敌军进攻前五分钟,日本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有权攻击试图袭击我们的敌军,” 时任日本海上自卫队总司令Yoji Koda (香田洋二)说。但他说,当前的提议“可能是一种避开讨论的肆意尝试,把结论推向去拥有攻击能力“。东京佐川和平基金会(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高级研究员渡边恒雄(Tsuneo Watanabe)说,美国让盟国承担更多国防费产生了盟国的焦虑,可能会促使东京就购买远程导弹进行更认真的讨论。

原文:https://www.nytimes.com/2020/08/16/world/asia/japan-military-missiles-pacifist.html

翻译:匿名

校对:瑞安平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joop12345
1 年 之前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8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