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37种中共谎言-第三部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英文原作者: Justice 雨人

英文新闻连结:https://test.gnews.org/257687/

中文翻译:Justice   Doco文鼎

中英文编辑: GS Seamoon

编者注:2020年7月2日,中共外交部在其官网上发表声明,声称世界(主要是美国和西方国家)在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COVID-19疫情有关的多个问题上曲解中国,并发布了37条具体的谬论予以否认。我们将通过有力的证据来一一揭穿这些谎言,现分为四期在GNEWS发表。 第三部分关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问题。

  • 中共谎言之十六:

16-(1) 中共将再教育集中营称为 “职业教育培训中心”。他们还否认拘留了超过一百万的维吾尔人。

反驳:  中共一直否认集中营的存在,但是当真相刺穿他们编织的谎言时,他们改变了方针,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改称为“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心”。据研究新疆问题的最权威的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的估计,在新疆1000多个各种形式的集中营2中拘留了大约180万穆斯林少数民族的人口,其中包括新疆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和乌兹别克等族1

16-(2) 中共故意美化这些拘留中心,称其类似于美国社区矫正中心,英国抗拒与脱离计划(DDP)和法国反激进中心。

反驳:  这完全是一个谎言。 美国社区矫正和英国抗拒与脱离计划是针对已被定罪的人或服刑后的罪犯在社区环境中施加的制裁,作为监狱以外的另一种形式;法国的反激进中心是志愿参加的。 然而,集中营中的维吾尔族人没有犯任何罪也没有开庭问讯过,就被中共夺走了自由,被锁进铁丝网围绕的营房中。 中共称他们为走在犯罪边缘的人,而他们经常是因为以前留了络腮胡子或者跟国外的朋友有联系就被拘留3。 他们被迫留在集中营,穿着制服,每天要遵守严格的行为规则。 他们与家人失散,其子女被送往孤儿院。 甚至还有比罪犯更糟糕的,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重新获得自由。4,5

16-(3) 中共称“百万维吾尔人被拘押”纯属谣言。它声称,由美国政府支持的“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络(CHRD)”仅仅通过对8个人进行采访炮制出这个谣言。还指出郑国恩(Adrian Zenz)是极右翼的原教旨主义者,仅仅依靠某一家电视台的一篇报道得出了结论。

反驳:  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被发现,集中营可能是自纳粹大屠杀以来最大规模的监禁。 中共当局泄露的文件6,英国BBC对被拘留者的家人和朋友的采访7,郑国恩博士的基于数据的报告8,以及新疆地区的空无一人的住宅和2018到2019年竖起来的高墙建筑7,9。 比较2016至2019年的卫星图片,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些集中营的建筑物是怎样平地而起的10。 中共没法否认这些事实。

中共还质疑人权研究者用来得出结论的样本太小; 却不知,正是由于中共的镇压才使得这些声音和真相很难散布到世界上。 英国BBC的记者在新疆进行采访时,一天24小时的行踪都被监督。 除中共允许的范围外,不被允许收集任何信息或单独采访。 所以他们不得不在中国领土之外采访逃离到土耳其的维族人群。 只有灭掉共产党,才能把真相暴露给世人,才能停止他们对少数民族耸人听闻的虐待。

  • 中共谎言之十七:中共否认对少数民族实行政治灌输和恐吓。 它辩称,建立教育营地是以教授语言文字,提供职业技能培训和去极端化为主要内容,以帮助他们找到稳定的工作。大多数学员结业后能够获得可观的收入, 提升家庭生活水平。

反驳:  这是一个赤裸裸的谎言。这些再教育集中营可不仅仅是教育培训中心那么简单。难民营中的许多人是教授,作家,诗人和其他受过高等教育的人10。建立这些营地就是是为了灭绝维吾尔文化。此外,一个营地的监管人员也承认存在有多种形式的营地,要根据学员的听话程​​度来选择营地3。郑国恩博士说:“职业培训集中营只是新疆非法拘禁的七八种形式中的一种,只有特别幸运的人才能进入职业培训营,然后送去强迫劳动。还有许多其他形式的集中营与职业培训无关,而是充满洗脑,政治灌输和恐吓。这些集中营的操作很可能仍在进行中。”另外,所谓的“稳定工作”指的是自2019年以来新疆问题的最新情况。这是一种强迫劳动制度,甚至比拘留营更为“令人震惊”,即被迫接受军事,政治和职业培训以便在政府资助的公司中做工。被拘留的人失去了自由,家庭和基本人权,但是,根据中共的逻辑,即使没有这些要素,少数民族群众的生活也足够好了。

