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的寻租命运

编撰:VOG秘密专栏组

寻租是经济学中一个常用的概念。租,即租金。也就是利润、利益、好处。寻租,即对经济利益的追求。指通过一些非生产性的行为对利益的寻求。寻租在中共专制、极权、独裁体制下早已成为笼罩在中国企业家头上的一把利剑,成为阻碍中国经济长期稳定可持续发展的绊脚石,成为抹杀中国企业家自由创造精神的邪恶力量。企业家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主力军,已经全然丧失了企业家的精神与本质,失去了创造财富、科技、发明与创新的能力,变成了中国共产党膝下的寄生虫,集体沦为了寻租一代。

自1949年中共靠“枪杆子”非法夺取大陆政权后至1978年之间,中共实行的是一元政府计划配置体制。在该体制下,农村下达粮食种植计划,土地数量基本固定,牲畜资本有限,粮食化肥统购统销,劳动力由生产队进行调配,劳动投入工分计量,年终实物分配;城镇企业按照计划生产,劳动力单位按计划招工、工资货币分配、消费品按照计划定量供应;资金统收统支,物资统一调配,产品统购统销。在一元经济体制实行的29年时间里,中国经济先后经历了毛泽东时代发动的土地改革运动、镇压反革命运动、三反五反运动、反右运动、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四清运动以及文化大革命等等。1978年拥有9亿多人口的中国GDP总值仅有1495亿美元。

经济的发展必然受到政治进程的影响,这是经济规律也是历史必然。中共当年信誓旦旦号称要给中国人民带来西方美国式民主的承诺在其夺取政权后,带来的不是经济腾飞,却是一个接一个的政治灾难,是笼罩在饥饿、贫穷、人道灾难下几千万人口的死亡。在这一段时间里,中国共产党几乎消灭了所有的私营经济,取而代之的是计划经济体制,当然也就不存在所谓的企业家,中国经济发展更是无从谈起,举步维艰。

1978年末,中国共产党新的领路人—邓小平同志开启了中国对外改革开放的先河,中国经济可谓是在原有计划经济体制的基础上向部分计划配置或者政府管制和部分市场调节改革,形成了政府计划和市场调节二元要素配置的双轨体制。中共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改变了中国大陆自1949年后经济上逐渐对外封闭近30年的情况,使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与潜力得到了部分释放,但一直到1995年改革开放才成为中共所谓不动摇的基本国策之一。尤其,在2001年中共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中国经济才逐渐融入全球经济发展的大潮中,自此,中国经济便进入了飞速发展的时代,2010年中共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2019年中共国GDP已经达到了14.4万亿美元,大体相当于日、德、英、法四国2018年GDP总和(14.7万亿美元左右)。

我们不可否认的是,中共国经济发展的确较改革开放之前增长了不少,在全球产业链中也越来越占据着更重要的地位。但是,如果我们拨开经济增长背后的世界以及这样的经济能持续多久以及会给当今中国14亿人民带来多大的灾难时,我们可能所有人的人,包括现在还自认为洋洋得意的那些中国企业家们,将为过去几十年中共埋下的坑、造成的孽、种下的恶而感动震惊和恐惧,因为中共的70年毁掉了中国未来经济健康持续发展的几百年,让中国14亿人民背负上未来几代人痛苦挣扎甚至是血的代价。

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经济腾飞的过程中,私营企业家们为中国经济发展贡献了绝大多数的力量与贡献。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企业家的成功与富有并不像邓小平当时宣称“少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大多数人再富起来”的愿望那样美好,反而造成现如今中国社会贫富差距巨大、社会戾气太重、环境污染/破坏严重、教育退化奴化更甚等各种各样突出的社会问题。同时,我们也发现,虽然现如今中国经济总体量排名到了世界第二的位置,出现了所谓华为、中兴、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等一批世界级互联网与高科技公司,但时至今日,中国自始至终都没有能力生产出一台光刻机、一颗芯片,没有开发出任何一款操作系统,当然更没有能力独立研制出任何一款高水平航空发动机。

总之,中国在特种化学品、生物技术、半导体设计、医药(品牌药)等科学研究型领域整体处于落后水平,根本无法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请问,这是中国人不够聪明吗?是中国人天生就不具备研发出这些高科技类产品的能力吗?答案当然不是,笔者相信中国人一定有能力也有实力做出这些。但是,恰恰是因为中国企业家生活在中国共产党这样的极权、专制、独裁政治体制下,丧失了独立自主思考与创新的能力,失去了刻苦钻研搞研究的匠心精神,拥有的却是一味对金钱的执着,对利益的追求,对假骗偷的崇尚,处处寻租,时时寻租。试问,这样急功近利的企业家,这样近乎于疯狂的寻租经济,怎么能创造出传奇,怎么能生产出高水平的产品呢?

