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疫苗离我们还有多远?

新闻来源: LifeSite

作者:Steven Mosher

翻译、简评:毛毛猫猫

PR、審核: 海阔天空

PAGE:玄天生

简评:

“中共继续撒谎,人类将继续死亡”这是在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向人类昭示中共病毒的起源后,又一位挺身而出的科学家朱塞佩·特里托(Giuseppe Tritto)教授向世界提出的警示。

朱塞佩·特里托(Giuseppe Tritto)教授是意大利人,他不仅是国际知名的生物和纳米技术专家,而且还是世界生物医学科学与技术学院(WABT)的主席。这位世界级的科学家在他最新出版的这本书中明确说明:CCP病毒绝对不是偶然从蝙蝠到人类跨越物种壁垒的自然产物,而是由中共军方控制的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通过基因工程技术制造出来的。

特里托教授对当今世界针对中共病毒疫苗的开发并不乐观,他说中共拒绝向世界提供CCP病毒的原始基因密码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西方开发出完全有效的疫苗。也就是说,如果CCP继续撒谎,人类将继续死亡。就像闫丽梦博士说的,“留给我们人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消灭共产党,解救全人类”。

欧洲著名科学家:新冠病毒COVID-19是在中共国实验室设计的,“不太可能”会有有效的疫苗

朱塞佩·特里托(Giuseppe Tritto)教授在2020年3月的一次采访中。 电视UPTM / YouTube

Steven Mosher|Mon Aug 10, 2020 – 12:27 pm EST

2020年8月10日(生活新闻网)–世界上的“福奇博士” 们将不可能把朱塞佩·特里托朱教授视为怪人。他不仅是国际知名的生物和纳米技术专家,有着辉煌的学术生涯,而且还是世界生物医学科学与技术学院(WABT)的主席,该机构于1997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主持下成立。

换句话说,他是全球科学界中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同样重要的是,世界生物医学科学与技术学院(WABT)的研究目标之一就是分析生物技术(如基因工程)对人类的影响。

这位世界级的科学家在他最新出版的这本书中明确说明,CCP病毒绝对不是偶然从蝙蝠到人类跨越物种壁垒的自然产物,而是由中共军方控制的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通过基因工程技术制造出来的。

特里托教授的这本书目前只有意大利语版本,名为——Cina COVID 19:La Chimera che ha cambiato il Mondo——《中共冠状病毒:改变世界的嵌合体》。该书于8月4日由意大利主要新闻出版商Edizioni Cantagalli出版。恰好几年前,这家出版社也出版了我的一部著作——《人口控制》(意大利语为Controllo Demografico)。

在我看来,特里托教授的书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最终证明了中共国解放军拥有将冠状病毒经过基因改造成为如今席卷全球的中共国病毒的技术途径。按照他的说法,这个病毒无疑是一种“嵌合体”,是一种在实验室中被创造出来的生物。

在他的这本书中,特里托教授揭示了武汉的这个病毒实验室与法国和美国之间的联系点,解释了法美两国在开始进行更加危险的生物工程实验时是如何向中共国提供财政和科学帮助的。尽管法美两国的病毒学家都不必对当下这个高感染性冠状病毒的全球性大流行的最终结果负责,但他们在病毒研究早期曾介入其中的事实,可能解释了为什么如此多的人坚持认为这个病毒的“嵌合体”一定是来自自然——因为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曾参与其中。

“我们中那些一开始就主张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人被斥责为阴谋论者。我们的文章通常被美国病毒学家当作“假新闻”。但事实上,他们完全了解真相,却为了避免被审查和牵连其中而选择了保护中共国和他们自身的利益。”

特里托教授的这份长达272页的书里列举的人名、日期、地点和事实,使得那些想反驳他的人无法开口。故事开始于2003年的非典(SARS)流行之后,当时中共国人试图研发疫苗来对抗这种致命性的疾病。我以前写过的石正丽博士那时正是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负责人。

在疫苗的开发过程中,人们使用“反向遗传学技术”制造出致病性降低了的病毒毒株,这些病毒毒株进入人体后会促使人体免疫系统产生反应进而生成抗体。然而,这种“反向遗传学技术”也可以用来制造致病性增强的病毒毒株。特里托教授说,在中共国解放军生物武器专家的鼓励下,石博士开始越来越专注于她的“利用反向遗传学制造致命性生物武器”的研究。