  • 中共谎言之十八:中共把被拘留者成为学员,他们声称保障学员的基本人权,例如行动自由,宗教自由,通信自由以及语言自由等权利。严禁以任何方式对学员进行侮辱。

反驳: 尽管中共非常擅长对新疆地区严格控制,并隐藏其邪恶行为的证据,我们还是在2017年和2019年看到了被泄露出来并发布在互联网上的文件,内容透露了集中营的管理规定。 建立这些集中营的目的是对穆斯林少数民族进行“思想转变”。 由于营地中的人是被迫拘禁的,因此使用了全方位无死角的视频监视,警报,铁丝网,手机没收,监督塔楼,检查站和巡逻路线等方式来防止逃跑10。 根据RFA的维吾尔服务部,被拘留者“受到政治灌输,监督人员经常性的的粗暴对待,并在人满为患的设施中忍受不良饮食和不卫生的环境2

一位被拘留了15个月的女士这样描述了她的经历:她的座位是固定的,床位是固定的,时间表也是固定。 如果上厕所超过2分钟,监管人员就会拿电棒敲打你的头部,你就得乞求他说“对不起老师,我下次不敢了”。 这些令人震惊的规定即使在军用监狱中也是罕见的11。 中共还致力于灭绝少数民族的母语和文化。 它不仅强迫成年人学习普通话,而且还把孩子带到孤儿院,而他们称之为寄宿学校,在仅有普通话的环境和爱党的的教育中被抚养长大。郑国恩博士说:“我发现了非常详细的证据:这些寄宿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如果他们之间没说中文,将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中共的政权就像秦朝的暴政一样。这在“和平与发展是世界主题的21世纪”简直不可思议。

  • 中共谎言之十九:中共试图用“没有非中国人”来否认他们拘留其他国家的合法居民。

反驳:   美国国务院表示,一些美国居民被关押在新疆的集中营中13。 据透露,2019年2月,有17名澳大利亚居民在前往中国探亲的行程中被拘留。 这些人都是住在国外的中国人。 中共想要模糊“非中国人”与“非中国居民”两个概念来推卸责任。

  • 中共谎言之二十:中共打着反恐的幌子,宣布集中营与其他国家的反恐措施没有什么不同。 他们宣称新疆已连续3年多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件。 他们得到了联合国60多个国家的支持,并受到了70多个官方,媒体和宗教团体的访问和称赞。

反驳: 中共以战斗恐怖主义的名义掩盖了其种族灭绝的意图。首先,《墨玉名单》透露了一些拘禁的理由:宗教人士,违反计划生育者,留络腮胡子的男人,戴面纱的女人等15。还有新闻报道称,下载whatsapp(美国一款社交软件)或浏览国外网站也会被送入集中营。这些原因与恐怖主义毫无干系。其次,不走法律程序的拘禁,或没有犯罪行为就将他们确定为恐怖分子是非法的行为。被拘留者没有经过任何审判或指控,只是因为自己的种族被放进集中营。中共想要的是“一个国家一个种族”。此外,即使该种族有一小撮人犯下恐怖罪行也不能以以预防为名义,囚禁近200万人——这是世界穆斯林人口的十分之一啊。中共践踏人权,显然是没有底线的。实际上,中共才是危害无辜人民的最大恐怖组织。中共成功地影响了联合国,并将许多附属国纳入了它的阵线。它买通了这些人为它发声,为其在世界上的独裁统治创造了安全的环境。

  • 中共谎言之二十一:新疆从未限制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人民的出行自由。新疆境内的任何人,只要不被指控为犯罪嫌疑人,就可以自由出国。新疆从未限制维吾尔族人及其海外亲戚之间的交流。

反驳中共一直对新疆人民实行严格的出行控制。早在2016年,德国之音就引用了《环球时报》的一份报告,称所有新疆居民必须向公安局提交护照,以备检查和保管。新疆居民在领取护照和出国旅行之前必须获得公安局的批准。通过这种方式,中共成功地限制了包括维吾尔在内的新疆居民的出行自由。中共一直在通过人力和技术压制和监督新疆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根据2019年7月发布的《纽约时报》的文章,该技术已扩展到访客。所有陆路旅行者都必须在手机上安装特定的APP。该应用程序收集包括SMS和地址簿在内的个人数据。它还会检查设备是否携带特定的图片,视频,文档和音频文件。实际上,中共一直在密切监视新疆居民与海外人民的交流。它特别关注诸如通过VPN浏览外部网站以及下载外部消息传递应用程序之类的活动。

  • 中共谎言之二十二:中共在新疆的主要道路和交通枢纽等公共场所安装了监控摄像头,以改善社会治安,预防和打击犯罪。这些监控设施不针对任何特定种族和群体。他们也无法自动识别和定位特定的群体。实施这些措施的目的是威慑坏人并保护好人。

反驳2019年5月,《纽约时报》报道说,习近平上台后,2012年新疆开始大规模购买电子监控和安保设备。 2017年,新疆的公共安全支出近84亿美元,是2012年的6倍。中国的高科技公司海康威视赢得了价值至少290美元的相机和面部识别系统的合同。面部识别技术已被集成到中国快速发展的监控摄像头网络中。它会根据其外观专门识别维吾尔族,并记录其下落以进行搜索和审查。警方现在正在使用面部识别技术,将一些东部城市(例如杭州和温州)以及沿海省份福建的维吾尔族作为目标。根据采购文件显示,中国16个省和地区的大约20个警察部门开始寻求一套智能相机系统,该系统可支持面部识别并区分维吾尔族和非维吾尔族。