中国共产党在改革开放后一直在宣称,中国已经逐步走上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道路,其实质上是在共产党指挥下计划经济叠加部分市场经济的杂交体。在中共治下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市场经济。中共利用其控制的14亿人口的巨大市场作为其最有力武器,控制和绑架了中国所有企业家,因此产生了中共寻租经济怪圈,即中共政府部门通过设置政府项目并制定产业导向政策,来为政府部门谋求好处与利益,政府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利为个人捞取好处,而企业则贿赂官员为本企业得到项目、特许权或其它稀缺的经济资源。在中共经济寻租怪圈中,所谓经济发展与社会资源配置成为了既得利益者对既得利益的维护和对既得利益进行的再分配的活动。寻租行为的盛行使政府的决策或运作受利益集团或个人的摆布,造成了社会有效资源的严重浪费,社会巨大的贫富悬殊以及绝对的不公平现象。

当今中共治下的企业家面临着严峻的生存环境、寻租狂潮以及精神危机。中国的经济市场到如今更是政府手中的木偶。我们每天都会看到,中共某个部出台了一个什么样的政策,然后这些所谓企业家们就一窝蜂的冲上去,真正做项目的没几个,都是想抱政府大腿,目的无非几个:1)可以拿地的赶紧拿地,地到手后再高价卖出或者作为中间皮条商赚一笔走人;2)拿地后靠着土地证赶紧投关系上报银行拉贷款,钱到手后,项目赚不赚投不投那就不好说了;3)依靠假大空表面吸引人的先进项目申请政府资金扶持或补助。其实,现如今,中共的企业家必须与政府进行勾兑才能赚大钱、发大财,这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常态。而那些真正有技术、懂市场但不知如何与政府搞关系的人倒是一无是处,想做企业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说,中共的市场经济正在大踏步的演变成为劣币驱逐良币、流氓驱逐人才的状况。我们熟知的许家印、王健林、马云、李彦宏、马化腾、陈峰等这些所谓中共治下著名的企业家,谁不是靠着与中共的勾兑发展壮大,谁不是靠着银行老百姓的存款在全世界买来买去。这些人聪明才智我们不予评价,但是扪心自问,这些人是真正的企业家吗?对得起企业家这三个字吗?他们创造了什么,他们唯一创造的就是挖空老百姓银行的存款,盗走你的智慧、时间与精力,帮着中共更加严密监控老百姓的一举一动,更恐怖的他们还抢走了你的安全与隐私,留给你的只有贫穷与痛苦。中国的企业家在共产党独裁体制的统治下,个个都在寻租,个个都在为利益而追逐,俨然已经丧失了企业家应该有的一切精神、信仰和追求。笔者还记得托马斯·潘恩在1776年出版的《常识》开篇中写道后来被全世界企业家尊为誓言的一段话:

我是不会选择做一个普通人的。

I do not choose to be a common person.

如果我能够做到的话,我有权成为一位不寻常的人。

It is my right to be uncommon—if I can.

我寻找机会,但我不寻求安稳,

I seek opportunity—not security.

我不希望在国家的照顾下成为一名有保障的国民,

那将被人瞧不起而使我感到痛苦不堪。

I do not wish to be a kept citizen, humbled and dulled by having the state look after me.

我要做有意义的冒险。

I want to take the calculated risk,

我要梦想,我要创造,我要失败,我也要成功。

to dream and to build, to fail and to succeed.

我拒绝用刺激来换取施舍;

I refuse to barter incentive for a dole;

我宁愿向生活挑战,而不愿过有保证的生活;

I prefer the challenges of life to the guaranteed existence;

宁愿要达到目的时的激动,而不愿要乌托邦式毫无生气的平静。

the thrill of fulfillment to the stale calm of Utopia.

我不会拿我的自由与慈善作交易,

也不会拿我的尊严去与发给乞丐的食物作交易。

I will not trade my freedom for beneficence nor my dignity for a handout.

我决不会在任何一位大师面前发抖,

也不会为任何恐吓所屈服。

I will never cower before any master nor bend to any threat.

我的天性是挺胸直立,骄傲而无所畏惧。

It is my heritage to stand erect, proud, and unafraid; to think and act for myself;

to enjoy the benefit of my creations;

我勇敢地面对这个世界,自豪地说:

在上帝的帮助下,我已经做到了。

and to face the world boldly and say:

“This, with God’s help, I have done.”

