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张嬿婉!我被跳楼!工号2-4487!是一名武汉协和医院的护士

作者:文小明
审核:Lori文哒

我叫张嬿婉,工号2-4487,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现在在武汉协和医院隔离病房工作,我现在实名请求各位护理同仁,和我一起要求:

我们要换掉协和护理部主任刘义兰,我们要换一个能够保护我们临床护士的主任!要不然我倡议我们所有的护士,现在立刻马上辞职!特殊时期安排我们工作,我们护士没有一个退缩过。在物质如此匮乏的情况下,刘义兰主任要求核算咽拭子采集由临床的护士来操作。我们有说,我们护士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可能没有办法完成这个操作。她回应说已经发了操作视频,学习后照这个搞……都说现在最伟大的是医生,我想告诉大家隔离病房没有医生进去查房。都是通过对讲机遥控来要求护士来完成隔离区所有的事情,极偶尔查一下就出来。他们都在相对干净的办公室工作,我们隔离区的护士三班倒,至少每天要在那里呆上8个小时,不能吃不能喝不能上厕所。我不是借理由逃避这场战争,我愿意当一个战士,并且一直站在最前面。但我希望做一个身上有防弹衣、枪里有子弹的战士!做一个不被当做人肉挡板的战士!请所有护理同仁帮我转发!

2020年1月26日,张嬿婉公开举报护理部负责人,但是,武汉协和医院官方微博7月29日发消息称,当日上午10时45分,该医院一名护士坠楼,经抢救无效去世。

2020年7月29日,坚持在前线的抗疫的武汉协和医院护士张嬿婉,不是死于病毒,却死于这个邪恶的体制,死于自己同胞的手里。

武汉协和医院一名28岁内科护士张嬿婉在公开举报并要求撤换医院护理部主任而遭报复之后,半年来一直遭打压。

于周三(29日)在医院13楼坠下身亡,医院和当地卫生管理机构全面封锁相关资讯,连死者生前的同事也疑遭威胁而被迫噤声。目前院方不愿意透露消息,甚至封了现场的监控视频,禁止死者家属查看。这是何其的荒唐的行为。

张嬿婉是家中的独生女,她的女儿还不到2岁。她有什么理由要自杀?在该院心内科当护士已有数年。

本身只属合约职工(中共体制内“分配双轨制”存在长工和合约两种制度,待遇也不一样),本身就是制度下压榨的受害人,她想维权但是却遭报复。她不享受“正式编制护士”的这种待遇。他们的收入,比“正式的编制的护士”差两三倍,即使是这样的话,像武汉协和医院这样的三甲医院里,你要想进去特别难。她举报这个护理部的主任她是属于中层干部,权力非常大,举报这样的人,她的日子肯定很难过。

张嬿婉在2020年1月被调到防疫前线,工作十分辛苦,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一月里,张嬿婉确实在前线服务,是协和心内溶栓抢救小分队成员之一,并且需每天24小时在医院待命。

但防护装备奇缺,医院和护理部对护士们的基本安全也十分冷漠。张嬿婉为此公开表达了抗议,并实名举报护理部主任刘义兰不作为,呼吁护士们一起辞职,要求撤换刘义兰。但一直到现在,刘义兰依然在位。

张嬿婉去世后,医院方面指发布了一条语焉不详的声明,甚至连她的名字也被隐去。而武汉官方和协和医院,亦迅速开始维稳,张的同事们都被警告不得对外发声。其生前所在科室的几位护士,对于此事也是三缄其口,惶恐不安。

面对重大危机的时候,中共官方惯常性的鼓吹最美逆行,但从雷神山、火神山援建工人和大量一线医护人员的遭遇显示,一旦危机缓解,官方即卸磨杀驴,抛弃,甚至是打压这些做出贡献的人。而大量并不在前线的官员和利益人士,则出面将功劳据为己有,收割名利。

张嬿婉作为中共体制下的一个牺牲品,竟然就被一个小小的中层领导这样无情的杀人灭口。草菅人命不过如此了。中共邪恶的继续存在,还有无数的李文亮、张嬿婉这种正义的敢于向邪恶挑战的人会被消失。所有的李文亮的同事要么妥协,要么被消失,所有的张嬿婉的同事要么三缄其口,惶恐不安,要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张嬿婉的声音,我们不能让她消沉下去。本人愤慨之际,借助GNEWS的平台,将张嬿婉的声音、勇气和正义传播下去。在那个邪恶的体制下,张嬿婉,不能被遗忘!她的存在将唤醒更多的正义的人站出来,灭掉CCP!

相关新闻链接:
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31/1483384.html

5+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10 月 之前

0

热门文章

snow

7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