  • 中共谎言之二十三:所谓的“强迫劳动”是反华势力在美国和澳大利亚精心策划的一场阴谋。作为中国劳动者的一部分,新疆少数民族劳动者享有法律赋予的权利。他们有选择职业的自由,他们的个人自由从未受到限制。

反驳根据澳大利亚战略研究所的最新报告,在2017年至2019年的“援疆”计划下,据估计有80,000多维吾尔族人被迫离开新疆并在中国各地的工厂工作。维吾尔族工人直接从新疆的“再教育集中营”被送往中国各地。根据该报告,该数字仍是保守统计。这些维吾尔族工人通常在工作时间以外接受有组织的普通话和思想训练。禁止他们参加宗教活动。这些人拒绝或逃避这些任务极其困难。此外,中共还奖励那些组织人员活动的当地政府和劳务派遣机构。该报告包含三个案例研究。第一个案例是中国青岛泰光鞋业有限公司,该公司从新疆招募了许多工人。该公司为美国品牌耐克(Nike)生产运动鞋。《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参观了位于山东莱西的这家工厂。据报道,这家工厂看上去像是一间装有铁丝网,瞭望塔,摄像机和派出所的监狱。 “我们可以四处走动,但不能回到自己的(新疆),”工厂的一名维吾尔族妇女透露。

  • 中共谎言之二十四:新疆的清真寺数量从1978年的2,000多个增加到今天的24,400个。每530名穆斯林拥有一座清真寺,这是美国清真寺数量的10倍以上。清真寺的保护和修复对新疆至关重要。这些清真寺根据当地宗教团体的要求经过了翻新,重新安置和扩建。

反驳首先,我们需要澄清中共的言论。 1950年代初中共占领新疆时,新疆的清真寺数量为29,500。文革后,新疆的清真寺数量急剧下降到2,900,然后逐渐恢复到24,000。 (引用“新疆清真寺的数量变化和管理政策分析”)中共一直担心穆斯林对于信仰的坚持可能演变成极端宗教主义,从而公然蔑视其在中国的伊斯兰规定。中共于2018年提出“伊斯兰教化”,要求所有信仰必须服从中国文化和中国共产党。清真寺的拆除已经在新疆各地进行。通过与调查报告网络Bellingcat的合作,《卫报》通过将Google Earth与卫星公司Planet Labs进行对比,找到了2016年的卫星图像。到2018年,新疆至少有31座清真寺和两个大型神社被中共摧毁或拆除。其中,有15座清真寺被中共彻底拆除,其余16座清真寺则拆除了城门,圆顶和宣礼塔。诺丁汉大学教授Rian Thum长期研究了中国伊斯兰教的发展。他在推特上说,中国政府对新疆圣地和清真寺的破坏是维吾尔文化遭到破坏的直接体现。他还写道:“与中国政府在新疆推行的其他政策一样,政府摧毁清真寺和神社的战略不仅是摧毁现代维吾尔文化,而且是彻底摧毁其历史和未来。”

  • 中共谎言之二十五新疆政府不对有丧葬习俗的少数民族实行火化。政府通过诸如分配专用土地和建立专用墓地等具体措施来保证这一点。对民族习俗没有任何限制,例如婚礼,丧礼和命名。

反驳最新调查显示,新疆地方政府已拆除了100多个维吾尔族陵墓。维吾尔族人声称这是中共铲除维吾尔族种族文化的另一个借口。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根据卫星照片比较,中共已清除了60多个维吾尔族陵墓,其中大多数是在过去2年内发生的。在新疆和田市中心拥有1000多年历史的苏丹公墓也于去年4月被夷为平地。现在看来已成为停车场。公墓对任何文化都是有意义的,但中共却无情地将其拆除。

  • 中共谎言之二十六2016年,新疆政府开展了“国家联合与家庭”和民族团结活动。超过110万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与160万居民结为伴侣,结交朋友,帮助他们解决工作和生活中的实际困难。

反驳2016年10月上旬,中共在“国家联合与家庭”活动的框架下,要求新疆行政事业单位的全体工作人员“与基层群众相识”。人权观察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该倡议开始时每两个月约有11万名官员负责访问南疆的穆斯林居民。 2017年12月,当局动员了数百万工作人员参加并与受所谓受帮助的居民一起住宿,吃饭,生活长达一周。在2018年初,中共要求工作人员定期与其家人住几天。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所有干部与居民在一起生活的时间需不少于8天,且必须每两个月住五天。

人权观察网指出,官员除了收集和更新居民家庭成员的基本信息外,还必须执行各种任务。还要求他们了解居民的思想状况,宗教信仰以及向他们灌输政治思想,包括对“习近平思想”的解释。此外,他们还需要教居民如何说中文,唱中共倡导的歌曲,并确保居民参加每周的升旗仪式。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67

7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