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变迁看中共洗脑文学教育

作者:共和青年社

曾几何时,中国文坛百家争鸣,诞生了无数思想家、教育家,一群才华横溢的青年学子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个国家的前途万丈光芒。时光荏苒,这一幕却被残忍地定格在历史的年轮上。这些画面在我们眼前逐渐模糊,渐行渐远。

当今的文坛,没有了先前的繁荣,没有了不同思想相互碰撞产生的耀眼光芒,更没有了莘莘学子内心深处的独白。如同一滩腐烂发臭的苦水。我们的文坛究竟遭受了怎样沧海桑田的变化?又是什么让着朝气蓬勃的少年未老先衰?

聚焦我们青年学子文学教育的核心,社会关注度最高的高考科目—语文。这个以分数高低决定成败的考试,不可避免地得从分值最高的题型说起—作文。

目前高中生的作文都千篇一律,无不是人民日报式的假、大、空的文章,没有丝毫创新。我们偶尔也能看到令人拍案叫绝的文章,但这些优秀的作品有太多让中共洗脑下的教师无情摧残。

剖析高考作文,不难发现其表面的自选角度,自定立意的背后,有着各式各样的金科玉律。

第一,新课标作文评分标准中最核心的一条便是“思想健康”。何谓思想健康?思想健康即是弘扬中共的时代精神,唱响中共的主旋律。总结一点便是:爱党、尊党、敬党,坚决坚持党是唯一标准,坚持党的绝对领导。一切观点都必须符合中共“新时代”下的“正能量”原则。否则,即使你的文章再精彩,也难以拿到高分。

第二,学生的行文结构都必须遵循中共教师的格式,行文中不得夹杂过多个人的观点。那些表面看似有些许新思想的观点无不是从人民日报等党媒摘取下来的毒瘤,。 

第三,每一篇作文想要高分还需引用名人名言。最具代表的便是习近平的名言,众多教师都强制要求学生收集、整理并背诵习近平的名言。使得青年学子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靡然成风。

第四,在高考阅卷中,改卷者只有极短的时间改卷,这便给考生的创作带来了极大的限制。学生的写作方向由写好一篇文章转变为写一篇让改卷者在短时间能看懂,能打高分的文章。使得背作文、套作文成为中共国文学教育的一大特色。

学生在这无数潜规则下不断地训练,逐渐变成了一台只为迎合教师,迎合中共的一台写作机器。而“人民日报式文章”便成为最合适这套制度的模板。学生想要模仿学习这类格式,势必要阅读大量中共党媒的文章,而这些无不是赞美执政者的。长期暴露在这种环境下,假的也将成为真的。

由此观之,中共一切教育教学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提升学生的思想素养,而是在不知不觉中扼杀青年的思想,使之成为一个没有独立思想,没有反抗意识,能听从党的领导的动物人。而这些年中共所谓的语文教育改革,无不打着“加深对祖国语言文字的理解与热爱”,“促进语文教育教学”的幌子,不断向青年学子灌输“新时代”、“正能量”等邪恶思想。进一步将青年学子塑造成只会对现有知识检索,不会对观点正误进行判断,没有权利意识的人。

而中共为了掩饰它的洗脑奴化教育,强行给它的教育体制披上了素质教育的外衣。中共宣传组派出了大量所谓的文人学者四处演讲。今日说:“我们要注重学生写作基本能力的培养,我们应重视学生的个性发展。”明天说:“学生的个性若不加以约束,定会毁了我们的孩子。”一番操作后,中共营造出了中共国当前教育行业百家争鸣的假象。

这种磨灭人性的教育体制,造就了无数悲剧。近日,金坛河滨小学的一位学生作文课后,因不堪忍受其语文教师的痛批、掌掴等,选择跳楼结束了自己鲜活的生命。只因这位小女孩写的《三打白骨精》的感受是:“有些人表面看着善良,可内心都是阴暗的,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的手段和阴谋诡计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任课的老师便痛批:“太负能量!”试问,这位孩子说的有错吗?负能量又是什么?这位教师的观点又从何而来?文学阅读本身就是一种再创作的活动。这些教师口口声声说的:“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然而,在他们的实际行动中,连作文都有了标准答案。孩子的天分被残忍束缚,思想被无情摧残,创新创造的根基被永久铲除。而这,只是中共畸形的奴化教育下的冰山一角。

随着老一代文人的退出,接受中共洗脑教育的新一代青年接替,几代更迭后,中共洗脑的文人占据了中国文坛的大好河山,加之中共不断制造白色恐怖,学子和作家在这种高压环境下,只能被迫写中共的赞歌。至此,中国文学进入了党文学,文人成了共产党的御用笔杆。

当文学成了独裁者的统治工具,当教育成为禁锢思想的手段,当一篇普通的日记都只能到美国发表,这个民族的灾难便从天而降。唯有解放思想,打破禁区,才能走出中共洗脑奴化教育的魔爪。也唯有此,人民大众才能在大思潮来袭之际,大灾难来临之际,坚定地选择自由、民主、人权和法制。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27日