石博士首先从建立P4实验室的法国政府以及该国的巴斯德研究所那里寻求帮助,后者教会了她如何使用一种称为“反向遗传学系统2”的基因插入方法,这种技术可以让她将HIV片段插入从马蹄蝠中发现的冠状病毒中,从而创造出更具感染力和致死性的病毒变种。

当然,在“增强病毒的致命性的”研究这件事上,美国也曾参与,特别是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S·巴里奇教授,他接受了由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掌管的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重大资助。福奇(Fauci)博士是此类“功能获得”型研究的大力支持者。但当此类高风险性实验在美国巴里奇教授的实验室被禁止后,该研究便被转移到了中共国去继续进行。

特里托教授认为,尽管石博士的研究始于开发针对非典(SARS)的疫苗,但后来逐渐演变为使用“反向遗传学系统2”的基因插入方法制造致命性生物武器的研究。这就是武汉病毒实验室近年来成为中共国病毒学研究的主要中心的原因,吸引了中共政府的大量资金和支持。

我要补充一点,由共产党控制的中共国有“让平民支持军队”(军民融合)的潜规则,意味着,只要石博士的研究有任何潜在的军事用途,中共国的解放军就会开始对此研究进行控制。这次的病毒大爆发正好印证了这一点,在病毒爆发初期,中共国的主要生物武器专家,中共国人民解放军少将陈薇将军就被立即任命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而至于石正丽博士,那时她似乎已经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

正如特里托博士在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解释的那样:

2005年,在非典(SARS)流行之后,由石正丽博士领导的武汉病毒研究所诞生了。石正丽博士从某些蝙蝠物种中收集到了冠状病毒,并将它们与其他病毒成分重组以研发生产疫苗。在2010年,她与拉尔夫·巴里奇(Ralph Baric)教授领导的美国研究人员进行了接触,后者随即就开始研究开发基于冠状病毒的重组病毒。正是在石正丽提供的基质病毒的基础上,巴里奇于2015年创建了小鼠Sars病毒的嵌合体,事后证明这种嵌合体对体外培养的人类细胞具有致病作用。

到那时,中美合作就变成了竞争。石正丽希望研究一种更强大的病毒来制造更强大的疫苗:它在体外将蝙蝠病毒与穿山甲病毒结合在一起,并于2017年在一些科学文章中发表了这项研究的结果。

她的研究立即引起了中共国军事和生物医学部门的关注,而这些部门就是专门研发用于防御和进攻目的的生物武器的。这以后,许多属于政治军事领域的医生和生物学家加入了石正丽的团队,例如抗艾滋病和抗病毒性肝炎疫苗学者,基因重组技术专家郭德银。石正丽团队与郭德银团队合作的成果就是实现了利用基因插入法改造编辑病毒基因组。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这种新型嵌合体被创造出来是成功的。成功如此之大,以至于疫情爆发后,两位研究人员要求世卫组织将其注册为一种新的人类冠状病毒H-nCoV-19(人类新的Covid 19),而不是另一种源自非典(SARS)的病毒衍生物。我们有理由认为,石正丽的行为只是从科学的角度出发,没有考虑到她的研究可能引起的安全和政治军事利益方面的风险。

当被问及为什么中共国拒绝向世界卫生组织或其他国家提供中共国病毒的完整基因组时,特里托博士解释说:“提供基质[源]病毒将意味着承认SARS-CoV-2 [中共国病毒] 是实验室制造的。实际上,中共国提供的不完整基因组缺少一些艾滋病病毒的氨基酸插入物,这本身就是中共极力掩盖病毒来源的证据。

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病毒大流行中的人来说,关心的主要问题是疫苗的研发进度。但在这个方面,特里托教授并不乐观

考虑到SARS-CoV-2的许多突变,不大可能找到一种能阻断这种病毒的疫苗。目前,全球已鉴定出11种不同的病毒毒株:在欧洲发展的A2a遗传系和在北美生根的B1遗传系比起源于武汉的0系更具传染性。因此,我相信最多只能找到一种对4-5株病毒有效的多价疫苗,但也只能够覆盖全球70-75%的人口。

换句话说,中共拒绝向世界提供CCP病毒的原始基因密码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西方开发出完全有效的疫苗。

也就是说,“中共国继续撒谎,人类继续死亡”。

史蒂芬·莫舍(Steven W. Mosher)@史蒂芬·沃舍尔(Steven W Mosher)是人口研究所所长,也是《亚洲霸王:为什么中共国的“梦想”是对世界秩序的新威胁》一书的作者

新闻链接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1 年 之前

消灭ccp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