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港租约—澳大利亚的隐忧

图片来源: bing.com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新闻网站8月16日发表文章,分析了中共“一带一路”战略和各方对其的态度,并对北领地政府忽视国家安全利益,与中国企业签署港口租赁协议的行为表示担忧。

2015年10月,中国山东岚桥集团(Landbridge)以5.06亿澳元获得澳大利亚北领地达尔文港99年的租赁权。北领地政府认为将达尔文港租给外国公司99年使用权将使达尔文港区域扩大商机,并加强与中国和更多地区的经济联系。

北领地地方政党乡村自由党(CLP)首席部长亚当·吉尔斯(Adam Giles)于2015说:“我们认为中国岚桥集团租用达尔文港将提振该地区的经济,同时将对亚洲地区间的联系和发展带来正面效应,对此我们很有信心”。但是5.06亿澳元的买卖却触及了澳大利亚国防和外交圈的深层次担忧,因为当两国关系紧张时,它将作为重要的部分受到中国公司对基础建设的控制。

从2012年起,每年驶往达尔文港的美国船只达数百艘,对于租约之事,当时的奥巴马总统对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 Malcolm turnbull)表达了严重担忧。近5年来,这种反思随着贸易争端,人权问题,网络安全和中共南海军事扩张所致争端等等问题而愈发严峻,增加了中澳双方的政治磨擦。

当地区政治介入到这个看似远离世界的达尔文港时,这个租约引发了不同观点的争论,地区联盟领袖特里·米尔斯(Terry Mills)称此为“巨大的错误”。

达尔文港已成为中共投资澳大利亚引发争议的标志性争论点—这个议题也成为这个月将在该地区举行选举时选民们投票的考量。

什么是“一带一路”(BRI)?

BRI是21世纪的丝绸之路,一个连接中国与世界不同地区贸易通道的网络。“带”表示通向中亚,俄罗斯,欧洲的走廊,“路”表示通过海上通道进入亚洲,非洲和澳大利亚。

为实现此雄心,中共正在向其他国家的重要基础设施建设投资1万亿美元,包括港口,铁路和公路。2010年,已有超过150个国家和组织签署了意向书,旨在协调发展项目,加强贸易关系,改善金融合作以及加深社会文化间的交流。

BRI已经提升了北领地在澳中商务委员会的地位,该会是国家性非盈利委员会,专注于两国间的经济联系。北领地组织的主席戴若·戈比(Daryl Guppy)说:“如果我们是BRI的一部分,那么我们的出口将走向前沿,如果我们不参与这个项目,我们的出口就会受到排挤”。

为什么有人反对一带一路?

在鼓吹BRI为国际间贸易带来正面性意义的同时,批评者指出,中共政府正在世界舞台上以国家性的金融投资作为政治筹码影响他国。

悉尼技术大学副教授冯崇义(Feng Chongyi)博士说:“这是中共政府与美国竞争战略的一部份,即使不是全球性的,也是霸权式的。”冯博士的一个担忧就是“债务带外交”,即穷国在还不起债时,不得不向中共国的基础设施战略投降,就像在斯里兰卡一个港口所发生的事那样。冯博士说:“当外国政府或公司运行发生困难时,就为中共创造随之切入的绝佳机会”。达尔文港尚未正式成为BRI的一部分,但中共政府操纵岚桥集团(landbridge)的能力不可低估。冯博士说:“达尔文港这个租约是北领地政府很糟糕的决定”。他进一步解释:“在中共法律层面,任何企业或公司都必须受到中共政府的指导和指挥”。

北领地政府之前忽视了这些担忧,认为其为该港口保留了20%的非控制性赌注,包括为岚桥集团(landbridge)作出决定时的咨询服务权利。

澳大利亚政府拒绝了中共BRI的倡议,所有项目必须受到透明的管理,遵循法律以及金融上可持续的方式。

中共投资北领地的重要性是什么?

