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不仅失去在中共专制下苦苦挣扎的教友的心,更会逐渐失去自身的信仰

  • “我们怎么能如此被动地目睹中国区的众教会被那些应该保护和捍卫她的人所亲手谋杀呢?”
  • 更令我厌恶的是,他们梵蒂冈官员常常宣称他们所做的事情是与前任教宗(十六世)的思想相延续的,而事实恰恰相反。”
  • “我有理由相信(而且我希望有一天能够用档案文件来直接证明)那份所签署的协议就是当时教宗本笃十六世亲自拒绝签署的协议。”
    ———香港前天主教枢机主教陈日君 (Joseph Zen)
图片来源:onepeterfive.com

据美国保守派新闻服务网( CNSNews)报道:香港前天主教枢机主教陈日君 (Joseph Zen,以下称陈枢机主教) 在给天主教会223位红衣主教的信中,呼吁所有神职人员来一起捍卫在中共统治下的天主的教会的权力和自由,并指出梵蒂冈正在迫使那里的信众 进入“一个分裂的教会”。

他还挑战了梵蒂冈枢机主教们的各种自满情绪,称他们 正在被动地见证了中国区的天主教会正在被那些本应该出面保护和捍卫她的人们亲自所谋杀

陈枢机主教进一步指出,尽管教宗方济各在20197月承诺会研究他提出的有关中国区教会在中共政府登记的问题,但教宗却迟迟未对此作出任何回应。

另据总部位于加拿大的一个保守的天主教新闻机构LifeSiteNews 报道:陈枢机主教于2019年9月27日向一位主教(另一位可以参加投票选举下一任教皇的主教)发出了他的信。随之,陈枢机主教 在2020年1月8日便公开了这封信(公布细节包括英文稿的信件)。

在信中,陈枢机主教主要关注的是2019年6月的一份教会文件《教廷关于中国神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灵指引》。

正如陈枢机主教所解释的那样:很明显,该文件正鼓励中共统治下苦苦挣扎的的信众们进入一个分裂的教会(独立于教皇,但听从中共直接的指令)。

根据美国国务院对中国的国情资料描述:“只有属于中共批准的五大‘爱国宗教爱国委员会’(佛教、道教、穆斯林、天主教和新教)之一的宗教团体,才被允许向政府登记,并正式获准举行礼拜活动”。

天主教信徒也必须向政府登记。但几十年来,成千上万计的天主教信徒并没有参加登记,而是被迫参加了不属于中国天主教爱国委员所下辖的地下教会。

2018年9月,梵蒂冈与中共官员秘密签署协议,意图迫使中共国地下教会与爱国天主教委员会达成某种联合,并在神父主教和枢机的选拔和授任方面实施新的规定。然而,这份协议并没有被公开。

陈枢机主教在信中谈到了那份秘密文件,他说:“顺便说一句,为什么这样的协议一定要保密,为什么连我这个中国枢机都不允许看呢?但是更清楚的是自2018年协议签署后的整个现实情况表明,一切都还未有改变。”

“国务枢机卿帕罗林(Pietro Parolin)完全断章取义地引用了教宗本笃十六世信中的一句话,事实上,与整段话截然相反。”- 陈枢机主教接着指出。

“这对教宗圣洁清誉思想的篡改是严重的不尊重,” 他继续写道:“事实上,这是对这样一位温顺恭谦的教皇的人格的一种可悲的侮辱,因为他还活着”。

“但是,更令我厌恶的是,他们梵蒂冈官员常常宣称他们所做的事情是与前任教宗的思想相延续的,而事实恰恰相反。”- 陈枢机主教继续补充说:“我有理由相信(而且我希望有一天能够用档案文件来直接证明)那份所签署的协议就是当时教宗本笃十六世亲自拒绝签署的协议。”

陈枢机主教最后说:“我们怎么能如此被动地目睹中国区的众教会被那些应该保护和捍卫她的人所亲手谋杀呢?”

跪求了,你的兄弟。”他写下并签名 – Card.Joseph ZEN,SDB.

天主教历史学家亨利西尔( Henry J.A.Sire )在评论梵蒂冈与中共的交易时说,教宗方济各是外行的并且是无能的“,“简直是在被中共的独裁政权所玩弄于股掌。”

西尔在告诉美国《国家利益》杂志 ( The National Interest)时说:“舔靴的媒体永远不会提及这个失误,换了如果是荣休的教宗本笃十六世,他们则会大张旗鼓地提及我依然希望在中共国发生的现实情况能够让更多的高层人士的认识到问题所在,让他们知道这是教宗方济各所亲自导致的又一个次灾难事故。

陈枢机主教书信的全文附录以下:

尊敬的阁下

请原谅我的信给您带来的不便。只是,凭良心说,我认为我在这里提出的问题不仅关系到中国区教会,更关系到整个世界的大公教会,我们枢机主教有责任帮助教宗指导教会。

从我对教廷文件(2019年6月28日)《教廷关于中国神职人员民事登记的牧灵指引》的分析来看,很明显这是这鼓励中国的信众进入一个分裂教会(独立于教皇,但听从中共直接的指令)。

7月10日,我已向教宗递交了我的质疑书。教宗陛下在7月3日曾答应对此进行关注,但未有任何回复。

国务枢机卿帕罗林说,今天当我们谈论独立的教会时,这种独立性不应再被理解为绝对的,因为协议中仅仅承认了教宗在天主教会中的作用。
首先,我不能相信协议中有这样的说辞,我之前也根本未能看到这份协议。顺便提及,为什么这样的协议一定要保密,为什么连我这个中国的红衣主教都不允许看呢? 但是,更清楚的是,协议签订后的整个现实表明,现实情况一切都没有改变。帕罗林枢机完全断章取义地引用了教宗本笃十六世的信中的一句话。实际上,这是完全与整段话截然相反地被引用。这对教宗圣洁清誉思想的篡改是严重的不尊重。事实上,这是对这样一位温顺恭谦的教皇的人格的一种可悲的侮辱,因为他还活着。

令我深感厌恶的是:他们常常宣称他们所做的事情是与前任教宗的思想相延续的,而事实恰恰相反。我有理由相信(而且我希望有一天能够用档案文件来直接证明)。那份所签署的协议就是当时教宗本笃十六世亲自拒绝签署的协议。

阁下,我们怎么能如此被动地目睹中国区的众教会被那些应该保护和捍卫她的人所亲手谋杀呢?

跪下来乞求,你的兄弟。
Card.Joseph ZEN, SDB

原文链接】【文中附信连接

翻译报道:越王剑
校对整理:瑞安平

4+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8871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62766/ […]

0
郭郊玉米地
11 月 之前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千万别出卖灵魂!

0
John
11 月 之前

上帝要审判作恶的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7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