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南中国海会成为热点?

新闻来源:《悉尼先驱晨报》

作者:詹姆斯·马索拉

发布时间: 2020年8月3日

翻译/简评:CharlesS

校对:1818

审核:海阔天空

Page:拱卒

简评:

对于中共国内洗脑,宣扬仇恨心理的素材来说,南海冲突可谓是仅次于宣扬对美、日两国的仇恨。

本文作者从澳大利亚的角度,首先带领大家从一个相对客观的视角,以南海为中心的视角,介绍了南海冲突的背景:想象一下离你几个街区远的邻居把狗尿撒到你的门口,号称拥有主权是什么概念。

其次作者也介绍了从战略意义上来说,控制南海即控制了全球航运业的一个大咽喉,甚至是控制了马六甲海峡的出口。作者没有提到的是南海也是中共国“一带一路”计划的重要关口。(详细请参见文章《起底中共一带一路殖民世界的阴谋》https://test.gnews.org/zh-hans/212832/)

最后,作者提到了澳大利亚并未能跟随美国进行航行自由行动,实属无奈。当然,正如作者也提到的,中共国日益具有侵略性,在人工造岛以及事实控制南海岛礁上“势不可挡”,而12海里领海的航行自由权也只是早就被国际法赋予的权利。中共国在该地区的事实存在不能仅依靠一个航行自由行动或者地区存在定期巡航的舰队来回击。因为即使这些岛屿被中共国吞并,就算能自由航行也不能改变什么。

我想这就是郭先生提到的“南海强拆”的意义。首先国际社会应认定中共国的行为是非法的,其次,实际意义上的“动能行动”,拆掉这些人工永久工事,打掉中共“伪·光·正”的画皮;并且震慑其想要对香港、台湾采取军事行动的野心;此外,共产党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捏断它的“枪杆子、刀把子”,让想要用此来威胁绑架有良知的党内人士的手段落空,不失为促进“以共灭共”的好方式。

为什么南中国海会成为这样一个热点?

为什么这片水面上有如此多的紧张局势? 什么是“九段线”? 为什么南海对澳大利亚很重要?

澳大利亚宣布长期以来中共国对南中国海绝大部分的主张已不具有法律依据。

多年来,堪培拉一直谨慎敦促克制,呼吁所有国家尊重以条约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坚持认为在众多相互争夺的海洋领土主张中不偏向于任何一方,并敦促尊重2016年国际法院关于南中国海具有争议状态的裁决。

但是,决定对中共国声称拥有被所谓“九段线”圈出来的90%的岛屿和水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决定,是澳大利亚对争端方法进行逐渐改变的一部分,这将会受到东南亚邻国热烈欢迎。

这也是这片海域的最新发展,其已成为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代名词。这里充满了琐碎的、低级的争吵,从不休止,时不时以惊人的方式在水面上沸腾。

为什么南中国海成为此类争端的焦点? 为什么区区几个小岛在350万平方公里的水域中显得如此重要? 并且为什么这对澳大利亚很重要?

有争议的南中国海领海主张

资料来源:亚洲海事透明倡议 图:马克·斯蒂尔(MARK STEHLE)

南中国海有什么重要意义?

南中国海具有全球战略意义,原因有四个。

首先,它占2015年全球鱼类捕捞量的约12%,并且位于世界上人口、可支配收入不断增长,对蛋白质需求旺盛的地区。 中共国有庞大的14亿人口需要养活。再加上印度尼西亚,越南,马来西亚,文莱和菲律宾的5亿人。 中共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远洋捕鱼船队,得到了中央政府的大量财政支持,东南亚其他国家也是如此。(顾名思义,“远洋”船的设计目的是航行到遥远的地方,但它们也被定义为在一个国家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以外,任何离得较近的地方运行。)

其次,全球每年约有三分之一的航运业通过这片水域,价值数万亿美元。

第三,根据美国国务院2019年的估计,南中国海仍有2.5万亿美元(3.6万亿澳元)的未开发油气储量。

第四,也许是最重要的一点,主张和控制南中国海的岛屿和航道可以获得战略军事优势,并为占领海洋资源提供了一个(有争议的)法律依据。

海上到处都是的岛屿,浅滩,暗礁和岩石作为主要部分构成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链。中共国,马来西亚,台湾,越南和菲律宾对它们的主权声明各不相同。 (印度尼西亚的纳图纳群岛位于大海的边缘,尽管没有其他任何国家参与主权纷争,但中共国和印度尼西亚都对其附近的水域宣称拥有主权。)

关于岩石,礁石和水下浅滩的主权纷争

来源:亚洲海事透明倡议 图:马克·斯蒂尔(MARK STEHLE)

自2013年以来,中共国已着手进行来势汹汹的建设和填海造地项目,以建设自己声称拥有的一些岛屿,包括永暑礁,美济礁和渚碧礁。在总体上,据位于华盛顿的“亚洲海事透明倡议”的信息,中共国在西沙群岛有20个哨所,在南沙群岛和黄岩岛有7个哨所。

