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美国参议员正式发出决议要求中共偿还旧中国债券

8月13日,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玛莎·麦克萨利(Martha McSally)和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提出一项并发决议,要求中共国偿还由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会代表的20000个美国家庭的总共1.6万亿美元的主权债务(包括利息)。

“历史”债券

在决议中提到,1900年至1940年间,中华民国在世界各地(包括美国)发行了数百万美元的主权债务,他们于1938年拖欠了这笔债务。

据了解,这笔债务包含1911年清政府发行的“湖广铁路债券”1913年民国政府发行的“黄金融资债券”

1911年,清政府与英、法、德、美四国银行签订借款合同,为修建湖广铁路借取为期40年、数额600万金英镑的款项。

1951年,本金到期无人偿还。

中美建交后不久,美国阿拉巴马州公民采用集体诉讼方式要求偿还这笔多达1亿多美元的欠款,被告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送达人是“外交部长黄华先生”。

随后,中共退回了传票,并以“国家主权豁免权”为由否定美国法院行使司法管辖。

1982年,阿拉巴马联邦法院进行缺席判决,命令中共国偿付原告4130万余美元、外交利息和诉讼费用,当时原告就要求法院强制执行中国在美国境内的财产。

后来,在中共的“外交努力”(蓝金黄)下,该法院撤销了这一判决。

1913年,民国政府以5%的价格发行了2500万英镑的以黄金支持的大型债券,这批债券定于1960年到期,但是1938年,中共国违背了“对中华民国政府及其继承者的有约束力的承诺”

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会

2001年,田纳西州的农场主乔纳·比安科(Jonna Bianco)与他人共同成立了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会(ABF),这个基金会代表了2万多名持有这些旧中国债券的持有者。

比安科为ABF团队招募了一些知名人士,包括比尔·贝内特(Bill Bennett),他曾是里根总统时期的教育部长,以及克莱蒙特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布莱恩·肯尼迪(Brian Kennedy),该研究所是川普总统早期的捍卫者。

比安科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将其拖欠的主权债务视为1949年之前的中华民国的债务,但这样做与中国声称自己是中华民国主权权利的唯一继承人的说法相矛盾”。

文贵先生也提到了相同的观点。

2018年8月,比安科在新泽西州贝德明斯特的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与川普总统会面随后,她又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会面。

在去年4月,ABF的代表团还与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会见。

去年熟悉美国财政部的人士就已经说,财政部已经在对中共国的这些债券进行了研究。

熟悉爆料革命的战友都知道,文贵先生最早在2018年10月就爆出美国正在要求中共偿还民国国债。

此前,ABF也一直在推动这件事情,却一直没有引起关注。

由此可见,爆料革命是推动此次事件的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爆料革命巨大的影响力与背后的力量,以及与这些组织密切的关系,是此次参议院提出决议最关键的因素。

中共需要偿还吗

正如声明中提到的,中共既然承认是中华民国的唯一合法继承人,就应该承担中华民国偿还债务的义务,不能只要权利,却不行使义务。

存在即主权,政府像管理机构,管理机构可以随时换,但税收被接管了,债务也要被接受。如果中共不按照国际秩序来,就不可能建交并让中共加入国际社会。

1792年尼克松访华,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意味着美国承认中共国的继承人权利,那么中共国理应按照国际规则接受偿还债务的义务。

这对于中共来说是一个两难的问题,要么承担义务,经济崩溃,中共倒闭;要么不承担义务,美国不承认中共合法政权,中共也倒闭。

一直以来,中共都以两个原因回绝承担义务的要求,一是恶债不予继承原则,二是国家主权豁免原则。

之所以中共称这些债券为“恶债”,一是因为已经过期,二是迫不得已,三是这是导致清朝倒闭的“稻草”。

如果没有清朝倒闭,也没有中共的存在,除非中共认为自己是迫不得已继承中华民国的政权,否则中共不可能只要历史的利益,不要历史的义务。

至于国家主权豁免原则,一旦中共被拿掉国家合法政权,就不存在这一原则。

而且,1987年,中共国与英国政府达成了一项2350万英镑的和解协议,既然中共认为偿还债务没有道理,为何又要达成和解协议。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1 年 之前

0

热门文章

立武

8月 1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