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病毒引发现金战争(二)

新闻来源:《零对冲》

作者:Tyler Durden 

07/01/2020

翻译:风起云涌

校对:孙行者

Page:拱卒

简评:

CCP放出的病毒彻底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数字货币的需求应用而生。数字货币可能会让人们减少免于病毒传播的风险,但却会迫使所有公民进入一个由中央规划和管理的共同数字经济时代。尤其是类似中共推出的数字货币,并非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而必须访问高度集中的一个中心,个人的隐私完全无法受到保护。世界各国一定要非常警惕中共这种垄断性的技术系统,同时,各国选择打破国家对货币的垄断,允许私人发行数字货币能更好地保障个人的金融主权。

COVID危机加剧了现金战争

现金所体现的弊端,不仅是对社会和国家安全造成的威胁,而且因为中共病毒的原因,它也对健康造成了直接影响,在过去几个月中,推动数字货币替代现金的力量极大加强了。

数字化的 “召唤”

无需费力去想就能意识到央行货币数字化会带来多么严重的担忧。当涉及监视,审查和政治压迫时,中共国是真正的先驱,而数字时代又为该国提供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高效武器。在这个工具包里加上对资金的管制是一项计划了多年的举措,而且很显然,对于任何极权主义政权来讲,该工具是多么有用。其跟踪公民交易,访问财务数据,控制并冻结任何可能造成威胁的人的帐户的能力,都为最终的压迫打开了大门:完全掌控住私人资源,人民生活以及他们基本需求量的多少。

但是,我们甚至不必等待就可以看到该系统被滥用的最初迹象。 作为政府新冠病毒(COVID)救济支出计划的一部分,数字代金券已加载到中国公民的智能手机上,以鼓励他们在当地商店消费。 伦敦经济学院客座研究员于雪莉(Shirley Yu)博士说:“数字优惠券让中国政府能够追踪这些优惠券的使用情况”,并且它们“让政府知道哪个部门得到了最大帮助,谁使用了它,以及钱实际花到了哪里”。 当然,如果政府可以访问这些数据,来检查政策传达是否良好,钱是否花在了预期的地方,那么,他们也可以使用这些数据来检查和跟踪任何交易来达到其他目的。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徐远,强调了对社会上所有现金流都可追溯的监管优势。

理论上来讲,随着央行数字人民币的推出,将没有监管部门看不到的交易–现金流会完全可追踪,”徐在接受采访时说。

单是这一点当然就够可怕了,但极为可怕的是,那些控制系统的人有着伤害和公然漠视基本人权和自由的长久历史记录。

“永远都不会发生在我们这里”

这可能是在我们”文明“的西方民主下最常听到的言论,然而就在某些可怕的政府滥用职权发生之前,或者在一些新的限制公民个人权利的法律或总体法规被通过之前,许多人认为,《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永远不会通过,银行保密制度将始终受到尊重,而且我们绝不可能看到全球经济被法令停滞。 相比之下,数字法定货币并不显得那么牵强。 事实上,除中共国人民银行外,已有约20家中央银行在积极开展工作。 至于实施数字货币和支付系统的可能性,西方大多数中央银行官员和政客似乎都充满信心

费城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帕特里克·哈克(Patrick Harker)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选择实时数字支付是“不可避免的”,而国际清算银行的行长也意识到,中央银行将需要尽快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 在美国举行的关于对中共病毒提供救济的辩论中,民主党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提倡以数字美元钱包来分配刺激款。 美联储将负责监督所谓的“ FedAccount”计划,该计划将提供免费的银行帐户以收款和付款。

至于欧盟,多年来都一直在为单一数字市场的发展提供非常有力的支持。 根据最近的欧洲议会简报,“迄今为止,因为没有欧洲信用卡方案,所以无法实行泛欧零售支付方式(除欧元现金外)。 这引起了欧洲中央银行(ECB)的关注。 于是,欧洲央行呼吁采取欧洲支付策略来改变这种情况。”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国际电联集中化和联邦政府整合计划的下一步,而且这正是实现它的最佳时机。 鉴于欧盟处理中共病毒危机后公众信任度的下降,金融“整合”有可能成为一个有利的工具,将成员紧密联系在一起,并迫使所有公民进入一个由中央规划和管理的共同数字经济时代。

岔路口

因此,如果我们接受数字货币是不可避免的,并且可以说是中共病毒危机加速了数字货币的兴起,那么真正的问题是谁来控制它们,谁发行和分发它们,以及谁来确定它的价值。 我们站在历史性的十字路口,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决定我们醒来后将会面对哪种未来。

如果权力继续保留在政府和中央机构手中,那将会非常严峻。 在这种局面下,货币将保留现有法定货币的所有缺陷和脆弱性,只有其数字性质才会将其放大到无法想象的程度。 当今的侵犯隐私行为将变得无可阻挡,变成现实生活中的一部分,而灾难性的货币政策(如负利率)迄今只能靠个人能力通过实物现金来回避缓解,这将在整个经济体系中被强制统一地传播。

从另一方面讲,如果我们走另一条分权的道路,选择自由竞争和个人金融主权,未来反而会很光明。 如果我们选择打破国家对货币的垄断,允许私人数字货币竞争,那么将出现无数种不同的解决方案,以满足无数种不同的需求。 储蓄可以通过实物黄金支持的数字货币来体现,真实资产可以实行代币化,以促进和确保实物财产的销售,专用的加密货币可以提供隐私和无法追踪的交易。

远非梦想,许多类似的解决方案已经存在,而更多的还在酝酿之中。 因此,我们可以选择我们想要什么样的未来,而作为个人的我们,也必须做出选择。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53158/ […]

0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53158/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