尽管其他东南亚国家已经占领了南中国海的部分岛屿并建造了建筑物,但它们都无法与中共国填海和人工扩建的岛屿相媲美,这些岛屿拥有各种雷达站,跑道,高射炮,水泥厂和海水淡化厂等等。

把这些岛屿想象为静止的、不沉的航空母舰,那么这就是世界上最有争议和经济活力的航道之一。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院长罗里·梅德卡夫(Rory Medcalf)教授总结道:“首先,判断规模大小是否会决定国际事务的成果,这是首要问题。其次,这是至关重要的贸易和能源管道。 第三,这实际上也是一个环境问题,与对栖息地和鱼类种群的破坏有关。”

澳大利亚国防军船只在“2020年区域存在部署演习”期间在南中国海航行。图片来源:澳大利亚皇家海军

争议的起因是什么?

几个世纪以来,中国,台湾,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更远的国家(例如泰国)都将南中国海用于贸易和捕鱼。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共国和越南开始在海中夺取某些岛屿,并且到了1950年代,中共国和台湾开始在其中一些岛屿上建立永久性工事。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有迹象表明该地区有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之后,人们此起彼伏地争夺更多的岛屿和领土。2002年,中共国与东盟集团开始就争议海域各方的行为准则进行。二十年后,该准则仍未最终确定,争端变得更加激烈。

2009年5月,马来西亚和越南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了关于其专属经济区主张的报告(正式外交照会),情况实实在在开始升温了。

中共国通过九段线地图回应了这一联合照会,并声称对南中国海及其岛屿、邻近水域和海床拥有主权。

九段线是模糊的,U字形,声明包括南沙群岛、西沙群岛、越南以及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台湾地区专属经济区的大部分区域。它最初是11个线段组成,由国民党政府于1947年引入,后来被中共国采用。 这些线段是自称的海上边界,而不是陆地边界。

一艘中共国海岸警卫队船只在黄岩岛(Scarborough Shoal)附近,这是中共国和菲律宾都宣称拥有的南中国海珊瑚礁。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这个不冷不热的争论什么时候开始升温?

2012年,在中共国渔民非法捕鱼并与菲律宾海军发生冲突后,中共国实际地从菲律宾手中夺走了黄岩岛。中共国海上监视船进入该海域以支持其渔民,即使在美国促成一项协议之后也拒绝离开,而中共国人从那以后一直在岛上驻扎。

黄岩岛距菲律宾约100海里,距中共国约500海里。 从那以后,中共国一直没有放弃控制权,中共国船只阻断了菲律宾的进入。

接下来从2013年开始,中共国对岛屿迅速建设以及军事化。全世界都能从卫星照片看到这些小岛屿的发展和扩张,通常涉及到人工造陆。

为了表达对中共国主张的蔑视,美国一直维持一项积极的航行自由行动(简称FONOPs),并且支持与东南亚索赔国以及其他邻近国家如新加坡,澳大利亚, 日本,韩国和泰国等结盟。

实际上,这意味着美国将其海军舰船开到中共国声称拥有主权的岛屿的12海里以内(一个国家的领海从陆地延伸12海里)。

航行自由行动要表达的观点很简单:向中共国发出明确的信息,美国不承认其南海的岛屿主张。

中共国的岛屿建设和航行自由行动都被一些分析师描述为“灰色地带”的行动和战术。 这是一种处于战争与和平之间的状态,寻求拓展一个国家的战术或政治优势。

由于前任总理马尔科姆·特邦尔(Malcolm Turnbull)最近指出,中共国已经在南海水域里既成事实,并且只要缺乏“动力作用“,即战争,他们不太可能放弃那些岛屿。

其他国家该何去何从?

这并不意味着东南亚国家只能放弃并跟随中共国的主张。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安全和智力研究教授约翰·布拉克斯兰(John Blaxland)表示,该地区的其他国家不希望看到美国放弃对该地区的安全承诺。这意味着从实际意义上来说,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需要做更多工作。

“我们正在向美国发送一个信号,我们希望他们更密切地涉入,并且我们赞同他们必须要回击的观点。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的话,中共国会拿走更多。”他说

我们不希望美国忽略这里,但是美国已经厌倦了在没有任何人支持的情况下在该地区[向中共国回击]。 这也对我们的邻国有利。他们在这个竞争中的利益更大,海军能力更若,并且他们非常害怕。 他们为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反击中共国]感到非常高兴,但他们不太敢大肆宣传这一点。”

7月下旬,在澳大利亚和美国国防及外交部之间举行的年度AUSMIN(澳美部长级磋商)会议上,两国同意在南中国海进行更多联合军事演习。

此举是在澳大利亚决定于7月初升级其远程导弹能力之后做出的。但是,更重要的是澳大利亚没有承诺开展对中共国声称拥有,以及有的是人造岛屿的12海里以内进行航行自由行动。

2020年6月,载有建筑材料的船只停靠在南中国海上菲律宾声称拥有主权的帕格阿萨岛(又称中业岛)的新海滩泊位上。图片来源:国防部 PAS

最近的讨价还价进展如何?

