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最新研究表明羟氯喹加阿奇霉素降低60%以上死亡率

意大利米兰大学圣保罗和圣卡洛医院卫生科学系传染病诊所7月29日发表于《国际传染病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的一项研究表明,联合使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与对照组相比死亡风险降低66%。这项研究包括了从2020年2月24日到5月17日在意大利米兰住院的539名CCP病毒患者。

编者案:羟氯喹、阿奇霉素和锌剂早在4月8日的白宫每日疫情通报会上,川普总统就已经宣布这组安全药物组合在治疗CCP病毒感染病人的潜力,并多次披露他正在亲身服用,可是他却因此被几乎所有媒体、政敌、和科学界的建制派疯狂诋毁,直至最近越来越多救治病人的前线医生站出来发声,才又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真相终将有一天会随着越来越多的世界各地医学证据出现而曝光于天下。

论文中文翻译全文如下(下载中文pdf):

《国际传染病杂志》

2020年7月29日起可在线查阅

已录用待发表,期刊预校样

给编辑的信

羟氯喹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有效性: 形势已经尘埃落定?

安东内拉·德·阿米尼奥·蒙福特,亚历山德罗·塔维尔,弗朗西斯·白,朱利亚·马尔凯蒂

意大利米兰大学圣保罗和圣卡洛医院卫生科学系传染病诊所

亲爱的先生,

阿尔沙德(Arshad)等人在美国进行的一项观察性研究证据表明,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单独服用羟氯喹、或与阿奇霉素一起服用羟氯喹,死亡率有所降低(Arshad et al., 2020)。有关羟氯喹的有效性和毒性的数据尚存争议(Liu et al., 2020Devaux et al., 2020Gautret et al., 2020Tang et al., 2020Geleris et al., 2020)。

从2020年2月24日到5月17日,我们米兰的这期患者包括539名2019冠状病毒病住院病人,其中174人在医院死亡(第14天死亡概率: 29.5%-95% CI: 25.5-34.0)。我们将这期患者分了三组,平均在入院后1天开始治疗: 单用羟氯喹者(197人)、服用羟氯喹+阿奇霉素者(94人)、及两者均未服用者(对照组)(92人)。在后一组中,10人开始使用抗艾滋病毒药物(增效洛匹那韦或达芦那韦),1人使用替考拉宁,12人使用免疫调节剂或皮质类固醇,23人使用肝素,46人未治疗。三组的死亡率分别为27%、23%和51% 。采用了机械通气的(译者注:呼吸机)在羟氯喹组占4.3% 、在羟氯喹+阿奇霉素组占14.2%、在对照组占26.1%。未加权和加权的相对死亡风险见表1。在调整了一些主要混杂因素(见表)后,使用羟氯喹+阿奇霉素与对照组相比,死亡风险降低了66% ; 分析还表明,羟氯喹对较轻的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PO2/FiO2 > 300,相互作用 p 值 < .0001)更有效。我们的研究结果与阿尔沙德等人的非常相似。

表1. 未调整和调整后的院内死亡的边际相对危险性


未调整风险比(95%置信区间)P调整后 *£风险比(95%置信区间)P

所有病人
控制组# (92人)1.00
1.00
羟氯喹组(197人)0.43 (0.28,0.64)<.0010.66 (0.39,1.11)0.118
羟氯喹+阿奇霉素组(94人)0.36 (0.21,0.60)<.0010.44 (0.24,0.82)0.009

&基线氧合指数PO2/FiO2 0-300
控制组# (41人)1.00
1.00
羟氯喹组(83人)0.52 (0.31,0.87)
0.71 (0.37,1.35)
羟氯喹+阿奇霉素组(28人)0.46 (0.23,0.93)
0.59 (0.26,1.35)




交互项P值




<.001

&基线氧合指数PO2/FiO2 300+
控制组# (33人)1.00
1.00
羟氯喹组(100人)0.39 (0.15,0.97)
0.49 (0.15,1.63)
羟氯喹+阿奇霉素组(60人)0.56 (0.21,1.52)
0.62 (0.19,1.97)

* 根据年龄、性别、合并症数量、心血管疾病(有/无)、症状持续时间、入院日期、 C反应蛋白和逆概率加权审查进行了调整。

£ 总体估计数也根据2019冠状病毒病基线水平的严重程度进行了调整。

# 肝素、免疫调节剂、抗艾滋病毒药的组合,或者完全不用药。

45例缺失氧合指数PO2/FiO2基线资料的患者未被包括在分类分析中。

阿尔沙德的研究的一些主要弱点已经被指出了(Lee et al., 2020),但这些并不全部适用于我们的研究。我们的倾向评分包括了阿尔沙德研究中遗漏的一些潜在的混杂因素(例如入院日期、疾病严重程度、心血管疾病、血浆C反应蛋白基线水平)。其次,我们排除了使用其他药物的人群,同时采用其它药物可能会使羟氯喹的效果产生偏差。第三,虽然剩余混杂因素还是可能存在的(例如,心血管疾病患者在对照组中更常见),但对照组的人更有可能接受机械通气,这是一种保守的偏差。这些结果来自两个不同的现实环境(意大利和美国),与两个大型随机试验(Horby et al., 2020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20)的结果相冲突。虽然不可测的混杂因素仍然是这些差异最可能的解释,但我们仍然缺乏一个强有力的统合研究,我们试问是否需要进一步对羟氯喹进行测试。另外,开始治疗的最佳时点也是一个有待在临床随机研究中解决的问题。

翻译:【Naomi (文花开)】校对:【致敬香港!】编辑报道:【Michelle】

战友之家玫瑰园小队出品

相关新闻:

硫酸羟氯喹、阿奇霉素和锌 https://test.gnews.org/zh-hans/166996/ 

川普称如果他认为可能接触了病毒会再次服硫酸羟氯喹 https://test.gnews.org/zh-hans/216712/ 

俄亥俄州药物委员会羟氯喹禁令激民愤  昨日宣布放弃执行 https://test.gnews.org/zh-hans/281607/ 

羟氯喹疗效医生系列证词之二:布莱恩·普罗克特医生使用羟氯喹治愈率高达100% https://test.gnews.org/zh-hans/280989/ 

前线医生关于羟氯喹疗效的系列证词之一:史黛菈·伊曼纽尔医师 https://test.gnews.org/zh-hans/278638/ 

耶鲁大学哈维·里施教授:开放羟氯喹将挽救近10万美国人的生命 https://test.gnews.org/zh-hans/275031/ 

把羟氯喹变为非处方药的重要性 https://test.gnews.org/zh-hans/263279/ 

国际传染病学杂志发表《羟氯喹、阿奇霉素和联合用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住院患者》https://test.gnews.org/zh-hans/259071/

亨利·福特首席学术官卡尔卡尼斯医生:让科学而不是政治指导治疗研究 https://test.gnews.org/zh-hans/258834/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aliya
1 年 之前

医生应凭良心,凭职业操守说话,而不为政治左右。

0

热门文章

Isaiah4031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8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