中共统治下的企业家试问有几人可以做到像这段誓言描述的这般正义凌然,自豪无畏?某种程度上讲,这并不全是中国企业家的错,而是中国共产党这个邪恶统治集团种下的果。在共产党的统治下,绝不允许中国企业家有独立创新的思想,更不允许有社会正义,出淤泥而不染的企业家精神。因此,无论你是谁,必须与中国共产党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一起玩市场寻租的游戏,只有这样,企业家才能生存。所以说,中国企业家的寻租命运更大程度上是中共体制造成的,这是寻租猖獗的主导因素。但从另一方面看,这些所谓企业家自身也存在诸多的问题,他们可能内心恨共产党,但是在共产党向其抛出利益橄榄枝的那一刻,他们又巴不得自己成为共产党,跟着共产党,这种心灵的扭曲,精神的摧残,行为的变态充斥着中国企业家这个大的族群。郭文贵先生曾说过:“中共体制下的企业家就像妓女,甚至都不如妓女,一个处长就可以干掉一家上市公司。”这种悲剧在中共国每天都在上演,一刻也不曾停歇。肖建华、吴小晖等不就是中共统治下企业家寻租行为的悲剧结果与世事轮回吗!

人人都在说,中共经济腾飞了,人民富裕了,国家富强了。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中共经济这么多年超发的货币数量,靠卖地造就的房地产泡沫,造成的环境破坏与污染,自然资源的消耗殆尽,耕地面积的日渐萎缩……,这样的经济给现代的14亿人民带来了什么?遍地癌症、有毒食品、土地水空气污染、假疫苗、假奶粉……,付出如此高昂代价换来中共经济腾飞的40年,不知道你们怎么看?笔者宁愿不要这样的经济,也不能将一个上下五千年文明历史老祖宗留下来的一块土地糟践的如此不堪,真的是绝无仅有。共产党、共产主义幽魂降临的地方,必然有无尽的灾难带给那个土地上的一切生灵。即便是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中共宣称2020年作为扶贫攻坚战的盖棺之年,李克强总理在2020年5月28日出席记者会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讲到中共国竟然到目前为止还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中共所谓改革开放40周年辉煌成就的论述真的是让人大跌眼镜。

有人说,中共企业家天生就是有原罪的,笔者想说的这原罪不是别人,就是中国共产党这个专制独裁体制。正是它的存在,让中国千千万万的企业家在国家寻租游戏中挣扎、不可自拔,使中华民族丧失了独立自主、自由创新、天赋人权、正义善良这些最美好的品质与权利。中共统治中国人民70年的日子就要到头了。在结束中共体制后,中国企业家的寻租行为会随着新中国联邦的建立而渐渐逝去,迎来的是独立,是自由,是创新,是财富,是正义,是善良,最终成为一名能够代表新中国,像郭文贵先生一样的真企业家。

中国企业家的寻租命运源于中共,也必将终于中共。未来中国企业家的命运将随着新中国联邦的建立而迈向新的时代。

3+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illyjamz
1 年 之前

写得太好了!大赞!

0
香江小哥
1 年 之前

什麼是「寻租」,租得又是什麼?在中共專制、極權、獨裁體制下,租的是權利。有權利,有主義;沒權利,沒主義。
 

0
香江小哥
1 年 之前

什麼是「寻租」?在中共专制、极权、独裁体制下

0
joop12345
1 年 之前

消灭ccp

0
汉学家 Sinologist
1 年 之前

黨字怎么写 中国祖先的智慧 西方现代文明的智慧   Connotations in the Chinese Character of Political Party Wisdom of Chinese Ancestors & Modern Western Civilization
 
黨字的解读一点就透,让被洗脑中国人民恍然大悟,形成社会共识。黨字的中间是“黑”,上边是“尚”代表高尚和权力;黑字下面的四个点是火。尚在黑之上,打着高尚的旗帜,干黑事,藏黑心,在深层次揭露了共产党的骗,假,谎言。火揭露了狠,恶和暴。The part of darkness (darkness) is in the middle of the Character, the part of Nobleness and power is on the top, the four dots under the blackness stand for fire. Nobleness, blackness and fire form the Character. Under the disguise of nobleness, committing darkness with a black heart reveals deceit, falsehood and lies. Fire is related to ferocity, evil, brutality and tyranny.
 
 黨字解读快且威力大  中国祖先定性共产党 群体行动传播  把微信微博变成爆料革命的平台  被洗脑的中国人民恍然大悟

0

热门文章

snow

8月 1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