中共是北领地的第二大出口贸易伙伴,仅次于日本。工党和北领地政府经常派遣政治性和商务性代表团去中国吸引中共的投资。近年来,中共的公司已经向北领地一些重要项目投入了数百万澳元的资金,虽然没有与BRI有正式的直接关系,但却指向了这个目标。

2018年,Jemena公司(一家主要由中共控股的公司,属于中国国家电网旗下)主持铺设了一条从滕南特克里克(Tennant Creek)到芒特艾萨(Mt Isa)的天然气管道,价值达8亿澳元。同年,北领地政府提供1千万澳元作为合作推销资助东海航空公司,连接深圳到达尔文之间的航线,虽然目前因为新冠病毒而搁置了。除了港口,岚桥集团当时还保证要在达尔文市海边出资2亿澳元建设豪华宾馆,1700万作为回馈提供给北领地政府建立公众基础设施建设和天桥,该项目也因为受困而延迟。

北领地政府是否已经签了BRI协议?

北领地政府首脑迈克·贡纳(Michael Gunner)长期宣传鼓吹在经济与文化方面要与中共有更多合作,以前曾提到BRI是对双方均有利的协议。他在2018年的会议中说:“BRI将有助于澳洲北部地区进出口贸易发展,并能从中获益,将使中澳两国更繁荣”。

与维多利亚省不同,该省于2018年签署了BRI理解备忘录。然而,该省政府,教育机构与中共的一些组织在过去几十年已经签署了几个非BRI协议,其中有5项还在有效期:

a. 1993年与中国国际贸易经济发展促进委员会签署的协议书

b. 1995年与安徽省建立姐妹省的协议书

c. 北领地矿业能源部门于2007年签署了与中共矿业合作的协议书

d. 2015年由前省长亚当·吉尔斯(Adam Giles)签署的一份旨在建立北领地与山西省姐妹关系的意向书

e. 2016年,由省长迈克·戈纳(Michael Gunner)签署的与中国日照市建立友好关系协议书

此外,达尔文市委员会还于2018年签署了与广州越秀区的合作协议,据报道,该协议是提升达尔文市连接到一带一路的区域性战略环节。

澳大利亚政府对BRI的观点是什么?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此前已拒绝加入BRI, 最近又否决了维多利亚省所提出的备忘录。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 )于今年6月说:“这不是澳洲政府所签署过的项目,也不是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各省和地区不应该做与联邦政府政策不一致的事”。查尔斯达尔文大学的法律学者约翰·加里克(John Garrick)认为从法律角度来看,这些政策很难影响到北领地,因为联邦政府对领地的权力比对各省政府的权力要小,如果北领地政府愿意,它就可以签署BRI。加里克还说:“如果它签署的话,就必须是局限于当地工业与中共之间的贸易关系,但它们其实倾向于跨越到了联邦政府的层面”。

北领地其他人士的观点如何?

CLP 发言人表示,北领地政府认定中国对其经济很重要,甚至提到“未开发的出口机会”,但这种言论掩盖不了该租约对澳大利亚外交战略利益所带来的危害。这位发言人说:“CLP政府将与联邦政府一起工作,以确保在与中共的经济贸易中获得利益,也正如中共所表示的那样”。领地联盟领导人特里·米尔斯(Terry Mills,前CLP 首席部长)表示:“北领地政府不应该把港口出卖给外国人使其获益。这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尽管他对这个港口买卖颇为不满,他还是认为他的党派将与中共和其他国际贸易伙伴国发展建设性关系,前提是这种关系与联邦政府的外交政策相呼应。他说:“领地政府将尊重联邦政府所奉行的不加入一带一路的政策,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必须与联邦政府的要求相呼应”。

点评:中共政府通过一带一路计划已经把触角伸向世界各地,达尔文港的租约就是一个例证,尽管澳洲政府决定不加入一带一路,但地方政府为了经济利益却会倾向于加入,造成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出现分歧,说明中共政府对他国政府的干涉与渗透已涉及各个方面,层次也很深。

报道来源

翻译署名:Hong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1 年 之前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8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