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与跪

作者:玉米地大姐

近日网上流传一张照片,某地老师带领高中生跪在马路上祈求神灵保佑高考升学成功,不知道带头的老师吃错了哪味神药,不去跪掌管文运及考试的文庙,跪在马路上求哪门子神灵?

就算有过路神仙保佑高考过关,却保证不了被偷走的人生,高考前夕爆出来的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

中共教育体制催生了两个极端,一个是贵,另一个是跪。贵,即贵族学校,与贵族没半毛关系,唯一的特性就是贵,能送孩子就读贵族学校的家长都是有钱人。换句话说,有钱人的子女读贵族学校是身份与金钱的象征。

跪,则在受精卵阶段就被规划好了学片区,家长们为了买个学区房挤破脑袋,美其名曰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教育实现了房产化成为开发商卖楼盘的金字招牌和敛财神器。

中共教育体系全盘山寨苏联,苏式教育从上个世纪20年代开始,剔除了教育领域最重要的一环——逻辑。斯大林不喜欢逻辑,因为它教会人们如何正确地思维与表达。独裁与逻辑是一对水火不相容的天敌。

明末传教士利玛窦将逻辑带到了中国,在清末受到朝廷重视。1902年,清廷颁布《钦定京师大学堂章程》,规定“政科”三年须开设逻辑课(名学),每周两个学时。

1904年的《奏定高等学堂章程》,将逻辑课(辨学大意)列为“经学科”、“文学科”、“商科”的必修课;《奏定优级师范学堂章程》,则把逻辑学列为公共课程,设置为一学年,每周3学时。

民国时期,尽管报名听课的学生很少,逻辑学还是成为很多大学、高等师范学校乃至中学的必修或通习课目。

中共盗国后视逻辑为“帝国主义时代为垄断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伪科学。”那些主张开设逻辑课程的学者专家要么被灭口要么被闭嘴。

共产党的流氓逻辑就是干掉逻辑,让人民成为不会思考的动物。1998开始,根据国家教委颁布的文件,正式取消了汉语言文学专业(师范类)专业的逻辑课程。陈寅恪先生倡导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被拦腰斩断。

逻辑缺失的后果如学者所言:“使社会呈现出一种思维上的病态,诉诸情感、诉诸传统、诉诸暴力……等背离逻辑的交流方式,在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很多公共话题的讨论,因参与者缺乏基本逻辑常识,常沦为无意义的骂人口水战。”

没有逻辑的教育说白了就是奴化教育。老师带着学生跪地求神灵就是被奴化的缩影。高考下跪求神灵保佑,上访下跪求包青天做主,请愿下跪求领导接见……下跪就这样成了国人的遗传基因。

有什么样的教育就有什么样的人民,看看我们的耶路撒冷香港吧,在中共残暴镇压下拼死抗争没有屈服没有下跪,不得不说是英式教育造就了港人独立精神和人格,他们知道自由的可贵,正所谓“不自由毋宁死”!

这些跪在马路求神保佑的高中生们,就算他们都考上大学又怎样?接受几年的奴化教育膝盖只会更加软化,随时准备跪地一拜。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95811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59200/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7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