澳大利亚在7月份向联合国提交了外交照会,称中共国在有关九段线的主权声明内“绘制连接南中国海的海洋地貌”或岛群最外点的基准直线”没有“法律依据”。澳大利亚提交外交照会之前,美国在6月份也提交了另一份,后者更有力地主张了相似的立场。

但实际上,自2019年12月马来西亚宣布计划在南中国海专属经济区200海里以外建立其大陆架界限的计划以来,已经提交了一系列用谨慎的外交语言表达的外交照会。

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越南也已经提交了外交照会,它们对海域提出了各自的要求,并反对中共国所提出的。反过来,北京则声称以其对海洋和海岛地貌的历史权利为由进行反驳。

中共国船只骚扰了一艘马来西亚钻井船……并击沉了一艘越南渔船。作为回应,美国已向该地区部署了两艘航空母舰。

尽管这种外交上的拉锯一直在进行,但中共国在水事问题上越来越自信。

自12月以来,其装备精良的海岸警卫队和一队渔船已冒险进入印度尼西亚的北纳土纳海(其中一些在九段线)。 这引起了雅加达的强烈反应。雅加达曾竭尽所能地与南海之争保持距离。

中共国船只还骚扰了一艘在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航行的马来西亚钻井船,撞沉了一艘越南渔船。作为回应,美国已向该地区部署了两艘航空母舰,并坚持其航行自由行动的计划。

一月份,印尼总统约科·维多多(Joko Widodo),图左,在纳土纳水域的军事基地。

所有这些都是在全球中共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背景下发生的。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全球肆虐的中共冠状病毒为中共国提供了极力扩张其领土主张的机会,而其他不那么富裕的国家则在国内方面被分散了注意力。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梅德卡夫教授说,这个问题已经发酵了十年,“我觉得直到最近以来,一直存在着某种挫败感或宿命论,认为中共国实际上已经控制了南中国海,世界对此无能为力。”

国际社会开始看到南中国海(问题)并不是毫无希望。

“但是,中共国今年对如此众多国家全面疏远,并决心即使用大瘟疫作为掩护也要继续进行海上欺凌活动,这些因素已经开始使激发起更多国家。真正重要的是,一些东南亚国家在过去的六个月中变得更加勇敢。

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越南都已开始以不同程度的果断行动进行反击,国际社会也开始看到南中国海(问题)并不是毫无希望。”

可以说,南中国海的“灰色地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激烈。

习近平主席于12月参加了中共国第一艘完全自制的航母的入编仪式。图片:美联社

为什么对澳大利亚来说很重要,我们在做什么?

围绕南中国海的争夺似乎已经远离了澳大利亚的直接国家利益,但事实并非如此。 作为一个自由开放,开放贸易的国家,未来数月和数年所发生的一切将对澳大利亚产生巨大的影响。

例如,如果中共国掌握了海洋控制权,它将有能力中断与其有争议的国家之间的全球贸易。例如,从澳大利亚或卡塔尔向日本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可能会被压缩。

海上捕捞资源也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这可能对南向澳大利亚水域寻求扩展捕捞的第三国产生连锁反应。

澳大利亚定期在水域中航行,最近在7月,有五艘船在有争议的水域中遭到中共国海军舰艇的对峙。

这是武力投射。中共国空军和海军的规模和能力正在稳步增长。这些岛屿支持了这些能力,通过其巡航导弹,轰炸机和战斗机在整个地区进行更深层次的武力投射。

与美国不同,装备精良但规模相对较小的澳大利亚海军不在中共国海岛的12海里区域内进行航行自由行动。

但是它确实定期在该水域中航行,最近在七月,有五艘船在有争议的水域中遭到中共国海军舰艇的对峙。 国防部表示,对峙是以“安全和专业”的方式进行的。

纵深部署到马来西亚皇家空军北海空军基地的澳大利亚波塞冬飞机也定期在南中国海执行监视任务。尽管这两个国家很少讨论这个行为,但这种被称为“行动门户”的监视还提供了有关南中国海活动的有用情报。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梅德卡夫教授还表示,尽管对中共国鹰派人士施加压力,澳大利亚在南中国海确实已经“做得够多了”,不应该急于在(中共国宣称的)12海里领海范围内进行航行自由行动。

“我认为澳大利亚表示保留在12海里内进行航行自由行动的权利很重要,这是我们的权利,但我认为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这样做。”

正如布拉克斯兰教授所说:“不承认中共国的主张,关键是保持在该地区的存在。这是关于保持不承认中共国九段线的立场,以避免它在事实上得到承认。随着中共国逐渐变得更有侵略性,并且对人工造岛的姿态被逐步建立,这一点(避免事实承认)变得越来越重要。”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1 年 之前

xmccp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