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禁用硫酸羟氯喹,能回避“政治错误”吗?

翻译:Wenya Ozant

在为新型冠状病毒怨怒的澳大利亚的所有禁令中,最疯狂的是对能挽救您生命的一种廉价药物的禁令。尽管有海外支持的呼声,我国政府仍声称硫酸羟氯喹是致命的,这是毫无道理的。

在疫情最肆虐的维多利亚州,医生被要求禁止开这个被列为“毒药”的硫酸羟氯喹,有多少澳大利亚人会因此而丧命?

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的“国家COVID-19临床证据工作组”通知各地的医生“不能使用硫酸羟氯喹治疗COVID-19”,称这个药无效而且致命,又有多少人会因此而丧命?

媒体对这一结果真是欢呼雀跃。因为当讨厌川普(Donald Trump)的《悉尼先驱晨报》看到:“美国总统川普在三月份称硫酸羟氯喹为“游戏终结者”、他一直在服用”的时候,他们对此嗤之以鼻。

从那以后,科学界的观点就铺天盖地开始反对这种药物。恐怕这就解释了这是一场针对一个抗疟疾的普通药 – 硫酸羟氯喹的战争。因为川普推荐了!我们不能让这个不受欢迎的人是正确的!

硫酸羟氯喹,和医学问题一样,已成为一个政治问题。

但是,让我们看看来自举国闻名的国家COVID-19临床证据工作组的说法。他们声明:“有证据表明硫酸羟氯喹在治疗COVID-19的患者中可能有害,它并不比常规护理办法更有效”。该建议的证据来自九项随机试验。

我于是从该工作组应该考虑的70多项研究中查找了这9项试验。天呐,我的上帝!这些专家是不是太愚蠢了?在这9项试验中,没有一项包括现实世界中称硫酸羟氯喹有效的研究,例如美国亨利·福特卫生系统最近的一项试验,称该药将死亡率降低了一半。

更重要的是,每一项试验都未能包括一个关键要素,锌。没有人研究过将硫酸羟氯喹与锌结合使用。

硫酸羟氯喹的拥护者们,例如著名的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授瑞驰(Harvey Risch),长期以来一直倡导将硫酸羟氯喹与锌一起使用,而且在患者免疫系统过度反应之前、即在患病早期使用。这是“战胜新冠病毒的关键”。

没错,一些研究称仅硫酸羟氯喹可以通过包裹其受体来帮助阻止这种冠状病毒,但与锌配合使用效果更好。俄克拉荷马州大学(Oklahoma University)健康科学中心的一项研究声称,硫酸羟氯喹是“锌离子载体”,它是打开病毒并释放锌的钥匙,锌可以阻止病毒复制。亚琛大学(Aachen University)免疫学前沿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说,最有可能死于新冠病毒的人“与锌缺乏症同属一个群体”,比如老年人。

还有另一个有趣的佐证。发明了世界上第一个治疗消化性溃疡的天才波罗迪(Thomas Borody)教授正在倡导另一种低成本的“治愈方法” —  伊维菌素,这也是治疗头虱的药。但是博罗迪说伊维菌素也必须与锌一起使用。

但是,没有一家大型制药公司会花费数百万美元研究或推广廉价的仿制药,例如硫酸羟氯喹或伊维菌素,而一种获得专利的新疫苗或新疗法每年会为他们赚取数十亿美元。

对于政府工作组而言,他们犯的错比有效的工作要多。他们没有依赖《柳叶刀》的研究,或许因为那项声称该药对10万名患者无效而且致命的研究,最后被揭露那些病历是伪造的。但是政府工作组确实依赖英国的“恢复”试验,这是其九项研究中最大的一项,同样地,结果是称硫酸强氯喹不但无效而且致命。但是这不奇怪,因为这项研究不仅省略了锌,而且太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给体弱的患者进入病情晚期时,过量服用硫酸羟氯喹。该药的建议剂量在200mg至400mg之间。但是,该试验为重病患者提供了2400mg的剂量,这是可能引起心脏疾病的。

这太无法接受了。巴黎-法兰西-东方大学医学院的佩龙内(Christian Perronne)教授说,“恢复”试验似乎将硫酸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与羟喹啉(hydroxyquinolines)这个抗痢疾药混为一谈。“如果我的假设是正确的,那些医生就太不胜任了。使用巨大的剂量,这非常严重。”

但这是莫里森政府工作组的研究结果是,即使您和您的医生认为硫酸羟氯喹可以挽救您的生命,您也不能服用。

我不是医生我不知道这种含锌的药物是否可以治愈。但是我知道禁止它是没有意义的。

以上是对原文的基本翻译。译者深感可喜又可忧。可喜的是,8月2日“硫酸羟氯喹”第一次通过澳大利亚媒体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虽然当时只是在报道川普总统的儿子约翰.川普(Donald Trump Jr.)发推推荐这个药,随即推文被删除。8月3日凌晨,澳洲自由党后座众议员凯里(Craig Kelly)先生在脸书上发文质问“禁用硫酸羟氯喹的维多利亚州的医生,你们是否面临25年牢狱之灾?”,随后转载了两篇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瑞驰教授于7月23日在NewsWeek上发表的文章,其中一篇名为“治疗新冠病毒的钥匙已经存在,我们应该开始使用”,文章如前文所述,称使用该药物能降低50%的死亡率。但是这些内容很快被澳洲反对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和医疗部发言人所批驳。

8月9日,澳洲媒体人以直视问题的方式,为硫酸羟氯喹发声,建议尝试使用这个药,并引用川普总统的话说,“这样做我们能失去什么呢?”,同时强调,“这样才叫做生活在自由的社会”。

澳洲有胆识和良知的评论员、政客、自媒体人依稀开始为真理发声,这个困惑的“硫酸羟氯喹”啊,简直要把人折磨到逼着全民参与政治、全民学医的境地。

遗憾和可悲的是,爆料革命路德节目早在2020年1月19日就通过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向世界公布了硫酸羟氯喹能够预防和救治中共病毒患者的真相。闫博士也于7月10日第一次在福克斯新闻出现在公众视野,公开直接爆料,此后多次向公众介绍病毒真相和硫酸羟氯喹,澳大利亚媒体于8月16日第一次转播闫博士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的内容,但是并未播出关于羟氯喹的信息。美国川普总统于三月公开推荐羟氯喹后,对这个药的污名化、政治化愈演愈烈。可喜的是根据战友的信息,美国终于有些地方成功开到了硫酸羟氯喹。

推彼及此,澳洲总理莫里森从未对这个“政治药”发表意见,而开始觉醒的民众对禁用羟氯喹归咎于总理。即使总理先生已经在军事层面准备应对敌人,正可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纵然有胆识打明仗,也难防背地里使阴招。莫里斯总理左右臂膀并没有看到像川普总统的鹰派骑士,未来对于疫情的指责,恐怕他要面对的到底是践行“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的问题。

来源:https://www.dailytelegraph.com.au/news/andrew-bolt-morrison-government-banning-hydroxychloroquine-makes-no-sense/news-story/178d6f912298066a4ad529bfcf42ae83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1 年 之前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8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